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五章.嗜杀之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廉贞话完,众人收敛许多,之前心怀鬼胎之人也放弃各自天真的想法,想对七皇之子有所歪念,本就是天方夜谭,林凌就算实力尚不如意,但有武曲和廉贞在,也不是谁都可以去撼动的。

    回到战场,凌天虽然面对林凌强大的七星真元有所震惊,但实力毕竟自己要更高一筹,面对只不过刚刚突破等级的一段御星士,还是没有放在眼里,足足六段的差距,已经可以让凌天有了藐视林凌的资本。

    但他错了,不是错在没有将林凌的实力放在眼里,而是错在太小看了七星真元。

    此时的林凌,虽入世未深,但却也早已不是当时那个毛头小子,短短数月,他经历的远超同龄人。

    虽未能称得上九死一生,但说险阻重重、历经磨难也不为过。

    七星真元本就是天赋异禀之功,身怀此特殊体质之人,绝非幸运二字可以形容,靠的是老天的恩赐和自身的造化,毕竟大陆百年来除林凌的老子破军之外,林凌是第二个拥有此体质的人。

    放开七星真元不谈,揽星诀、御兽武典、风林火山阴雷哪个放在当世都堪称顶级功法,也足以撑起场面,更何况林凌集于一身,却并未产生排斥,反而互补互足,实力更是质的飞跃。

    凌天太小看了林凌,今日一战,结果早已注定,凌天或许不是败给了林凌,而是败给了这天赐的身躯和数重顶级功法加身的狂妄。

    凌天重整身形,长吸一口气,周身星魂力再提几层,看样子,已是最后一招,全力一击,以其远超林凌的等级,想必此招威力定是十分强悍。

    “林凌,我承认,天赋异禀的你,从根基上来讲是我永远比不上的,但你记住,在北斗大陆,看的是实力和手段。”凌天眉头一紧,杀意顿时现于眉宇之间,恶狠说道:“不管你是谁的后代,公平切磋,是生是死,莫怨他人。”

    “成王败寇,自古不变的规矩,今日你我交手,尽全力即可,是胜是败,靠的是自己,不是天意!!”林凌反驳,字字珠玑,反而让凌天说不出话来。

    “嘴硬是没用的,今日谁胜谁败,咱们手底下见!”话音刚落,凌天真元再提,星魂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泻而出,凝聚双拳,化实为虚。

    凌天额头冒出点点汗珠,看来此招对于自身的负担极大,凌天催动功法之时,虽然看上去并不明显,但自己确实之前在林凌的初次交手下受了轻伤,伤势不重,可在对决之中,小小的疏忽也可能对战局造成天翻地覆的影响。

    星魂力肆虐而出,凌天之前被林凌所伤的道道血痕此时再深一分,竟迸出鲜血,倒是让在场的众人张大了眼睛。

    “外功系顶级功法之一,狂战士血脉!”“自损经脉,以狂暴之血增强外功之威,这小子不简单啊!”

    在场众人看见凌天血淋淋的样子,有的震惊,有的似乎早已在意料之中,并未有任何的惊讶之色。

    “呵呵!不错的修为,年纪轻轻就能习得此等功法,深得其父凌狂风的真传,只是小小年纪就要学习这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也不知是福是祸!”廉贞见多识广,第一时间便看出这功法的端倪。

    众人只知道这狂战血脉的强横之处,但靠着损耗自身精元的做法来强行提升自身实力,定然会有许多隐患。

    能让凌天不惜损耗自身也要动用此功,看来这场简简单单的切磋他确实十分看重。

    反观战局,凌天肤色早已转为血红,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双眼竟也被白色完全充斥,布满血丝,獠牙从嘴中探出,看上去,犹如地狱夜叉,勾魂索命,让人不寒而栗。

    “这小子不简单,这功法虽看上去强悍异常,但想必能在短时间做到如此提升,应该会有不小的副作用,接下来这一击,我定要使出全力,让他败下阵来,否则时间久了,这功法定会要了他的性命。”林凌眼光犀利,凭借自身七星真元的探索,早已明了此时凌天的实力已强行提升至约九段御星士左右,实力提升了两段,此时如果林凌再留有余地,自己失败不说,有可能会让凌天反噬自身,有性命之忧。

    况且凌天既然来自凌峰城,也算得上是曾经父亲的属地之一,这凌天日后对自己定会有不小的助力,现在,他的性命不能有损。

    心中既有所打算,林凌也不再留手,星魂力全部外放而出,但此时,由于星魂力被掏空,林凌却发现了一件出乎意料的事。

    由于林凌打算以一招之力解决凌天,自身星魂力毫无保留的倾泻出来,此时体内几乎接近完全空虚的状态,但刚刚被掏空的身体竟然在眨眼之间完全复原,而体内隔断分明类似于一个盒子般的七星真元,分属于内功系的部分却转瞬之间被掏空,化为其余的星魂力填补了空虚的身体。

    “想不到这七星真元竟有如此功效,这无异于在体内存储一个备用的能量盒。”林凌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不由得感叹起来。

    七星真元的功效和潜力到底有多少,至今为止还无人知晓,毕竟除了破军之外,没有人接触过此神赐之功,而破军也从未告诉过林凌有关七星真元的任何内容,看来今后这天赋体质到底有何妙用,还需自己去慢慢摸索。

    反观战场,林凌爆发出全部的星魂力,化为巨鲲现于宴会大厅,扇动着双鳍尾翼击打出层层巨浪,虽为能量体,但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在场的众人震惊。

    “这小子不愧是破军的儿子,正统瑶光星魂力的继承者,区区御星士的级别,竟能使出如此盛气凌人的功法,假以时日,定会一飞冲天,前途不可限量。”纳兰婉悦在一旁看得出神,似乎有所打算。

    “我星隐刺客世家近年来实力大减,早已沦为大陆二流势力,他日假如能与此子交好,自然也可与北斗七皇拉上关系,振兴家族,指日可待。”幻刺长老捋着胡须,诡异的笑着。

    除了这两人,在场众人心中各有所想,似乎众人都对林凌再次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巨鲲入海已是目前林凌所能使用的最强招数,攻击力强而且范围极广,用这招来招呼凌天,似乎再合适不过。

    巨鲲浮于空中跃跃欲试,反观凌天,却也是早已蓄势待发,身子一弓,整个人窜了出去。

    凌天双爪杀气逼人,散发着血腥气味,凌厉攻势直取林凌。

    林凌不再迟疑,强招出手,回击凌天。

    轰!!!!!!!

    包含林凌全部星魂力的精纯能量体整个轰击在凌天的身上,本以为会一招定胜负,但林凌错了,并非自身实力不济,实在是对于这狂战士之功了解太少。

    “哈哈哈!!”凌天狂笑:“林凌,我承认,天赋你远在我之上,只不过这江湖阅历还是差了点!用如此精纯的能量体攻击我,我不知道有多舒服!!”

    林凌听闻此言,暗叫一声不好!

    凌天此时面对巨鲲入海,虽谈不上毫发无伤,但让林凌意外的是,自己最强的杀招结结实实的打在敌人身上,竟然如同挠痒一般,此时,凌天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吸收着能量。

    “这是.....”面对自己初次见到的狂战之功,林凌一头雾水。

    “让我告诉你吧!我这狂战士其中最无解的技能---嗜血!”凌天嘴角上扬,渐渐吸收完巨鲲入海的能量,凌天整个人似乎也精神了许多,只不过全身血气竟然再盛几分,看来这能量确实转化为自己所用。

    “面对狂战士,除了肉搏和封印术抑制其行动外,万不能用能量体远程攻击,这是大忌,看来初入俗世的你,并不知晓我们狂战士一族的可怕!!”凌天舔了舔嘴唇的鲜血,狠狠说道:“是时候让你长些教训了!!!”

    凌天强招再握,心之方才一招林凌已散去全部星魂力,此时是出招的最好时机。

    几次挪移之下,凌天已至林凌身前,左手化拳为爪,索命勾魂。

    “这功法的确出乎我的意料,但......”林凌猛然抬头,大声回应道:“大意的人是你才对。”

    话音刚落,林凌本应干枯的星魂力再度爆发而出,此时,却不再是外功系属性,而是灼热的火系星魂力。

    凌天招式已出,根本无法停手,整个人瞬间被林凌的火系星魂力包裹全身,顿时灼热加身,难以忍受。

    “啊!!!”惨叫一声,凌天撤步而出,翻滚出数米之外,全身焦灼,似乎伤的不轻。

    “凌兄,我们就此罢手可好,你我再打下去没有任何意义。”林凌见胜局已定,再咄咄逼人并不是自己的性格,出言相劝,欲结束这场闹剧。

    “好个阴险小人,趁我不备,竟能留着杀伤力如此强的招式,但今日,你我必须倒下一人!!”凌天忍着全身的剧痛,双臂支撑着膝盖艰难地起身,长吁一声。

    “林凌,本来我是不想用这招的,除了会耗损自身寿命,稍有不慎,命丧当场也极有可能,但今日之辱,就算搭上我这条命,我也在所不惜!”

    凌天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双眼也渐渐转化为血红色,嘴中竟长出如野兽般的獠牙,全身肌肉暴涨,青筋迸起,甚至几根血管也寸寸可见,爆裂出鲜血,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恐怖。

    “狂战嗜血,血魔祭天!!!!!!!”

    凌天所展之功,乃是狂战士一族禁数,血魔祭天,实属耗损生命,强提实力之功法,面对这舍命招数,林凌又该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