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抢夺枢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各位即将参加盛典的学员听好了,现在即将对于规则进行讲解。”一位官员朗声说道。

    “本次盛典沿用的是传统的积分制度,金银铜铁分为了一千分、一百分、十分、一分,每一位学员手上拿着的都是铜牌,在遗迹之中存有的各种物品有各种等级。”

    “最为重要的是,在遗迹之中有几个枢纽,周围的物品平均价值是三千分,只要掌控了枢纽,就有三个金色牌子,每掌控一炷香的时间就有一百分。”

    官员淡然:“而枢纽部分,同样有着更多的关注度。”

    最后一句话估计就是这些学员还有某些嘉宾所希望的了。

    “请问一下,能够抢其他人的积分么?”夏凡财举手说道。

    “可以,但是不能弄出人命。”官员意味深长地看了财仙王一眼。

    你居然还在想着抢其他人的积分,难道不应该想着逃命么?

    “入口即将打开,请各位学员做好准备。”

    风无缺轻松地看着周围的其余学员:“啧啧啧,就他们这种显露在外面的这种水准想要和我们斗?别怎么死都不知道。”

    “别乱来。”周惑歧皱了皱眉头,“那些什么该死的监控设备我们根本不知道在哪里,谁知道这些邀请而来的人之中有没有对手,被他们抓到把柄就不好了。”

    “没事啦,小小的监控设备而已。”司徒守拙耸了耸肩,“说穿了还是对于各种力量的运用罢了,对于我来说还是很简单的。”

    “都不用师兄出手,我凭借《大梦篆》的力量就能够很轻松地屏蔽那些监控设备的感应力量。”

    “你们说的都没错,但是先搞清楚里面那些设备的分布再说。”财仙王对着叶妖努了努嘴,后者会意地开始和以及里面的花草树木沟通了起来。

    还好叶妖是木属性的圣窍一族,就算是洞府里面浸染了灵息的草木也会感受到一股极其高贵的气息在向他们问话,没又出什么幺蛾子。

    “搞定了,师兄,我用神识给你们传一下布置吧。”一道道令人难以察觉的绿色流光进入了财仙王等人的灵魂之中。

    “这样么,等我测算一下。”司徒守拙眼睛里以及怀中的玉符都闪烁出了一道道灰色的光芒,“不愧是东部大陆主导的盛典,几乎找不到死角在哪里。”

    “不过呢,他们的见识还是没有我们这些人广阔。”

    司徒守拙阴沉沉地笑了起来:“以全局观来说,我有把握能让我们无影无踪,但是要注意把握一个程度上的问题。”

    “这样吧,一进去我们就直接去把枢纽给抢了,然后做一点假,把某些隐藏在阴暗中的老家伙给......”

    风无缺比了一个割喉手势。

    财仙王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从理论上来说这些小子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山河庙堂九成九的学员,这一次的盛典,他想要让他们好好地磨合一下。

    入口毫无动静地被打开了,没有财仙王想象中的那种惊天动地,但是也能够理解,如果在这么多的学院面前搞得惊天动地的,有失面子。

    所有人施展身法,井然有序地冲进了遗迹里面。

    溯古山的众人则是跟在了财仙王的后面,集体变作了一道道金光进入了里面。

    如此亮眼并且整齐的身法虽然让人眼前一亮,但是也让那些嘉宾失去了一大半兴趣。

    有这么整齐的身法,想来已经被人给盯上了,或者说人家本来就是一个势力里面出来的人物,按照潜规则,他们还是不用去掺和了。

    这就是财仙王他们计划里面的第一步,先放一点烟雾弹迷惑一下这些势力的人,让他们在自己的潜意识判断之中就忽略他们的存在。

    “师兄,这个遗迹想来已经被他们给探索干净了,既然被拿来做了盛典的测试地点,那会不会被他们更改了你想要寻找的那些设置?”

    周惑歧笑道:“顺便说一句,这个发出金光的遁法真是不错,速度快极了。”

    “啊,这个啊,不是我吹,就他们的技术水平想要对我的东西作出调整,我还是建议他们先发展个一两个量劫再说吧。”

    呵呵。

    风无缺他们可是知道量劫这个词语的含义是什么的,发展一两个量劫,对于他们来说这个时间线拉的还是太长了。

    “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把里面的那些浮财收走,然后可能会中饱私囊,至于那些隐藏在了暗处的东西就不是他们能碰的了。”

    财仙王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房间里面:“比如说这里。”

    他在墙上摸了摸,输入了一道纯正的灵气,房间里面传来了咔咔的响声,很快,一个四四方方的“箱子”从一面墙之中出现,里面堆满了各种小盒子。

    周惑歧刚刚拿到了这个房子里面的一个铁牌,转过头来就看到了这么一个大箱子杵在了自己面前,吓得他往后一跳。

    “这什么玩意儿?”

    “这是这个洞府里面专门用来运送各种生活物资的东西,平时给客人坐的那种应该已经被拆干净了,委屈一下吧。”

    财仙王敲了敲那个装置:“嗯,不错,各种运转的符文还是完好无损的,能用。”

    看来无论是以前过来抄家的还是现在布置会场的人都不会过于关注一堆吃的之类的玩意儿。

    “师兄啊,这玩意儿,真能用?不会半路出现什么爆炸之类的惨状吧?”风无缺严重怀疑财仙王的人品以及运气。

    “有些东西可能不能弄死师兄你,但是很可能会把我们给弄死啊。”

    周惑歧等人连连点头,可不是这个道理。

    “放心,本座的店里出品的东西,自己还是有点把握的。”夏凡财一手一个把他们扔了进去,剩下一个周惑歧被他一脚踹了进去,叶妖则是谄媚地笑着飞进去的。

    “这不就对了,老老实实地合作我们还是可以好好相处的。”财仙王踢了开关一脚,箱子里面的众人顿时感觉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重重地往后一推,狠狠地砸在了一块坚硬的石板上面。

    “嘶。”风无缺倒吸了一口凉气,“我感觉自己被什么远古的巨大魔兽给狠狠地踩了一脚,疼死我了!”

    “一帮蠢货,学我这样不就好了。”财仙王十分有先见之明,整个人处于一种悬空离地状态,只要一开始跟着箱子的速度往前移个位置就好了。

    “这是你的东西,你当然知道要怎么办了。”周惑歧等人疯狂地朝着财仙王诉苦水,这洞府里面的东西是比较坚硬的那种了,不然也不会完好无损的在这里摆着。

    结果就是让他们几个很是悲惨。

    而在另外一边,一帮人直接开战了,大家都想着要争夺分值最高的牌子,甚至还要组队前去抢占几个枢纽,而有一些人在他们有意无意之间已经脱离了队伍,就像是受伤想要去其他的地方治疗一样。

    “查清楚了么,那些人在哪里,如果不暴露我们自己的真正实力,讲真这次带来的炮灰真的不是山河庙堂那些人的对手。”

    上一次的混乱没过去多久,并且财仙王成功地在那些学员的内心里面敲响了警钟,他们自己也对自己的内心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导致了现在一出手就是类似于杀招的存在,还好他们还记得这只是一次盛典,没有真的下杀手,不然那些个炮灰真不够他们杀的。

    “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狠毒了么,我差点被一个人切下一条胳膊来。”有一个年轻人脸色难看地说道。

    “蠢货,别说这个词。”他的同伴低声喝道,“我们可不知道那些该死的监控设备在哪里,你想被那些搞后勤的人读出你的唇语么!”

    “我们这次的行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得上是声势浩大了,那些人肯定在暗地里提防着我们的,必须谨慎!”

    一道传音涌入了他们的耳中,对他们再次下了一个警告,他们是来报复的,不是大摇大摆地过来游山玩水度假的!

    一番颠簸之后,财仙王他们来到了目的地,他看着一帮人脸色连连变幻,如果不是为了顾全大局,财仙王估计他们已经快要吐出来了。

    “呕......”

    “如果我在这种事情上面再相信先生一次,我就是我仇人养大的。”风无缺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几瓶灵液分发了下去给他们定定心神。

    “我同意。”

    一口灵液下去,他们的神色差不多都转变了过来,天知道财仙王当年是怎么移动的。

    在他的操纵之下,那个本来应该四平八稳地运送杂物的箱子直接在轨道上面像是飞起来一般朝着目的地冲去,速度堪比他们的遁法。

    到了这种地步,无论是他们再怎么学财仙王的身法,亦或者说是身形娇小的叶妖也不可能挡得住这种可怕的移动速度,一个个全都摔得七荤八素的。

    周惑歧擦了一把自己脸上的冷汗,如果让财仙王这种“驾驶天赋优异”的人扔到了繁华的帝都里面驾驶个马车什么的,想来一定能够撞死一大片。

    “真的是,官道上的杀手啊。”

    “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看起来我们也有一点收获了。”财仙王扬了扬手中的三个金色令牌,“想不到这里也被他们布置成了一个枢纽,你们在旁边找找,应该还有一些得分牌。”

    “这里就是后勤的总调度中心,看来那些人进来搜刮的时候很是找到了不少好东西,不然不会把一个枢纽地点设在了这里。”

    周惑歧手中长剑出鞘:“也就是说,枢纽的控制之处是随机的咯,并不是看哪一个地方最大或者说是最豪华就有可能存在。”

    “没错。”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蜂鸣声响了起来。

    “第一个枢纽已经开启,即将通告方位。”

    这个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刚刚说完,一道刺眼的红光就射了出去,将财仙王他们略微愕然的神情都给投射了出来。

    而他们的方位,也在这个时候暴露了。

    “哼,原来他们找得到了一个枢纽,但是你们也跑不了了,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快快快先到先得,只要能够抢到一个枢纽,我们就能够大放异彩了!”

    只有山河庙堂的人带着看透一切并且外加怜悯的目光看着这些急匆匆地冲过去占便宜的人群。

    但愿他们能够真的占到一点便宜吧,不过,就他们?

    “好啊,这一招真是阴险,是谁说的这是一场传统的积分战的?”风无缺脸色阴沉,“周惑歧,你家里在朝堂上面有人没有,把他送去山里面挖矿怎么样?”

    “真是个好主意,我家里面应该不会支持我这个做法。”周惑歧的咬牙切齿,“这下好了,我们直接把自己的位置给暴露了出去,想来一帮自认为是猎手的家伙已经在路上了吧。”

    “不是在路上,而是,已经到了。”

    财仙王一个闪身,一脚朝着一个阴暗处踹了出去,风无缺则同时抡起了自己的白锤,挡在了那只老鼠的退路。

    “堂堂山河庙堂,难道想要群殴我么?”这个人影出人意料的瘦弱,风无缺一时不查被这人给躲开了去。

    “师兄有一句话说得对,名气有个狗屁的用处。”周惑歧冷笑着一剑戳了过来,“把你们全部打趴下,我们不就有名气了。”

    “而且,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司徒守拙文绉绉地来了一句,《大梦篆》的力量配合叶妖挡住了其余几个冲过来的学员。

    这个刺客一般的人影这么打起来一感受,实力还是不错的,至少他又躲过了风无缺的一锤。

    但是他很是倒霉地碰上了一个以大欺小的财仙王。

    财仙王揪准了机会一拳打中了他,庞大的肉体力量直接将这个可怜的孩子打趴在了地上,被周惑歧抓住机会冲上去制住了他的浑身经脉。

    大感颜面尽失的风无缺则是很有一种想要一锤砸在这个人脑袋上的冲动,但也忍住去帮司徒守拙他们那一边了。

    这个枢纽的位置前方是一个个屋子,对于身躯娇小并且先天以来就有了飞行能力的叶妖来说绝对是一个发挥的极佳地点。

    很多人只能够看到一道绿色的影子从他们的身旁的各种地方窜了出来,然后他们就晕过去了。

    司徒守拙怀中的玉符各种光芒大放,火符雷符甚至是流沙符文等等都被甩了出来,用一种极其混乱的方式帮叶妖掌控住了全局。

    下方的人可是吃足了这种苦头,或许他们每踏出一步就会遇到不同的小环境,可能一次两次他们能够接受,但是次数还有种类多了之后他们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恢复已经跟不上消耗了。

    “就这么一点微末实力,还想来找死?”司徒守拙不屑地笑了一声,玉符的光芒猛地变幻成了纯净的蓝色,一道道汹涌的水流将他们给冲到了远方堆成了一片片。

    “别给后面来送死的人添堵了,老老实实地睡一觉吧。”《大梦篆》的力量化作了一条灰色的细线融入了他们的身体里面,使他们的灵魂陷入了昏厥状态。

    “这,这是司徒守拙么,怎么,会这么强?”一个来自司徒家的代表震惊地看着投影设备上面大放异彩的司徒守拙。

    在他的印象里面,司徒守拙只是一个被逐出了司徒家族,和一个卑贱的侍女在外面苦苦挣扎生存的下等人而已,怎么会拥有这种力量。

    “发泄一下也是好事情,你们得不到的尊重还有认同,通过这一战,足矣。”

    财仙王看着面前这几个大放异彩的小子,眼中写满了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