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强势介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机会?”周惑歧愣了一下,“难道我们要混进他们的执法队伍里面?很困难吧。”

    “不是,这是本座听来的。”财仙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这些当官的想要趁着这个机会肃清一下城里面的蛇类鼠辈。”

    “不会吧,如此大势之下还敢挑起这种混乱时刻,难道不怕被上级纠察么?”周惑歧疑惑道。

    这些当官的多少有一点背景或者说是消息来源,自然知道最近万脸盟到底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他们不天天祈求神灵就不错了,怎么还敢大力清扫城内制造混乱。

    “财帛动人心懂不懂?”风无缺的指尖敲了敲桌子,“如果失败了,城主大可以将责任推卸到万脸盟派出的杀手身上,对他或者说对当地的势力来说没什么大损失。”

    “但是如果成功了的话,那就是他治理有方了。”风无缺淡然道,“他临危不乱,甚至借助着这一股势头直接将当地想要作乱的可疑分子给铲除了。”

    “在一个大陆都显得有点混乱的时候,这位城主的事迹肯定会被拿出来大书特书,升迁就不那么难咯。”

    财仙王笑道:“无缺小子说的没错,在这种魔晶炮都能够被拿出来的时候,修炼者的问题也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了。”

    “退一万步来说,如果真的出现了那种能够无视魔晶炮的轰炸的强者,责任也不在他的身上,毕竟他只是城主,不是限制强者的修炼者。”

    “都是老狐狸啊。”司徒守拙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在说谁。

    “他们现在已经抓到了一帮地位不怎么高的人,打算趁夜出城把他们给埋了,我们的机会就是混进那些被杀的人当中去。”

    财仙王道:“感谢这位城主想要做出的‘不滥杀无辜’的仁慈做派,不把这些小喽啰拿出去示众,又不想留着他们作乱,不然怎么会大晚上的跑出去。”

    “出发!”

    他们很是熟练地从各种地方跑了出去,他们留在了酒店里面的是假的身份信息,就算是追查过来也就是稍微改换一下身形或者说是换个身份的事情。

    “先生,不得不说你让那位狂徒先生多给我们准备了几个假身份真是一件很明智的事情。”风无缺和周惑歧两人调动功法的力量烧掉了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

    “少说几句吧,找个尸体把自己给藏起来再说。”司徒守拙就算是经历过市井之中的阵仗,也不免得对这堪称“磅礴”的恶臭感到恶心。

    一些是这些喽啰的血液之中散发出来的腥味,至于另外一些味道就比较杂了,什么体臭味,被不同魔法杀死的糊味或者焦味之类的。

    “啧,居然还有用毒的。”风无缺一脚踢了过去,没想到那尸体一下就坍塌成了一滩脓水,更显恶臭。

    “无缺小子你诚心的吧。”

    几人为了小心其他的势力突然过来,所以说站得比较近,多多少少在身上都沾了一点。

    虽然财仙王的修为境界还有衣袍都带有“一尘不染”的特性,但就算是这样也不可能无视排泄物之类的东西一脚踩上去吧。

    至于其他人更惨,周惑歧现在脸色发白,财仙王估摸着估计快要吐出来了;司徒守拙在市井之中厮混过,对这个的承受能力比较高,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用水符清洗干净了。

    叶妖么......要不是财仙王拉着,估计一串青木神雷就砸过去了。

    “好了好了,赶紧找一找自己‘心仪’的尸体,好像有人过来了。”财仙王认真地将自己打扮成了一具尸体模样,然后将另一具尸体给弄成了齑粉随风飘去。

    其他人有样学样,很快就变成了一具具尸体躺在了恶臭之中。其中风无缺不知道怎么想的,半截舌头直接吐外面了,以财仙王的目力看过去,这舌头已经快舔到地面上的东西了。

    “别在意啊先生,这只是假舌头,不然的话我这具尸体就装得不像了。”

    “好像,有人过来了,都闭嘴。”

    财仙王传音结束后没多久,他就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给扛了起来,然后被十分粗蛮地扔到了一辆同样散发着恶臭的木板车上面缓缓运走。

    看来他们已经运过几批了,是其他的城区的阴暗面的势力么。

    木板车嘎吱嘎吱地响着,十分顺利地出了城门,财仙王他们按兵不动,依旧老老实实地在那里装尸体,先摸出那个该死的魔晶炮的射程再说。

    又是一次搬运,这一次就没那么“轻柔”了,自己直接被什么东西给扔到了一个大土坑里面,旁边堆着的是周惑歧还有风无缺等人,叶妖依旧藏在了风无缺的旁边。

    “唉,总算运完了,接下来是不是最后一步工序了?”一个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点火吧。”

    等等,点火?叶妖的身体抖了抖。

    风无缺隐秘地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示意叶妖不必惊慌,他的水火祭司的能力足以吸收掉这些人发出来的任何伤害他的火焰。

    至于其他人也没多大感觉,他们修炼的功法全是那种包罗万象容纳万千的存在,如果不是担心太过于显眼,光司徒守拙一个就能够把火焰给熄灭了。

    几大桶火油泼了下来,一行人还很有默契地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还好那恶心的臭味被遮盖住了。

    紧接着在财仙王的精神感应之下,上方的人们扔下了几根火把引起了大火之后并没有离去,仅仅是稍稍地退后了一点距离,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这是什么操作。”周惑歧传音道,“难道他们还要守尸体么?”

    “这又不是那些什么秘法杀死的尸体,又不会变成亡灵或者说是活死人,他们到底在期待这什么玩意儿?”

    “你提醒我了,我们的运气真好。”风无缺答非所问,“碰到的全部都是真正的尸体。”

    “冲出去!”

    财仙王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腹部被什么东西重重地顶了一下,自己目前的身份是一具尸体,不好得用力,只能够随着这股力量在半空中硬生生转了两圈,然后一头砸进了火焰里。

    就算是在半空中他也没有忘记把自己身上的火焰给点燃了,这种特制的火油是不会轻易地被惊风吹散的。

    “做戏就要做全套,那些人明显是忍不住了。”司徒守拙冷笑道,“或者说实力有点低了。”

    箭矢划破空气的声音传了出来,而且风无缺的耳朵动了动,准确地分析出了这些箭矢之中的有很多道隐藏得很好的,不同于普通箭矢的声音。

    “啊!”

    一具具尸体落了下来,风无缺微微把自己的脸往旁边侧了一点看过去,一具具各种伤势的新鲜尸体上面满是一种错愕,以及绝望的表情。

    “原来如此,破魔箭矢么。”

    财仙王闻到了一点刚才那种尸体化作了脓水的味道,原来那是破魔箭矢的效果。

    “都清理完了吧,再倒一次火油,毁尸灭迹。”上面那个命令的声音再次穿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还真是不留一丝逃跑的机会。”周惑歧咬牙道,“还好有他们的尸体盖在了我们头上,不然怎么使用手段都不知道。”

    这一次浇下的火油好像有什么更为猛烈的特殊作料,尸体燃烧的更为剧烈,但是同时也给了财仙王他们更好的掩护。

    几人土遁而去,硬生生是来到了无人区稍微靠近深处的地方才从土里面冒出来。

    “该死的,我要找一个水潭好好地洗一下身体。”周惑歧第一个冒出头来,狠狠地将身上那一层用于掩饰的衣物给扯了下来。

    “同意,没想到他们的箭矢居然带上了那种可怕的剧毒,西方的破魔箭矢什么时候有这么恶心的东西了。”

    司徒守拙将手上的用灵气封印的一团脓水化开,轻轻地用自带的银针戳了一下,银针直接化掉了一般,带着一丝漆黑的金属汁水滴在了地上面。

    “这,一个小小的城市哪来的这种剧毒玩意儿,这官员不会是城里面土生土长的势力吧,一般的城主能够拿到这种东西还能只是个城主?”

    最后一句话说的有点绕口,但确实是这个道理。

    “不管是什么势力出身的,我们现在所要纠结的难道是这个么,我们失去了自己的消息来源。”财仙王示意叶妖寻找水源。

    “先找一个地方修整一下。”

    有叶妖的帮助,财仙王一行人很是容易地找到了一处水源,然后他干脆利落地一巴掌拍死了在这里盘踞的一条大蛇,拿来做了他们的早餐。

    “太阳都没有出来,我们这个早餐吃的真是早。”风无缺一边拿着各种调料洒在了烤得浓郁鲜香的蛇段上面。

    “不管了,本少爷这还是第一次自己洗衣服,有点饿了。”周惑歧赤裸着上身狠狠地拧干了潮湿的衣服,随便拿到了一根树藤上面挂着。

    他随后二话不说一剑劈向了司徒守拙:“别想拿你的火符帮我把衣服烘干,我可不想到时候穿着的是破布。”

    “啧,被你发现了,原本我的意思是连一块破布都不给你留下的。”司徒守拙敏捷地躲开,然后散去了自己手中的火符。

    “我们闹了这么这么久,其他的学员应该是相同的情况吧。”风无缺拨了一下柴火堆,然后慢慢地翻转着蛇肉段。

    “未必,他们缩在自己的学院里面,估计很难有这方面的经验,我只能期待他们不要弄巧成拙,到时候被抓到了监狱里面估计东陆那边的人只能劫狱了。”

    财仙王并掌为剑,削下了一块蛇肉尝了尝:“这帮蠢材之中估计还有那些和神仙散走得很近的人,其实按我的想法,除开我们山河庙堂的人之外,他们全部死在了西方大陆才符合我的利益。”

    “我有了接下来的想法,你们要不要听一听?”

    看着这几个人坐下来抱着一段蛇肉啃着,财仙王笑了笑:“既然已经那么乱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几日之后,财仙王他们走进了一家装修的金碧辉煌的大厅里面,财仙王对着前来接待的人打了一个隐秘的手势,后者就一脸恭敬地把他们给带到了三楼更加豪华的会客室。

    外面的招牌上面写着——“刺客公会”。

    “好吧,我也长见识了。”

    土生土长的周惑歧也是震惊于这种奢华的刺客作风,他看到了这个招牌的时候还是一脸不可置信。

    在东方大陆的时候你去找一个刺客不经过什么奇怪的切口甚至各种类似于跳大神的动作,人家是根本不会理你的。

    结果到了西方大陆,人家直接是堂而皇之地摆在了奢华地段里面,似乎害怕你不知道他们是做这一行工作的。

    “这一千万金币是定金,我要你们的总会调动所有的势力出手,目标就是那些声名狼藉的人,给我杀。”

    “好的先生,后续的金额我们要怎么找你拿呢?”负责接待他们的男子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这一千万的金砖摆在了自己的面前可比那些什么银行的凭据支票震撼多了。

    “后续的金额我就放在你这里了,但是我下了诅咒,我会在暗中关注你们的进度,如果让我满意了,这金砖上面的诅咒就会消散,好自为之。”

    男子目露震惊地看着财仙王等人慢慢地消失而去,而在他们所站立的原地则是出现了更多的金砖。

    “不愧是万脸盟的人,居然还有这一份秘术。”监视着这一片地区的刺客公会的上层不少,但是他们同样看不懂财仙王他们是以什么方法消失在他们眼前的。

    “先生,这就是你想出来的方法?去花一大笔钱?”风无缺满是迷惑,“虽然这能够起到一点混乱全局的效果,但是也不能够辅助我们逃离西方大陆吧。”

    “呵,你们别忘记了,现在混乱之下的秩序是谁给他们的信心。”财仙王冷笑道,“是璀璨教堂,那个超然物外的势力。”

    “但是如果这样的事态接着酝酿,直到国家们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的时候,你觉得他们还乱不起来吗?”

    “别以绝对的正义还有绝对的邪恶来评判一件事情。”财仙王说道,“有些事情,有些人,哪怕恶盈满贯,也有可能是身不由己,他们有着各种的利益纠葛在更深层次。”

    “我知道了,就像有些世家豪门偷偷地派人去无人区里面发展马匪等势力是一个道理对吧。”周惑歧说道,“这种事情在东方大陆也挺常见的。”

    “没错,这些人可能构成的就是权力人士之中最为下层的利益链条,但是他们是某些人不可或缺的基础,失去了他们大脑里面对于各种喽啰的调动,很可能就会大乱。”

    “璀璨教堂现在之所以还能够压得住他们,就是因为这点利益损失璀璨教堂已经给了他们补偿,他们所有人包括教堂也是害怕这是东方大陆的阴谋。”

    “万脸盟后面的人或许就是揪准了这么一点疯狂扩张,只要他在民众的眼里树立起了一个极为正派的形象,到时候就算是他们放了璀璨教堂的人也没什么关系了。”

    “有人挖了你一块肉不要紧,涂一点灵药静候几天或许就能好,但是如果我要把你的一条腿切下来呢?”

    财仙王冷笑道:“新的玄木帝国没有这个胆子和实力,但是我有,我现在做的就是将这口似是而非的黑锅狠狠地扣在万脸盟的头上,让他们内部乱起来。”

    “其他的国家再也忍不住的时候,就会开始混乱起来,他们对各个地方的掌控能力也会下降,甚至狗急跳墙想要联合起来将万脸盟给干掉,那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其他的人我不管,现在只能让他们听天由命了。”财仙王狠狠地拍熄了火堆,“我们先让他们乱起来,要直接从棋盘跳出来,由我来下棋!”

    “既然我探清了怎么回事,我要怎么搅乱棋盘,他们只能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