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十八章:确定地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就猜到叶妖渡劫的时候会有这种东西出现。”财仙王将一窍清风抓在了手里,“看来都被那种气息给吸引了啊。”

    《木煞三生一气诀》,一开始修炼的就是枯萎死寂的力量,然后逆转先天,破而后立,成就大道。

    叶妖虽然身为圣窍一族,但却是财仙王在一个果盘里面发现的一枚叶子,硬是要说底蕴的话也没有多少。

    毕竟就财仙王这么多年来的阅历,还真么见过这么一点微末道行的圣窍。

    比先天条件,叶妖能够笑傲风无缺他们,但是和同级别的族人对比之后,这差距就出来了。

    圣窍一族天生地养,如果让它们在一个地方修炼,不出百年,那个地方肯定会成为一个福地,受到天道眷顾,一生之中根本不会和雷劫这种东西沾边。

    虽然叶妖这一次遇到的雷劫和财仙王交给她的功法有点关系,但也不可能会变成这种档次的雷劫。

    就算是这两位同时渡劫也不应该有这么奇怪的反应!

    财仙王冷眼看着那些域外天魔的“脸庞”在阿林大陆的世界屏障上面挤出来了一个搞笑的印记,手中的一窍清风正在迅速地被他染成了亮青色。

    “一个路数嘛。”他笑了笑,“看来无论是哪一个世界,你们想要进来还是有点麻烦的。”

    域外天魔身形绝迹,一般也只有一个世界这种特殊的地方或者说是像财仙王这样的大能才能够和他们交手。

    如果是其余的修士在一些地方偶遇了这种玩意儿,如果没有什么防范的手段,掉一层皮都是轻的了。

    “你们就不用进来了,我所要的只有你们身上的一缕气息而已。”

    一窍清风脱手而出,化作了亮青色的风暴朝着天空席卷而去,阿林大陆的天道气息在此时也打开了世界屏障的限制,放任那些域外天魔进来。

    等待着欣喜若狂的天魔们的,是早已从清风化作了火海的狂暴。

    “清净火。”

    财仙王手中道纹连连变幻,亮青色的火焰风暴转化为了种种武器得虚影,以一种蛮不讲理的方式朝着域外天魔碾压而去。

    “哇哦,清净神火符,先生果然厉害。”司徒守拙笑道,“这种符篆我可看不懂,在《大梦篆》里面,这种符也算是比较厉害的了。”

    “比较厉害?”周惑歧的眼神亮了一下,“司徒小子,那有什么符是很厉害的么?”

    “有啊,比如说先生的混天迷神符,这是一种专治未来妻管严的神秘符文。”司徒守拙在周惑歧反应过来之前抢先一步登云逃跑,不给他任何的报复机会。

    “这都要怪你啊,第一先生!”周惑歧干脆心一横,直接拿着财仙王开始吐苦水,“要不是你问了那些奇怪的问题,这些混蛋至于这么揪着不放么?”

    “这我不管,你们年轻人之间该怎么谈就怎么谈,本座管不着。”

    周惑歧看着财仙王顶着一张夏凡财的脸讲着这种老气横秋的话,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去反驳了。

    “不和你扯淡了。”财仙王甩手将刚才拿到的天魔气息朝着风无缺他们渡劫的劫云那个方位顺手一扔。

    “是祸是福,就看你们两个小家伙的了。”

    一道紫色混杂着其余色彩的雷霆劈下来的那一刻,风无缺和叶妖就知道了这八成又是先生搞出来的幺蛾子。

    “叶妖,我们来赌五个铜板怎么样?”风无缺接下了这一道雷霆,“九成九还是幻境......”

    后面的话就没有说出来了,两人被幻境直接夺走了心神,飘飘然到了深度的精神世界里面去了。

    天地有感,现在对风无缺他们降下雷罚也没有了什么考验的意义,就直接停下了雷罚,等待他们进行另一道考验。

    “又是幻境,先生的跟脚难道是什么跟着方面有关系的大佬道祖么?”

    现在风无缺在雷劫的范围之内,而这里本质上来说又是他的精神世界,有些话也能够放开来说。

    “弄一个幻境,别搞得又像是以前那种来的,这就没意思了。”风无缺逐渐熟悉着自己新获得的力量。

    “什么反杀一切走上人生巅峰的戏码我已经玩腻了,求一个不怎么痛快的幻境来玩玩吧。”

    风无缺百无聊赖地喊道,随后就被无穷无尽的天魔气息给淹没了。

    叶妖这边也是一脸淡定,两个家伙都是经历过财仙王多次幻境考验的存在,所以说现在他们的认知也是差不多的。

    不就是幻境嘛,本小姐经历过多少都不知道了,随便吧。

    “如果他们两个把这次的幻境当做了我以前搞出来的那些的话,可就惨了。”财仙王颇有一点幸灾乐祸,“那些气息被我给加工了一下,对心神不会有什么负担,但是肯定会吃点苦头。”

    “这劫云,还是我来消受了吧。”财仙王淡淡地笑道,“他们从幻境之中逃出来后,一定没有力量来对抗雷劫了。”

    “混元劫!”

    这一段时间一来所得到的钱财以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方式被瞬间消耗一空,所凝聚出来的力量化作了一个纯黑色的“点”停在了财仙王的指尖。

    “去吧。”他屈指一弹,这个纯黑色的点飞入了劫云之中,猛然之间炸开了一个全新的区域。

    “周惑歧,看好这里面的东西,对你的天地开演法有着很大的好处。”

    财仙王大笑一声,整个人化作了一条金色的光彩融入了混元劫开辟的界域里面去了。

    风无缺的幻境之中,他一个人赤着脚站在了厚厚的冰雪上面,哆嗦着搓了搓自己的双手,身上用破麻布以及各种粗糙的兽皮制成的“皮袄”随风而舞,很有一番美感。

    “真是,见鬼了。”风无缺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还真是这种最惨的幻境。”

    他已经在幻境之中生活了四天,一开始还好,等到大雪降下来的时候他身上那一件华贵的袍子就消失不见了。

    要不是自己眼疾手快找了一个大纸箱子把自己给装了起来,说不准就要被当做了变态被在城中巡游的管理人员给“请”出城外了。

    身上这一件破旧的自制“皮袄”来历也“不凡”,是他求爷爷告奶奶才说服了一个酒楼的掌柜给自己一个说书的机会赚来的边角料。

    其实就是一些厨房里面不要的抹布或者说是从各种兽类身上剥下来的皮毛,很脏。

    闻着自己身上的各种混杂的味道,风无缺在苦笑之间似乎都忘记了自己的双脚被冰雪冻得生疼。

    自己那一身水火祭司真身的强大实力也消失不见了,现在他的身份是这座城区里面的第三百二十三号扶贫对象。

    这里是他的幻境,他好歹能够操控一点东西,装作一个失忆的二愣子还是比较轻松的。

    更深层次的话,以这一次的环境情况来看,某位没什么良心可言的神经病应该不会给他这种机会。

    “三百二十三号,可算找到你了,怎么不在自己的棚户里面好好待着御寒,跑来外面被冻死了怎么办。”

    一位把自己裹得厚厚的大妈级人物啰啰嗦嗦地走了过来,身后的一位工作人员拿着的是一双全新的鞋子。

    “捡破烂,赚钱。”

    风无缺跟了财仙王那么久,自然能够把自己装得跟一个真的二愣子没什么两样。

    “估计周惑歧他们几个在这里的话,已经在挖苦我说不用装了,风无缺就是一个二愣子。”

    他必须要想着这些以前的事情才能够提醒自己这是一个幻境,不然的话自己很有可能就会沉沦在这个幻境里面,把这个地方当做一个真正的世界。

    只要你想,这就是真的!这就是幻境的可怕之处。

    这同样也是一部分域外天魔的能力,财仙王比较有远见,只是将那些域外天魔给灭了之后抓取了一些毫无意识的气息。

    如果让真正的域外天魔来进行操作,风无缺这种小聪明怎么可能瞒得过那些天魔与生俱来的能力,想要摆弄风无缺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得到了这位大妈的鞋子,风无缺在用自己“二愣子”的方式千恩万谢之后返回了棚户,毕恭毕敬地把自己这双鞋子递给了自己上面的一位老大。

    而他所换来的,是一双不知道经过了几十双从来不洗的臭脚穿过的鞋子。

    但是风无缺好像没有闻到那几乎令人窒息的臭味一般,愣头愣脑地返回了自己的小窝里面,然后穿上了鞋子。

    一大早出去,和其他的人抢着捡破烂;捡完之后马上去上交记录,然后到了他们自行去菜市场捡各种掉在地上的菜叶子“改善伙食”的时候。

    风无缺运气不错,偷偷地将一条猎犬啃了一半的肉骨头给偷了出来,但还是被那位“老大”的人给看见了。

    一阵拳打脚踢,风无缺充分发挥了自己二愣子的头脑,硬是抱着那一块肉骨头不松手,直到那位大妈来了之后那些人才悻悻然作罢。

    人到老年,他守着自己的一栋破屋子,还是官方分发给他养老用的。

    风无缺细数着自己身上的伤痕,以前的事情宛若走马灯一般在他的眼中闪过。

    前半条左臂不见了是不小心因为自己身上的臭味熏到了一位刚刚享受完软玉温香后回家的少爷。

    然后人家很是熟练地让家丁砍下了自己的半条手臂,给了两三枚金币就当做补偿了。

    但是就这点钱还因为自己剧痛而昏阙过去搞没了——被早就蹲守在一边的乞丐给拿了去,只给自己留下了一枚铜币。

    背后的数个烙印,则是被路过了一家肉铺,被人当做了是偷肉的下等人给抓了进去,然后被那位老板用烧红了的铁印烙上去的。

    之后被像是扔死狗一样扔到了一个垃圾堆里面,和恶臭的垃圾还有很多不明的汁液睡了半天,有些甚至还流到了他的嘴里,甚至还有一些流浪的动物在他的身上添了点料。

    “观众生事,我不敢啊。”风无缺苍老的面孔突然留下了眼泪,“先生,我没有这种勇气,我,我真的没有这个勇气啊。”

    “哥,你当年为了我们兄弟俩的口粮,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最后一声怒吼消耗掉了幻境之中风无缺的最后一丝寿元,域外天魔的气息也随之消耗殆尽。

    熟悉的力量再次席卷了风无缺的全身上下,但是他没有因为这种差别而心神失守,他看到了自己前面正在盯着自己哈哈大笑的叶妖。

    “无缺小弟啊,怎么就流泪了呢?”叶妖围着风无缺转来转去,“你在幻境之中到底经历了什么啊,说出来给姐姐高兴一下呗?”

    “啊,确实是一个很让人开心的事。”风无缺笑道,“我在幻境之中看到了一个非常像是周惑歧的老男人,几十年过去了惧内的名声响彻了那一片地区。”

    “要不是看你们刚刚渡劫完,本少爷早就一刀劈死你们两个了。”

    周惑歧悲哀地觉得自己是不是逃不过这个说法了。

    “先生呢?”他们醒过来之前混元劫的力量就消散了去,所以也不知道财仙王跑去哪里了。

    “不知道,老师说你们醒了的话就去库房里面拿两瓶定魂丹服用,稳固心神。”司徒守拙拿着一封信件,“刚才我的侍女也将这封信件拿了过来,看来盛典的方位已经确定了。”

    “给我看看。”财仙王淡淡的声音传了出来,浑身暗金色衣袍上面的纹路仿佛都亮了几分。

    “我说,能不能不要顶着这位夏凡财的脸来跟我们说话啊先生?”风无缺表示自己很是无奈。

    “懒得变回去了,不然的话到了那个时候我忘记变幻了怎么办,临时变化的话不就露出马脚了吗。”

    财仙王打开信封一看,瞳孔骤然一缩,随后又恢复正常。

    “这一次,好像他们弄得有点大了。”他笑道,“不过呢,这次盛典举办的地点,我知道。”

    “地点就是上次我跟你们说过的六黎正阳天仙的洞府。”

    铁翼鹰听到了这个地方,浑身上下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然后扬起自己的右半边翅膀摸了摸自己头上的一撮毛,显然当时的经历给他的印象很是深刻。

    “啧啧啧,居然在这种地方,真是一点都不公开啊。”司徒守拙怪笑道,“这是想要把我们摁在一个没有人发现的地方狠狠地打一顿的节奏么?”

    “差不多吧,不然我记得以前的话都不会选择这种先人的遗迹洞府之类的地方进行盛典,毕竟在里面死个把人都是一种损失。”

    周惑歧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这样就代表着,那些和我们敌对的学院真的有可能派一些老家伙外加一些自愿送死的炮灰过来。”

    “这种组合,应该就是他们想要把我们搞掉的最佳配置。”

    财仙王赞同周惑歧的判断,都说是自愿送死的炮灰了,他们的性命肯定没有人会在乎,而那些老家伙则是对这种类型的地方比较有经验,足以在遗迹里面“成绩领先”。

    比如说,抢先一步找到了一个地方把山河庙堂的某些学员给全部带走。

    “真是凶险重重,不如我们还是不去了吧。”风无缺耸了耸肩,无视了一脸不满的周惑歧。

    “去是肯定要去的,我也有点想知道的东西。”财仙王同样耸了耸肩,“所以说你们这帮小混蛋一个都不能跑,都给我老老实实地去和他们比试一番。”

    “该下杀手的,就别留情面,你留了情面,就是给人家反击的机会!”

    财仙王想起了信件之中庙祝用暗语给他传达的信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样感觉起来怎么这个人比他还能搞事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