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第一笔收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必杀榜上面有一位,就隐藏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国家的小镇子里面,位列必杀榜二百位开外。

    说来也怪,哪怕必杀榜上面把他们的信息写得再详细,这些人顶多也是沾沾自喜,除开少数几个惜命的之外,几乎没有挪窝的!

    一个原因也是两个大陆的人虽然多有交流,但无论是那些通过官方的通道进入西方大陆的,还是一种类似于偷渡的方式过来的,都有专门的部门进行审核。

    有道是术业有专攻,但西方大陆的人心里面跟明镜一样,知道他们的对手是那个文明一直没有断层过的东部大陆,是那个狡猾的像是万年狐狸精转世一般的国度。

    无论是哪一个地方,都有普通人以及修炼者组成的审核部队严加看管,无非就是在各个地方的人员分配比例不太相同罢了。

    经过这样的盘查,最终进入了西方大陆各个国家“旅游”的人当中也有当地的官方或者说是民间势力明里暗里监视着,很难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若不是因为这一次情况特殊,东部帝国微微破费了一点派遣了飞行堡垒过来,平常手段之下想要到达西方大陆杀必杀榜上的人还是很有点难度的。

    不光东部大陆有必杀榜这种东西,就算是西方大陆的凝聚力没有东部大陆那么高,但是璀璨教堂和还有各个国家都有类似的东西。

    至于上面的人就不用说了,山河庙堂的的老师们常年占据榜单前列。

    反正这种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吧,能干掉谁真的算你运气好。

    像上一次那种里外勾结进攻山河庙堂的破事算是一次比较严重的了,这件事情也引起了东陆各个地方的重视,在国内很是杀了一批露出了马脚的叛徒。

    “进来之前看清楚了么,那个人就在二楼?”

    司徒守拙的符文力量包裹着他和周惑歧两个人堵住了一个重要的出入口,各自从桌子上面随便拿了一杯啤酒假装和大家“共舞”,一起看着风无缺在和那几个大汉拼酒。

    “嗯,没错,那边有先生看着,我们只用杀人就好。”

    周惑歧这次先看了一下杯子里的东西,确定是那种黄色的带着浓郁麦香味的啤酒之后才下口。

    “来啊,懦夫们,怎么就不行了?”风无缺一只脚踩到了椅子上面,脸上神色极其豪放:“不就是一杯啤酒兑两杯火焰魔鬼来喝么,你们这些懦夫怎么就怕了呢?”

    这话说的声音极大,反正周惑歧他们在一旁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他脸色古怪,以前总是见到的是那个看起来像个神经病一样的风无缺,这下子总算是见到一个不一样的了。

    这种要命的喝法司徒守拙在市井之中混迹的时候也见过,就算是那些低度酒混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善茬,绝对算得上是一枚小型的魔晶炮弹在自己的胃里面爆发。

    这些个大汉年轻,常年的工作也让他们有着极其健壮的身体,每个人死撑着喝下了几杯,然后就干脆利落地躺倒在了地上。

    周围看热闹的人开始吹起了口哨。

    “喂,难道我们镇子的好汉就这点本事么,难道把自己的酒量花到女人身上了?”

    “别怂啊,不就是混合酒么,喝过那个小白脸!”

    有神情激动的人已经开始骂起来了,显然是认为他们的行为已经严重地让外来人看低了他们整个小镇。

    “嚯,看起来本座可以不使用混天迷神符了。”财仙王一愣,然后将符纸收进了自己的袖袍里面,这只是一些普通人,心性修为可以说是没有。

    群情激愤这句话很容易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来,特别是风无缺一口气灌下了三大杯火焰魔鬼之后,对着已经躺下了的几个汉字比了一个市井常用的粗鲁手势。

    “看来风无缺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司徒守拙若有所思,“这些个手势看他用过好几次了。”

    周惑歧默默地对着风无缺比了一个大拇指,你这份扰乱现场的本事真是漂亮。

    他们几个都是修炼有成的人物,实力远超在场的所有人,而且在刻意引导之下,不露声色地几道气劲打出去就能够让全场混乱起来。

    关键时刻,总算有一个“志愿者”冲了出来,健壮的右臂抬起了自己屁股底下的凳子,狠狠地朝着旁边一个不认识的人的脑门砸了过去。

    现在不用财仙王他们刻意引导了,整一个大厅里面充斥着混乱的声音,酒瓶子碎裂、女郎的尖叫以及老板愤怒外加心痛的吼声混杂在了一起。

    过了一会儿,楼上传来了刻意放大的脚步声,一个身躯超过了两米的壮汉走了下来,手上拿着一柄刃口巨大的斧头,干脆利落地一斧头砍向了旁边的柜台。

    轰隆一声,柜台破裂之后迸射出来的碎木屑刺到了几个人的身上,更是激起了一阵阵惨叫以及他们内心的愤怒。

    “你是他的人就了不起了?”

    “我们这里人多,你还能把我们杀了?”

    “给老子干他!”

    大汉瞬间被一堆身形比他小一号的人给淹没了,一群人抢武器锁手臂各种手段都用了上去,搞得整个大厅里面更加混乱了。

    趁此时,司徒守拙和周惑歧两个人顺着楼梯悄悄地摸了上去。

    “我很好奇他到底犯了什么事情,一个小镇子里面的土财主居然能够荣登东部大陆必杀榜,虽然排名不太高。”司徒守拙看了周惑歧一眼,等待着他给出解释。

    “贩卖人口。”周惑歧聚音成线,“当时这人的实力不弱,生意更是横跨了东西大陆,有一位圣将级别的前辈出手,居然直接被他浑身的魔导器给硬生生地逼退。”

    “不过圣将终归是高手,现在这人估计处于一个养老等死的状态,不然先生不会单让我们两个人动手。”

    “有道理,上吧。”

    两人顺着刚才那个大汉的气息摸到了那个包间的门口,周惑歧的耳朵贴了上去,然后对司徒守拙点了点头,比了一个手势。

    司徒守拙又给他们两个加上了一层符文,然后也轻轻地走过去——暴力地砸开了包间的大门。

    这同样是财仙王教给他们的一个方法,悄悄地摸过去只是为了不让有人发现他们的行踪提前做好防备,现在的暴力开门则是为了在气势上面先声夺人。

    门一开,入眼入耳的是两人早已意会了的活色生香,一堆半遮半掩的肉体中央是一个身材略胖的男子,看见他们强闯进来前的时候手还在不老实地动着。

    “啧,享受够了吧,反正你仇家那么多,你也不知道是谁杀的你。”在胖子的眼睛里面,一张西方人的面孔狞笑着使用一把长剑抹向了自己的脖子。

    “你们这些该死的......呃。”

    最后一道嘶哑的出气声传了出来,男子徒劳地用双手抓向了自己的脖子,双眼瞪圆,神色满是不甘。

    “蠢材,你这武器用出来难道还会没有人知道你是东方来的么?”

    司徒守拙咒骂着摸出了一把双手重剑重重地朝着那个胖子的脖子上面砍了下去,把对方的脑袋给取了下来,精准地掩盖了那一道剑伤。

    又是一道血泉喷出,他们的动作很快,直到现在那些莺莺燕燕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个个开始尖叫起来。

    “啧,没经验没经验。”司徒守拙狼狈地打出了几道符文将他们弄昏迷了过去,和周惑歧化作了两道暗影从窗口飞了出去。

    两人来到他们约定的地点集合,看到了板着一张死人脸的财仙王和一脸幸灾乐祸的风无缺。

    “无缺小子干得不错,你们两个回去之后一个人交一篇检讨上来,字数不能少于四千。”

    财仙王淡然道:“好好总结一下失误,敢有什么重复内容或者说什么应付了事的内容,你们就给我天天写。”

    “还有,敢有一句反驳,你们的检讨字数翻倍。”

    叶妖拿着一张足足有两个她那么大的纸片写写画画。

    “师尊啊,我们这次收获可是不小。”叶妖笑嘻嘻地扳着手指头算道,“光有一个矿石世家开出的悬赏价码就是一箱蓝宝石,和其他的东西林林总总加起来快有几十万两黄金了呢。”

    一瞬间,他们好像看到了财仙王眼中暴射而出的一种叫做“财迷”的金光。

    “不过是一个榜单排名靠后的货色,怎么能这么赚。”风无缺满脸震惊,显然这个数额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一个人贩子,特别是这种生意很大的人贩子,恨他的人多了去了。”周惑歧满脸无所谓,“有些人就是有这个嗜好,喜欢一些大家族里面出来的那种。”

    众人意会。

    “杀这么一个货色,不怎么过瘾啊,干掉他顶多让他的手下乱一阵子,他贩卖人口的生意应该还会做下去吧?”

    司徒守拙皱眉道:“就算是他们的老大死了,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货色应该还是会马上火并然后推选出一个新老大的吧。”

    “没事,他们的组织里面应该还有东部帝国的卧底,到时候就交给他们去解决了。”财仙王摇头道,“至于你们嫌无聊?要不要给你们找一点刺激的?”

    他拿出了事先分发给他们的榜单:“必杀榜上面前十的存在,你们选一个吧,干掉他们我们这一次的行动就够本了。”

    上面写着的人士大概有“璀璨教堂教宗”、“某某帝国的帝王”之类的货色,光是给他们看一眼他们就知道了自家先生又开始逗他们了。

    “这,能杀他们我们大概就集体成为了古老者境界了吧。”

    风无缺摇了摇头:“我们还是现实点吧,将距离拉开一点。”

    他们心照不宣,都知道这个名词指代着的是什么。

    早在他们前往西方大陆的途中,上面已经有人提醒了他们,西方大陆相比东方大陆虽然说很小,但是必杀榜上的人士可是不少。

    西方大陆的各种势力肯定会有一个联盟之类的玩意儿,除了靠近榜单前面的那些人,一定有那么一批人在暗中保护或者说是监视着这些上榜人士。

    如果他们毫无顾忌地在一个地方开杀,那么呈现在某些人桌子上的数据分析就很能够说明问题了。

    等到消息一传出去,就算是那些和财仙王他们敌对的人用脚趾头想一想都能够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到时候猎人和猎物的位置可能就会大变样了。

    就算是有庙祝以及中年男子等人在暗中帮助,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等到东部大陆的援兵赶到的时候,可能他们的尸体都已经风干了。

    财仙王参与制定的计划里面就有一条,一定要游击作战,把自己真正的当做那些隐藏在阴影里面的毒蛇还有老鼠,不能有丝毫的松懈。

    “喂,先生,其他的小组都有些点自己组织的名字,我们有没有啊?”

    现在的状况暂时安全,风无缺那种跳脱的性子又“掌控”了他的身体:“你想想,要是我们每杀一个人,在他的尸体旁边留下一点什么字据之类的东西岂不是很有风度?”

    “去死吧你。”周惑歧没声好气地说道,“如果这样搞下去,我们岂不是会成为了众矢之的,我打赌到时候我们去城里买一点补给物资都会被人给盯上。”

    这年头的政策发达,几乎大一点的城市都有完备的户籍处理制度,财仙王他们所需要的一些物资甚至要联系外援的话,少不了去一些比较繁华的地方,如果真如风无缺那样乱来,结果显而易见。

    “啧,真不好玩。”风无缺看着小伙伴们一脸坚决,于是打消了自己那点拉人下水哄骗先生的心思。

    “我们下一个目的地是哪里?”

    “去这里。”财仙王在他们随身带着的地图上面一指,“勒布登的圣城,加西利亚。”

    “不是吧,先生,你还真的瞄准了榜单前列的那些人去了?”周惑歧直接在原地跳了起来,“你信不信我们会全部死在那里?”

    “又不是去杀人,沿途走过去而已。”财仙王说道,“沿途遇到的必杀榜人士,都杀掉。”

    “先生的意思是要把祸事引导勒布登帝国的身上?”风无缺一愣,他可是知道当时财仙王和某位长公主有一点小小的摩擦。

    “嗯,既然又来到了这片土地上,我就想要去看看,这勒布登帝国的某些人某些事。”财仙王眼睛中散发出了一道莫名的光彩。

    “我想要知道一些人的想法是什么,如果不和我的意,那么拼着教堂对我出手,我对玄木帝国皇室做出来的事情不介意再重演一次。”

    什么事情,灭族呗。

    周惑歧听了财仙王的话拉了个冷颤,故意拉着风无缺走慢了几步。

    “喂,风家的小子,先生对你家的人做出了这种事情,难道你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直视着风无缺的眼睛:“不要用那些什么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女的蠢话来糊弄我,我想要听真正的大实话!”

    “啊,你说这个啊,不就是死了几个老头子么还有一些小年轻么,关老子屁事啊。”风无缺还是一脸吊儿郎当的。

    “先生救了我哥一命,还保护我一路走到现在,几乎是我另一个大哥,或者说真正关心我的父亲!”

    “按照原来的约定,我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去到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够有很高的位置,其实先生早就能够不管我了。”

    “你所谓的玄木帝国皇室呢,那么多年对我不闻不问,我对他们唯一的用处或许就是一枚能够随意丢弃的棋子,你觉得这样的家族我需要么?”

    风无缺冷笑道,眼中水火二色的光芒升腾,几乎将他的一双眼睛染成了红蓝色彩。

    “别跟我说什么我是一个有奶便是娘的卑劣的下等人,或者说一个贱种。”

    风无缺的语速慢了下来:“你没有经历过那种众叛亲离的境地,你就没有机会去‘享受’我当时经历的绝望。”

    “你身为周家长子,又深受家里长辈喜爱,天赋又高,几乎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过的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生。”

    “这和我,和我们,完全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风无缺用他的手指粗鲁地戳了戳周惑歧的胸膛:“别以为先生教授了你《天地开演法》,我就把你当做自己人了。”

    “你不配,或许说,我们不配。”风无缺讥笑道,“我们这群神智残缺的人高攀不起你这周家的大少爷。”

    “再跟我讲这件事情,我就干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