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地脉炼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所以说师尊,你想要干什么大事,说出来分享一下呗。”叶妖随即调整了心态,笑嘻嘻地问道。

    “啊,我去和那位勒布登帝国的长公主大人谈事情的时候谈崩了,本来想着的是买卖不成仁义在,但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想要把我强行留下来当个客卿。”

    财仙王淡然道:“此仇不报非君子。”

    “不对吧,难道这位长公主不是看上你了?况且这种事情为什么还要报复一下,先生这心态不对哦。”风无缺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闪闪发光。

    “你是不是想试一下修为尽失然后被卖到青楼里面的感觉。”财仙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你们的力量没有到达我的境界,你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位长公主,当真是心系国家的存在,比那位坐在皇帝宝座上面的人厉害多了。”

    他们一边朝着其他方向跑出加西利亚,财仙王一边给他们解释:“我用望气术观望勒布登帝国的气运,发现这气运十分强盛,但是那气运真龙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被那位皇帝吸收,这是为什么。”

    风无缺一愣:“不会吧,按道理来说,无论气运强盛与否,只要那个人坐在那个位置,气运真龙就会承认他吧,就算是没有相应的法门也不会没有被吸收吧。”

    这是各个修炼道统对于人道之力多年以来获得的共同认知,气运真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带有着一点众生之力的色彩,带有着灵智。

    如果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位勒布登的皇帝还没有吸收一丝一毫的力量用于提升自己,空守金山啃着自己手中发霉的馒头,原因已经呼之欲出了。

    “看来这位皇帝,并没有受到气运真龙的承认啊,而那位长公主又没有那个名正言顺的位置,自然也不能得到气运真龙的力量。”

    风无缺啧啧称奇:“能够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这个程度的同时还能在暗中把一个国家治理到这个地步,这份天赋当真是太厉害了。”

    “嗯,这样的话就解释得通了。”财仙王点了点头,“罗恩皇子的母亲那种性子,就算是皇帝出去偷腥,也不可能不带脑子去找这种满心都是权力的女人。”

    “能够把这种人都引到了皇室里面,虽然说有罗恩手中的魔导器作为掩饰,但是也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皇帝已经被放弃了。”

    周惑歧解释道:“只要长公主还在,那么国家就不会塌,无论这位皇帝怎么乱来,只要培养出下一代的皇帝,以长公主暗中的权势,换一个皇帝不太难。”

    司徒守拙皱了皱自己的眉头:“不对吧,如果说那位罗恩皇子的母亲是某一个势力故意塞进来的,那这个怎么解释?”

    “哦对了,最后跟你们说一件事情。”财仙王似笑非笑,“勒布登帝国,有很多实力很强的修炼者,以他们一个帝国的资源还有威信,没可能招揽到这么多的强者,懂了吗?”

    风无缺他们几个一惊,将所有的线索链接在了一起,明白了这其中的因果联系——和其他势力有染的,是那位长公主!

    而且,很可能就是是璀璨教堂!

    神权和王权,有争夺很正常,那么在他们互相争夺之中,互相进行了深入的了解也很正常。

    “如果长公主真的和璀璨教堂进行了合作,那么就能够通过某些方法调动气运真龙的力量,不说直接用于修炼,也可以让他们比较透彻地感受到某些法则,用于晋升,很符合常理。”

    风无缺皱了皱眉头:“这无异于是与虎谋皮,一旦其中的平衡被打破,以勒布登帝国的力量,很可能就会被璀璨教堂同化。”

    同化?等等,同化?

    风无缺眼中闪过了一道锐光,祭司真身的力量开启,符文之眼被他运作到了极致,然后抬头看去。

    “啊!”

    财仙王扭头看去,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风无缺捂着眼睛惨叫着倒地。

    “这次是给你一个教训,没有实力,但是好奇心又十分强盛,迟早会死无全尸。”

    他冷冷地呵斥道,然后从袖袍里面摸出了一枚恢复灵魂调养身体的丹药扔进了风无缺的嘴巴里面。

    周惑歧和司徒守拙幸灾乐祸,他们两个也猜出了这其中有什么问题,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们可没有闲心去掺和这件事情。

    “我们到了。”财仙王停在了一片山脉之前,看着前面的地势点了点头:“神将捧日,万山之心,这里的地势不错。”

    周惑歧他们抬眼看去,有了财仙王那八个字的引导,他们很是轻松地就看出了面前哪一片起起伏伏的山林勾勒出了一幅什么样的画卷。

    “按照地脉学来说,这里真的是一个好地方。”财仙王点了点头,“叶妖,把下面的那群人嘴巴给封起来。”

    “好的,师尊。”叶妖手中涌现出了一枚枚碧绿色的道纹,轻轻地朝着下方的树林弹去。

    这是一个隐蔽的地方,但是却有着重兵把守,他们或明或暗交相配合,牢牢地将这个地方监视了起来,但是他们身边都会有一些绿色植物。

    而有这些的地方,一般都是叶妖的主场。

    一瞬之间,那些树木灌丛突然暴涨,枝叶藤条骤然拉长变软,迅速捆住了所有的监视者,让他们无法动弹,也无法出声,甚至连他们的眼睛都被封了起来,以防他们通过眼神对撞激活什么稀奇古怪的魔导器。

    财仙王手持大放光芒的混天迷神符定住了周围的虚空,将他们从灵魂之中散发出来求救的精神波动给通通消泯了去。

    等到叶妖得手之后,他才催动符文,将那些人全部弄得昏迷过去,一行人悄悄地来到了中心的大山处。

    “你们就先进来吧,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你们操心了。”财仙王袖袍一裹,直接将风无缺他们收了起来。

    “当真是大手笔啊。”财仙王看着面前被遮掩起来的一道巨大的金属大门感叹道,“不愧是重兵把守的地方,就算是教堂的人降临也不会没有抵抗力,难怪长公主有和教堂扳手腕的把握。”

    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一拳击打在了大门的正中,以最简单的肉身力量击毁了大门上面的预警魔法阵,然后闪身进去,看向了已经冲过来的其他守护者。

    “都是圣级以上啊,教堂也对人道众生的力量如此了解啊。”财仙王莫名其妙地感叹了一句,然后又是一拳轰了过去。

    冲到了最前面的一个身躯高大健壮的战士直接碎裂,这让后方想要过来支援的战士们硬生生止住了自己的脚步,更后面的魔法师们则是怒吼着从自己的魔法戒指里面抛出了一个又一个魔法卷轴。

    按这个态势来看,在这里镇守的战士们并没有足够的实力阻挡面前的人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准备威力巨大的禁咒,只能够快速求救,然后用早已准备好的魔法卷轴以求自保。

    数个极其珍贵的禁咒无视了他们的同伴朝着财仙王席卷而来,后者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然后挺起了胸膛径直撞了过去。

    “愚蠢!”那几位魔法师心中一喜,这是什么二愣子,居然想要这么抵抗威力巨大的禁咒。

    财仙王闯进了禁咒里面,感受到了层层爆炸的力量在自己的周身荡漾开来,但是却无法伤到自己分毫,,内心刚刚醒悟的那种意识也更加坚定了。

    就这么些土鸡瓦狗也配让自己隐藏自身?

    “真是,太小心了!”

    财仙王大踏步向前冲了过去,发出了阵阵闷响,震起了土粒。

    他无视了那些人的惊讶表情,然后一拳打了出去,周围的虚空发出了阵阵爆裂声,周围的元素直接被他打乱了规律,凝结在一起变成了一道道元素乱流。

    “这么强大的肉身,这是东方人的修炼方法!”

    临死之前的魔法师只来得及这么叫了一声,也不知道传出去没有。这种近乎于以力破法,肉身通身的体现,只有来自于东方较为完整的传承之中才会有的高级功法。

    “再见了,你们这帮蠢货。”财仙王随便比了一个大概类似于缅怀死者的手势,然后笔直地冲向了山头的内心。

    现在自己弄成了这个模样,什么隐蔽之类的问题已经不用考虑了,自己也没有过多的关注于什么预警魔法阵之类的东西,想来现在长公主那一边已经接到消息了。

    但是自己留下的东西也不是什么有益于加西利亚的精神发展,等到那位从这里无功而返之后,等待着她的绝对是一个当头砸来的惊喜。

    越深入山脉的内部,浓郁的火元素越是明显,甚至到了后面都出现了明显的元素洪流在小小的山腹之内横冲直撞,仿佛就是压抑过久了的野兽。

    越过了这一道长长的甬道,面前的景色豁然开朗,一个完全由红色还有黑色组成的小天地呈现在了财仙王的面前,就在几步之前,暗红色的岩浆正在汩汩流动,偶尔有一个气泡爆炸,迸射出了点点细碎的岩浆液。

    “嘿,真是一个好地方。”财仙王变戏法一样从自己的袖袍里面拉出了一长条整齐排列的奇珍异宝,然后一道道充满着莫名意蕴的道则打出,勾连着其中的气息。

    “好像刚才的触感,有点不太对。”财仙王回想起了当时一脚踩在了地上时的那种触感以及所发出来的声音,然后抬头,看向了上放一块散发着灼热波动的赤红色晶体。

    “就是你了吧。”他张口一吐,一道幽蓝色的寒冰气息喷吐到了那块晶体上面,冷热相激之下爆炸开来,掀起了一阵火元素的风暴。

    这样的举动仿佛就是在一架运转得十分精密的的机械之中抽掉了一个重要的链接齿轮,刚刚财仙王跑过的甬道发出了卡拉卡拉的响声,碎裂的金属快掉了下来,将长长的通道给填满了。

    “果然如此,这一座山早就被他们给挖空了。”

    财仙王略微得意,刚才自己狠狠的一个踏步居然只是震起了一小层浮土,而自己有没有感受到那种先天之物所带有的气息。

    那么解释很简单,这一小层浮土下面被他们用一种极其坚硬的金属给填满了,用于保护或者说维持这一片重要地区。

    而现在自己将那块在外界被称为了“炎神之心”的珍宝,在这里被用作了重要的魔法阵枢纽给打碎了,碎落而下的金属将整一个甬道给填满了。

    破坏永远比建设要来的快一点,这么一个重要的区域被破坏了,足以引起令人头痛的连锁反应,那么这样很有可能其他部分的阵法出现了混乱。

    换而言之,如果长公主他们杀到,这会给财仙王提供了更多宝贵的时间用来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给完成!

    “时机到了。”财仙王的脑中灵光一闪,看向了悬浮在了他身前的那些珍贵的材料,每一件材料流传出去,都是传说当中神灵才有资格使用的,铸造神器的宝物!

    “万灵汇聚,孽化阴阳。”面前悬浮着的所有材料被汹涌翻滚的岩浆给吞没了,在财仙王道法的凝聚之下分解成了最为初始的构成,带有着不同的,十分浓郁的道则波动。

    “世间万物,造化为圣,理法为尊。”财仙王嘴角流出了一滴鲜血,轻飘飘地飞到了各种材料分化而成的“气”之中,被岩浆形成的火炉给包裹了进去。

    一滴仙王血,足以乱阴阳,逆六道,滴血为界,将一切有道者打落凡尘!

    “统御诸天,幻变四方!”财仙王一声大喝,“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勒布登帝国的气运真龙有所感应,发出了常人难以听到的龙吟声,从自己的龙角之处打出了一道玄黄色的光芒冲向了财仙王所在的方位。

    那玄黄色的光芒里面并不纯净,里面似乎还带有着一丝丝神圣的波动,那并不是属于众生人道的力量!

    “哼哼哼,各取所需,真是一笔好买卖。”财仙王苍白的脸色这时变得稍微红润了一点。

    那一道光芒飞快,仿佛破开了时空的限制一般。

    财仙王喊出声的一瞬间,气运真龙射出了光芒,然后光芒抵达了这边。

    这一切,都是在同一个时间段完成的!

    光芒接管了岩浆的工作,化为了一个接近于虚幻透明的炉子将那一团团气还有财仙王打出去的道纹包裹在了一起。

    “还有你们,一并进去吧。”财仙王看着那一丝丝还不肯放弃的波动,冷笑一声,手中的道纹划出,一道足以开天辟地的光芒打了出去,精准地将它们分离了开来,融入了那些材料之中。

    这就是风无缺看到的东西——气运真龙上面的神灵气息!

    长公主小看了教堂,或者说是教堂对于人道力量的了解程度已经突破了他们所理解的极限,布下了这么一盘棋。

    在她每使用一次气运真龙的力量为自己谋利的时候,其中蕴含的神灵气息就会逐渐侵蚀到气运真龙的体内。

    无论是气运真龙还是神灵气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那种比较缥缈的存在,所以长公主很难发现。

    以长公主的目的或者说野心来看,她肯定不会满足于只培养着几个强者,肯定会在一段时间的实验之后加大对这种方法的运用。

    气运真龙虽然不是无源之水,但是现在坐在了皇位之上的人并没有那个能力和他沟通,或者说如果一沟通的话以那种皇帝的性格很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这就像是一柄绝世神兵被置放在了在了一个溶洞之中吞吐天地灵气,看守溶洞的人并不知道神兵的厉害之处,并且整天沉迷于声色犬马,浓郁的红尘与堕落气息弥漫。

    而十分不巧的是,神兵的正上方,有一种不断滴落的恶毒溶液,有道是水滴石穿,而这种“水”偏偏还是腐蚀性极强的毒液。

    这样的年岁一长,就算勒布登帝国是西方大陆屈指可数的强国,气运之龙也不可能抵挡得住这种侵蚀。

    而气运之龙的某些力量和财仙王手中的力量相匹配,他就通过自己的灵智以及气息向财仙王求救。

    你助我拔除身上的“蛀虫”,我用自己的力量,帮你炼制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