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杀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财仙王的遁法绝对是一等一的存在,没过了一会儿他们换了个身份就大摇大摆地来到了加西利亚的城门外,审核了一下身份,顺利进城。

    看着猫眼阁门前那熟悉的几粒硕大的猫眼石,财仙王笑着摇了摇头,现在有那一座珍宝山在手上,这点东西自己是看不上了。

    “直接去么?”风无缺若有所指。

    “不,变化一下。”财仙王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自己扣上了一个大号的魔法师专用帽子。

    速度快到了让风无缺也只能略微看到财仙王的脸变成了一个他根本不知道的人。

    财仙王头上的帽子太大了一点,行踪又是如此的诡异,早就被一堆来自皇室的密探给盯上了,就在此时,他“一不小心”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面。

    机会!

    密探们对视了一眼,并没有失去最基本的警惕,暗中捏紧了自己的武器朝着小巷走了过去,最近的事情太多了,就连他们都被派出来执行任务。

    但是从这个架势来看,随便走两圈都能够遇到这些行踪诡异的人,果然勒布登帝国已经到了一个危急关头。

    其他的密探同样心领神会,有一些快步地走到了隐秘之处,运足斗气纵身一跃,来到了那条小巷的另一边,想要把财仙王给堵在里面。

    “加西利亚警备厅,这位先生,请跟我走一趟。”密探亮出了后面的大人给他们准备的假身份,“我们怀疑你和最近的暗杀事件有关。”

    “什么时候,一个人会在自己的家门口暗杀其他人了,难道勒布登帝国换主人了么?”财仙王声音嘶哑地将自己的帽子给摘了下来。

    “罗恩皇子!”

    密探们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还真的被他们给遇到了。

    外界的人以讹传讹,都在说罗恩皇子变成了一个杀人狂魔,但是他们忠于皇室,知道罗恩皇子杀的人都是那种帝国的蛀虫,反倒怀疑这是皇室抖出去的一粒暗子。

    “我要见长公主殿下。”罗恩皇子说道,“我有事。”

    “是!”密探们躬身行礼,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对错,他们只是忠于人,只要面前是对的人,无论他的身份如何,他们都只会按照规矩行事。

    至于面前的人是不是假扮的这个问题就不是他们考虑的了,勒布登的皇室自有他们的一套办法。

    风无缺他们几个靠着街道旁的墙壁,目送着财仙王进入了加西利亚的内城之中。

    “果然啊,有一点细微的天子龙气沾染上的货色,在这种情况之下又成群出现,肯定是密探无疑,先生的望气术真的很好用。”

    他们几个对视了一眼,并没有跟着财仙王,他们现在算是身份干净,在加西利亚找一个酒店住下来就当是来旅游的时没有人会怀疑的,等着先生办完事就好了。

    “你这小子还有脸回来?”长公主瞪了罗恩皇子一眼,“要不是你找到的人刚好是我手下的密探,你现在已经被送到你父亲面前了!”

    一开始手下的人来告诉他的时候,她还觉得这一定手下的人认错了,一定是什么人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来暗杀她或者说他的弟弟,这才让这位皇子来她这边。

    结果现在看过去,她觉得肯定是他的小侄子,那种涉世未深却又假装老练的面庞,甚至还有半遮半掩的黑色管状物体用以威胁自己的样子,就是一个菜鸟才会做出来的姿态!

    “认错人了吧,长公主,敢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的,一般没什么好下场。”财仙王手一挥,一股庞大的精神波动扫射了过去,将周围的侍女还有卫兵们的灵魂感知屏蔽。

    从外人眼里看来,他们还是忠心耿耿地执行着自己的任务,但是灵魂的感知被屏蔽了,里面发生了什么他们肯定不记得。

    “你是,玄木帝国的那位先生?”就在精神波动出现的那一刻,长公主体内蕴含的斗气就爆发了出来,围绕在自己的身边,打算抵挡那一股精神波动。

    结果令她意外,这精神波动并没有针对她,只是屏蔽了手下人的感知,再加上对方露出了那张在遗迹里面见过的那张脸,身上白金色的斗气消散了一点。

    “没错,是我,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要和你们勒布登帝国过不去,或者说是要处心积虑地来到你们的圣城。”

    财仙王轻松地找过了椅子舒舒服服地坐下:“玄木帝国灭国了,所以说我们的协议作废,我这一次来是想继续谈一谈我们的协议。”

    “你们这种大国能够获取的信息,应该比我一个人能够得到的多并且全面,作为回报,我仍旧会提供一些神异的宝物给你。”

    财仙王的手指尖敲了敲桌子:“继续交易么?”

    长公主的脸上闪烁出了一丝自豪的光芒:“很抱歉,先生,勒布登已经要崛起了,我或者说我们国家,并不需要你的帮助了,所以说先生还是留下来做一个客卿怎么样?”

    压抑久了的白金色斗气再次暴涨,长公主一双拳头上面满是斗气凝结成的光辉,在其他人看来就像是两个绚烂的光团砸向了财仙王。

    他的耳朵动了动,明白了自己的灵魂屏蔽只不过是起效了一两秒,自己后面也没怎么注意,外界已经有增援过来了。

    财仙王坐在那里,任凭长公主的一双拳头打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后者目露惊愕,面前的这人只是脸部变成了淡金之色,自己的力量就犹如泥牛入海一样被吞噬掉了。

    “啧,看来你的功法比某个老头子还要神异,或者说是他已经气血衰败了。”

    当是财仙王对阵玉甲宗的那位前宗主的时候,他并没有运起本身的力量将自己的身躯转化为了这种类似于金刚琉璃一样的性质,直接以肉身扛了下来。

    而如今面对长公主的拳头,他却只能这样做,看来并不能通过外界的说法来简单地评判两边功法的强弱。

    “束手就擒吧,外面有几十个魔导师魔导士,甚至还有两个大魔导师,单凭你一个是不可能挡得住我们联手的。”

    长公主神色泛冷:“同为古老者境界,我自信能够拖住你,那其他的人你就顾不了了吧。”

    “哼哼哼,那么古老的称呼,看来是长公主有心想要重现上古荣光啊。”财仙王身形向后急退,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近年来并不是那种大陆之间隔绝式的发展,东西大陆的交流已经让两边的实力评级同意在了一起,都是以一到九级还有圣级三阶的分类。

    只有那些极其古老的势力或者说那些有意在这方面搞事情的势力会沿用那种古老的称呼。

    “我们想要怎么样,先生你就不用关心了,老老实实地做一个客卿吧。”长公主戴上了一双金色的手套,双拳之上的光芒更胜以往。

    “啧,那如果我是古老者之上的境界呢?”财仙王大笑一声。

    “什么?”

    财仙王揪准了机会,干脆利落地狠跺大地一脚,贴地飞行,将身体周身气势化作了一柄出鞘的利剑劈开了一条通路,朝着出口的方向飞去。

    “还是像上次一样,不用远送了。”财仙王抛出了一叠符文胡乱的撒向了四周,引起了重重爆炸声,惊动了其他地方的侍卫们。

    他慢悠悠地将自己的身体虚化,在这之前还颇有闲心地扫了一眼长公主他们的人马,暗中估算他们的潜势力到底有多少。

    “哼,就凭你这么逃跑,我就不会相信你是一个古老者境界朝上的家伙,等着吧,你手上的东西,注定是我们勒布登帝国的。”

    长公主没有掩盖自己的神色,脸上满是杀意,而且听她的话语之中透露出来的意思,她似乎真见过古老者朝上的境界。

    “风无缺,周惑歧,司徒守拙,叶小怪。”

    财仙王有点感觉不对劲了,回到他们约定好的酒店,几个小家伙根本不见了踪影,然后他目运星辰之力看向各地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他们的位置。

    “如果是他们的功力大增还有这个能够躲开我探查的可能,但是本座相信这个说法才真的是见鬼了。”财仙王的目光逐渐转冷,真以为我没有办法找到他们吗?

    如果某些人真的将他们带走了,那几个阴险狡诈的小家伙怎么可能不留一点信息下来,而且用的肯定是他所传下来的功法。

    “破法道纹,开。”财仙王将两道破法道纹凝聚在了自己紧闭的双眼前,然后猛地睁开了眼睛。

    既然能够破除道法的限制和痕迹,反其道而行之,自然能够找到道法的踪迹。

    除开了那些情况不明的神灵,试问阿林大陆还有多少势力能够使用道法,就算有,占尽了现在这个时间地点人物的也绝对没有那么多!

    “找到了。”财仙王看到了一条在他的眼睛里面显现出了血红色的踪迹,逐渐延伸到了外界的无人区。

    “原来是风无缺那小子的功法,不过他们倒也是谨慎,没有使用其他可能会留下痕迹的手段。”

    《三奇论》初期完全就是一本体修功法,修炼出来的气血自然带着一股高妙清净的气息,但其中又蕴含着浓厚的气血之力,用这种东西来当做痕迹给后来者实在是一个极好的办法。

    如果让司徒守拙或者是周惑歧来的话,无论是调动天地间的哪一股力量,都会在天地之中的元素分布留下痕迹,而那些人很可能因此发现端倪。

    而风无缺身上的这股气血,严格来说就跟“体味”没什么两样的气息谁会在意,顶多以为你是一个花花公子,在身上涂了点什么奇怪的东西。

    “非要逼我真当一次算命的。”财仙王的十指连连抖动,仿佛在契合天地之间的什么事物一般,顺着某种奇怪的轨迹慢慢地推演他想要知道的事情。

    “原来如此,终年打雁却被雁啄了眼睛,我就不该把这个东西留下来。”财仙王眼中闪过了一丝纯净而淡漠的杀气。

    “火焰之神,没想到你们居然能够传承记忆,居然还坑了我一把,不得不佩服你的算计还有勇气。”

    “真的是忘本了,只顾着方便还有自己的安危,却失去了那勇猛精进之心。”财仙王叹了一口气,“你们这些修炼界的山野村夫,焉懂大道玄妙!”

    “因果红尘,滔滔四海。”财仙王对着手中拿出来的那块玉石弹了一下,“陷进去吧,你们,刚好也是使用这招的好材料之一。”

    古往今来,向火焰之神祷告的人有多少,而实现了自己愿望的,又有多少,而其中沾染的因果业力又有多少。

    而又有多少,是某些面前一套人后一套的恶鬼化作神灵!

    滔滔红尘,浊众生!

    而神灵,亦为众生!

    神奇的先天财神道法运转,冥冥之中庞大的因果业力降世,顺着那块玉石上面和火焰之神的联系蔓延了过去,仿佛化作了跗骨之蛆。

    似乎蕴藏了无尽色彩,又仿佛没有任何颜色的因果业力顺着联系来到了某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充满着各种火焰的地方。

    火焰生成的生灵,火焰生成的建筑物、水流等等,这里,是火焰之神的领域。

    “该死的人类,他到底用了什么力量,有点像是当时那种所谓的因果业力。”火焰之神也不是什么蠢货一流,自然能够感受到财仙王隔着无尽距离对他发起了攻击。

    “真是可笑,我们神灵保护人类,向他们索取信仰之力,居然还有那种传说中的力量限制,真的是可笑至极。”火焰之神看向了面前破开他的领域到达的力量,蔑笑着召唤火焰灼烧了过去。

    “‘逆’、‘溯’。”

    财仙王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既然你不明白其中的道理,那你的力量就有漏洞,未尝不能把你打回原形。”

    话音刚落,火焰之神就惊骇地发现自己的力量正在不断地消散!

    “该死的,你们这些卑微的人类,难道不是应该心甘情愿地将你们的一切奉献给我们么,我们是你们的神,你们的父,你们这样做迟早要遭报应的。”

    “人类,就算你杀死了我,有了这一份传承记忆,我的孩子也会有提防之心,你迟早会死在我的神火之下!”火焰之神怨毒地说道。

    “没关系,我又不是只有这种方法。”财仙王说道,“你的话如果传回去了,说不准一大堆修炼有成的人族就跑过来吹一口气,直接灭了阿林大陆。”

    “大道无尽,诸天漫漫,我们的道,不是你们这帮连井底之蛙都不如的家伙能够知晓的,固守一方的白痴。”财仙王不屑地收起了自己的力量。

    以他目前的状态,能做到这样的“屠神”之举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但是这种“屠神”也顶多是把人家的肉身打掉,最为核心的传承什么的并没有消散,换做仙人的说法来说,就是还有望轮回。

    “不过呢,你没有那个时间来做提防了,你做了也找不到本座在哪里。”财仙王耸了耸肩。

    等到这边的事情一办完,自己缩回东部大陆换个身份发展一下,再加上道法遮掩,如果不是故意暴露,谁能够找到他的位置还有真正身份。

    风无缺满脸带血,看着眼前散发着莫名笑意的周惑歧:“混小子,你确定要这么做,你知道后果么?”

    周惑歧面色不变:“我当然知道后果是什么,但是你自己不也说了么,我的命要比你们的值钱得多,所以说,不应该是我逃跑么。”

    “就委屈你们一下,帮我铺平逃跑的道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