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章:出谋棋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将领不再迟疑,左手快速地拿出了一根特制的卷纸用斗气碾碎,里面一点绿光闪过,朝着后方飞去。

    他随后拿出弓箭,在上面搭上了内宫禁卫独有的爆裂闪电符纸,斗气轻轻催动,然后将这道一次性的符文附在了弓箭上,拉开满月,瞄准门口,就要一箭射出......

    “将军,不可!”旁边的亲兵一把拉住了他,“里面全部是皇室保存下来的珍贵书籍,不能用这个符文啊。”

    将领呆了呆,狠狠地一箭射在了藏书馆的台阶上,炸得乱石飞起,有几道闪电突兀地飞了过来,将最前方的士兵电得身子发麻。

    他将大弓扔得远远的,拔出佩剑向四周挥了挥,道:“传我口令,把周围给我围起来!”

    他迅速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说道:“地下也要给我封得死死的,把那几个以前在弓手营的给我调度完毕,不许有一只疑似传信的东西从藏书馆飞出去,唔......飞进去的也给我截下来。”

    一道道命令下达完毕,以藏书馆为中心,连上后来的援兵,足足有一千人的兵力将那一小间书阁给围了起来,像用弓箭的那种将领级人物,更是直接来了二十位。

    天空已经被玄木帝国独有的青鹰骑士占了下来,数头青鹰发出了尖锐的鹰啼,震慑这四方被蓄养的飞禽。

    而地下早已被土系的魔法师和战士施展手段挖出了一个深有十米,宽五米的环形沟,只要有人敢从下面来援或者出逃,旁边的人会把他打成筛子。

    财仙王拨开窗帘看了一眼,眼尖的神射手们弯弓搭箭射了过来,纯钢的箭矢上喂了湛蓝色的剧毒之物飞向财仙王的脑袋。

    借鉴了刚才那位将领的错误,神射手们很有默契的把箭矢换成了这种对藏书没有太大破坏力的毒箭。

    轻描淡写地将弓箭一指弹开,财仙王手掐印诀,体内先天之力涌动,附近的水汽逐渐笼罩了过来,一个精美的道纹浮现。

    现在还不是跟这些人所代表的势力闹翻的时候,能避免冲突就尽量避免吧。

    “邪神的信徒想使用云雾魔法逃离!火系魔法师呢?”一位小队长大喝一声问道。

    队伍中间两个身着红色衣袍的魔法师魔杖一挥,强大的火系魔力将周围聚集起来的水汽蒸干,还有一点点的残留已被土系的同僚给压到了大地里。

    财仙王又看了一眼,略微满意地点了点头。

    两次突发事件这群士兵都应付的不错,可见平常也不是什么酒囊饭袋,是从真正的精锐里面挑选出来的。由此可见皇室禁卫还是可堪一用的。

    “雷来!”一道符文划出,天空中落下了数道足有少年手臂粗细的雷光,财仙王手中印诀一变,雷光分成了精细的雷线,交织成了一张大网定在了上空。

    他掂了掂手上的一大捆弓箭,将里面的铁精给提炼了出来然后收好,一掌将符文崩碎,随即打了个手势——

    “落!”

    天空上的雷网轰然落下,将所有的士兵压倒在了地上,雷光凝而不散,牢牢地控制住了那一帮人,将领们也毫不例外。

    轻轻松松地走了出去,财仙王的脸部瞬间变幻成了一个近一段时间中调查后的一个怀疑对象后走了出去。

    财仙王很没个正经地笑了笑,道:“邪神的信徒么,那如果我这样,会不会更像一点?”

    原本阳光的笑容变成了阴森的冷笑,秘法催动的魔功破体而出,化作了几十个紫黑色的魔头围绕在财仙王的四周。

    花草树木也在一瞬间被夺走了元气枯萎而死,在他的恶趣味下注入了几个领头人的体内。

    这样一来,想必他们也和邪神扯上关系了吧。那个璀璨教堂的人一来,肯定要怀疑这些人暴涨的实力,到时候任他们身上长满了嘴也说不清楚。

    这个世界的教堂对皇朝的控制力堪比六界之中修仙门派对世俗的控制力。

    只要玄木皇室的人跟邪神一扯上关系,强势的教会绝对会查个清楚,说不定还会把以前的破事都给翻出来一撸到底。

    只要他们一慌,财仙王就有了可乘之机了,说不定还能从中狠狠地咬下一块肉来。

    “所以,去你大爷的教堂,本座现在,还不想和你们打交道!”

    财仙王大大咧咧地从宽大的袖袍之中摸出了一把蓝光闪烁的大锤,重重地朝着一个方向挥了出去。

    一道巨大的锤影凭空而化,砸向了五位正在飞过来的人。“糟了!以吾神的名义......”话音未完就被财仙王的锤子给打入了土中,身上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

    “哼哼哼,我家小店里,跌打损伤膏药甩卖了,一百万金币包治好啊,哼哼哼哼。”魔气围住财仙王周身,化作了一道紫光消失不见。

    财仙王按落遁光,看到了风无缺正一脸严肃地剖开了一棵大树制作门闩,旁边摆满了各种油漆、熏香料一类的罐子。

    他拿起了那块长宽高明显不一而且还坑坑洼洼的木头条,脸上的表情出现了“纠结”的意思,似乎对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很是不解——

    为什么会跟以前用的不是一个样子?

    财仙王轻笑了一声,对着风无缺说道:“记住了小子,把这门闩做到和以前的一样好看,本座就赏你一柄武器耍着玩,毕竟我的力量可不能浪费在这种东西上。”

    风无缺的眼睛闪烁出了一丝亮光,满满的期待。

    小店开业以来,他很是看到了一堆人拿着精致华丽的武器随身,遇到了什么事总喜欢摸向身旁的武器或者配饰,感觉上十分帅气。

    风无缺从库房里又找了几块厚木板,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本《美观门闩简易教学》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

    藏书馆附近,一个身穿翠绿色皇服的中年男子正小心翼翼地看着麾下的将士把深埋在土里的五个来自璀璨教堂的红衣大主教挖出来。

    男子揪准机会忙不迭地从自己私人的储物道具中拿出了上好的疗伤秘药灌进了他们的嘴里。生怕他们出个什么意外,同时瞪了一眼几个将领。

    周围几个高级军官也拿出了军队里最好的外伤药抹在了他们身上。

    不得不说军队里的东西确实好用,在几位大主教的惨嚎声中,伤势迅速恢复。

    他们阴着一张脸说道:“尊敬的皇帝,希望在场所有人都不要走,请接收我们教堂的检查,当然,这个检查不包括您。”

    三个不同神殿的人话音刚落,地上出现了一个临时构建的中型传送阵,一队身披刺满了神灵教义的披风的蒙面人出现,默不作声的将一片区域给围了起来。

    在得到了皇帝的肯首之后,这一支三十人的小队犹如阴影一般飘进了藏书馆里,开始用各式神奇的器具查找线索。

    但是财仙王的身体经过黑色光芒虚化之后,虚实只需在一念之间,唯一留下来的,算得上是线索的东西,就是一开始封锁藏书馆的几位将领暴涨的实力。

    他们平均下来基本上有三个阶位的上升,这让他们想哭又想笑。

    经过他们的提取实验之后,除了财仙王所动用的一丝丝魔道气息被提取出来后炸得一众人等灰头土脸,融入了他们体内的仅仅是最纯正的生命力量。

    “主教大人,这是嫌疑犯的脸部速写。”玄木帝国主管刑狱的官员恭恭敬敬地递上了几页财仙王的“真实模样”。

    后来的小队人员接了过来,迅速进行了交流,并且对照了各个世家豪门之中暗子传过来的消息,答案是——查无此人!

    这一下连玄木皇帝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很多,这个连璀璨教堂都查不到的人,只可能是隐藏的太深了。

    以教堂的人的实力,在哪条街上贩卖儿童玩具的人的祖宗十八代都能弄得一清二楚,怎么可能查不到一个实力如此强悍的人的任何资料!

    三位脸上仍旧有没消散掉的淤青的老人瞬间拉长一张脸,异口同声地说道:“尊贵的陛下,看来贵国对神灵的尊敬程度有待加强啊。不尊敬神灵的国家,是不会受到神灵的眷顾的。”

    皇帝咬了咬牙,“我们国家对于神灵的尊敬是毋庸置疑的,我代表全国人民做主将下一年的税收之中的百分之二十交给教会,尊敬的青木之神在上,愿你庇护你的子民。”

    周围数十米内的植物疯狂生长起来,散发出了属于自己的清香,独立又交融。

    三人脸色一僵,说道:“既然是青木之神的忠实信徒,诸神也会降下自己的庇护,刚刚收到了我神的神谕,你们只用缴纳百分之十二就好。周围的神殿骑士也会继续保护你们国家。”

    皇帝脸上的微笑变得真诚起来,轻轻地鞠了一躬,表达出了自己对于神灵以及他们的代言人们的尊敬之意。

    大清早的,风无缺吃掉了自己的那份特制的药粥,在常人看不到的黑色细芒的控制下满脸堆笑地打开了杂货铺的大门,将早就候在外面的众人迎进了里铺,并且将那几粒财仙王交给他的珍珠摆在了最显眼的位置。

    “那么,按照老规矩,交易额最高的那位客人可以得到它。”众人看着那几粒散发着十分浓郁的魔力波动的珍珠,毫无在意地将自己嘴角的一丝口水拂去。

    一些专门为了某些对容颜有用的药品而来的贵妇人家更是双眼放光,然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钱包,随后只能可怜巴巴地看向了自己身边的男伴。

    没办法了,这里的东西实在是消费不起,哪怕是到来的各位都是家族里最顶尖的那一批人,亦或者是派过来的手下,但是真的没有那个能力把这家小小的杂货铺里的货物全部拿下。

    一粒最最普通的强身健体的丹药居然要价五十万金币,所有人都在暗暗抱怨,哪怕自己的家族也没有那么恐怖的敛财能力,这简直就是在明抢。

    不过自家人用过之后直接上报了家族,所有家族都非常重视,个人的购买行为很快就掺杂上了家族意志。

    但是基于某些来自上层的原因,这些嚣张惯了的豪门也没有直接动手拿下,而是以正规的方式购买所需。

    就连他们平时难以忍受的排队购买,都得遵守。

    第一是因为来到这里的人家世都差不多,也不存在什么恃强凌弱的情况。

    二是亲眼看见过一个实力不俗的八级战士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抓起来打碎全身骨骼后扔了出去。从此之后纷纷不敢造次。

    “那么,恭喜这四位客人,你们今天总共在小店里消费了八百二十三万金币整。获得了这几枚来自中心之海浅海贝的‘心珠’,恭喜。”

    风无缺把珍珠放在了珍贵的白色丝绸上,用一个香木制成的托盘放好递了过去。

    “请等一下,四位友人,我希望在无缺皇子的见证下进行一笔交易。”

    一个冒失的蓝袍青年闯了进来,风无缺抬头看了他一眼,瞳孔中独立的黑芒跳动了一下,后院的财仙王结束了修炼,神念连通了风无缺的肉身。

    有鱼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