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章:准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无论是东方的法相天人,还是西方的神技者,都是强大的代名词,那种瞪人一眼就能把你化作飞灰的传说发生在他们身上肯定是不奇怪的。

    而现在,有三十四位法相天人在你的面前肆无忌惮地显露他们的气势,外加七尊黄金巨人在你的头上大吼,敢问谁能够挡得住这种威势?

    那些官员站在人群之中可是没有感受到什么不同,这些人对于力量的掌控程度同样是精英级别的水准,能够很完美地分隔开力量的处置方位。

    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站那么近,谁知道你是不是想要和我们山河庙堂过不去的货色,先给你一个下马威再说!

    其他人全部被这种可怕的气势给压得趴了下来,就算是那些疑似上一辈的学员们也不例外,就算是他们有那个实力能够抵挡气势,那也不能做出头鸟不是?

    他们的内心里面估计也是憋屈到了极点,本来他们都商量好了要给山河庙堂一个下马威,现在轮到了人家给了他们一下狠的。

    “看见没有,你老大还是你老大。”风无缺对着周惑歧耸了耸肩头,“这种货色,一下不就倒了。”

    黄云缓缓下降,停在了一定的高度,学员们纷纷下落,随后极其快速地站好了队伍,再看看那些气势消失之后站得七零八落的人群,这个对比度太伤人了。

    “这次山河庙堂是哪一位带队,怎么这么狠毒!”有一位不信邪的跳了出来,“居然在盛典开始之前就这样恐吓我们的学员,难道东陆第一就是这样的作风吗?”

    “你有意见?”

    财仙王抬手制止了已经自称老娘想要和这个人大吵一架的第三火:“自己就是个废物,给你指导学员真是误人子弟!”

    声如雷震,那个人直接被财仙王的一番话给震得口吐鲜血,被几个官员迅速带下去治疗了。

    他们还有闲心转过头去看了财仙王一眼,这种级别的技术简直就是给他们文官配备的啊,如果学会了这么一招,外交场合不吓死对面的才怪!

    “请各位学院的队伍到自己的指定位置就坐,庆典马上就开始了。”剩下的几位开始做和事佬起来,三两句话之间给了这些人一个台阶下。

    “周惑歧,看他们这个服饰,是哪一部的官员?”

    “先生,这是礼部的人。”周惑歧的脸色有点奇怪。

    “哦。”

    财仙王随便朝着他们脸上扫了一眼,没有多过于关注。

    就坐之后,依旧是来自那个老大帝国的人开始了冗长的演讲,通篇讲的都是什么“发展”、“和谐”之类的废话,也就能够骗一骗那些不知道内情的家伙了。

    不少人都心知肚明,这一次的万国学院盛典有个鬼的和谐,估计出个人命都是轻的。

    就连周惑歧也都是听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始表示自己后悔了,应该让财仙王先把其他的学员送过来,他们几个溯古山的先留在山河庙堂那边晒个太阳再说。

    “我的演讲到此结束,希望各位学院能够贯彻友谊第一的精神,将整一个东陆的所有学院变得越来越好!”

    雷鸣般的掌声响了起来,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人家的。

    “接下来,有请山河庙堂的第一天丑教师上台来,为我们讲述他上两次的事迹,让我们学习他心中那种伟大的精神!”

    财仙王一脸不解,什么时候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都能够抬到这种场合来讲了,这些官员,不对,庙祝他们真的是闲得慌么?

    话虽是这样说,但他还是慢慢地挪到了台上面,淡淡地看了那位主持人一眼,就差在自己的脸上写满“不爽”两个字了。

    就算是这位主持人有着圣士级的修为,被财仙王这种“淡淡”的眼神看了一眼也免不了心惊肉跳。

    人家眼神确实没有表现出什么来,但是架不住这位大佬满脸写着的全是不爽啊!这么一加起来主持人表示自己的心好累。

    “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仅仅是我身为一个人应该做的罢了。”财仙王淡然道,“我也不跟你们说什么废话,我只是在遵循我心中的底线罢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就算是族内,也有人的心是乱的,我只是以身作则,希望能做一个标榜罢了,我希望大家牢记自己的身份。”

    主持人苦笑,这就是为什么要把这位大佬喊上来讲话的原因。

    其实这种事情不说常见,但是也绝对不少,就是这一位的行事风格实在是太粗暴了一点。

    谈判那件事情先不说,光这位去极北之地一趟,到底灭掉了多少蛮魔已经是一个不可计数的问题了,不过朝堂上面倒是出人意料的一片叫好,甚至有人还嫌杀少了一点。

    也就是这种风格,第一天丑这个名字在外界已经是传开了,男女老少都在称赞这位大佬的做法,很是有一帮人对他有着狂热的崇拜之情。

    但是没想到的是,他上来也就讲了两句话,怎么就来了这么劲爆的内容。

    其他人听了还好,顶多像是一个身为老师的人给学生的激励或者说是教导。

    但是你不知道么,这一次的情况特殊,说起来还是你引起来的,这里面可不止你的学生。

    “啧啧啧,先生又是一次强力的拉仇恨。”风无缺笑道,“我们听了倒好,其他人肯定已经对号入座了。”

    那是肯定的了,某些人听了以后内心肯定不好过,这第一天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感情是直接要和他们撕破脸了啊。

    “拉仇恨又怎么样,打得过先生再说。”周惑歧看了一眼那个正在和身旁另外一个学院的人谈得正欢的夏凡财。

    “这位兄台,原来你也姓夏啊,说不准五百年之前我们还是一家人呢。”那个看起来像一个文人的青年轻声笑道,“兄台的祖籍在何处,改天定去拜访。”

    “我自小随着师尊出门修炼,如今已经不记得家在何方,师尊告诉过我一句话,万里青山皆可为家。”夏凡财拱了拱手,“先失陪了,我的师弟有事找我,这位兄台下次再聊。”

    “兄台慢走。”

    “啧啧啧,本家是吧,先生。”风无缺抱着双手满脸带笑,“这位小哥看来是想认一个祖宗抬回家里面供着吧。”

    “你这么一说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司徒守拙和周惑歧同时点了点头,修炼了新的功法之后他们对年龄气息的了解上涨了不少。

    见过来套话的,但是还真没见过来认一个祖宗回家的。

    “你懂什么,他想认本座还不感兴趣呢。”夏凡财见旁边没人,瞬间恢复了财仙王的说话风格。

    “而且,按照现在的年龄分化来说,这个人的年龄已经不小了对吧。”叶妖笑嘻嘻地说道。

    “没错,没想到了这些老家伙一大把年纪了还喜欢装嫩,骗谁呢。”

    风无缺一众人等明智地没有接这个话题,谁知道财仙王又有什么大招等在后面。

    等到一些人发表完了他们的见解,盛典的第一步也开始了——测试各位学员的合格程度。

    除开东部帝国派来的官方人士之外,还有一些应邀而来的宗门人士也在等待着出场。

    他们的流派不同,而且使用的手段也大不相同,手段精细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财仙王终于领会到了周惑歧所说的连古老者都逃不过的测验。

    测骨龄,测血液,甚至还要通过一些稀奇古怪的测验来挖你的心理年龄等等,这种东西真的是防不胜防。

    “我终于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煽动那么多的学院了,本来还以为他们是吃饱了撑的想要显示一把自己的势力有多强大。”

    风无缺低声对着司徒守拙说道。

    后者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他们刚才就亲眼看见了几个修为不到家的被揪了出来,结果整个学院都被很“客气”地请了回去。

    至于未来还有没有学员回去他们这个学院里面进修,那可就不知道了。

    答案显而易见,面对这种可怕到爆炸的检测手段,就连那些隐藏在后面的人也不敢保证他们的人能够百分百地通过,只能够通过数量来弥补了。

    “真是,神经质的国家。”财仙王毫无意外地通过了检测,缓缓地挪到了学员的预备地点。

    通过上次他和夯熊军的接触,已经知道了东部帝国在某些方面的精密程度。

    就算是那些邀请来的宗门代表都是被东部帝国的人刷了一遍又一遍之后才挑选出来的,并且每一次的挑选都不是由相同的部门在相同的地点用相同的方式进行。

    如果这种下来还真有人作假,那只能说那位坐在龙椅上的人位置难保了。

    财仙王看向了一边由其他的工作人员正在忙活着搬运的各种物资,嘴角咧开,发出了无声的嘲笑。

    以他的眼光自然能够看得出来,这些大盒小盒的东西其实就是他们事先放在了遗迹里面的传影设备的母体。

    通过这些装备,那些应邀而来的嘉宾就能够很是轻松地看到所有学员的表现,然后自己在心里面考量需不需要收纳他们。

    别以为以东部帝国的身份就能够空口白牙把这些大势力的代表给请过来,他们同样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这些都是年轻人,除开这一次的某些特殊情况不算,不出意外以后在大陆上面名声响亮的人当中就有很大一部分是他们,那为了他们自己的势力,为什么不现在就找几个人结个善缘呢?

    “师兄啊,我看已经有好几个小姑娘往你这里抛媚眼了,就差没有过来跟你搭讪了。”周惑歧带着满满的恶意说道。

    “嗯,好像是这样,那要不要为兄帮你介绍几个,放心,等你未来媳妇过门了我一定不会亲自去跟她说的。”

    财仙王同样是满脸带笑地威胁道:“为兄不去,那不是还有无缺师弟的嘛,你这个未来的妻管严!”

    ......

    周惑歧张了张嘴,随后很是老实地跑到了另外一边去了。

    “以后少和师兄说这种话,你真当他是吓大的啊。”风无缺憋笑憋得很是辛苦,“就你这技术,想要在嘴皮子上面赢过师兄,路还长着呢。”

    “我,我一定要找到他的把柄!”周惑歧发誓,他一定要找到财仙王的把柄,好歹要赢一次,毕竟武力方面已经不太有希望了。

    财富?算了吧,自己腰包里面的东西还没有捂热乎呢。

    女人?看先生每天那种禁欲的苦修士生活还是算了吧,找人色诱估计都会被他顺手一巴掌连自己都给拍死。

    司徒守拙没有理会在那里冥思苦想的周惑歧,修炼了《大梦篆》的他对一些特别的气息会极其敏感,他感受到了很多人都会把眼神有意无意地往着他们这边瞟。

    “师兄,你应该能够感受到了吧。”司徒守拙还是有点不太习惯这样称呼财仙王。

    “合格过来的人之中,还是有近乎七成的人在特别关注我们。”

    “没错,不过这个人数应该已经让那些躲在幕后的人很满意了吧。”财仙王点了点头,“进了这个遗迹之中,一切听我指挥。”

    “有了这些大大小小的摄影装备,我就不信了那些人敢对山河庙堂的其它人下手,顶多就是针对我们罢了。”

    “你们几个,过来。”财仙王招了招手,周惑歧他们几个叫了过来。

    “进去之后,我们先去几个比较重要的节点把整个洞府给控制起来。”

    财仙王示意他们几个把周围的某些人的眼神给遮挡起来:“我们一进去之后就......”

    “这个遗迹师兄很熟悉?”周惑歧现在致力于挖财仙王的把柄,对于财仙王话语中的某些用词很上心。

    “嗯,因为这玩意儿应该是从我的店里卖出去的。”

    一句话之中蕴含的信息量有点大,大到让他们几个感受到了自己有点头昏脑胀的。

    在历史悠久并且文明一直昌盛的东陆,对于遗迹这个名词的定义要比中部还有西方大陆“大气”一点。

    没有个几千年的历史底蕴,你敢跟我说这个前辈的居住地是遗迹?

    西方大陆一开始还派来了一堆学者展示他们传承了数百年文明的文物,想要来显示一把自己的历史底蕴,想要在文化方面找一找优越感。

    结果来到了东部帝国,连皇帝都没有见到,某位尚书随便指了指自己手下的一位副官让他去接待。

    到了这位副官的家里面,人家也是随便指了指自己的爱犬吃饭的盘子——“这个盘子是我们家族里面传承了两百多年的盘子,专门给狗用的。”

    文物古董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分种类,年代上去了,无论是书画还是什么其他的奇葩物事都有人喜欢,市场在大方向上来说是不缺的。

    所以这些学者在经过了一番考证之后灰溜溜地夹着尾巴返回了西方大陆。

    综上所述,面前这位“师兄”的年龄到底是有多大来着?

    “欸,不对啊,那他们打算怎么进这个遗迹里面?”司徒守拙愣了愣,“如果没有配套的法诀的话,他们拿什么让我们进去?”

    “山人自有了妙计,你就不用担心了。”财仙王可是知道某些存在当时要来袭击那位天仙所用的方法的。

    那些人可不会只轰开一个出入口。

    就算是只有一个出入口,既然曾经在这个世界上面存在过,那肯定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被人找到,以现在的技术发展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这位兄台,你有什么消息么?”刚刚和财仙王搭话的那位旁边过来了一个人,问了一个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不过能问出这种问题来的,那肯定是和他们所进行的事情有关的人群了。

    自称姓夏的这位男子满是自信地点了点头:“我大概知道他们有什么打算了,且看着吧,是谁赢下这次的比赛,还不一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