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天地初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时间回到风无缺他们刚刚和财仙王分开的时候,几人目送着财仙王进了内城之后很快就通过不同的道路聚集在了一起。

    风无缺吊儿郎当地说道:“诶我说,先生现在是去办正事了,我们去哪里,现在到了加西利亚,必杀榜上面的人我们也不好得动手。”

    “所以说,我们可以到处逛逛玩一会儿?”

    司徒守拙摇了摇头:“我不同意,我们本来的身份就经不起推敲,现在密探遍布了整个城区,我不觉得他们不会怀疑我们这些人。”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被盯上了的话,那些密探可不会相信我们的说辞,再加上我们的身份都是伪造的,难以服众。”

    “呆在我们约定的酒店里面好。”周惑歧也同意司徒守拙的说法,“现在特殊时期,特殊对待比较好。”

    “好吧好吧,那就这么算了。”风无缺感受到了叶妖在自己的衣服里面晃了晃自己胸前的袍服,显然也是不同意风无缺的提议。

    几人到了酒店之后为了避免被那些密探给盯上,经过一些商量之后才决定开了两间相邻的套房。

    司徒守拙动用了自己的《大梦篆》的力量把墙给腐蚀开,从外边看来就跟以前一模一样,但是只需要一点点力量就能够戳破。

    如果不是太过于招摇或者容易出错,司徒守拙表示自己很愿意把一整面墙都变成这种性质的存在。

    “嗯——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风无缺和司徒守拙一间,打开套房之后风无缺就犹如一阵清风一样飘到了柔软的大床上,舒舒服服地哼了两声。

    “别太大意,天知道以先生的那个性格来说会搞出什么事来,我觉得我们还是随时准备好跑路比较好。”

    司徒守拙关上了门,用他的符篆力量将一处墙壁给化做了那种性质。

    周惑歧将他的脑袋伸了出来,然后接下来是他的整个身体都轻松地移了过来,对着他们示意了一下,又返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你跟周惑歧到底说了些什么,怎么感觉他变了那么多。”司徒守拙好奇道。

    “啧啧,这种时候就不用八卦了,我跟他说了一些很是不好的知识,一些很不容易让他走出来的知识。”

    风无缺怪笑道:“我只是看不懂他的一些做法罢了,相应的,我的做法可能他也看不懂。”

    “用先生的话来说,就是我们的世界观不太同。”

    司徒守拙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自己哪还听不懂里面的道理,再结合一下他们两个人的经历就能够很轻松地猜出来他们谈了什么。

    “开门,例行检查!”

    两人对视一眼,风无缺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惊愕,而司徒守拙的眼神之中蕴含的,除了惊愕之外还有绝对的杀意。

    他对着风无缺比了一个割喉的动作,风无缺也凝重地点了点头,他们的听力异于常人,能够听得到的、并且区分得开的东西很多。

    明面上说例行检查,但事实上除开他们的这两间套房,其他的套房根本没有类似的情况!而且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人来到其他套房要例行检查。

    他们的套房又不是最靠近楼梯的!

    要不是门外的人实力太强,要不就是他们的势力太过于强大,让其他的人都不敢说话,总而言之,他们的情况很危险!

    周惑歧脸色凝重地出现在了他们的房间里:“应该是出事了......”

    轰隆!

    一声爆炸响了起来,套房的门直接被一团爆裂的火球给烧成了灰烬。风无缺他们几人敏捷地一个翻滚躲了过去。

    风无缺连连两脚,用力将床铺等物件给踢到了门口,想要挡住下一步的进攻。其他两人有样学样,把他们后退路上露出来的重物给踢了过去。

    “他们居然蒙蔽了我们的感知!”

    风无缺又惊又怒,现在元素混乱,一些布置已经被打乱。他已经能够感受到周边的气息了。

    这个酒店的客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被撤走了!

    “那我们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些是什么玩意儿?”周惑歧大吼道,“难道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它们能够做到这么多事情?”

    “很容易理解,那些都是他们的外围势力人员就清楚了,他们都有修为在身!”司徒守拙同样大吼,手中的各种符文已经蓄势待发。

    又是一声巨响,他们踢过去堵门的东西被一道极其强大的魔法给轰开了,但是这点时间已经足以让他们做出反应了。

    “司徒,掩护!”风无缺祭司真身的力量隐藏,直接动用了他强横的肉身,手持那柄白红相间的锤子就冲了上去。

    这种时候各个地方肯定已经被封锁起来了,他们如果闷着头逃跑的话就等于把自己的后背露给了敌人,更是找死!

    司徒守拙双手十指展开,一根手指头上面凝聚着一枚本源符文,源源不断地射出了力量减弱的范围攻击型符文。

    他们现在敌暗我明,如果毫无顾忌地使用符文的力量只会给他们平添混乱,如果把这件酒店给摧毁了的话估计还会惊动加西利亚的城防部队还有那些密探,更加不利。

    周惑歧拔剑护持在了司徒守拙周围,提防那些可能潜伏在了暗中的刺客,风无缺不用他担心,叶妖一直跟着。

    风无缺仗着自己的肉身撞了过去,手中的大锤抡圆,打出了一股股全方位的狂暴气劲攻向了四周,敌人们好像用了什么稀奇古怪的药物隐藏了自己的气息,现在只有靠着叶妖勉强辨认他们的位置。

    “哼,小小的战士,怎么可能和我们高贵的魔法师为敌。”一个高傲的声音响了起来,一枚枚巨大的暗红色火球朝着风无缺的脑袋砸了过去。

    “......”

    风无缺骂了一句很粗俗的话,然后暗中将祭祀真身的力量凝聚起来,准备硬吃下这一招八级魔法——“地狱连环爆裂火球”。

    “碧海滔滔!”

    司徒守拙感受到那个魔法气息的第一个瞬间就没有犹豫,直接调动了体内的大部分力量化作了一个小型的水池将他们给包裹了起来,为风无缺挡住第一波轰炸。

    “不用留手了,他们没有顾忌,如果把某些人引来的话他们还有优势,不能让他们继续这样!”他喷了一口鲜血,强提一口气加大了自己的力量输入。

    “你们两个别留手了,有多少力气用多少!”

    有司徒守拙统御全局,位处战斗第一线的风无缺也来不及想太多了,一记狂暴汹涌的火山锤法砸了出去。

    碧海形成的力量恰到好处地在他的力量宣泄口空出了一个位置,还为他指引了方向。

    对方手持魔杖的中年男子看到的就是一个面目狰狞的青年,还有一柄闪烁着怪异血光的大锤,然后一阵剧痛,入眼之物拥抱黑暗。

    叶妖长啸一声,从风无缺的衣服里面钻了出来,一串青木神雷打了出去在司徒守拙的力量之外形成了一圈遵循怪异轨迹的雷阵。

    “快撤!”

    修炼《天地开演法》的周惑歧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对于全局的感应能力绝对在几个人当中是最强的,他已经感应到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从远方赶过来了。

    “嘿,还真感谢这是一个圣城,在一个小城市的话那些以那些大人物的速度估计已经到了吧。”

    风无缺一口吞下了几粒补充灵气的丹药,二话不说抢先撞开了靠近街边的墙壁,手中的大锤连连抡出了十八次,几乎将他面前的虚空打出了裂缝。

    这是财仙王教给他的一种最为简单的力量叠加的锤法,用得好的话能够越级杀人。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本来抡出十一锤就是他的极限,但是他强行打开了祭司真身凝聚力量,再加上从血脉之中带来的经验帮助,让他直接打出了十八锤!

    力量凝而不散的十八锤,有是财仙王亲自传授的狂暴至极的火山锤法轰砸而下,这让下方已经布防了的各路探子傻眼了,这是要斩尽杀绝的节奏吗?

    他们仿佛看到了一座喷发而出的火山被一个巨人拿在了手上向他们倾倒岩浆!

    财仙王当时教导他的时候讲究一个阴阳并济,但这远远不是现在的风无缺能够理解的,那这样就好办了,极致的破坏,极致的威力,给自己还有伙伴砸开一条路!

    十八锤凝为了一锤砸下,里面蕴含的火焰道则还有巨大的力量震飞了大半那些想要围过来的敌人,点燃了他们的躯体。

    叶妖最后一个飞下来,顺便引爆了她布下的青木神雷,将那一汪清水化作了一种弱化了无数倍的“雷海”抵挡住了后面的人手。

    “好机会,他们还没有把更多的人引过来,这只是一帮散兵游勇。”周惑歧施展开蜂刺剑法,精准地带走了几个想要扑过来的敌人的性命。

    他心中一喜,只要和那些可怕的人拉开了距离,那么以他们的遁法,就算是古老者不要脸面和他们比拼速度,他们自信可以轻松甩开!

    “风无缺,我来帮你开路!”

    周惑歧从自己的玉佩里面抓出了来自于各种大陆不同势力不同风格的魔导器一通乱砸,现在来到了开阔地带敌人会从四面八方杀过来。

    计划更改,混乱环境,反正他们有功法的联系,能够互相感应!

    几人天天切磋,这种基本的战斗默契早已刻入了他们的灵魂深处,一看到周惑歧拿出了一大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就知道他想要干嘛了。

    “炸,反正有先生给我们擦屁股!”司徒守拙脸色苍白,刚才那一招已经废了他近乎九成九的力量,即使吃了丹药,现在甩出一叠雷符消耗的力量都让他感觉有点吃不消。

    连绵不绝的爆炸声让那些来自加西利亚本地的探子脸都绿了,这些修复的话肯定都是要钱的啊,虽然提前疏散了人群不会造成人员伤亡,但是人家的财物没有带走啊。

    炸成这样了,死无对证,除了修复城里的建筑之外还要忍受那些刁民的狮子大开口。

    居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这几个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活该被抓!

    “跑跑跑,往死里跑!”

    前面的路在风无缺的努力之下弄开了,或者说被他们手中层出不穷的魔导器还有符篆给吓开了,谁也不想自己挨上这么一下,提前去见他们信仰的诸神。

    时机一到,几个人施展开遁法朝着城外跑去,只要跑出去,他们逃走的希望还有机会就更大!

    风无缺神色一动,运转了他的《三奇论》的力量,给财仙王留下了足以追踪到他们的气息。

    “当我们者死!”他宛若凶徒一般冲了过去,手中沾染了鲜血的大锤对着城门的军士们扬了扬,威胁之意甚浓。

    “神说,异端的力量就不应该存在,应该消失,跪地承受神之信徒的审判!”

    一道高亢的呼声传来,处于遁法状态的他们顿时感觉自己的力量被从天而降的某种力量给压制到了自己体内的最深处,难以动用。

    “是璀璨教堂的神棍!”叶妖勉强通过滑翔扑到了风无缺的身上,其他几个直接来了一个脸部着地,在地上刮擦出了一条长长的印迹。

    几个身穿不同色泽长袍的老者头戴代表着他们身份的头冠出现,亲自出手将他们抓到了手上,五指用力到甚至已经戳入了肉身不怎么强大的司徒守拙的手臂里,喷出了点点鲜血。

    “嘿,还有一个该死的小异端。”一个老者狠狠地弹了一下叶妖的脑袋,干脆利落地将叶妖的一对小翅膀直接扭成了麻花状。

    “嘶!”叶妖痛叫出声,眼中闪现出了一道道灰色的光芒,整个娇小的躯体散发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动。

    “别动,叶妖!”风无缺狠狠地传音道,“我说,不准动,相信先生!”

    叶妖一怔,散去了那股只有他们几个才能够感受到的可怕气息。

    风无缺昏迷过去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几个老者用了不知道什么力量把他们刚刚摧残过了的街道给复原了,一些不知道藏在哪里的人也陆陆续续地继续开始了他们的“本职工作”。

    “哼,还好小爷事先做了第二手防备。”

    “喂,醒醒,你们这帮蠢货!”司徒守拙几个感觉到了一股暖流涌进了他们的身体里面,激活了他们的法力。

    悠悠转醒,他们扭头用一种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周惑歧:“你这混蛋怎么醒得这么早?”

    “笨啊你们,当然是因为《天地开演法》,我把自己的身体看做了另一种层次的天地,区区一点外力怎么可能摧毁天地。”

    周惑歧冷笑道:“就像先生跟我们说的陨石,偶尔一小粒陨石掉下来,你觉得会对天地造成多大影响?”

    “我们现在在哪里?”风无缺痛哼一声,虽然体内而力量恢复了,但是他们的四肢被全部打断了倒是真的,刚才周惑歧都是隔空输送的法力。

    “知道我就走了,我们手中的储物道具全部被他们给拿走了吧。”几人全力恢复自己的身体,虽然明白在短时间之内不会有什么起色,但是总比没有好。

    风无缺环顾四周,没有一丝人造的痕迹,看来不是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就是被丢到无人区里了。

    “我,想出去。”周惑歧说道,“我不想在这个地方等死。”

    “哟,怕了?”风无缺嘲讽道,“也对啊,你这大少爷,命比较金贵嘛。”

    这时的他一头一脸全是血,看起来好像被什么折磨过一样,分外恐怖。

    周惑歧的脸抽了抽,冷笑道:“是啊,我的命比较金贵,所以说我不能陪你们死在这里。”

    “真是一帮傻子,难道还真以为我给你们输送的法力有用么?”

    司徒守拙脸色大变,随后感觉到自己的浑身骨骼一重,仿佛失去了一点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在他们震惊的目光之中,周惑歧站了起来。

    “只是给你们下了一点毒而已,抽了你们的一点骨髓精华融入了我的体内帮助我恢复罢了。”

    “你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后果么?”风无缺直视着周惑歧的眼睛。

    “我当然知道啊,但是你自己也说过啊,我的命比较金贵,所以说,我要先逃跑。”

    “再见啦。”

    周惑歧轻笑一声,浑身的力量凝为了一体然后猛地释放出来,只见他周身凝结出了一种混混沌沌,地水火风重建的气息。

    既然能够以身体为天地,以他的天分,自然能够将其外化出来!

    各种元素聚集,逐渐汇集成了一个个熟悉的人影。

    “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