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水淹大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惑歧浑身的力量凝聚出了几个人影,看面相,跟风无缺他们一模一样!

    “姓周的,给我回来!”

    风无缺怒吼:“你当我是吃白饭长大的,你把他们给我们下的定位符文全部转移到你的身体里去了,你当大爷我不知道?”

    “啧啧啧,还真被发现了。”周惑歧用小指掏了掏耳朵,“这里明明是封闭状态,哪来的鸟叫声,真是吵人呢。”

    “本来以为顺着把他们的骨髓也抽走一点能够隐瞒过去,倒是忘记了风无缺的《三奇论》同样也是掌控自身的强大法门。”

    周惑歧扭头看了一眼已经成型了的几个“真人”:“就这样吧,反正有先生抵着,横竖我应该是死不了。”

    “给你们恢复的丹药我已经放到了你们旁边了,伸长脖子就能够吃得到。”周惑歧淡淡地说道,“想要逃出去必须有人牺牲,哦对了,那些丹药是被我藏到了自己的胃里面封禁起来的,别介意。”

    “所以说,别挣扎了,老老实实地等着先生来救你们吧,我先走一步。”

    “你们就呆在这里为我这个大少爷牺牲一下吧。”

    “我......”司徒守拙用力把丹药吞下,连骂一下周惑歧的力气都没有了,默默地调息着自己的身体,争取尽快恢复。

    虽然说周惑歧把他们身上的定位符文给拔走了,但真的是因为手法的还是其他,他们的骨髓真的是被抽走了一些,现在恢复起来也感觉到了一点困难。

    “这是什么奇怪的增骨秘法,改天我一定要求先生教会我这一招,回去之后看我不把他全身的骨髓给抽出来拿去喂狗。”

    风无缺肉体强横,第一个勉强恢复了过来,小心翼翼地从一旁把叶妖捧了起来,用双手勉强将她的双翅抚平。

    一阵刺痛,风无缺的手颤抖了一下,叶妖的身体也随着颤抖了起来,显然又是一阵剧痛袭击了她的身体。

    “该死的,真难,先生那几招到底怎么来的。”风无缺想起了他训练的时候断个骨头之类的伤势,财仙王就轻轻地抚了一下,万事解决。

    “让我使出那招,我们其实有逃出去的机会。”叶妖勉强睁眼,喃喃道。

    “滚蛋,难道你以为他们没有后手么,那些只是几个最普通的主教而已,甚至没有到大主教的地步,鬼才知道他们有没有躲在后面。”

    风无缺咬着牙齿靠在了一旁,右手轻轻地给司徒守拙推宫活血,帮他消化其中的药力。

    “难道我们的运道就差到了这个地步,先生一不在我们就被这些稀奇古怪的敌人给包围了。”风无缺冷笑道,“魔法师工会,勒布登官方,璀璨教堂,真是一帮全都该死的玩意儿。”

    周惑歧一个人运转了《天地开演法》维持那种可怕的消耗,再加上他闹出来的阵势确实很大,那几个主教又在他们几个的身上感受到了定位符文,估计把他们几个全部当做了真人。

    “追吧追吧,你们追得越紧,他们能够跑掉的机会越大。”周惑歧藏在自己胃里面的丹药正在迅速消耗,也只有财仙王知道他这个接近奇葩的储物地点。

    “早知道就少吃一点饭了,真是糟糕,丹药好像不够了。”周惑歧的脸色接近苍白,他这一招是家里面那个老家伙教给他的。

    据说是当时他被什么山贼之类的势力给抓住了,然后为了把家族交代给自己的重要物品给藏起来,这老家伙狠下心来直接把那个小物件给吞进了肚子里面。

    成功返回家族之后,这个老胖子就喜欢上了类似的法门学了不少然后自创,连带着自己也学会了他的那一招。

    “户庭缩影囊”,把自己的胃通过某种方法开辟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空间,类似于一个储物戒指之类的玩意儿,能够存下很多小物件。

    但这个是通过自己的胃部开辟出来的“旁门左道”,再加上周惑歧的修为还不到家,能够放那么多粒丹药都算厉害的了,有些还是他用自身的法力封禁之后直接放在胃里面的。

    “罢了,骗他们一下,看看能不能把他们引开。”周惑歧目光一冷,多输送了几股力量到那几个假人的体内,争取让他们脱离自身范围之后能够多支撑一段时间。

    “分头走!”

    一声大喝,几个人瞬间分成了几个道路逃开,甚至就连“叶妖”都被周惑歧分了一条道路开溜。

    “追上去,一定要抓住这些异端,他们是神灵说的罪大恶极的那种神敌!”

    虚空中传来了一声巨响,震得周惑歧浑身的气血翻涌,他不由得心中一惊,明白这是风无缺所说的大主教那个级别的高人到了。

    “真是见鬼,大主教这个级别的就是古老者境界了,虽然说这个气息不像其他古老者那么强大。”周惑歧亡命狂奔,但是心中已经活络开了。

    “西方大陆不算小,而且被璀璨教堂一家独大,这大主教的人数......”他不敢想下去了,这人数怎么算也不会少!

    虽然可能有一些是掺水的货色,但是也足够惊人,西方大陆没有他们想象之中那么弱小,如果真要调动起来,那才是手底下见真章的时候。

    “嘿,果然出来混才会知道很多事实,那些居庙堂之上的老夫子们估计现在还在想着四海升平东陆第一吧。”周惑歧心中冷笑,“势力混杂,要不是东部帝国横压一方,估计早就打得头破血流了。”

    “站住!”

    一声怒喝仿佛蕴含着神灵的威严,周惑歧浑身的光芒抖了抖,几乎快维持不住他的遁法了。

    “你喊站住我就站住,那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他内心一狠,然后直接将自己余下的所有丹药全部催发,体内的法力再次充盈起来,速度再次提高了一倍不止。

    “就你们还想逃出我神的搜捕?”一道淡淡的嘲笑声传了出来,周惑歧眼睛瞪大,满是惊恐地看着前面一队惩戒大殿的神殿骑士。

    “这些鬼玩意儿当真是从天上那个阵法里面冒出来的?”

    “这点距离了,风无缺那帮混蛋应该能够跑出去了吧。”他没有财仙王那么强大的精神力,一出来完全就是闷着头乱跑一气,争取拉开足够的距离。

    “想抓住本少爷,你们还早着呢。”周惑歧手中凝结出了道纹,“天地演化,箭雨!”

    他的速度下降了一截,身上一部分力量分散了出去,化作了一道箭矢组成的幕布射了过去,由《天地开演法》模拟出来天地初开的力量加持到了箭矢上面,这一击已经媲美圣将级别的顶级禁咒!

    “这个年龄就能够拥有这种层次的力量,还不是神灵神谕之中预言的圣子圣女,果然是只有异端向魔鬼祈求之后才会得到的力量。”

    法阵之中出现了一个浑身赤红色长袍的老者:“神殿骑士后退,这种异端由我来净化他。”

    他伸出了自己的双手,然后狠狠地对着周惑歧的方向一捏:“惩戒之手。”

    咔嚓一声,周惑歧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被一股从天而降的奇异力量给捏得粉碎,然后这股巨大的力量并没有消散,直接降临到了他的身上,将他浑身骨骼压迫得全部断裂。

    “咳!”周惑歧口吐鲜血,全身的鲜血感觉都被老者挤压出来了,自己发出去的攻击也因为没有后继的控制,被那些神殿骑士拿起盾牌来轻松地抵挡了下来。

    “看来这么一个小地方已经被异端发现了,所有人转移,这个牢房放弃,所有人撤离,至于你们几个,给我去抓捕剩下的那些人。”

    这些人的见识始终是浅薄了一点,现在作为“罪魁祸首”的周惑歧已经昏迷过去了,如果他们沿着刚才那些“剩余逃犯”的那些路线追查过去的话,什么都找不到,反而能够让躲在原地的风无缺他们几个溜走。

    “所以说,你们几个也不知道周惑歧那个小子去了哪里?”

    周惑歧他引开了其他的人没多久,财仙王赶到,一个逢春术将他们的伤势给恢复了过来,满脸凝重地看着他们几个。

    “没错,一开始还能够感受得到一点气息,但是后来好像是有大主教那个级别的人出手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感应到周惑歧的位置了。”

    风无缺脸色难看:“不是被人弄死了,就是被隐蔽了气息拖到另外的地方了。”

    他知道周惑歧打的是什么算盘,这混蛋显然是认为这是两边同时发动的大事情,想着财仙王应该是被拖住了,想要牺牲自己然后给风无缺他们打开一条生路。

    “啧,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这小子有这种性格隐藏起来。”财仙王脸色阴沉,再次动用了易道之术。

    财仙王的意志进入到了西方大陆的运行规则里面,感受到了不同的力量在其中阻碍着他的感知,原本相对来说比较清晰的感知都被搅得像一缸浑水一般。

    “连你们的火神都被我干掉了,就你们这些残废的垃圾的意志还有力量想要阻我?”

    那条莫名的长河之中,财仙王的意志勃然大怒,一股来自冥冥之中浩然博大的钟声响了起来,西方大陆的天道气息连带着那个上空的法阵都颤抖了一下,仿佛在迎接什么恐怖的事物。

    钟声之后是一道道白光还有黑光凝结而成的钟鼎塔印等代表着至高权力的法宝等物带有着一股浩浩荡荡的气势直接碾压了过去。

    如果另外一个世界上的某个神灵还活着的话,就会惊讶的发现这一道气息跟当时自己硬扛下来的混元一气归灭雷一个级别。

    风无缺他们眼神恍惚了一下,然后有所感应,抬头看向了天空上的法阵,莫名的觉得这法阵好像变得有点泛红色。

    财仙王拿出了一直封印在自己的自己袖袍里面的定风珠:“看见了没有,所谓的风神大人,你看看这上面的阵法现在代表着什么意义。”

    风神刚刚被解除了封印,顿时有一种重见天日的错觉,然后他的虚影抬了一下头——

    “道爷,我错了,我以后一定老老实实的,绝对不给你惹麻烦,你让我对璀璨教堂的人出手,我绝对不会跟中部大陆的手下打成一团。”

    他感觉自己的虚影内核正在不停地颤抖,但是外表上看起来还是一副很镇定的样子,他真的是已经被上面略微泛红的阵法后面所代表的含义给吓到了。

    这个阵法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的神灵为了对西方大陆形成更好的控制,这才花费了很多力量,还借助了当时某些道士的遗物才形成的大阵,融入了各种神灵的气息等“高贵”的物品。

    泛红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潜藏在里面的某些神灵的意志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也就是说,这个法阵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的强度已经有了一个极大的下降。

    这位道爷居然能够......风神的虚影不敢往下想了,他现在直观地感受到了,自己会很轻松地被面前这人杀死。

    “周惑歧没有跑去哪里,他还有自己的气息,我能够通过因果的联系找到他,还在无人区里面。”

    财仙王淡然道:“当有云。”天空之中刮起了一道狂暴的旋风,吹来了云彩凝结成了厚厚的云层。

    一道灼热的真阳火在财仙王的右手之上不断燃烧,凝缩,变成了一条正在不断翻滚腾飞的小龙。

    而在他的左手就没有什么过于花哨的东西了,完全就是一个颜色已经成了深紫色的大型雷球。

    “雷火烧天,在此时此刻,当有大雨倾盆,水淹此地!”

    这一句话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道则相随,仿佛财仙王是一个口含天宪的天王,仿佛一个天地初开的造物主,正在对整一个世界颁布着最初的法令。

    雷球还有火龙腾转而上,并没有发出什么剧烈的爆炸声,而是在厚重的云层之中通过一种神奇的方式逐渐的“融化”了去。

    风无缺他们看到了目前人生之中最为奇怪的雨。

    一般的雨只会到了大地上的时候才给人一种连成片了的感觉,而他们看着上方融化的云层,看到了一道道雨幕,不,是一道道水幕泼了下来,就好像是有无形的巨人舀起了一大瓢水泼了下来。

    他们见过的雨,就算是南方丛林之中的大暴雨,终归是有间隙的,而现在风无缺他们眼里的,那是直接从天上降下来的,足够将这一片无人区淹没的超级瀑布!

    “不会吧,先生想要早下多大的杀孽啊。”风无缺张大了嘴巴,“这是嫌自己在这个世界居住的时间太长了吧。”

    “不用担心,虽然这威势看起来很大,但是里面的核心之道还是因果,和周惑歧没有那种因果联系的人,是不可能受害的。”

    财仙王背起了双手:“我只是想要发泄一下,这些混账东西,刚好撞到了枪口上面而已。”

    “我刚来到了这个大陆上,想到的就是想要隐藏自身,想要尽早解决了自己的事情,尽量不想要惹事,有人惹到了我的头上才会狠狠地反击过去。”

    “但是这和我的道路不同。”财仙王叹了一口气,“我的道路,不能失去勇猛精进之心,不能失去自己内心道路的坚持。”

    “有人动了我的学生,那他们最好做好必死的准备。”

    财仙王眯起了眼睛,杀意暴涨:“我为财仙王,当横扫世间,肃清一切,守护众生,一切挡我者逆我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