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章:初临废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风无缺坐在了侧面的椅子上,呆呆地看着一个身穿暗金色长袍的男人右手捧住一个小号的,近乎透明的哥哥。

    财仙王满脸尴尬地对着风无魂说道:“抱歉啊小家伙,借了你的阵法来到这里,本座终究是没有解析尽你们的大道,搞得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说吧,你要什么补偿?只要在大是大非处没什么冲突,本座尽量满足你。”

    风无魂的魂体躬身行了一礼,说道:“还请这位前辈为我镇守此处三年,晚辈有一个要求,至少要我的弟弟恢复灵智,并且有资本立足于这片大陆,不知前辈可否答应?”

    财仙王耸了耸肩,“这很容易办到,虽然我的实力大多拿去镇压一个老变态了,但是这种小事还是没问题的。我顺便送你去一个地方吧,那里你还有点可能逆反造化,补全你的肉身。”

    财仙王左手一展,往上空虚握了一下,掌心劲力一吐,轰碎了天地屏障,将风无魂的魂魄扔进了一个灰色的池子里——

    “尽量在里面挣扎吧,你身上有我的一道符印,某些东西会在你的生死关头处解救你一下的,但是你想回来,想有肉身,有无上修为,那就努力吧。”

    处理完风无魂的事情,财仙王走下了阶梯,大手轻轻地盖住了风无缺的脑袋,一丝黑色的气体从食指尖端钻入了他的脑袋中仔细探查了一番,然后在他的后脑勺轻轻地拍了一下,将风无缺弄昏。

    满脸笑容地搓了搓手:“不错不错,是个修道的好苗子,但可惜的是被下了点重药。等到有资源的时候,这都不是问题了。”

    财仙王环顾四周,满脸期待地从一个小匣子里翻出了一包茶叶。

    然后他伸手抓了一小撮放入了一个精致的杯子里,从口中喷出了一口火煮茶,轻轻的抿了一小口,随后很是嫌恶地连茶带杯地甩飞了。

    这是什么怪茶,喝了一口感觉就像是灌了一口颜料一般难受。

    他一道黑色的雷霆打了过去粉碎了匣子和茶叶,用法力凝出了一团清水漱了漱口,然后走去了库房里。

    用一把布满着锈迹的钥匙打开了库房门,财仙王袖袍一转,打出一道劲风将灰尘扫了出去,满脸呆滞地看着足够饿死任何东西的,空旷的库房。

    摇了摇头,看来两兄弟为了那一座阵法已经耗尽家财了,那这样......本座好像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啊。

    财仙王露出了一种不怀好意的笑容,他摸了摸袖袍内部,随手一弹,一连串的闪闪发光的物品被甩了出来整齐地放在了库房里。

    财仙王,敢以财命名,就是因为他是经营着诸天之中最大的一个商行,被人冠以了这个称号,久而久之,就被这样称呼了。

    原来的数个称号,反而被渐渐遗忘了。他在心中叹了一句。

    右手从袖袍里掏出了一根炭笔还有一张兽皮,快速地记录下来拿出的货物。

    身上所穿的暗金色衣袍上的花纹不断扭动,变动着阵法的形态。财仙王看向一旁的龙头拐杖,冷笑道:“还想出来?不用那么客气了吧,本座的亘古第七界可不是那么好玩的地方。”

    黑洞再现,他一掌拍出,瞬间加持了无数道封印,然后扔了进去。

    老者看到了自己的拐杖同样落入了财仙王的毒手,气得暴跳如雷,打得第七界最深处地动山摇,浑浊了时空分界。

    财仙王走出了仓库,拉着已经转醒的风无缺来到了货铺前方:“小子,凭本座的身份,这等下人的活还是你来干的好,”

    他笑了笑:“并且,把你摆在了台面上,本座才能把那些躲在暗处的老鼠全部抓出来啊。”

    右手伸出,黑色的光芒化作五道难以观察的细丝,末端落入了风无缺的身体和脑袋里。

    他的眼睛里陡然多了几分亮光,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古怪的笑意:“来来来,一场大戏开始了,你们这些棋子,都得听从本座的意志!”

    数天过后,帝都中传出了一些不知真假的消息——

    原皇室“弃子”的兄弟二人闹出了一点事端,长兄消失不见,而幼弟却还在杂货铺中。

    并且不同于原来的传闻中,幼弟的脑子有问题,而是一个精于算计,七窍玲珑的人物。

    甚至在杂货铺中,出现了一些十分珍贵的物品摆在明面上出售,令众多的世家豪门趋之若鹜。

    财仙王将手中的美玉放下来,满脸疑惑的对风印书说道:“小子,我们今天赚了多少钱来着?”

    没有了黑色细丝的支撑,风无缺的脸庞十分的木讷,但好在已经可以看一些简单的账目了。

    “回大人,铺子里今天一共赚取了三千四百五十四万七千三百二十六枚金币,以及两百块金砖,由于大人你不收银币和铜币,所以这方面倒是挺好计算。”

    财仙王将手中的玉石重新变化为了灵气,然后食指轻点了一下,半空中浓郁的灵气又变化成了一粒粒硕大的珍珠,散发着温润的白光。

    风无缺接了过来,问道:“要怎么说呢,大人?”

    财仙王耸了耸肩“不用,挂在门上,就说明天谁买的东西最多,这几粒珍珠就送谁,你待会儿要去特别注明,这串珍珠只要合理炼制,马上就是一件件优秀的护身道具,去吧。”

    风无缺眨了眨眼睛,然后拍了拍右手臂上的一个小盒子,财仙王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不用......”,他认真地听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又拍了一下那个小盒子,拿起了他专用的大号炭笔,一笔一划地在一块木板上书写起来。

    财仙王默默地站了起来,闪身出了房门,顺手拿起了一根长长的门闩,想也不想直接往房顶上一扔,两个贼子,真当本座没有察觉你们吗?

    木质的门闩没有承受住财仙王的巨力,碎成了一块块木板,但是冲劲仍在,打得两个盗贼从房顶上摔了下来。

    “懒得问你们什么了,你们也不要有威胁我的想法。”黑光再现,财仙王轻声说道“心门洞开,万事皆明。”

    半晌过后,他将手一挥,粉碎了两人的魂体。口中咒印一念,卷起了一阵清风皇宫内城的藏书馆而去。

    该死的人有些多,挡了本座道路的,还是趁早解决了再说。

    财仙王周身黑光环绕,发出了阵阵轰鸣声,破败了周围的空间秩序。

    藏书馆内,一帮带着奇怪面具的人走来走去交换着意见,然后传达给坐在了主位上的十个绿袍人影。

    他们才是这个“木朽”的主要成员,专门对玄木皇室的皇子皇孙下手,不过近几年也只是对着几个破落皇子下了狠手,逐渐演变成了一些人交换利益的地方。

    已经有了不少人提出了猜测,说“木朽”的创建者很可能就是坐在了宝座上的那个,亦或者是下面几个有资格争夺皇位的皇子联合或者单独建立用来排除隐患的。

    既然已经解决了很大部分的人,组织存在的意义也发生了些许变化。

    一位绿袍人影手上的戒指闪过了一丝红光,然后碎裂。十个人之间互相点头示意之后一动不动,似乎已经知道了财仙王的来意。

    财仙王来到了城门外,一脸严肃地在思考到底是直接破门而入还是悄悄进去顺便捞一笔外快。

    毕竟对于他来说,这种级别的阵法已经无法构成威胁了。但是最终还是决定先办正事。黑光游走全身,虚化了财仙王的身躯,随便一跨就进入了内城中。

    玄木帝国不愧是以木为名的帝国,内城中栽种了各类植物,木系灵气极其丰富。

    财仙王脚下先天遁法一转,三两步就跨到了藏书馆外层。道纹一划,长满了倒刺的藤蔓瞬间长长了数倍,紧紧地捆住了外围防御的士兵,无法发声、走动。

    轻轻松松地走到了内室,财仙王看到了那几个绿袍人影。

    他大大咧咧地坐在了那把多余的椅子上:“说吧,你们今天故意等本座过来是为了什么。哪怕本座的实力不强,你们也用不着那么嚣张吧。”

    财仙王把玩着一串颜色阴暗的木珠子,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们这两天老是派人来我那里以各种借口买东西,也知道我有些什么玩意儿了吧?”

    一个绿袍人抬起了头,然后说道:“风无缺和风无魂两兄弟,或许没被收拾的时候,我们‘木朽’说不定还会下手。”

    另一位绿袍人冷笑道:“但现在一死一残,就算阁下你修为高绝,也对大局无法造成很大影响,除非你能改变民众的想法。”

    财仙王点了点头,就算是他们,如果不使出那种逆命的力量,光用普通方法的话,很难在短时间内对一个国家的人民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民众认为谁有那个资格保护他们,就会拥护他,这股人道的力量一旦被决定下来就很难被改变。

    “话不多说,我们和阁下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利益冲突,刚刚那两个人身后的势力之前对那两兄弟下过手,所以就送给你杀了,以作诚意。”

    “我希望阁下在日后如果有什么神效之物,记得多多关照我们组织,而作为回报,我们会发动最大的力量为阁下理清当年的事情,几年前的事情十分复杂,牵扯了太多势力,可能时间会久一点,希望阁下谅解。”

    财仙王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反正只要给他一段相对和平稳定的时间,到底是有谁在算计,肯定是能一一清算的。现在只要有一份势力愿意提供庇护就好。

    另一个绿袍人笑了起来:“看来阁下已经同意了我们的说法,既然这样,请阁下也要通过一点考验喽。”

    话音刚落,外面就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一支支精锐的皇城禁卫军正在火速赶来。

    领头的人身上斗气弥漫,他刚刚接到密报,有邪神的信徒闯入了藏书馆,上面已经紧急向教会的人申请援助了,自己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财仙王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然后一道红火从袖口扫向了那十个绿袍人,直接把他们给熔炼成了一方合金

    “当我没看出来么,你们这几个人都是一帮子金属架子,真身早就跑了。”

    财仙王抖了抖袖袍,五指成爪朝着大门的方向一挥,一道爪型的气劲冲出。

    气劲发出了尖锐的响声击碎了大门砸在了前方的盾墙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所有盾牌应声而裂,身后的战士齐齐怒喝一声斩出手中长刀,但却用力过猛一下砍到了地上。碰出了点点火花。

    将领瞳孔一缩,闪烁出惊骇之色,碰到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