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章:道路铺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且不说风无缺在内心里咆哮着要怎么收拾亚林迈瑟,财仙王在这边通过水镜术看着那两个护卫的铠甲看得很欢乐。

    “这是什么废物东西,好歹用的材料都是勉勉强强的,怎么材料加工不好,符文链接断断续续,就连内部都没有打磨平整,哦哦哦里面还有一层蚕丝软甲,难怪穿上去不会那么的难受。”

    财仙王点评着这种打持久战根本没有作用的铠甲,而且长此以往,随着斗气的不断冲刷,某一个小小的缺陷很可能就导致了斗气在铠甲上的流转失误,很容易被人一刀连人带甲砍成两半。

    “哈哈哈,皇子殿下长大了啊,想当年你哥哥出生的时候,还是我亲自去配合教堂的大主教为你哥哥做的洗礼,不知道你哥哥现在去到哪里了?”

    亚林迈瑟笑眯眯的问道,仿佛是在询问自己关心的后辈。

    风无缺同样笑眯眯地说道:“我哥哥过的很不错的呢,被一个我难以想象的大势力看重,我也得以沾光了,有那么多的好东西。”

    他指了指过道上的一盆绿色植物,道:“老先生有所不知,这盆植物叫做魔法角果,平时散发出一股清香,普通人闻久了就能到达二级魔法师的精神力要求,这角果一年结一次果实,普通人不能吃,但魔法师吃了以后,六级一下可以马上提升一个等级的精神力水准。”

    看着过道上摆满了的各类盆栽郁郁葱葱,亚林迈瑟的神色变了变,天材地宝所处之地,都是掠夺的一方,经常是按照不同的等级划分剥夺了周围的天地灵气。

    哪怕是在灵气充裕的无人区,周围树木再怎么庞大,用精神力感应也能够看出些许不同。他刚才感应了一下,周围的这些盆栽都是一个路数,散发着令人迷醉,或者令人血脉贲张的气息。竟然都是珍惜灵物!

    “无缺皇子,似乎你们这里的灵气,十分的充裕啊。”亚林迈瑟用上了“皇子”这个尊称。让在后院偷看的财仙王偷笑不已。得了,又是一个分清主次的。

    “哈哈哈,老先生过誉了,这点灵气,也就只能养养这些花花草草了,如果硬是要修炼的话,也就比外界的好一点罢了。”

    风无缺老老实实地按着财仙王说的来回答,一旁的亚林迈瑟涵养极好一笑而过,还称赞了一下风无缺两兄弟的大造化,但是身后的两位精英护卫早已翻起了白眼,恨不得把这个过道搬回自己的地盘。

    开什么玩笑,能够养活这么多的天材地宝,已经不是普通的福地能够形容的了,也只有位处无人区的几个老牌宗门能有这样的底气。

    “老先生请进,我特地准备了十枚金壳果,配上从老竹上滴下来的‘玉竹髓’可是极好的补品。”风无缺说道。

    亚林迈瑟满意地笑了笑,这两样好东西可是大补气血的,用来给他这种积年的法师补身子是最好不过了。

    两人坐定,那两个护卫仍旧像标枪一样站在亚林迈瑟的身后,他问道:“皇子殿下,不知我能够在哪里看到你的哥哥,我太久不出皇城的大门了,还是有点想念这些许久不见的孩子了,唉,人不能不服老啊。”

    亚林迈瑟用手捂住了自己那只完全碧绿的眼睛,故作叹息道。

    风无缺笑呵呵地剥开了十枚金壳果,然后将它们置于玉竹髓之中,摆到了两人之间,道:“宗门有令,在我哥没有达到圣法者境界前不能与家人联系,而且只有到达了更高境界,才能从宗门之中归家。”

    你能跟我乱讲一通,你以为先生是吃素的吗,圣法者,哼哼哼,就算再离谱一点我都能给你弄出来,不过就太假了一点,到时候没人相信了。

    亚林迈瑟一愣,随后道:“原来如此,那这样我就只能祝贺你们两兄弟了啊,真是让我这个老家伙羡慕......嗯?”

    他脸色一沉,因为他看到一个浑身暗金色衣袍的男子走了进来,扫了他一眼后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开始......跟一片绿到放光的树叶讲话?

    他下意识地觉得这肯定是风无缺的另一个“年轻的合作对象”,身份大概和凛风子爵他们家族差不多。

    不然为什么讲好的不做生意了,却独独将凛风子爵迎进了大门,而自己表明了身份,照样轻轻松松地进入了这道普通贵族难以踏入的大门。

    想到了这里,他不仅飘飘然起来,想到了自己这几年来辛辛苦苦地为一帮平民不断地治疗再简单不过的小病痛,简直把自己当成了生命之神的信徒来使唤。

    开什么玩笑,他亚林迈瑟可是魔法师工会的天才啊,只差一点,自己就能够晋升到圣法者级别,这世界上除了有数的那几个势力外就没人敢惹自己,以及站在自己身后的魔法师工会了。

    不过不对啊,亚林迈瑟转念一想,这个人如果是和凛风子爵的来历差不多的话,那么就应该认识自己这张脸的。

    他为了获得玄木帝国各个贵族豪门的支持,很是“不要脸面”地跑了很多年了。不行,我还是要收拾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亚林迈瑟精神力向外涌出,这是他从西方某个秘地用高价换来的“精神之锤”魔法技,是从上古诸神时期就存在了的秘法,可以将自己的精神力锤炼得更加凝视与纯粹,但也可以用这个小锤子去做一点小小的恶作剧。

    精神锤向着财仙王的方向飞过去,然后在他的周围绕来绕去,看着财仙王不断地讲话,亚林迈瑟十分好奇,加大了自己的精神力输送程度,使得自己的外延感知更加的清晰。

    “缘者,虚无之缥缈也,气运者,功德者,万物皆缘,缘分万类,若有野草落于先天之土,则超凡脱俗也非妄想。”财仙王在讲道。

    “古有一株轮回天物树,原为诸天万界‘实’之一道至宝,但偶然来往混沌之时遭到一方‘梦土’拉扯,由此进入终生之梦浮沉,最终化作一方先天神祗——梦神,晓得终生之梦,万物之谜但却无法再进一步,再言一语,得失何也......”

    亚林迈瑟的脸色骤然一僵,脑后浮现出了一株充满了翠意的青藤还有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河的幻影。

    随着小河之中的水一滴滴地注入了青藤之中,翠意越发的明显,已经浓郁到了发黑的地步,但是还无法踏出最后一步,化成具有攻击力的灵植——“古蛇藤”。

    如果转化成功,到时候他就不用天天做一个医疗法师了,攻击了不足的缺点甚至能够随着这种魔法师工会交给他的秘法的提升而变为优点。

    “悟性还不错,赐你一点灵光。”亚林迈瑟睁开了眼,看到了自己正前方的财仙王,他面无表情,右手食指聚起一点翠绿色的光芒,点在了亚林迈瑟身后虚幻的青藤上。

    他脑后的幻影狠狠地波动了一下,随后整根青藤上发疯似地开始生长像蛇鳞一样的藤纹,身上的气息也在跟着飙升——

    “奉我主之命,亚林迈瑟你今日必死!”两个护卫长啸一声,浑身血肉炸开,从里面窜出了两个矮小的身影,手中的匕首朝着前方的亚林迈瑟扎去。

    噗噗两声,匕首戳到了亚林迈瑟周身上的一层薄膜上,只差一点就扎在了他的两肋的位置。身为一个分会会长,怎么可能将所有希望寄托于两个护卫上。

    “哇哦,真是我的好父亲派来的‘忠诚的护卫’。”

    风无缺笑着拿出了一卷卷轴打开,“火焰之神,听我号令,地火流岩!”除了亚林迈瑟座位下的一小块地方,其余的都被风无缺施法变成了岩浆,眼看着就要灼烧到两个刺客了。

    “哈哈哈哈,我神说,一切伤害他信徒的东西,都不能起效。”两人大笑一声,同时念起了神灵的训诫。一圈黑色的光幕笼罩住了两人,顺便带走了所有的岩浆。

    他们手中的匕首改变目标,刺向了财仙王和风无缺。

    “喂喂喂,先生,是不是你家亲戚来找你了......不对,这是影神殿的‘影面’,我的天,为什么影神殿的人会来到我们国家。”风无缺大呼小叫。

    “闭嘴,你这个异端,胆敢用言语侮辱伟大的火焰之神,你就等着我们把你送上火刑架吧!”

    两位信徒呵斥道,璀璨教堂下属神殿讲究同气连枝,一神受辱,所有的信徒都有权利去捍卫那位神灵的一切,甚至付出生命。

    “这位......先生,请给我一点时间,只要您能够挡住他们,等一下我收拾他们跟玩一样。”亚林迈瑟沉声说道。

    “呵呵。”财仙王回了他两个字。

    刚刚那一点灵光是财仙王随便从某个宗门的《甲木道》之中翻出来的某一篇某一段话,能够从那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之中弄出一点领悟来已经很不错了,你居然还想着在领悟完之后马上爬起来和那两个实力在九级中段的刺客较量?

    尤其是,准备妥当的刺客拥有着越级强杀的恐怖力量!

    “算了算了,帮你一把,你不值钱,但是我的灵光值钱,再说了还有问题要问你。”财仙王弃疗,从袖袍中摸出了一根通体黝黑的长棍,看准了刺向他的黑影的动作就随手砸了过去。

    黑影吃了一惊,然后向侧边闪了一下,将匕首横过来用右手拿住,然后继续朝着财仙王的脖子冲过去。

    刺客出手,无路可退,必须一往无前。他相信凭借着影神殿的专用匕首“刺首”的锋利一定能够切开那根棍子,以及财仙王的脖子!

    ......

    “呃,说实话你是哪里来的自信用你这种破铜烂铁跟我这做栅栏用的棍子硬碰硬的,你好歹用个相克的东西啊。”财仙王捏着那人早已歪了的脑袋补了一棍子打到开瓢,然后对着风无缺那边说道:“无缺小子,把那个人放出来吧。”

    风无缺摊了摊手,道:“没办法啊,先生,他现在已经成灰了,没办法放出来了,话说你教我这个火牢术还真不错,我觉得吧,只要里面的温度往下降一点,会是个不错的休闲卖点。”

    财仙王随手将那人的尸体往外一扔,手指一弹将其震成了虚无。

    “不管你,我们现在还有正事要办。”他看向了亚林迈瑟,“装没有突破完成很爽么?你觉得我会问你什么?自己交代一下吧,答案决定着你能不能完好无损地活着出去。”

    亚林迈瑟苦笑起来,随后竖起了右手上的食指和中指,狠狠地挖向了自己的左眼。“噗嗤”一声过后,他将那只完全碧绿的眼睛扔给了财仙王。

    “你想要的,都在里面,我还是接着用我自己的眼睛吧。”他说完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魔法罐子,从里面取出了一枚眼珠装到了左眼眶里,然后用寒山极冰做成的护眼罩轻轻地盖住,躬身行了一礼,快步走了出去。

    看着风无缺对这枚眼睛左看看右看看,财仙王恢复了严肃的面容,然后将圣窍叶子拿在了另一只手上,道:“无缺小子,到了现在,道路才算真正的铺平了,亚林迈瑟,是我们钓起来的第一条大鱼,也得到了我想要的信息。”

    随后,财仙王笑得一脸高深莫测:“你,想不想看看自己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风无缺从那个眼睛上面移开视线,看着财仙王。

    原本的样子,什么东西?

    “还有,无缺小子,去准备准备,某个小家伙,也该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