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章 血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独孤寒和段成风两人很快就交上手。

    一上手就是惊天骇浪般的掌力朝着对方狂扔出去,出手的速度快的让人不敢直视。

    在神医谷的高空之上,两人的交手卷起阵阵狂风,虚空为之晃动。

    两人都是虚境的高手,所以动起手来场面宏大,气魄不凡。

    修为弱一点的,就只能勉强能够看见两道人影在空中上下翻飞。

    掌力相撞之声在空中震天响,响彻整个神医谷。

    而另一边。

    数百名天魔宗的高手蜂拥而入,直直进了神医谷,并且已经和神医谷里的弟子交上手。

    与其说是交手,还不如说是屠杀。

    这些人都是天魔宗的高手,神医谷的弟子基本都是小年轻,哪里会是魔道高手。

    顿时如虎入羊群一般,展开了一场血腥而惨烈的大屠杀。

    虽然段成风给他们做了一个布置,设计了一个杀伐阵法帮助他们,但这毕竟是一百多个高手,而且还有人随身带了破阵符,所以轻而易举的被破去。

    整个神医谷内,哀嚎一片,到处都是尸体和逃亡的迹象。

    秦婉此刻正和一个天魔宗的高手战在一起,因为她是传功堂堂主宋仁的亲传弟子,所以武功实力比起其他弟子来要强上许多,乃是堂堂的一流高手,功力深厚。

    而她所面对的依然是一个一流高手,只是实力上又要比她高了许多。

    一流也分初期、中期、后期、巅峰四个境界。

    秦婉只是一流初期,而她的对手则是一流中期的。

    这一百多个天魔宗高手,实力最低的都是一流初期,高的有绝世后期的。

    这批高手是独孤寒派出来围剿神医谷弟子用的,所以整体上实力有高有低。

    真正的高手都派去对付神医谷的高手去了。

    此刻,秦婉在天魔宗高手的连连攻击之下已经落入下风,随时都有可能葬身于此人之手。

    她内心焦急,但此刻也找不到援手,只能咬牙坚持着,眼神左右打量,寻思着逃跑的路线。

    眼下整个神医谷都陷入到了混乱之中,天魔宗高手也是随处可见。

    想从这里逃离出去委实不容易。

    “哼,和我交手居然还敢走神,找死。”天魔突然怒喝一声,全力使出一掌,朝着秦婉的胸口高耸处拍去,看样子毫无怜香惜玉之意。

    秦婉被他的一声暴喝,立刻回过神来,天魔的雄浑可怕的掌劲已经逼近,她已经没有办法来抵抗这一掌了。

    这一掌下去,即使不死,也要重伤,那对香软的地方也会被损坏。

    秦婉露出绝望之色,心下已经放弃了抵抗,闭上双眼,准备接受这一掌对她身体的摧残。

    “老夫的弟子也敢动,找死——”

    突然间,一声暴喝再次响起。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已经绝望的秦婉立刻睁开双眼,露出惊喜之色。

    没来得及看清楚,只听到“砰”的一道剧烈响声。

    眼前的天魔已经直直倒飞了出去,一道鲜红的血液从口中飚射而出,划过天空,妖娆美丽。

    天魔倒躺在地上后,砸起一阵厚厚的灰尘,随即再也没有动过弹过,显然是死了。

    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让她忍不住喜极而泣。

    “师父,你来了。”秦婉带着一丝哭腔喊道。

    不仅仅是因为刚刚被天魔吓坏了,还因为看到了宋仁身上的伤势。

    此刻,宋仁的脸色极其难看,右手捂住胸口,嘴角一丝血迹依然没有干,显然是刚刚受了很重的内伤。

    想到师父都受了那么重的伤,可还是心念着自己的安危,让她心里忍不住想哭。

    “师父,你……不要紧吧?”

    宋仁摇摇头,一只手拉住秦婉的手,说道:“你快随为师走,为师即使拼了性命也要护送你出去。”

    “啊!师父,那你呢?”秦婉听到宋仁的话,心里更加担心了。

    “师父不要紧,只要婉儿你能够平安出去,那么为师夜就放心了,什么都别说了,你赶紧跟师傅走。”说罢,也不管秦婉同不同意,拽着秦婉就往神医谷的左侧面飞了过去。

    “师父。”

    秦婉跟在他的身后,也拼命运起了轻功,看着眼前师父的背影,她心里默念着,这一刻,感觉师父就像是自己家的父亲一样护着他。

    只要前面出现一个敌人,他立刻抬手将之灭掉。

    很快,宋仁就带着她杀出来了一条血路。

    极速朝着对面的山脉飞奔而去,刚落到地面上,宋仁就察觉有天魔高手朝着这边飞来了。

    来不及说什么告别的话,只是拦腰抱起秦婉,咬着牙,忍受着身体的痛苦,一闪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经来到了一处清澈见底的溪水边。

    宋仁的身体已经无法再承受了。

    刚落地,差点忍不住要喷出一口鲜血,但他还是强行压制了下去。

    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让秦婉为他担心,到时候她又会赖着不走。

    “师父,你没事吧?”秦婉露出担忧之色。

    宋仁急忙严肃地对秦婉说道:“婉儿,你现在赶紧走,走的越远越好,什么都不要管了。”

    “师父,要走咱们一起走,不要丢下徒儿一个人。”秦婉此刻忍不住哭了出来。

    她知道,师父这是不打算逃了,要为她拼出一条路来,可越是这样,她就越不想走,哪怕是死,她也不想走。

    “傻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师父好不容易把你送出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这样对得起为师吗?”宋仁压着胸口大声说道:“你赶紧走,待会想走也走不了了,你走了,为师才放心,到时候师父想逃也很容易,但是你在这里只会给为师添麻烦。”

    秦婉愣住了,这种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真要弃师父而走的话,她心里是很难接受的,但不走似乎又不行。

    “你还在犹豫什么?我宋仁的弟子绝不允许如此犹犹豫豫。”宋仁继续说道:“你若真的心疼为师,那么以后就好好练功,争取为师父报仇,为神医谷死去的人报仇。”

    秦婉都来不及答应,宋仁动手将她提起,说到:“你赶紧走。”

    随即,将她朝着西边用力推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