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公款出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喂喂喂你们什么意思,这是上瘾了吧!”周惑歧恼羞成怒,“怎么你们现在什么问题都能够扯上“我是一个妻管严”这个奇怪的名词上面!”

    “那你说我还能够去挖谁的老底。”风无缺斜眼看了周惑歧一眼,“先生嘛,我没那个胆子;司徒守拙和叶妖没什么好挖的,都差不多能够猜出来。”

    “换而言之,就只有你身上有让我感兴趣的事情了。”

    “呵呵呵。”周惑歧干巴巴地笑了两声,他怎么感觉风无缺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哪怕他说的全部都是事实,他也觉得这个小伙子欠打。

    “好了,虽然我是这个意思,但是无缺小子你也别说的那么明显。”财仙王面露古怪之色,“我好像已经知道了我们接下来进行的考核方式了。”

    “嗯?”

    等到官员们交代完了,众人老老实实地按照着学院的的分布四散开来讨论,而风无缺他们则是一脸莫名其妙。

    “居然还真被我们猜到了。”财仙王从自己的袖袍里面摸出了一枚紫火龙心果啃了起来,“怎么样,这可是一次难得的‘公款出游’的机会,有没有什么想法?”

    考核的方式同样简单,正如财仙王他们所猜测的那样,就是去执行一些稀奇古怪的任务——间谍、暗杀等等。

    东部大陆常年有一块必杀榜,上面清清楚楚地罗列着那些对东部大陆有害的恶人们,各种信息详细无比,并且有各种赏赐。

    简单来说,就是一块官方承认的大型通缉令,要不是东方的儒家等教条思想提高了他们的底线,说不准这块必杀榜上面就会有某些人七大姑八大姨的名字了。

    考核很简单,因为这一次人数非常少,他们只能够扮演一些躲在了阴暗里面的老鼠,为东部大陆获取各种有益的东西,人命也不例外。

    而财仙王他们的目的地,就是他和风无缺的“老家”——西方大陆。

    之所以这一次的考核被要求保密,正是因为生怕有人泄露了了这种机密事件,那些必杀榜上的人不死或者说是某些重要的消息得不到是小事,这些未来的天才死了才是大事。

    这里面最多的就是山河庙堂的各位天才,为了他们,这一次的官员真的是操碎了心,不光各种求救的手段给所有人准备了一堆,甚至还因为地域的分布给他们了一些暗子的身份信息用以寻求帮助。

    如果这些人在西方大陆掉了一批,那可能就是全面战争才能解决的事情了吧。

    但有什么办法呢,东部大陆的某些大佬直接发话了,再怎么样你还不是要给我进行考核,有困难啊,给我克服困难朝上冲!

    简直就是想要弄死他们这些在下面跑腿的一样。

    “还好吧,他们还算有点良心,知道用他们自己的路子把我们送过去。”财仙王耸了耸肩,“你们现在还可以考虑一下问问你们的家属亲戚要不要什么当地的特产。”

    “那这不就暴露了么?”周惑歧傻眼了。

    “蠢货,你以为这一次的盛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能够瞒得住?”财仙王撇了撇嘴,“反正他们到时候肯定是用各种方式疯狂打乱局势将我们的位置掩盖过去。”

    “这时候如果我们跳出来说一句我们要去西方大陆,那些已经练就了多疑症的患者们肯定会以为这是那些人要求我们打出来的烟雾弹。”

    “不管是联系西方大陆的人进行暗杀,还是去找制作神仙散背后的那些人,肯定只会去千方百计地打听内幕,然后推测出我们回去的地方。”

    多疑症患者?周惑歧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原来问题出在了这里。

    这些人身居高位已久,有些十分简单的事情在他们的眼睛里估计就是一个遮掩的很厉害的诡计。

    盛典那一方面的人也在努力把这锅汤给搅成颜色混乱的浆糊,这个时候财仙王他们放出去的消息顶多算一个新色彩。

    “所以说,无伤大雅。”

    财仙王耸了耸肩,“该花钱就花钱,公费出游的机会也不是有那么多的。”

    “啧啧啧,那么远的地方,如果人家真的相信了这些消息想要过来把我们给干掉怎么办?”

    风无缺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十分做作的,名叫“害怕”的神情。

    其实这是在变相地提醒财仙王,重返西方大陆意味着的可不只是考核上面的那些危险。

    威胁更大的,来自于璀璨教堂!

    “没事了,到时候我们就随便往一个隐秘的地方一钻,然后就等着考核结束让人来接我们。”

    现在周惑歧已经很是明智地不在这方面和财仙王争论了,反正这么看下来这位肯定是胸有成竹,还是别傻乎乎地继续被坑了好。

    司徒守拙眨巴着眼睛看看了看周惑歧,见他已经吸取了教训没有生气之后,不由得叹了口气。

    “唉,不好玩啊,果然你们这些聪明人还真不好对付,看来以后又要少一种乐趣了。”

    ......

    “好了,少说两句吧,你们就这么喜欢拿着周惑歧开玩笑?”

    财仙王嗤笑一声:“光说你,风无缺,你觉得你到了现在还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真的好吗?”

    “过了年关,你就是十八岁的大人了,懂点责任心和担当吧。”

    或许是因为和财仙王日常生活在一起太久了,风无缺的脸皮的厚度现在绝对能够和城墙有的一比。

    “那不是有你在嘛先生,反正我现在还没有什么想要提起责任心的想法。”

    想起了他当时在幻境里面感受到的那些事情,浑身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算了算了,外面的世界还是太过于危险了,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地跟在先生的屁股后面喝汤算了。

    这些人安排的动作很快,没过多久,一座座小号的飞行堡垒出现在了他们的头顶处等待着他们搭乘。

    这种豪放的做法再次让财仙王还有风无缺他们感受到了东部帝国的“财大气粗”。这种战争级别的小号堡垒居然就因为一次考核直接拿出来当交通工具了。

    等到财仙王他们踏上了堡垒,外表的装甲迅速地转换了颜色,变成了那种那种很是隐秘的伪装色。

    堡垒们化作了一道道隐秘的光芒,猛的一个加速破开了云层,朝着西方飞了过去。

    “庙祝大人,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把这些孩子全部‘投放’到了西方大陆一带,你难道没有一点经验么?”

    中年男子的脸色难看:“你这么一来,我们在东部帝国面临的压力就会暴涨几倍不止,很难搞啊。”

    “在这一方面来说,或许第一先生那一边的压力才是最小的,一个周家我们还是能够压得下来,但是其他人就不是这样了。”

    “你是希望山河庙堂早一点关门还是怎么地?”

    庙祝冷冷地呼了一口气出来:“你们说的东西我何尝不知,这山河庙堂,不要了也就不要了吧。”

    啥,什么?

    中年男子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老得不中用了,居然听到了这种鬼话,面前这位应该就是中邪了!

    “我已经有了这种意图,只是希望一个人来打开这个局面。”他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地方,太大了。”

    “能够培养得出如此多的天才当然是一个极好的地方,但是他的地位真的太高了,很多事情,某些人都有某些理由让很多人下不了手。”

    白姓老者还有中年男子沉默了,以前的山河庙堂也不怎么安稳,很是搞出了一些事情,但就算是东部帝国的人来查探,最后都是不了了之了。

    原因是什么?

    当然是地位问题了!

    一个横压了东部大陆学院界的地方,门生故旧遍布整一片大陆,各行各业都有身居高位的人存在。

    长此以往,难道他们不会结成一个利益共同体么?

    “到了现在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了。”庙祝摇了摇头,“那些小家伙想不出来这么奇怪的计策,那个夏凡财,肯定是第一天丑变的。”

    “希望他,能够给我一个借口,为山河庙堂画上一个句号吧,应该有机会吧。”

    飞行堡垒的速度极快,财仙王估计应该是飞廉军那一边的编制所用的型号,飞起来真的是快速无比。

    据风无缺他们几个的说法,这玩意儿就算是再快他们坐在里面都是那种四平八稳的感觉,甚至能够在里面喝点小酒吃点零食。

    跟某位上了官道之后铁定是杀手的先生不同。

    堡垒把他们放在了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偏偏这个地方就是西方大陆阵法的一个空缺之处,光凭这一点就让财仙王极其侧目了。

    看来从魔导器的技术飞速发展以来,两个大陆的交流确实是多了不少,有些更高层次的“交流”也多了不少。

    至少这个地方财仙王观察了一下是没有找到入口的,都是顺着人家友情附赠的一张地图才找到的出口。

    经过一阵子的“长途跋涉”,几个人风尘仆仆地来到了一个小镇上的饭馆里面暂时休息。

    刚刚出炉的面包香气,还有那种火烤大块肉排散发出来的焦香气,店家随随便便地撒了一点胡椒之类的香料上去,散发出来的就是一股简单粗犷的香气。

    风无缺一大口充满着小麦香气的啤酒灌进了嘴里面,随便用右手擦了擦嘴角的白色泡沫,随后他从旁边拿起了两大块厚片面包,另一只手上挑了一大块肉排夹在了中间,一口咬下去。

    刚刚烤好的肉排在他的口腔里面迸射出了新鲜甜美的肉汁,再加上面包的麦香味在他的嘴里疯狂发功,风无缺沉沦了,他感受到了“家”的味道。

    周惑歧看到祭司真身的时候就已经了解了风无缺的一点底细,再联想到他的姓氏就很容易猜出来他们的“出路”。

    所以说,现在看着风无缺在他的面前大快朵颐,自己只是拿起了一大杯啤酒小口小口地喝着,他还是觉得很正常。

    换做自己好久没有吃到“家乡菜”,应该也是这个反应吧。

    “周惑歧,啤酒不是你这么喝的。”风无缺抬头看了他一眼,“应该一大口就干完一杯,这酒如果不是一些特殊的种类的话,只会越品越苦,和东陆的酒不太一样。”

    财仙王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刚好抬起酒杯来一口喝完了杯中物。

    “难怪,我试试。”

    周惑歧了然,随后一仰头,看也不看就把自己杯中的液体给倒进了嘴里。

    “嗷!”

    一声尖叫,司徒守拙一抬头,惊讶地看见了周惑歧一张白净帅气的脸蛋迅速变得赤红,随后......二话不说(谅你也说不出来)拔剑砍向了财仙王。

    “你刚刚喝的是我杯里的酒,你在我的杯子里面替换了什么!”

    “哦,我看你有点无聊,给你换了一种酒,是这店里面三个银币一杯的火焰魔鬼。”财仙王双指夹住了长剑,“没事嘛,反正你以后也会喝酒的,现在先给你练练。”

    周惑歧弃剑,几大步冲到了牛奶桶旁边,直接扔下了一小块金子,抱着桶开始狂饮起来。

    “咕咚,咕咚。”

    修炼者的肺活量极大,周惑歧几口就喝完了一整桶牛奶,肚子都撑大了几圈,司徒守拙甚至能够看得出这位走路的时候因为胃里液体的原因一摇一晃的。

    “不就是火焰魔鬼么,这么平淡的酒,我记得东方的酒应该比这个烈吧。”

    风无缺诧异地打了一个响指,吧台上的老者会意地调和好了一杯火焰魔鬼送了过来。

    这人咕噜一声,喉结动了一下,没了。

    “你这身体原因好不好,我还没怎么喝过酒!”周惑歧都不知道怎么评判风无缺的个性了。

    一个水火祭司真身的修炼者,喝一杯度数很高的酒液,难道对他能有一丝一毫的影响么。估计这酒一进嘴就马上变成了各种元素被消化了吧。

    自己是因为平时没有什么喝酒的经验,所以才会被收拾得这么惨,因为身体各项器官并不适应这种感觉。

    “嘿,真是一个孬弱的小子,连一杯火焰魔鬼都不能扛得住。”一旁的几位赤裸上身的大汉出言讽刺道,很明显已经是喝醉了。

    周惑歧他们几个被嫉妒了。

    他们只是对自己脸部做了一点稍微的修饰,然后换了换自己的发色之类的小玩意儿,所以说,现在他们看到的是几个极其帅气的小白脸。

    几个负责端茶倒酒的侍女早就对着财仙王他们几个抛了无数次媚眼了,平时接触到的粗糙汉子让她们腻了,一个小镇里面也没有多少人。

    所以说,那些“见猎心喜”外加“火热无比”的眼神让周惑歧还有司徒守拙两个人如坐针毡,风无缺则是没心没肺地在胡吃海塞,叶妖和财仙王两位则是神游天外。

    我耳朵受过伤,我什么都看不见......

    “哟,都是一个地方混饭吃的好汉,要不要来比一比。”风无缺又啃掉了一条烤羊腿,这才有时间抬头看向了面前的状况。

    以他在西方大陆混迹了这么几年的经验作底,眼神迅速在店里面一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板,上酒。”风无缺打了一个响指,“要最好的啤酒。”

    “我们就用最为传统的方式来斗一斗吧,谁的伙伴先躺下,谁就是最怂的,以后一个星期别想进入这个饭馆里面。”

    风无缺冷笑着拍出了一大块金子:“大爷我有钱,就当请你们喝酒了,怎么样,敢不敢比一比?”

    周惑歧和司徒守拙对视了一眼,两人趁着场上热闹喧腾的时候隐藏到了人群之中。

    别以为他们选择饭馆是随便选的,他们可是一大堆信息在手的“间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