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 星光独角兽(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牛肉汁顺着食道流入了池傲天的胃中,一天没有吃到东西的胃开始翻滚着,像是刀子刮过一样。但是,再摸了摸怀里的肉块,实在不多了,如果晚上不能找到宿营地,那么……还是省一些吧。这一瞬间,他有些后悔,刚才应该把那只死去的幻兽撕开带上一部分。

    雪峰上的天空,由于太阳一旦西斜很快就会进入群山怀抱,所以夜来地极为迅速,在池傲天刚刚感觉天变阴沉后,没有走几步路,夜色就降临。估计离宿营地可能只有几百米了,池傲天知道,如果今夜无法到达宿营地,或许,今生今世他和小黑也无法抵达那里了。

    ……现在把小黑放下,还有机会自己走过去。

    每年也都有几个骑士因为气候恶劣,不得已放弃了试练,把死去的幻兽扔在了雪山上,自己走了回去。如果有一年,所有的幻兽骑士都完成试练,反而是大新闻。

    难道,自己也要这么做么?

    但是,如果不这么做,肯定自己和小黑都很难渡过这一关,冰天雪地中,没有吃的,没有热量,摆在自己面前的,就是死路一条。

    而且,以小黑现在的身体,即使今天能够到达宿营地,或者即使能够过了今天,能够活着到达幻兽圣园的机会也极为渺茫,那么这样的话,或许把它放下,是自己最为明智的选择。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生?还是死?池傲天抬起头,眼睛迷茫地看着黑色的夜空,心开始动摇了。众神之战魔法兵器谱

    第三页,第一栏:寸延

    枪名,长11尺9寸8分,重54斤,质地不明,产地不详,在众神之战中为黑暗龙王所用,原名来历不明,但是在众神之战中,取寸寸延长之意,看似攻到尽头的一枪往往能够像黑暗龙王的剑一样,从绝对不能的角度再次爆发出致命的攻击。

    这把枪一直陪伴了池傲天一生。

    ——《众神之战魔法兵器谱》

    很多人在生与死面前,放弃了一切尊严,放弃了一切信念,选择生。就更不用说只是一只动物。

    风,怒号着刮在池傲天铁青的脸上,已经沾满了雪花的浓眉紧紧地拧在一起,眉毛下大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少年狠狠咬着下嘴唇,回手拍了拍小黑龙:“小黑,同生共死吧。”

    随后,池傲天在一个向前倾侧的冰壁后面解开了小黑龙,从附近找了一些碎冰,斜斜堆砌在雪丘的两侧,接着,把附近的浮雪捧了起来拍打在碎冰上,一边拍打一边往上面呵气,雪融化的一瞬间再次冻结了,很快,浮雪把碎冰中透风的缝隙一一堵死,冰壁和两堵碎冰墙形成了一个口小肚子大的葫芦。最后,用剩下的浮雪和碎冰末把前面堵住了一半高,风慢慢变小了。

    池傲天也无法想象,在如此疲劳之下,他竟然还依旧能够有体力做完这些工作。

    葫芦里的空气温度逐渐升高,起码已经不像外面那么冰冷了。人和龙紧紧地靠在一起,池傲天把小黑龙的脑袋紧紧抱在怀里,让它呼出的气息在自己的衣服里形成一个小循环,能够尽快再回到小黑龙的身体里,这样不会损失太多的热量。

    夜,越来越深。

    雪纷纷扬扬随着风扑撒在天地之间,小小的雪葫芦外面也被蒙上了越来越厚的雪。

    夜里,睡梦中,池傲天梦到了自己和小黑一起走入了幻兽圣园……咦……这是幻兽圣园么?怎么会有很多房子?从来没有听到自己的叔叔讲过幻兽圣园里有房子。而且这里一切都是黑的,很肃静,小黑在里面显得很活跃,不断咬着自己的衣服往前跑。接着,前面闪现出一个大厅,刚刚走进去就发现在一个高大的台子上有一个黑衣人,他背向门面向大厅唯一的天井,月光从天井里照下来,把他的影子长长地拉在地上。

    除了那一道惨白的月光外,大厅里全是漆黑一片。

    突然,黑衣人发出冷冷一笑:“呵,看不出,几千年了,真有人类能在这里挑战死亡的。小伙子,表现不错哦。”

    黑衣人猛地转过了身,血红色的眼睛在漆黑的大厅中像闪电一样划过,池傲天感觉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天而降,从发梢一直冰到脚底,脚下像针扎一样疼。

    呵——池傲天从梦中惊醒。发现雪墙下面被风吹出了一个洞穴,自己的脚刚好放在洞穴后面,呼呼的寒风从这里刮了进来。他挪了挪脚,用棉帽塞住了洞穴,用脚踩了过去。

    他又摸了摸小黑,心里一惊,怎么头冰冷的?连忙翻身起来,捧起小黑的脑袋,已经冰冷一片了,但是鼻翼还有微微的呼吸。坏了,池傲天想起了在骑士学校幻兽课程中对地行龙的描述:地行龙,多为冷血动物,亦有少量为热血动物。热血地行龙个子小,不能作为骑士坐骑用,因此所有服役的地行龙均为冷血动物。为了保证血液的正常流动,地行龙必须通过:运动、晒太阳或者吃热量比较高的动物血肉等方式获取足够的热量,如果长时间无法获取新的热量,地行龙将死去。

    尽管是冰天雪地中,汗水还是立刻从池傲天的头上淌了下来。从昨天开始到现在,小黑没有任何运动,而且没有吃任何热的食品,更谈不上晒太阳了。怎么办?这么下去,到明天的结果只有一个——寒冷致死。

    怀里还有最后几块牛肉干,也是冰冷冰冷的。

    热量,热量,哪里有热量?池傲天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突然,他脑子里灵光一现,从靴子里摸出****,伸出左手,解开手套和袖子间防风的黑色丝绦露出了小臂,手掌回握成拳,少年咬了咬着牙,****从动脉上纵向刺入,血喷了出来,手臂连忙移到黑色地行龙的嘴里,能够感觉自己的血从手臂里流出,慢慢淌入龙嘴里的喉咙,甚至能够感觉到,它的舌头慢慢地动了两下。过了一会儿,血流得似乎越来越慢,池傲天把手拿出来,在另外一条静脉上划开了深深的一个十字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池傲天两只胳膊上已是伤痕累累,脚下虚飘飘一片,已经感觉不到大地的存在。看着呼吸逐渐正常的小黑,池傲天还没有来得及把丝绦扎上就一头栽倒到雪地上。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池傲天终于再次醒来,眼前昏暗中一片金星。他紧紧地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后,发现外面天已经亮了,好像雪也停了。伸手摸了小黑一下,呼吸挺好,看来鲜血没有白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