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十七章:溯古山大师兄火热出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办法?”周惑歧可不相信面前这位能够想出什么正常的主意。

    “先生你不会是想随便找一个人过来然后使用那种什么灌顶大法吧。”风无缺的眉头也开始跳动了起来,他的想法和周惑歧出奇的一致。

    面前这位大佬能够想出什么正常的主意,那才是见鬼了!

    “怎么会呢,你们说的这种方法太过于简单了,随便找一个人过来都能够看得穿这是个样子货。”财仙王摇了摇头。

    “而且一个经过了灌顶出来的货色,你认为他的战斗经验能够和同级别的人比肩吗?”

    “所以说?”

    周惑歧的眉头开始跳动了起来,他好像猜到这位想要干什么了。

    风无缺则是直接冒出了冷汗,以他对先生的了解,会做出这种事情绝对不奇怪,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而已。

    “哈哈,聪明的小家伙们。”财仙王大笑,身形一转,一个面容英武的青年男子站在了他们的前方。

    “在下溯古山第一天丑门下大弟子——夏凡财,见过诸位师弟师妹。”财仙王满脸带笑地躬身行了一礼。

    ......

    司徒守拙把脸紧紧地贴在了自己的玉符上面,叶妖则是笑嘻嘻地看着热闹。

    没脸见人了。

    真的没脸见人了!

    “呵呵呵呵,真是好名字。”风无缺还有周惑歧两个人则是一脸呆滞地拍着巴掌,对于财仙王这个临时起意的名字似乎很是满意。

    “第一天丑在吗,我来庆祝你了。”中年男子的声音,“拿下这么大的一次胜利,我来请你喝酒。”

    “呵呵,去吧先生,看看这位能不能识破你的伪装。”风无缺很是冷静地指了指溯古山外,“您出的这个主意,有失沉稳。”

    “切,无知小子,就让你看看什么是伪装。”财仙王冷哼一声,摸出了自己的令信。

    一见阵法打开,中年男子刚想大笑着迎接这位立了大功的友人,但是下一秒就把想要说的话给憋死在了嗓子眼里。

    “这位可是师尊的朋友么,小子夏凡财,是溯古山门下的大弟子,师尊有事外出了,还请先生见谅。”

    他面前站着一个身着相同衣袍样式的小伙子,一本正经地持着晚辈礼跟他解释第一天丑去了外面,不在溯古山这个问题。

    但是为什么他老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呢?

    “喂,第一先生,你想要干什么,装作一个小伙子来骗我很好玩么?”中年男子语气不善,“这次我可是连老白都没有带来呢,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朋友的?”

    “先生说笑了,小子只是一个弟子罢了,您可是和我师尊平辈论交的,逾越了规矩可就不好了。”“夏凡财”接着忽悠。

    装?中年男子眯起了眼睛,看起来有人想要和他来唱一场戏?

    那就看看谁更能装吧。

    “唉,可惜了,当时跟你师尊喝酒的时候,他还提起过你呢,说你一表人才,在他的教导之下绝对能够成为一方豪强之类的。”

    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就是你的师尊感叹你这私生活有点不检点。”

    财仙王无数年来养成的好涵养使他绷住了脸皮,面对着中年男子扔过来的两枚大炸弹丝毫不变脸色。

    怎么可能和你谈过关于弟子的事情,还有私生活不检点是怎么一回事,你是觉得说出这种话来能够刺激一个人的心神出现短暂的错乱吧!

    “这位大人,您身为长辈,这样做可是不对的,师尊那天和您喝酒的事情也跟我们说过了,可完全没有提到过我啊。”

    “夏凡财”羞涩一笑:“而且小子也没有什么私生活不检点的问题,每天都是刻苦修炼,这才有了这么一身足以自保的修为。”

    “不就是演戏吗,先生怕过谁啊。”风无缺双手背在了后面满脸深沉,“这人就想靠着这种方法把财仙王试探出来,太年轻了。”

    “嗯,原来如此,看来这一次的东陆万国学院的盛典,我山河庙堂的领头人非你莫属了。”中年男子大笑道,看起来有一种“后继有人的欣慰”。

    “那是当然,有了师尊的教导,这种事情也就是小事情罢了。”夏凡财看起来很是自信,“比起这个,现在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吧。”

    “既然您是第一次见到我,请问见面礼呢?”中年男子呆滞地看着财仙王伸出的右手,“您作为一个长辈,可不能够如此无礼啊。”

    东陆确实有这个历史悠久的规矩,就算是一些小门小派之类的破地方也有这么一个规矩。

    “呵呵,这种性格,不愧是一脉相承。”中年男子面无表情地扔出了一枚储物戒指,“给你的东西都在里面了。”

    “既然你家师尊不在,那么帮我带一句话吧。”中年男子脸色严肃,“这次的盛典因为你家的那位师尊掀棋盘的动作,搞得这一次那些躲在幕后的混蛋都冒头了。”

    “你们可要小心了,这些人可没有那么好的心胸,说不准这一次那和你们同台竞技的人,年龄会很高。”

    周惑歧等人已经懒得多说一句话了,因为他们现在觉得,心里面已经平衡了很多。

    看来想出了这种见鬼的方法的老不要脸并不止先生一个,这让他们对财仙王的道德水准还是有了一点小小的安慰。

    “好的,我一定会将这件事情传达给我的师尊,先生慢走。”夏凡财躬身行礼,然后用自己的令信打开了阵法。

    “哼,这种下逐客令的方式果然也是一脉相承!”中年男子冷哼一声,飞出了溯古山的范围。

    “大人,试探得怎么样?”白姓老者从外面显出了身形,“这一次的山河庙堂有翻盘的可能么?”

    “我说过了,这一届的山河庙堂惹不得。”中年男子淡然道,“虽然我看不出来这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但是我敢肯定,我看到的那一个小子肯定就是第一天丑。”

    “我敢肯定,这个蠢材已经能够看得出我是谁了。”

    财仙王拍了拍衣袖:“这人的身上有着类似于破灭万法的力量,虽然说运用的不太纯属,但是至少能够猜到个八九不离十。”

    “啧,要不要先干掉他,省得给我们的事情添堵。”司徒守拙抱着玉符,很有兴趣地问道。

    “别老是打打杀杀的,他旁边那个姓白的老者就不是我们能够打得过的。”风无缺摇了摇头,“想要杀了他们主仆俩,估计只能先生亲自出马。”

    “你这不也是没脱离杀人这个范畴么......”

    “没事,他有很大可能是和庙祝一条线的,不用担心。”财仙王说道,“到那个时候就算是那些人也只敢暗中和我们来,不会放到明面上来的。”

    “就算是他们知道了夏凡财这个人是我所变化的,没有那个中年男子的那种与生俱来的力量,就算是什么神灵之类的分身亲自过来探查也没有用。”

    财仙王显得十分自信:“我这行使的可是堂堂正正的阳谋,那些将自己的力量还有外貌改一下之后进来的人,实力也不会太高。”

    “别把东部帝国当成了傻子。”周惑歧淡然,“到时候各种稀奇古怪的方法都能拿出来测试,就算是那种专门修炼隐匿功法的古老者都能够测出来。”

    财仙王若有所思地想了想,周惑歧的这个意思很简单了,对方所派遣的人,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第一,找其他的方法弄一些实力低于古老者而且年龄接近学员的人用一些奇怪的方法瞒天过海。

    第二,那就只能够出动古老者之上的存在了。

    那就简单了,看看他们觉不觉得财仙王的脑袋值这个价了。

    “用我们来要挟先生,这个真是一个无赖的主意。”周惑歧摇了摇头,“但是主体应该都是学员吧,难道他们就这么舍得把他们全部拿来送死?”

    万国的学院盛典,为了不丢自己的脸面,来的人全是自己的学院天才级别的人物,无论是谁死掉都是一个极大的损失。

    “这还不简单,街头打架的时候不管不顾冲到了最前面的一般都是找死的炮灰。”司徒守拙冷笑道。

    “既然他们的势力有那么大,那就能够说服一些学院派来的都是一堆炮灰,名次有什么重要的,就连作弊派来各种超年龄的人这种手段都能做到,脸皮这种东西他们就没有。”

    “说得对。”财仙王笑道,“对于他们来说,脸皮这种东西绝对是已经扔到了臭水沟里的东西。”

    “既然这样,我们也不用给他们脸面了,论作弊这件事情,谁能够和我来比?”

    财仙王大笑一声,将周惑歧他们的令信全部拿了回来,双手一挥,开启了溯古山的阵法。

    能够在灵魂层面听到的轰隆隆的雷声响彻了风无缺等人的耳边,司徒守拙怀中的玉符亮起了耀眼的光芒,一股股庞大的灵气流以一种蛮横的方式灌了进去。

    “这,先生到底是抽调了多少地方的灵气。”周惑歧现在的感觉就是有人在用灵气给他洗澡外加全身按摩,十分的舒爽。

    “也不多,也就是这一片无人区罢了。”财仙王拍了拍衣袖,“不过是每一个地方都抽了一小点罢了,不会对当地的环境造成影响。”

    全场静默。

    “老师啊,你什么时候把我们溯古山的阵法范围扩张到这么恐怖的地步的?”司徒守拙有点傻眼了。

    修炼了《大梦篆》的他自然对符文构成的阵法有所了解,他自然知道这么可怕的一个地域所耗费的力量以及所要求的对于天地的理解有多复杂。

    “也没你们理解的那么可怕,有那么大的范围我怎么可能让那些蠢货来我的山门之下找麻烦,早就隔着一万里就把这些混账玩意儿给弄死了。”

    “我身后有人。”

    天空上面炸响了一道雷霆,当头朝着财仙王劈了过来,里面附带着的信息就只有短短的两个字——“贱人”。

    “开你个玩笑,怎么就这样了。”财仙王挥手将雷霆给打散,“接下来你们要做的就是努力修炼。”

    “风无缺,叶妖,你们两个准备一下,同时渡劫。”

    财仙王说道:“你们两个的功法都是有点和老天爷过不去的那种,渡劫最好一起互补一下,开始吧。”

    “是。”

    一人一妖直接放开了自己的气息限制,疯狂地层层上涨。

    天地有感,天道气息再次变化成了那种万物为刍狗的绝对冷静的状态。天空雷云汇集,一道道紫色的雷霆正在酝酿,锁定了他们两个。

    财仙王等人为了预防雷劫出现什么变故,已经早早地退开了足够的距离。

    “你们两个的气息逐渐放开。”财仙王说道,“当年给你们选择道法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个问题。”

    “《三奇论》能够在最大的程度上增强你的肉身,而叶妖的《木煞三生一气诀》所借鉴的理论就是枯荣之道。”

    “叶妖现在只是到了‘枯’的境界,和你的过于强盛的精气神属于两个极端。”

    财仙王浑身洋溢着一股股蕴含着大道至理的气息,他干脆把渡劫这件事情当做了一次难得的传道。

    “阴阳相生,天道所求的就是一种平衡,你们应该做的就是力量互补。”

    听了财仙王的讲授之后,两位逐渐开始了将他们的力量气息开始互相汇集。

    一开始虽然有一点碰撞,两位终究不属于一个种族,叶妖属于钟天地之灵秀的圣窍一族,风无缺则是人类一族,虽然天生道体,但终究受到了后天污秽的浸染。

    但是他们师从财仙王,两本无上功法的效果已经逐渐地体现出来了。

    财仙王拿出了令信,使用了自己的力量亲自为他们引导,两者的气息已经开始了融合,超越了种族之间的限制。

    “哼哼哼,等到他们两个渡劫成功,周惑歧你的实力就要退居二线了。”财仙王拍了拍周惑歧的肩膀,“你再不好好修炼,以后就在我溯古山上面当一个闲散的大少爷吧。”

    “《天地开演法》虽然以你的资质确实能够轻松驾驭,但是没有持之以恒的信念,别说开天地了,你连斩开自己心中的迷惑都做不到。”

    无论怎么样,财仙王还是担心周惑歧的心魔,就上次的菩提镜台那一次大型幻术来看,周惑歧还是不能寻找到自己的信念与追求。

    如果不能够尽快找到事情的根源并加以解决,就算周惑歧能够修炼到更高的境界,财仙王一定会竭尽全力把他的境界给打落下来。

    有他在这里,无论谁被打落了境界一万次都不是问题。

    重要的,是他的心,是他的灵魂。

    没有强大的心神驾驭力量,最终的结果只会是受到心魔的袭扰而走火入魔而死。

    “知道了,不就是努力修炼么,本少爷一定会的。”周惑歧没有理会到财仙王话中的意思,而是感受着风无缺身上那道节节攀升的气息,内心有一种兴奋。

    风无缺和他交手,一般都是他轻松就能够将他打得满地找牙,就算是风无缺能够使用出那种极其强大的那个叫做火山至柔的招数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他忽然,有一种迫切想要和风无缺一战释放一下自己心中的狂喜。

    “有一个宿敌激励一下么,应该也是可以的吧。”财仙王也不瞎,自然能够感受得到这种突然攀升出来的战意。

    “只是,并非长久之计啊。”

    财仙王眉头一挑,看向了天空,一双法眼之中的星辰之力贯穿了世界的屏障,看向了阿林大陆的外部地区。

    “终于来了么,我倒是要看看,这种破地方的你们,有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