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后手出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由于这些第一批冲上来的不是炮灰就是那种离这个地方比较近的人,仓促之下被司徒守拙还有叶妖一招打蒙了也实属正常。

    等到风无缺加入战场之后,司徒守拙使用的符文当中也逐渐转为了以迷惑人的感官的干扰型符文为主,给了风无缺使出自己祭司真身的机会。

    白锤在风无缺右臂的控制之下上下翻飞,巨大的肉体力量直接将那些人打得失去了信心,几乎是被锤风擦到一点就会伤到骨断筋折的地步。

    叶妖则是飞到了司徒守拙的旁边帮他护法,让他能够全力施展符文与风无缺进行配合,一个个乙木神雷被叶妖凝结了出来,和司徒守拙的符文形成了一个较为牢固的阵法裹住了他们两个。

    周惑歧协助财仙王将那个隐匿在了黑暗之中的小子给绑了起来,扭头看了一眼正在大杀四方的风无缺等人。

    “师兄啊,要不要我去帮他们一下?”周惑歧指了指,“很快就要有那些比较强一点的人过来了吧,毕竟这些人也只是先头部队而已。”

    周惑歧的言外之意十分明显了,过不了多久,想必那些隐藏在后面的老家伙们就会按耐不住自己的性子要亲自过来动手了。

    “不用,交给你一个极为简单的任务,把这些人手上的令牌全部给我抢了,一个都不能给他们留。”

    财仙王抱着双手冷笑道:“不是想来抢我们的的东西么,留下一点私货再走,挺符合江湖规矩的吧。”

    “要不是碍于这个盛典的规则,我早就把你们的一条胳膊什么的给切下来带走了。”

    周惑歧耸了耸肩,没有搭理财仙王,自顾自地走向了刚才司徒守拙清理“垃圾”的地方。

    这里司徒守拙可没有浪费力量布置符文遮掩什么东西,以致于外面的各位嘉宾看见了周惑歧大大咧咧地搜刮“尸体”,脸色都变了暗了不少。

    “这山河庙堂,果然是一如既往的......彪悍。”有人想了一半天终于憋出了这句话。

    不光是在这里有监控设备能够看到山河庙堂的“壮举”,在其他地方的学员们也都是大显神威,出手奇重无比,根本不像是一个学员,很快就将其余的枢纽给占领了下来。

    “别的学院都是集中一个学院的力量争夺一个枢纽,唯有这一次的山河庙堂能够将枢纽给全部占领下来。”众多嘉宾苦笑道。

    “这样一来,我们那什么办法去找我们想要的优质人才啊。”

    都被山河庙堂的人给一锅端了,一个照面就被打成了傻子一样,这样下去谁还能够看得出来哪一个学员比较优秀,难道要按照挨打的时间长短来评判么?

    中年男子、老白以及身边的另一位老者则是一直关注着风无缺他们那边的战斗,看到了司徒守拙那种极度自信的风采。

    中年男子笑道:“司徒家的这小子倒是走了天大的运气,居然能够被天丑先生收入门下,看现在这个架势,也不比他的哥哥当年要弱到哪里去。”

    “他呀,真的可以称作一个传奇人物了。”老白也说道,“不过这位第一先生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让司徒家的那些老家伙妥协下来不找麻烦的,我很好奇。”

    “老头子我也想知道这个原因。”旁边的那位老者说道,“司徒家的那几个老家伙可是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好说话的。”

    “说话?”

    中年男子不屑地笑了起来:“你自己身为庙祝,居然还不了解这位第一天丑么,如果双方没有什么问题的话,讲道理还好,但是如果谁想要用什么特殊的办法搞事情的话,别怪他出手狠毒。”

    “这么说来,老头子好像确实没有真见过这位一面,都是书信交流的,自然没有你懂。”

    到了现在,老者的身份就呼之而出了,山河庙堂的庙祝大人。

    “了解他?”中年男子苦笑道,“庙祝你也太看得起我了,面对着他,我就感觉自己在和一个神经病打交道一样,根本看不穿他的底细。”

    “也许他显露在外面的,或许就是他想要让我们看到的部分,根本不是他本身的意志。”

    “既然是庙祝你力排众议让他做上了第一教师这个位置,你不知道的消息,我们怎么会知道。”

    而在遗迹里面,财仙王负着双手看着风无缺他们的战线逐渐地往后缩,周惑歧也加入了战团,几个人配合着边打边退,彼此之间的默契更是上涨了不知多少。

    看来,某些人的后手已经开始了。

    不止财仙王这样想,就连在外界的庙祝等人也能够看得出这个情况,那些人也没有再次多做什么掩饰,纯粹就是炮灰全部死完了之后他们直接动手。

    两极分化极其严重,就连某些嘉宾都能够看得出来有些不对,然后再联想起来那些似是而非的传闻,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随即他们好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不对。

    既然这样的话,这一次的盛典基本上可以看做是那些人针对山河庙堂的一次行动,那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不已经成了凉透了的黄花菜了么。

    “师兄,他们动手了。”

    叶妖扔出了一连串的青木神雷化作了一个雷阵挡住了后面的敌人,司徒守拙一连串的符文拍了出去,入口被他用钢铁直接给封得严丝合缝,没有一丝空隙。

    “动手了也好,不然的话我们还要在心里面提防着他们这帮老鼠。”财仙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们把自己给封在了里面,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样的办法给弄出来。”

    他自己的商会里面售卖的天仙级洞府,他还是知道用的材质是什么样的,就算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后勤中转地点,但也不是那些蠢货能够弄开的。

    “我怎么知道。”周惑歧没声好气地说道,“不过这一次只要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山河庙堂应该能够大获全胜了。”

    他们手上可是不缺能够传讯的魔导器,自然能够相互联系,获得最新的一些情报。

    山河庙堂的人一个个全部都是出手极狠,再加上那些有实力的全部都冲过来找财仙王他们了,剩余的人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阻碍就直接占据了剩余的几个枢纽。

    同样,显示在监控设备里的景象再一次让这些人失去了观看的兴趣,这完全就是山河庙堂的一场秀,但是里面的天才几乎都是“名花有主”的状态了,管他们什么事情!

    于是乎,这一切就让财仙王更方便操作了。

    “还请师兄助我。”司徒守拙手中《大梦篆》的力量被他捏成了一个个灰色的气团,很显然已经准备进行他们的计划了。

    “没事,有混天迷神符在手,你就放心的施展自己的手段吧。”财仙王拿出了那张黄红色的符纸,“只要我们把那些碍事的东西全部给封禁了,以后就随便我们乱来了。”

    风无缺“嗤嗤”地笑了起来:“哼哼,好久没有在外面显露我的祭司真身了,这次一定要好好地玩一玩。”

    虽然说使用祭司真身会让风无缺浑身的力量加速消耗,但是财仙王传授给他的《三奇论》可是以极为强大的肉体力量以及三宝作支撑,能够坚持更长的时间。

    “诶,我真的好奇你那个什么祭司真身是怎么弄出来的,干脆我也让先生给我搞一个出来吧,感觉比较厉害。”

    要是说周惑歧不羡慕,那肯定是假的,当时在财仙王的首肯之下,风无缺开启了祭司真身和周惑歧开战,后者一时不查被风无缺直接摁在了地上暴打了一通。

    “别羡慕这小子,到了后面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他修炼这《三奇论》了。”财仙王撇了撇嘴,“对于一个人类来说,这种东西还是太过于鸡肋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混天迷神符的力量以及《大梦篆》的力量逐渐联合了起来,化作了一道无形的屏障轻轻地“贴”在了监控设备上面。

    外面的人也没有感受到什么奇怪,只有中年男子眼中一怔,随后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有了这玩意儿的遮挡,他们顶多能够看到我们在里面进行友好的‘切磋’。”司徒守拙活动了一下身体,“我们现在什么时候出去都能够弄死他们。”

    “别真的打死,我们出去的话外面的人肯定会计算人数,几乎所有的人都跑来我们这里了,出了什么差错我们一定会是最为严重的被怀疑对象。”

    “出发。”

    财仙王走在了最前面,干脆利落地一脚踢了上去,浊众生的力量附着其中,直接将那一块经过了符文凝练的特殊钢铁给踢成了虚无。

    外面的人看到了如此变化则是面色一变,显然不知道对方怎么突然从守势转变为了攻势,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腾腾杀气就能够感受出来了。

    “欢迎你们,见证一批凶兽的成长。”财仙王一个闪身突进了过去,十分直白地一拳打了出去,狂暴的力量犹如摧枯拉朽一般打断了对方的一半骨头。

    周惑歧并没有使用他的烽火延绵剑,而是催动《天地开演法》引动了自己体内的无属性元气勾动天地,演变为了各种属性的元气化作了一只只蜜蜂,极其快速地打乱了他们组成的阵型。

    “哈哈哈哈,好玩好玩,一帮老家伙给我装嫩,都去死!”

    司徒守拙泄愤一般大吼了起来,手中的玉符往前一抛,风无缺揪准机会跳上天空,在玉符上面踩了一脚借了个力,手中的白锤旋转了一拳被他的右手握紧。

    “火山至柔!”

    狂暴而又轻柔的力量从天而降,这一次风无缺全力出手,虽然打不破这洞府的地基材质,但是因此而爆发出来的巨大震荡力很是干脆地掀开了他们的阵型。

    而就在刚刚,风无缺那一脚借力的同时,输入进了玉符里面的一道纯正的水火灵气也大放光芒,仿佛是在和什么遥相呼应一般。

    叶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身上用青木神雷凝聚成了一套全身甲穿戴整齐,然后很是大大咧咧地冲进了敌阵之中,只要保护好了自己的要害,那些人绝对不敢对自己动手。

    因为动手了的人已经浑身焦糊着躺倒在了地上了,皮肤上面的某些代表着年老的褶皱都被电得显露了出来。

    这种雷霆居然能够那我们身上的遮盖给搞掉!

    那些围攻的人心中一凛,身形移动之间变得更加的快速,身上的一些气息也逐渐处于了拔高的时期。

    他们也有些急了,想要将自己的实力提高,尽最快的速度拿下风无缺他们一行人。

    周惑歧打出来的一只只颜色各异的小蜜蜂同样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散发出了明亮的光芒,并逐渐向着玉符的方向集中了过去。

    “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他们之中不乏有一些对天地之间灵气极为敏感的存在,自然能够感受得到一些极为庞大的波动。

    “晚了,老老实实地接受我的阵法吧。”司徒守拙大笑出声,“就你们这种智商也想和我们溯古山作对,哈哈哈。”

    “这么说恐怕不对吧,小子!”一道阴暗而恐怖至极的力量从上方降临,一位浑身包裹着黑袍的影子手持一柄匕首瞄准了司徒守拙的脑袋刺了过去。

    “噗嗤”一声,影子如愿以偿的听到了自己希望听到的那种声音,那是自己特制的淬毒匕首软化头骨刺进去摧毁了对方脑部的声音。

    “哼哼,看看你下方是什么吧。”周惑歧一剑斩了过去,“砍一块令牌很有成就感么?”

    影子惊讶地看了过去,自己的那个目标逐渐模糊,变作了一块小巧的令牌。

    “哼,终于逼出你这个隐藏在暗地里的杂碎了。”司徒守拙哈哈大笑,“我这颠山倒影归末图的盗版玩的还算厉害吧。”

    “不错不错,已经有一点幻阵的影子在里面了,居然能够骗得过一个半步古老者。”财仙王面露赞赏之色,“不过你们以为那个玉符就是他们布置下来的中枢么?”

    “想多了!”

    叶妖发出了一声高亢的长啸,身上青木神雷做成的全身甲化作了一道粗大的光柱直接贯通了这一片区域,刚才的力量在青木神雷的引导之下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及其精密的阵法。

    “啧啧啧,没想到吧,我们所能使用的早就远远超过了你们所能够理解的极限。”风无缺笑道,“我们能够以一个活体作为阵法的中心枢纽,你们想不到吧。”

    叶妖眼中闪过了一丝墨绿色的光芒:“都给我变回最初的样子吧!”

    “青木归返,万物回转。”

    所有的力量集合体变作了一道极其可怕的光幕压了下来,一股极其可怕的波动直接给了他们一次巨大的震荡,把他们的灵魂打到了接近失守的地步。

    “接下来,我们就......”周惑歧拍了拍自己储物玉佩里面堆了满满的记分牌,“跑啊!”

    风无缺拿出了传讯玉佩迅速地给其余的山河庙堂人士传音,让大家赶紧的开溜。

    在黄云上,财仙王他们就已经商量出了对敌的策略了,由于这是整一个东部大陆的盛典,限制的条件太多了,根本没有什么能够能够钻的空子。

    所以说经过商量,由财仙王他们按照着刚才的计划开始行动,其余负责去按照定下来的规则为山河庙堂获得最好的成绩。

    这样的话,财仙王他们既能够试探得出那些敌人的情况,同时也能够得到盛典的胜利,两全其美。

    做戏要全套,所以财仙王他们制定的计划之中,都是以那种想要把他们全部留在遗迹里面目的来进行的。

    至于那些搞幺蛾子进来的货色,经过叶妖这么一收拾,一个二个全部会变回原来的模样。

    而只要这样的话,他们只需要假装“惊慌”,然后夺路而逃就可以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财仙王他们关注了,自然有更强的人员来收拾残局,妥妥的阳谋,或者说是,妥妥的以大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