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暗流涌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讲清楚了?”财仙王看了风无缺一眼。

    “啧啧啧,还是太嫩了吧,不知道。”后者笑嘻嘻得说道,“周惑歧,就是个弟弟,哈哈。”

    “两个不同的世界观碰撞在一起,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一个极其可怕的经历,等他自己悟透吧,反正我们是帮不了他的。”

    司徒守拙从另一个方向冒了出来:“不过风无缺你这么说,难道不怕周惑歧的心里出现什么隔阂么?”

    叶妖她偷偷地瞄了一眼后面眉头紧锁的周惑歧:“我说你们啊,这小子现在好像很是迷茫啊,这样怎么能够发挥出最好的实力呢?”

    “切,你还没跟我说当时你经历了什么幻境么,怎么不担心会影响我的实力发挥。”风无缺撇了撇嘴。

    “哟,无缺小弟弟,难道你这是吃醋了?”叶妖捏了捏风无缺的右半边脸。

    “就你这样子,先生都说了你跳起来顶多打到人家的膝盖,省省吧,有谁会对你感兴趣啊。”

    风无缺毫不犹豫地顶了回去,一行骂骂咧咧的人外加一个陷入了迷茫之中的周惑歧朝着勒布登帝国的方向移动而去。

    而在加西利亚,长公主同样皱紧了好看的眉毛,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桌子上的资料,上面写满了罗恩皇子这一段时间对帝国所造成的伤害。

    “二十多个九级的强者,一个圣士级别的魔导师,居然被他一口气给干掉了。”长公主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显得很是疲惫。

    知道罗恩身份的人已经开始对某一个女人进行了打压,而那些由皇后所生的皇子们则是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拉拢罗恩皇子,希望成为他们的一大助力。

    不同于东部帝国,罗恩皇子的出身顶多算是一个私生子,地位卑下,是没有机会继承帝位的,而他表现出来的那种战斗力又实在是让他们垂涎不已。

    据说他手上的某一件魔导器就是他们的父亲绞尽脑汁都要取得的一件太古遗物。

    而既然罗恩皇子能够使用,那么就算他的血脉卑贱,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将来虽败你给他一块封地,给他的亲王的位置就打发了吧。

    “唉,我总算知道那位先生为什么会帮助你了,或许就真的是看你可怜吧。”长公主又叹了一口气。

    她这几天不止一次的看到某一个在身份上属于罗恩“母亲”的女人拿着一个写着某个人名字的稻草人狠狠地戳着,据说是来自东方的秘法。

    “还有,那位好东西很多的先生到底去了哪里,难道真的死在了那场大混乱之中?”长公主十指交叉,决定暂时不去想罗恩皇子的事情。

    那一次的事件被定义为了来自邪神信徒的恐怖袭击,是为了颠覆神灵的信仰。

    由于大家都找不到原因,璀璨教堂趁机把这件事情的原因给扒到了东部大陆的身上,借着这个机会又狠狠地宰了各个国家一刀,巩固了自己在西方大陆的地位。

    而那个神秘的小店也从此消失不见,就算是他们勒布登帝国是西方大陆上的强国,哪怕他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长公主,任她发动了多少人脉也没有得到消息。

    “第六个,是吧。”风无缺擦了擦自己手中的白锤,但是上面还是有一道道血色的纹路仿佛已经嵌入了锤子的本身,难以消去。

    “嗯,这个人排名也算是不靠前,三百多位吧,那个排名稍高一点的直接被先生一道天雷给劈死了。”司徒守拙耸了耸肩。

    他们遇到的第二个是一个排名前一百的货色,出入十分谨慎,周惑歧他们几个看着那些浑身铁甲的骑士就头疼。

    最后是财仙王亲自出手给叶妖演绎了一次雷法,但是后者表示她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得懂。

    因为自家师尊直接往天上一指,然后一道青木天雷劈了下来,把这一群出去游玩散心的队伍给打成了飞灰。

    还好司徒守拙在财仙王的提醒之下抢先拿出了留影设备将这一幕给录了下来,不然到时候算成绩都没有人相信。

    风无缺则是在雷芒散去的时候就窜了过去想找一点值钱的残留物,按照他的说法,能在先生一道雷法之下存在的物质,就算是一个马桶都是好东西。

    只不过就是回来的时候头发变成了爆炸的样式而已。

    “跨过这个无人区,我们就能够抵达加西利亚了吧。”财仙王估算了一下当时的情况,“我记得这个地方有几头兽王级别的存在,不知道这种东西算不算必杀榜。”

    “除非先生你带着我们去把璀璨教堂的守护兽给全部干掉,不然这种普通无人区里面的魔兽根本不算成绩的。”

    周惑歧耸了耸肩,“讲个实在的,这些无人区里的魔兽真的没什么脑子,也就是能够骗一骗那些普通的冒险者,想要参与进两个大陆的纷争还是困难了一点。”

    “呃,东方大陆的无人区里面有没有那种土著人士存在?”财仙王问道。

    “有,也不少,大部分都不喜欢被东部帝国招安,很大一部分依旧过着他们自己的生活,剩下的一小批加入了无人区里面的宗门。”

    财仙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来两个大陆的情况都差不多,也没有人有那个能耐去查得出那些土著居民的跟脚。

    “继续前进么先生,我们好像杀的人有点多了,一路上那些城市里面的戒严程度是一级比一级高,我们要不要收敛一点?”风无缺说道。

    “不用,这是必然情况,因为这西方大陆上面并不只是我们在动手。”

    财仙王说道:“剩下的小组没有我们这种强横的实力,他们杀的人肯定没有我们的多。”

    “我们针对的这些人也就只有一个人是排进了前一百名,还是被我毁尸灭迹的那种。仅仅这么几个人死掉,那些人顶多认为他们死于了平时的争夺之中。”

    “你们不会留心于其他的问题,我们现在做的是间谍,有时间的时候你应该打开自己的信息人脉,没有信息的时候,我们购买补给品的市井就是信息来源。”

    “说起来这件事情应该和我有点关系。”财仙王说道,“那个小子当时被多方排挤,与我有一面之缘,稍微‘提点’了他一下。”

    “结果呢,这小子的恨意出乎了我的意料,他居然就这么干脆利落地放手大杀起来。”

    “市井之中谈论的那个手持黑色管状物体嗜血如魔的疯子,应该就是勒布登帝国的罗恩皇子。”

    “至于他为什么残忍好杀,除了市井之中以讹传讹的传闻之外,应该就是我当时打出去的那一道心魔之力的影响。”

    “哇哦,那他杀的那些人先生至少要占下一半的业力吧。”风无缺怪笑道,“生意做亏了啊先生。”

    “不,他杀的人,貌似都不算什么好人。”司徒守拙摇了摇头,“如果是关于这一位的话,我也有一点消息。”

    “传闻之中他只杀那些风声不太好的贪官污吏等等,并没有真的对普通人出手。”

    “至于为什么还是有人说的残忍嗜血,那就是他的手段问题了。”

    “或许,这个原因的罪魁祸首是老师。”

    叶妖开口:“心魔一道,能够被心魔扰乱的只有自己,并没有其他,只能说这位罗恩皇子自己的心中有着某些阴暗的想法罢了,错不在师尊。”

    财仙王想起了当时罗恩皇子跟他说过的事情,就是当今勒布登皇帝还有罗恩的母亲对他视若亲人的乡亲们做了很不好的事情。

    “这个,留给他自己解决吧。”财仙王说道,“那位皇子手上的东西很是不平凡,他有自己的道路,或许心魔加身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磨练的手段。”

    和财仙王他们一样的人大有人在,西方大陆上面掀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暴,但是风暴的中心是一些平时风声就不好的人士,很多人都交口称赞出手的人。

    这是这些死亡报告放到了某些势力的桌子上的时候,他们直接发火了。

    “肯定是那些来自东方的混蛋,只有他们才会有那么详尽的名单!”一个大汉脸红脖子粗地站了起来,“我们要联合起来,找到其他的人手,给他们一个好看!”

    “主教大人,这是另一份密报!”

    而在璀璨教堂,一个骑士气度沉稳地走了上来,恭恭敬敬地半跪下来,双手将他手中的文件递给了前方的一位老者。

    “又有一份密报了?”老者戴上了自己用来增强视力的晶石魔导器,“难道那些东方人这一次做下的事情更加过火了?”

    “不是,这一次的事件,据教堂内部的人员进行探查之后,得出了一个和外界相反的推论。”

    “这并不是一场针对我们在东部大陆必杀榜上人士的暗杀。”

    “很多地方,都有着那种对很多做了恶事的异端的杀戮。”

    老者仔仔细细地看了看手中的文件:“原来如此,初步推断是那些人动手了?”

    “既然如此,那应该就不是东方人出手了,把这个消息对外界的人公布一下吧,省得我们西方大陆的力量平白无故地消耗了。”

    璀璨教堂的公信力还是很强的,一纸公文下来,这些人都选择了沉默,只是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加强了各种监视。

    “真的是,下了血本了。”风无缺坐在一个圆凳上面,嘴里面叼着一根草含糊不清地说道。

    他们的下一个目标现在就住在他前方的高墙大院里面,但是这次的目标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拿得下来的。

    一个闹市区,里里外外都有一帮内穿甲胄的家仆守住了,司徒守拙还有财仙王两个擅长隐蔽的人已经去探查原因去了。

    剩下的叶妖则是偷偷地缩到了风无缺的衣领里面,她的这个形象老是会让人想起精灵这一个名词,而精灵在西方大陆有很找人窥视,只能够隐秘行事了。

    “查出来了,好像是有一堆人也开始了对某些人的杀戮,现在全西方大陆跟这件事情有关的人和事已经全部戒严起来了。”

    风无缺脸色阴沉:“这是什么见鬼的人,就算是他们邀请了东部大陆留下来的暗子一并动手也不可能有这么可怕的反应吧。”

    “他们好像拉动了官方的势力,刚才我们好像听到了从今天开始稍微大一点的城区全部都要行使宵禁政策。”

    财仙王的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到底是哪些混账东西把我们的事情给暴露了出去,如果仅仅是为了一点考核成绩的话,本座回去之后保证让他死得很难看。”

    这种就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了,完全就是一锤子买卖,可能他们想着的是要一次性把他们的比分给拉开,为自己的胜利奠定一个很好的基础。

    那么现在好了,或许你和我们的比分确实是拉开了,但是你成功地引起了整一个西方大陆上层人士的注意,很是干脆利落地把整场考核搅得一团糟。

    或许有人会争辩,他们在西方大陆又不是没有后手,为什么要害怕最后逃不掉,就算是这一次的考核没有用,但是他们全身而退不应该很轻松么。

    就算是那些隐藏在西方大陆的卧底调动他们的力量也是需要时间的。

    而且作为一个卧底,一次调动的力量太大,很有可能会和他原本的任务起冲突,到时候你说人家是要帮你还是要继续他的任务。

    千万不要把任何敌人都当成了傻子,那么集中的大规模地调动力量,西方大陆的人肯定会提高警惕,任何的风吹草动在他们的眼睛里面都是一个个信号,在这种情况之下,估计真的会出现减员的情况。

    “计划变更,我们直接去加西利亚,就在今晚,出城。”财仙王眯着眼睛看向了城门那里官兵仔细地检查户籍,“他们已经开始检查了,只能晚上冒险一把。”

    他们的身形隐入了人群之中,提前戴上了用于遮挡自己脸部的帽子,将他们的帽檐狠狠地往下压了压,假装有点受不了身边的气息,快步离开了这里,躲开了另一批开始盘查的军士。

    入夜,财仙王他们看向了几乎算是“灯火通明”的城墙,不由得感受到了他们出去的难度有点大。

    “五步一岗,二十步一哨,这难道是兽人的大部队打进了西方大陆的内部么?”风无缺的脸颊在抽搐,“就算是有人掀了桌子,但也不应该有这种级别的反应啊。”

    而且在每隔一大段城墙就有一枚镜子一样的魔导器在四处巡视,上面充斥着浓郁的魔力波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特别明显,很显然是一件能够监视周围的辅助性魔导器。

    “先生,将我们的身体虚化之后你能够把我们带走么?”风无缺感觉自己的暴脾气快收不住了,这完全就是不给活路的节奏啊。

    “难。”财仙王惜字如金,“西方大陆头顶上有一个法阵,我不敢用太过于奇怪的力量,引来更强的人就不好了。”

    “那司徒守拙,你能够用《大梦篆》的力量混乱那些玩意儿么?”

    司徒守拙摇了摇头:“一个还好,我能收拾下来,但是很快他们就会发现不同;如果是要全部都混乱,我没有那份修为。”

    他沮丧地看了一眼周惑歧还有叶妖:“你们两个我就不问了,你们修炼的东西根本没有用。”

    ......

    好吧,这是事实。

    “抓恶魔!”

    “快抓住他,他想要逃跑了!”

    财仙王精神一振,到底是哪一位存在这么好,居然在这种节骨眼上都能够帮他们搞到这么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