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十九章:四方云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过了段时间,财仙王又将那封信件拿出来看了看,以防自己弄丢了什么重要信息。

    庙祝的暗语十分的简单,也就这么三两句话——发现不对就闹事,给我杀,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来抵着。

    十分的清新脱俗,十分符合庙祝想要干的事情。

    不过呢,这应该不是庙祝自己的主意,因为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和庙祝的约定已经完成了。

    地底的事情就算是不归他这个第一教师管理,但是相关的报备肯定是少不了的,财仙王想起了那个过来差不多是跪着和自己报告的男子就想笑。

    地底的活计不少,但是能够做到那个位置的肯定都是上面有人或者说是有着真才实学的能人。

    就算是上面有人,你的心性什么的不过关也别想管理地底,因为这么重要的地方不止山河庙堂,就连东部帝国都把这地当做了自己的一个重要机构。

    比如说皇室的秘库里面,突然跑进去了几只老鼠,特别是这几只老鼠还把以前用来宣布调令的圣旨给啃了一些,你说当朝皇帝会怎么处置管秘库的?

    那个男子也算得上是有点底线的,没有真的跪下来跟财仙王报告地底的肃清过程。

    不管庙祝他们知不知道这个事情,反正态度很是坚决,如果杀不干净,地底机构的人员全部连坐,甚至瓜蔓抄,一直抄到你的本家去!

    这种程度的禁令一下,谁还坐得住,这种由来已久的大机构可是从来都不缺什么审问人的手段,你敢抵赖?

    没事,那个谁,把他的脑袋给我拉过来,不就是搜个魂嘛,多简单的事情。

    至于你会不会成为什么神经病啊智障啊之类的问题可不是这些行刑的人负责的。

    你跟我们一帮刽子手讲人权讲道德?省省吧。

    效率很快的,叶妖这两天老是能从周围的树木身上得到一些关于某些肥料的信息。

    由此一来,山河庙堂的事情算是清理干净了。

    而,财仙王和庙祝的约定也差不多结束了。

    他可没说要帮助庙祝等人清理其他的混乱,按照这个道道来看,庙祝还有那个中年男子很可能都是东部帝国皇帝身边的人。

    而他呢,是一把刀,是一把足够锋利斩破一切的刀,不过财仙王也乐得这样,不然在户籍制度高度发达东陆,他这样的外来黑户不使点手段估计连城都进不了。

    不过这一次的地点确实是撞在了枪口上面,他一直也想去探查一下六黎正阳天仙的洞府,想要瞌睡这枕头就递过来了。

    既然来的这么巧合,那他也就不客气了,这位天仙来的时候有些什么东西残留他都要收下。

    上次他只是在门口还有主殿的部分地区晃了一圈,其他的地方还没有去过,比如说一些存放重要文件的区域。

    次日,财仙王感受到的是风和日丽,暖日的光芒照耀在自己的身上分外的舒服,但是周惑歧感受到的就不是一样的了。

    “我说,为什么盛典要开始了我们还在这里悠闲地晒太阳?”周惑歧的脸色发黑,感觉很是想不通其中的道道。

    “不满意啊,那你可以和那个躺得很舒服那位聊一聊你的人生感悟怎么样?”风无缺指了指正舒服地睡在躺椅上的财仙王。

    “你就知足吧,换做以前,先生只要躺在了椅子上面根本不带理你的,现在只是出发之前晒晒太阳罢了,小意思。”

    风无缺对于财仙王这种奇怪的行为早已见怪不怪,以前在玄木帝国的时候这位可是能够连着几天都躺着的猛人,现在只是花一点时间晒个太阳,他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但是先生不是说那个地方有点远么,我们在这样搞下去真的能够赶得上么?”

    周惑歧有点焦急:“这次的盛典可是有很多来自东部帝国的厉害人物过来,如果我们一搞事的话说不准山河庙堂的名气就不见了啊。”

    “名气?”财仙王淡淡地说道,“要这东西有什么用,以前山河庙堂的名气再大,不也是被神仙散给腐蚀了个干净么?”

    “你觉得如果没有我,你们还能够坚持几年,庙祝他们才会决定彻底肃清?”

    周惑歧这下找不到什么反驳的例子了,就连他老爹都讳莫如深的地底都被这些人的势力给侵蚀了,说不准以前有些事情就是他们搞出来的。

    “那些人不是要找我们的麻烦么,那行,先让他们晒一会儿太阳。”财仙王满脸无所谓,“去那么早等人么,跟你打个赌,他们现在肯定还没有到达指定地点。”

    财仙王一语中的,由于这一次安排的场地是位于一个无人区里面,负责这件事的后台安排的各个部门早就到场清理了一些周围的环境,方便进行盛典。

    就连几座看起来比较碍事的山头都被他们用大法力给移开了,为前来的学院以及各方势力腾出一个地方来。

    但是一股冷风吹了起来,站在了一片空空的建筑物的中间,这些官员们怎么觉得今天的清风格外的凉爽。

    到了现在,也就只有他们这些人在这个地方,原本按时间应该赶到的学院代表,没有一个到场!

    “唉,看来传闻是真的啊,有些人想要搞山河庙堂,就连这种下作的方法都能够使得出来。”有人叹气道。

    以势压人之类的小计谋又不是什么秘传,谁都会几手,但是能够在这种场合肆无忌惮地这样做的,只能是撕破脸皮后才会干的。

    “能够将这么多学院都拉进来,这些人其心可诛啊。”

    过了一会儿,陆陆续续地有一些学院到场了,这些人不知道情况,看见空荡荡的会场反倒心中一喜,相信自己能够在这些官员的眼里留下一个好印象。

    “好了,我们准备走人。”

    财仙王从躺椅上面爬了起来,端起手旁边的灵酒轻轻地抿了一口:“那些人全都聚集到了溯古山下了吧。”

    “已经通知下去了,所有人聚集完毕,等待老师的指示。”司徒守拙躬身说道。

    “那好,出发。”

    财仙王一挥手,溯古山的阵法运转了起来,浓郁至极的灵气喷涌而出,化作了一片又一片的道纹凝结出了一块巨大的黄色云彩。

    “山河庙堂所有人听令,登云。”财仙王淡淡地说道。

    下面的学员们不疑有他,各施手段跳上了云彩,按照各自的班级盘坐在了云彩上面,十分好奇地打量着这一朵大到可以承载下他们两百多号人的云彩。

    “先生,您刚刚喝了酒,要不这云彩的操控方面还是交给我吧。”周惑歧脸色发黑,“我真怕你操控着云彩往某座山上面撞过去。”

    “既然那么了解我的脾气,那还担心什么,我都要坐在那上面的,难道我不怕死啊?”

    “一座山头而已,撞得死你才是奇怪了。”周惑歧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和叶妖他们几个一起跳到了云彩上面。

    “力士听令,启程。”

    财仙王飞到了云彩的最前方,轻轻地摇了摇令旗,七尊黄巾力士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同样脚踏黄云,直接将黄云包围了起来,隐隐之间形成了一个保护的态势。

    “这架势,莫非还是有一些不知死活的人想来围攻我们?”第二兽他们可是经历过各种阵仗的老手了,哪能不知道这种全包围式的阵法代表着的意思。

    “敢有宵小来犯,做成肉酱。”财仙王看了一眼正在赶过来的,由魔兽组建而成陆空两军淡淡地说道。

    他的眼睛已经看到了里面有一些披着兽皮隐藏在了其中的人类。

    既然对方都使用了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了,自己不回敬过去真的是说不过去。

    “所以说,你叫做夏凡财?”第三火的眼睛之中满是疑惑,“第一先生什么时候招到了这么一个学生?”

    第四藤他们几个大男人则是眉飞色舞地在后面使着眼色。

    这夏凡财完全就是从土里面蹦出来的那种,他们之前压根就没有听过溯古山上面有这么一号人物。

    虽然说他们有心怀疑这位夏凡财就是那位第一先生变出来的,但现在他们的带头人正在云彩的前面指挥着巨人进行屠杀,想要怀疑也说不出什么理由。

    风无缺周惑歧他们则是在一旁脸带恭敬地在心里面冷笑,真是见鬼了,谁知道自家先生又搞什么幺蛾子,就算是他们修炼了财仙王传授的功法也分不清楚这里面谁是真货!

    不过呢,这位夏凡财一脸后辈样的在这里回答各种奇怪的问题,以先生的脾气来说,他现在正在前面屠杀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

    风无缺和叶妖对视了一眼,对自己的判断感到颇为满意,他们觉得自己的猜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呵呵,风师弟,有什么事情有那么好玩么,说给师兄我听听怎么样?”

    夏凡财笑呵呵地走了过来搂住了风无缺的肩膀把他拖到了一边:“混蛋小子,那么多的小动作是做给谁看呢,你就不怕他们看出什么端倪来么?”

    “哎哟,原来这个装晚辈的人才是先生你?”风无缺眉头一挑,轻声回答道,“真是让我惊讶呢,想不到先生居然有这个爱好。”

    “滚蛋,只要我愿意,这两个人都是真的。”夏凡财翻了个白眼,“你帮我去警告一下周惑歧他们,你们几个的小动作真的是太过于显眼了。”

    “本座呢,就要假装一个努力修炼的后生晚辈去了。”

    风无缺就这么看着财仙王盘坐在了地上开始修炼,而自己则是嘴角抽搐着找周惑歧他们说事去了。

    而盛典这边,某些后到的学院心情同样不怎么美丽,他们打好的算盘是来的时候声势要大一点,要给某一个位于东部大陆顶端的学院一点威慑。

    结果呢,人确实是吓到了,不过吓到的人是这些官员们,人家山河庙堂还没到呢。

    这么一搞顿时就让那些官员不爽的心情一下就爆发了出来,指着其中几个学院的负责人就骂了起来。

    不过既然是文人的话,骂人也没有那么难听,顶多就是不带脏字,但是依旧能让这些人气得七窍飙血。

    “这位大人,山河庙堂的人呢,庆典已经要开始了吧,为什么他们的人还是没有到,这已经是违规了吧,有些势力的大人们都快到了。”

    一位被骂得狗血淋头的负责人不满地说道:“虽说山河庙堂地位超然,但是也不能这么乱来吧,这是对整一个大陆的不尊重啊。”

    官员随便扫了一眼另一边的正在接待的同事:“你自己也说了,现在是庆典快要开始了,那不是还没到时间嘛,你急什么?”

    他拂袖而去:“有这个本事怎么不找山河庙堂质问,不妨告诉你,本官的本家姓杨,有本事你就到帝都去告我啊。”

    那个负责人看着官员留给他的背影目瞪口呆,这些礼部的官员,怎么在新的礼部尚书上台之后就变得这么难打交道了?

    居然还跟他说杨家,你见过哪个人在外交的时候报自己家族的名号么?

    在帝都敢这样自称的杨家......这位负责人已经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了,你这明明是威胁吧!

    “切,多大一个家伙啊,明明就是被人利用的货色,还敢跟本官叫嚣?”

    这位回来之后一把将自己的官帽给甩到了桌子上面:“就等着吧,那位大人来了要你们好看。”

    “小杨啊,稍安勿躁。”另外一个当官的笑嘻嘻地走了进来,“我们兵部的人都还没有叫苦叫累呢,怎么你一个只用动动嘴皮子的家伙就开始喊起来了。”

    “你懂什么,你个肌肉疙瘩。”杨姓官员瞪了这位官员一眼,“少说废话,两位大人要求下来的事情办好了没有?”

    “确实有猫腻,我们特意制造了几起混乱想要试探一下他们,你猜他们怎么着?”他把自己当做了一个破布袋一样给甩到了椅子上面。

    “还能怎么样,难道还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还真被你这个姓杨的给说对了......一半。”

    他耸了耸肩:“确实有一些小孩子没有忍住想要来和我手下的大头兵较量较量,但是更多的人像你说的那样,冷静得十分可怕。”

    “信息没错。”

    两人颇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都知道自己最后异口同声地说出来的这两句话代表着的含义。

    “这就麻烦了,希望那位真的有办法能够搞掉这些人吧。”

    “山河庙堂的人来了!”

    一声声尖叫响了起来,两人很奇怪,难道这一届的人有什么帅出天际或者说是貌若天仙的存在吗,怎么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

    一切的原因等到了他们出了门就瞬间理解了。

    一朵巨大的黄云外围有七尊全身金黄色的巨人矗立着,站在了最前面的两个巨人则是每个人手持着两杆大旗,旗面上面书写着两个刚劲有力的大字——“山河”!

    如果只是这样还好一点,但是这朵黄云正在往下滴血,啊不对,是在朝着下面泼洒着大片大片的鲜血!

    一些不怎么敏锐的人已经被淋了浑身的鲜血,散发着一股腥臭的味道,很难想象云朵上面的人是怎么忍下来的这种奇怪的味道以及,恐怖的景象。

    但是这件事情注定让他们失算了,黄云上面早有准备的风无缺等人已经分发出了一支支檀香,云上的香气十分浓郁,甚至还能够有着一定平心静气的效果用来修炼。

    至于血泊则是在财仙王的袖袍里面收着呢,哪来的味道。

    “好了,我们到目的地了,怎么样,要不要吓他们一下?”财仙王拍了拍手,满脸带笑:“三十四位法相天人,七尊身躯巨大的黄金巨人,我们来赌一把能不能把他们吓得尿裤子吧。”

    “哈哈哈。”

    “有道理,先生这个想法很是有趣!”

    教师们大笑起来,三十四道法相直接大摇大摆地显露了出去,特意绕开了那些派来的官员们。

    “山河庙堂教师带领学生到来,特此通传。”

    黄巾力士们大声吼道,声震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