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开始报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到底是什么事情刺激了先生,我的天。”风无缺满脸惊讶,说出这种话的财仙王可不多见。

    “老师说的这句话,好像有歧义。”司徒守拙敏锐地分出了财仙王话语中的不妥,“既然要守护众生,为什么还要杀掉‘一切逆我者’。难道老师当年是一个皇帝?”

    “水好深,话说就算是有因果作为联系,这些各种有灵智的事物估计都会吓死了吧。”风无缺摇了摇头。

    以一己之力将整个地区化作了一个陆上泽国,再怎么没有伤害,对他们的心灵也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听我号令。”财仙王右手食指朝着周惑歧气息的方向一指,水流凝结成了一个个士兵的模样凝结成了军阵,整齐地朝着前方稳步压了过去。

    “老实交代,你的那些异端伙伴在哪里,说出来的话,或许你能够活下去,成为神灵的仆人,不再受恶魔的折磨,不再成为卑贱的奴隶。”

    “仆人和奴隶,有区别么。”周惑歧想起了东部大陆有些鬼地方那种可怕的制度,简直就是为了折磨人或者说是不把人当人看才存在的。

    “成为恶魔的奴隶,或许你会获得一时的力量还有一时的快乐,但最后后患无穷,甚至还会让你的家人等受到伤害,永生永世受苦。”

    这个大主教面怀慈悲:“身为神的仆人,兢兢业业的为了神灵的光辉普照大地而奉献自身,或许在一时受苦,但是最后你会获得永恒的荣光,你的精神还有名字会记载在荣耀的榜单上面,被以后的信徒所铭记。”

    “啧啧啧,一丘之貉,跟那些老夫子说的差不多。”周惑歧嘲笑道,“可惜了,本少爷也算得上是锦衣玉食,并不看重你们所说的东西。”

    “以后会记住我的,自有族谱,自有家族后辈,何须你们的神灵。”

    “看来你们的家族都变成了异端,就从你开始吧,杀了你,让神灵的光辉被异端永远铭记,永远受到惊吓。”老者看起来有一丝舍身取义的味道。

    “很可能你的家族很强大,但是为了我神,我宁愿承担起这其中的凶险。”

    “大主教!”

    外面传来的凄厉的叫喊声,他顾不得对周惑歧出手,猛地转过头去,看向了外面,耳朵动了动,仿佛听到了海边潮水汹涌而来的声音。

    “哈哈哈,先生到了,我倒是要看看你们的神灵要怎么救你!”周惑歧浑身是血,状若厉鬼。

    “异端!”大主教一巴掌扇到了周惑歧的脸上,然后惊讶地看到了对方露出来的一张帅气的东方面孔。

    一道惊雷在这位大主教的脑海之中划过,东方人,那么这一切的事情就能够说得通了,不只是万脸盟在搞事情,这些该死的东方人也掺和进来了!

    这并不是西方大陆的内讧,这其中有多股势力在运作,教堂的决策出发点从一开始就错了!

    “也不怕告诉你,本少爷是东部帝国的皇子,未来可能坐到那一张椅子上的人物,我会记得你的,你是第一个除了父皇之外敢扇我巴掌的人。”

    周惑歧吐出了一口鲜血:“我会告诉先生的,不会给你留一个全尸,最好是魂飞魄散。”

    外面的财仙王狠狠地一推手,潮水凝结成的士兵将自己手中的各色武器投掷了出去,然后化作了一条布满鳞甲而狰狞的,由蔚蓝色的水组成的手臂砸了过去。

    一击正中璀璨教堂的阵法节点。

    “杀!”

    财仙王朝着下方一指甲士们身上的水波再次变幻,从自己的身上凝结出了另一柄武器,包围了这一片山脉。

    在其他的魔兽还有各种有灵智的植物等等战战兢兢的时候,潮水慢慢地退去,然后凝聚到了财仙王的身后,转化为了另一队整齐的军士。

    “交出周惑歧,让你们少受一点折磨。”财仙王盯着下方,“我知道你们上空的阵法有着各种神奇的效果,但是现在出了一点状况。”

    “在我弄死你们之前,我保障你们不会用任何的援兵。”

    风无缺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怒吼道:“周惑歧,我们来了!”

    “就算是活着,他估计也听不到你在大叫。”一股灰色的气流笼罩住了司徒守拙的双眼,“我看到他的生命之火了,就是有点微弱,看起来是受了一点重伤。”

    “没事,不就是重伤么。”听到这里风无缺反倒不怎么担心了,“就算是死了,先生说也能把他给弄回来。”

    “死法有很多,但是一帮修炼有成的人被活活胀死,应该会很喜感吧。”财仙王一挥手,所有的士兵眼中仿佛闪过了一道锐利的精光,朝着璀璨教堂的位置稳步推进。

    “果然是异端,请我神降下神威,以无上的神火将这些水神的叛徒燃烧殆尽。”一位火焰神殿的主教口中念念有词,发动了一个教堂秘传的火焰禁咒。

    一条看起来身形优美,散发着贵气的红色大蛇仰头长嘶着从一大团火焰之中现身,眼神之中满是那位主教对所谓的水战士的不屑。

    教堂秘传的火焰禁咒可是有火焰之神亲自降下神谕指导的,其实这种以看起来就像是普通水流组成的战士能够挡下来的。

    就算是水,我也能够烧给你看!

    战士们的体型和那巨大的红色大蛇根本没有可比性,但是却调度有方,像真正的战士一样被财仙王操控着围攻大蛇。

    “想借用你们神灵的力量么。”财仙王低声笑了起来,声音之中充满了杀意:“可惜了,刚刚你们的老祖宗才被我干掉的,你们这个顶多算是一个大禁咒之类的货色。”

    刀兵加身,并没有想象的那种蒸气弥漫,战士被火焰融化的迹象,反倒是顺着大蛇的鳞片就钻了进去。

    大蛇一怔,随后痛苦地扭动了起来,随着越来越多的战士融了进去,蓝色逐渐在大蛇的身体上面占了上风,然后被几个身躯较为健壮的展示给合力抬了起来,扔向了满是神殿骑士的山上。

    “快跑!”神殿骑士们听到了大主教仓皇的叫声,但是长久而来对神灵的虔诚还有无敌于西方大陆的自大心境已经占据了他们的内心,有些人甚至飞了上去想要燃烧自己全身的力量抵挡红蓝色的大蛇。

    极致的两种东西混在了一起,而且还是水火,专精此道的风无缺站在他们的对面,但是也更为理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答案是爆炸。

    红蓝色的光芒一闪,太过于亮眼,让其他幸免于难的人感受到的仿佛就是天地之间一切的光芒消失了,只有红蓝二色的光芒还残留在天地之间,做最后的挣扎。

    水流组成的战士们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将自己手中的兵器插了进去,然后整个身体像刚才对付火焰大蛇一样,融入了对方的身体。

    “荷,呕——”他们的身体还没有到达那种比纯粹的元素还要有容纳性的境界,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这座山从上到下的没有个人疯狂地开始朝着自己的面前呕吐,吐出来的不是水,而是他们的血。

    “很美是吧,接下来还有更美丽的风景。”财仙王的眼睛之中泛起了一丝血色的波浪,“爆裂开吧。”

    一声声仿佛泡泡破裂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们的身体融入了太多的水流,爆炸开的时候容纳了大部分的能量,就算是很多人一起爆炸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

    从血流到器官,这些东西无一不被水流的力量碾成了最为细微的物质,变成了一道道淡红色的水流顺着山势流淌,仿佛一个人的头上被泼了一盆水一样。

    “啧,怎么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一个变态了。”财仙王歪了歪头,眼睛之中的神情似笑非笑:“出来吧,我的力量依旧弥漫在这一片天地之中,你那求救的令信能发出去才怪了。”

    “我说过了,在我弄死你们之前,不会有任何的救兵。”

    “先生现在的情况大概介于神经病还有杀人虐待狂之间。”风无缺客观地做出了评价。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不怕被老师灭口么?”说这句话的是司徒守拙,但是其中蕴含的意思也算是变相地支持了风无缺的观点。

    “不怕,因为估计现在第一个死的人是周惑歧,亦或者不是。”风无缺指了指对面,那位大主教正满脸绝望地掐着周惑歧的脖子。

    后者因为全身骨骼碎裂,像一片比较沉重的风中柳絮一样晃来晃去,看起来很像是命不久矣的状态。

    “你们放我走,不然这位周皇子很可能就会死掉。”大主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威胁道,但是其中蕴含的意思却让连财仙王在内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

    周惑歧周皇子,这是什么新鲜出炉的身份。

    “这是东部帝国最受宠的一个皇子吧,未来有很大机会成为皇帝的存在,放了我,我做主让你们安全的返回东部大陆。”大主教的眼睛之中泛起了点点紧张。

    明明人质在手,为什么自己会觉得他身处于谈判的劣势一方呢。

    面前那个身穿着暗金色衣袍的青年,明明做出了那么可怕的事情,但为什么现在看过去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仿佛就是随处可见的普通人一样。

    “好了,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想不到这位大少爷居然还会玩这种歪门邪道。”

    风无缺捧腹大笑:“如果这句话传回了东部帝国,周家就会被瞬间带上一个谋逆的大牌子被满门抄斩九族诛尽吧。”

    “什么?”老者扭头看向了满脸是血的周惑歧,“你骗我?”

    周惑歧扯了扯嘴角,勉强摆出了一个让人看得出来是“嘲讽”的神态。

    呵呵,神灵的仆人嘛,死后会被事人永远铭记的仆人么,还不是被自己这个假皇子的身份给诱惑了,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想要得到身后代表着的利益。

    不得不说,有一个大家族真是好,能够偶尔见到皇子,还能有人家赐下来的东西,用来骗骗这个乡巴佬是足够了!

    “还有先生啊,《天地开演法》,若以他人的内心为天地,不说是掌控,但是也足以混乱他的想法还有意志。”

    周惑歧内心很美滋滋,他闭眼的前一刻看到的是财仙王拍过来的一只肉掌,普普通通,但又仿佛遮天盖地,无物不包。

    三天之后,周惑歧在一个隐蔽的地方醒过来,旁边是一脸怪笑的风无缺和司徒手拙,风无缺的头上站着一个早已恢复的叶妖,笑嘻嘻地用青木之力给自己的身体做最后的检查。

    财仙王盘坐在不远处,浑身的精神力放开,牢牢地掌控着身边的一切事物,提防有人前来偷袭。

    “怎么样了,周大少爷,好了的话我们就去闹事了,先生想到了一个很好玩的法子。”风无缺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含糊不清地说道。

    “......”

    周惑歧莫名地感觉自己听到了这句话的那一刻,瞬间在内心之中泛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夜晚的加西利亚圣城并没有因为地位的超然而擅自违反规则,老老实实地实行了宵禁政策,只有数量更加庞大的士兵还有更加强大的修炼者在巡逻,以防带有各种目的的人来袭。

    但是这些布置在想通了的财仙王面前完完全全就是小菜一碟,就算是那种摆在城墙上的魔导镜子还有大灯,他们几个大摇大摆地在那里吃吃喝喝打打闹闹了一阵才离开的。

    离开的原因还是嫌那些灯光太过于亮眼了,看着不太舒服,还不如赶紧做完事情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面欣赏着明月杀两头魔兽烤了,对酒当歌。

    “好了,这一块冰大概能够隐蔽五六个小时左右吧。”财仙王拍了拍自己面前的那一大坨冰块。

    在内心之中哀嚎自己的预感成真的周惑歧无奈地苦笑道,这一位还真的是睚眦必报,估计心眼已经小到接近消失了。

    摆在了他们面前的是一个足足有两层楼高的巨大冰球,里面“冰封保鲜”的正是那一位某个神殿的大主教的尸体,只不过就是并不能够算得上是全尸。

    就在一段时间之前,在周惑歧已经认命自己并不能够扭转这个想法的时候,认命一般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把这个折磨他的大主教给分尸。

    乐见其成的财仙王自然接受了这个很好的提议,十分干脆地照办,然后还特意把老者的手势换了换。

    如果有谁为了寻找到这件案件的真相而将这位大主教的尸体给复原的话,会很“惊喜”地发现,老者左右手的手势合起来刚好是璀璨教堂通用的一个发展信徒的手势。

    大概的意思类似于“神爱世人”、“神灵力量无穷”之类的。

    他的几节尸体悬挂在了冰块里面的十字架的四个角部,还有中心位置,配上老者那惊恐地神色,一度让风无缺觉得真的是这位大主教遇上了什么深渊魔鬼一类的存在。

    “我说,我们非得把这个场面搞得那么有宗教感么?”司徒守拙冷静地分析到,“你们让我感觉这是对他的风光大葬。”

    “对啊。”财仙王王耸了耸肩,“你的敌人干掉了你,并没有侮辱你的尸体,还给了你一个规格很高的葬礼,有比这个还要侮辱另一个势力的么?”

    “如果是另外一种情况,大概只能解释成这位被体面下葬了的本来就是一个内奸之类的货色。”

    财仙王的语气变得十分阴险:“万脸盟这么一个好队友给我弄了那么大的幺蛾子出来,临走之前不给他们留下一点深刻的印象还真不是我的作风。”

    “到了一位大主教以这种方法惨死的惨死的程度,无论万脸盟他们软禁了多少在璀璨教堂之中的大人物或者说大人物们的亲戚朋友,也绝对无法善了了。”

    司徒守拙耸了耸肩:“很好理解,如果教堂再怀柔,或者说是在隐忍,那么下一次我们看到的就是各大帝国联合王国公国等地一起削弱璀璨教堂的场景了。”

    “没错。”财仙王总结道,“神权和王权之间的位次争夺才是核心。”

    “而且,你们别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叶妖看着财仙王嘴角那一丝越来越阴险可怕的笑意,身体不由地抖了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