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多方夹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所有的魔导大灯给我锁住他的位置。”

    一声声井然有序的命令颁布了下来,城墙上面又亮起了几道足以把普通人都亮瞎了的光芒扫射过去,很快就锁定了一个身穿黑袍的人影。

    “哇哦,真是个好人,那么跑吗先生?”风无缺说道,“多亏了这位仁兄给了我们机会,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真的很难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不急,先看看这是不是他们的圈套。”财仙王说道,“能够摆出这一副阵仗,就代表着他们有很强的警惕性,心里面有自己的把握,怎么可能如此巧合。”

    财仙王示意他们按兵不动,静观这一个“恶魔”的行路。

    只见这位黑袍人惨叫一声,随后双手往外一展,自己的黑袍后面撑起了两片类似于滑翔翼一样的东西,随后他的双手再次连连摆动,似乎是将什么东西嵌入了城墙里面。

    “哈哈哈,你们戒严了又怎么样,我照样能跑掉!”

    人影脚步连踏,然后在自己的身后甩了一枚晶石一样的东西。

    “所有人躲开!”守城的将领吼道,“这是爆炸晶石!”

    轰的一声巨响,铺在大地上的石板直接被巨大的爆炸给掀了起来,黑袍人也借助着这一道朝上的气流直接飞了起来,甚至超出了那些箭矢的攻击范围。

    “呃,好像真的是想要逃出去的?”司徒守拙皱了皱眉头。

    “魔晶炮,开火!”

    又是一道更加响亮的轰鸣声,黑袍人影直接被一道冲过来的赤红色的光芒给炸成了灰烬。

    “我......”熟知西方大陆风土人情的风无缺张大了自己的嘴巴,“这是谁授权使用的魔晶炮,难道这城里面的官方人士已经全部被收买了?”

    “这个防御等级确实超过了想要抓捕我们的层次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财仙王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而现在某些地方,同样有一批人在大骂出声,恼怒到底是谁动的手,居然把那些国家给逼到了这种程度。

    “啧啧啧,怎么说先生,你觉得我们还有能够跑出去的机会么?”

    风无缺无奈地指向了魔晶炮的方向:“我能够看到那里不止一台魔晶炮,如果我们真的冲上去的话估计会被打成筛子。”

    “哦,不对,是被打得连渣都不剩。”

    “混天迷神符的力量太过于神秘,我怕那该死的阵法会起反应。”财仙王皱眉道,“这样吧,我写封信,让一个人来接我们一下。”

    除开风无缺,其他人都不知道财仙王在西方大陆还有什么隐藏的后手,按现在的这种情况来说也只能暂时隐藏起来了。

    远在东部大陆庙祝狠狠地一挥手,将桌子上面那些价值昂贵的事物全部扫到了房间的边缘摔成了破烂。

    “给我查,到底是哪个学院脱了我们的后腿,到底是不是那些隐藏着的敌人,这是要埋葬我东陆的天才啊!”

    庙祝和财仙王好像都忽视了一个问题,难道那些显示出了真形被干掉的人就是敌人的全部了么。

    现在看来,还有隐藏得更深一层的敌人在暗中操作,直接让这次考核的其余人员全部陷入了虎穴龙潭之中!

    “就算是上报陛下,也要给我保住他们,老虎不发威,那帮小崽子当我是吓大的吗?”

    庙祝一张老脸之上满是狰狞:“找死!”

    “大人,先看看这个吧。”老白递给了中年男子一张文件,后者仔细地看完之后惊愕地抬起了脑袋,“敢情,我们这是撞在了刀口上了?”

    老者苦笑道:“确实是,我们这一次挑选的时间太过于‘巧合’了,而且,进行考核的方式也太过于‘巧合’了。”

    “谁能知道,两方人员直接卡在了同一个时间点上面。”

    中年男子同样目露难色:“也就是说,无论是哪一方,都在承受着多方的压力?”

    “是的。”老者点了点头,“特别我们这边还有那些隐藏在阴暗之中的老鼠。”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老者的眼睛之中同样闪烁着和庙祝同样的冷光。

    这帮人居然已经胆大到要来挖东陆的根基了么,难道,他们以为以他们这点微薄实力就想撬动东部帝国?

    找死!

    “大人,庙祝大人邀请您去和他一起商量事务。”门外一个侍卫躬身说道。

    “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中年男子挥了挥手,“老白,你和庙祝手下的人对接一下,看看能不能联系得上西方大陆的暗子,赶紧把那群人给接回来。”

    “这,大人,很难啊。”老白苦笑道。

    就像财仙王他们知道的那样,暗子一次性在这种敏感的时刻调动这么大的力量,很有可能被一网打尽,那他们本身的任务该怎么办。

    “嘿,好狠的心肠,居然想要把天才们还有我们在西方大陆上的布置一网打尽么,想要我们首尾难顾?”

    中年男子一下转过神来:“混账!”

    “有西方大陆的内奸!”

    西方大陆,狂徒看着面前的财仙王,很是艰难地挤出了一丝笑容:“先生啊,你是怎么在那种情况之下活下来的?”

    “你猜?”

    财仙王冷哼一声:“不和你废话了,本座需要几个假身份让我们出城,以你的手段还有势力应该很容易就能够办到的吧?”

    “这倒是没问题。”狂徒苦笑道,“但是先生您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你们闹出来的?”

    “什么事情,我刚刚出山就被这什么莫名其妙的戒严状态给困在了城里面,我连发生了什么我都不知道!”

    虽然说财仙王讲的是假话,但是也符合狂徒的认知。

    造下了那么大的一件案子,换做是他当然也一定会找一个没有阵法或者说是非常隐秘的地方躲到天荒地老。

    至于这位先生能够有胆子出来已经算是艺高人胆大了。

    “躲了那么久,而且先生又是那种没有记录在册的强者,没有这种户籍很正常,但是我只想说先生您出来的真不是时候。”

    狂徒苦笑道:“西方大陆,出了一件大事。”

    “万脸盟的人,通过了各种小渠道隐秘之间透露出了他们脱离信仰的事情。”

    财仙王脸色一变,这还真的是一件大事情。

    西方大陆的信仰被璀璨教堂独占,如果说脱离信仰的话,那真的就是只有“异端”两个字才能解释的了。

    “万脸盟。”风无缺不轻不重地敲打了一下自己的手背,“真是一个不好的回忆。”

    “这万脸盟并不是一个凝聚力很高的势力吧,他们脱离信仰有个什么用?”财仙王问道。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万脸盟只是一个更加隐秘的,类似于刺客公会的那种地方,就像一个大型的信息交流会所之类的地方。

    那么多鱼龙混杂的势力,他们是怎么把这些桀骜不驯的势力给统一起来的。

    “唉,现在我们猫眼阁在西方大陆的人几乎人手一份这个文件,先生看看吧。”

    财仙王黑着一张脸接过了文件看了起来,这件事情应该可以从他把风家人给灭掉的时候说起。

    风家遭灭,这块面积还说得过去的领土就引来了各种势力的垂涎,甚至乌尔德他们的寒日家族同样也垂涎着皇帝的位置。

    很多的势力掺杂了进来,一段时间之内这个地方全都是一片混乱。

    在教堂觉得他们已经看不下去了的时候,一帮人跳了出来,以一种快刀斩乱麻的速度肃清了所有势力,据说就连教堂都吓了一跳。

    很快,这个新建起来的国家依旧沿用了玄木帝国的叫法,也迅速地请求教堂派遣神圣而公正的骑士们以及大主教过来维护新国家的“统治”。

    “他们的理由,就是需要教堂神灵极为正统的精神引导,需要把他们的人民带上正道。”狂徒苦笑道。

    “接下来他们几乎成为了教堂的铁杆国家,就在教堂打算给他们一个荣誉称号的时候,万脸盟动手了。”

    “没想到新玄木帝国的那种议会制的国家政体就是万脸盟为了他们的下一盘棋做的铺垫。”

    财仙王挥手打断了狂徒:“也就是说,那些议会参与的人员就是里面不同势力的代表。”

    “而万脸盟真正的代价,就是一个国家,璀璨教堂的人傻了么,这点人居然不直接把玄木帝国给平推过去么?”

    “如果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狂徒幽幽地说道,“太久长居高位,那帮神棍好像已经忘记了什么叫做‘谨慎’,派遣到新玄木帝国的,有很多,地位很高的人。”

    好吧,投鼠忌器。

    财仙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我们真是撞到了刀口上了。”

    虽然他们理解的并不是一件事情,狂徒还是连连点头:“可不就是这个道理么,我建议先生你还是先回去躲一躲吧。”

    “你先想办法把我们给弄出去再说。”财仙王目光一动,暗中对着周惑歧打了一个手势。

    后者对着财仙王的目光位置看了一眼,会意地走了过去。

    刚才有一瞬间就是他们的暗子想要给他们传递消息放出来的一种特殊手段,只有他们能够理解的手段。

    如果是其他人,顶多会以为是这繁华的街道里一道小小的喊叫。

    夜晚,狂徒很是顺利地为他们拿到了户籍证明,现在他们在一家豪华的酒店里面面色凝重地商议着接下来的事情。

    “综合下来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周惑歧面色凝重,“我们真的是撞到了刀口上。”

    “万脸盟为了混淆教堂还有其他国家的视线,很是派出了一些人到处出手,就是专门干掉那些风声不太好的人,也给他们国家的勇士提升了威望。”

    “间接地提升了他们国家的威望是吧。”司徒守拙插嘴道。

    “没错,再加上从东陆那边传过来的消息,我们还被那股势力给坑了。”财仙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所以说,现在我们就处于了一个举步维艰的境地。”

    “都说说吧,我们要怎么办。”

    风无缺第一个站了起来:“怎么办?那当然是跑啊,就算是有先生在这里,我们也没有把握能够从这么多势力的‘围剿’之中继续进行考核,能全身而退就不错了。”

    他们点了点头,这确实是现在最为实际的情况,就算财仙王的手段再怎么不简单,或许他能够双拳敌四手,但是架不住一个大陆都要给他们一巴掌吧。

    “消息那里说了,由于他们不能暴露自己,只能小幅度地将人送走,按我们的实力来算的话,估计是排到最后面的那种。”

    “狂徒那里也说了,由于他们猫眼阁也不是什么正统听从教堂的势力,现在同样处于一个严密监控的状态,没可能抽出人手来帮我们送人。”

    财仙王躺在了椅子靠背上面,轻轻地喝了一口灵酒:“他们的计谋不错,居然能够联系到其他的大陆,而东部大陆里面,居然还有内奸。”

    他想起当时自己信誓旦旦地跟这几个小家伙说的他们很安全就免不了脸上发烧,这一次是真的打脸打得太疼了。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是处于了一个绝境。”叶妖就算性子再怎么跳脱现在也不觉得他们能够轻松返回东部大陆了。

    “这,一环扣一环,小看了天下人了。”财仙王揉了揉自己的眉头,“回去之后要不要提醒一下庙祝把这个什么见鬼的山河庙堂给解散了吧。”

    “咚咚。”

    “你好,例行检查。”门外传来了这么一个声音。

    财仙王他们对视了一眼,司徒守拙和他自己隐去了身形,而叶妖则是藏进了一盆绿色植物里面,只留下了风无缺还有周惑歧两个打开了房门。

    “嗯,人数确实是两位先生没错。”来的人是这个城里面的警备厅官员,他拿着酒店里的人员名单正在比照。

    由于他们定的是最高等级的套间,来的人是警备厅的中上层的官员,通常能够当到这个地步的官员也不是什么笨蛋,能够察言观色,不至于惹到什么大人物。

    “你好,这位先生,能让我们进去搜索一番么?”他指了指自己后面的一条身形矫健的猎犬,“这是我们警备厅里面最为出色的猎犬之一,能够检查出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气息,保证你的安全。”

    熟知这种套路的风无缺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他不动神色地说道:“好的,还请你们看好这条狗,不要让它到处搞破坏。”

    “这个我们当然知道。”

    官员赶紧说道,看什么玩笑,要是真的把什么东西给打翻了,估计自己的裤头都要抵押出去才还得起。

    里面的窗户打开,现在又是微风刮进来的时候,就算是突然多出了一道冷风也没有人会多注意一下。

    而就是这一道冷风把财仙王他们身上带有的各种气息给刮走了。

    叶妖躲在了盆景里面,暗中使用了自己的力量注入了一点木属性的力量到狗鼻子里面,通过某种奇怪的联系将后者的嗅觉给暂时改变了一点。

    有了他们布下的两重保护,再加上风无缺刚才的警告在前,官员只是命令这条猎犬草草地闻过了一遍之后就走了。

    财仙王依然维持着他的状态悄悄地靠近了窗台旁边,看了看下面忙碌的人员。

    他的耳朵动了动,然后又运足目力看向了远方,露出了一丝笑容。

    “小伙子们,还有一个小怪物,我们准备开溜了。”

    他狠狠地捏了捏拳头:“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