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九十四章 一项奇怪的本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过记录在册上面最吸引钟逸的一人却不是他们三个,而是文选司郎中耿俊誉,他既是吏部之人,其地位在吴俊明集团中处中上,如若口供上有他的签字画押,这比其余所有人的都更有说服力。

因为这是钟逸可以叮嘱过的人员,所以狱卒对他格外上心,记录之中的内容也极其详细,从钟逸离开之中,耿俊誉举止皆事无巨细的陈列于此。

包括吃过什么东西,吃了多少,有无挠头等细小动作。

而令钟逸吃惊的则是下面这段话:耿俊誉,早早入眠,亥时初便已合了眼,亥时换算到现在的时间就是夜晚二十一点之后,这在古代来说也算是正常的睡眠时间,从这上面来看,耿俊誉似乎一直保持他本来的作息习惯,看来白日那场戏并没有在他心头带来多大触动。

可接下来狱卒写到:入眠后无任何异常举动,可始终感觉耿俊誉没有真正进入睡眠,甚至还有微微睁开打探四周的举动,一直到寅时,呼吸才平稳下来,这才有真正入眠之迹。

钟逸将这些字眼又看了一遍,话是大白话,毕竟写下这些的人只是狱卒,能够写出这么多的话已经不错了,其中更是标注了他的感受,看来光凭纸上记录的内容,钟逸并不能判断而出了。

他指着耿俊誉这个名字,问道狱头:“这是由谁记录下来的,我要见他。”

狱头随即一想,便去寻人了,一眨眼的功夫,人已经带到了钟逸面前,带来的狱卒十多岁年纪,面容稚嫩,身材弱小,就像营养不良的刚刚进入青春期的青年一般,钟逸对此也没有任何奇怪,在这个年代,无权无势的孩子早早便出来养家糊口了,要真是赖在家里,迟早得饿死。

“认识的字不少嘛,读过几日书?”通过与先前徐海、金天等人记录的对比,他的内容已经是最为繁多的一个了,当然,其中定有钟逸刻意嘱咐的功劳,不过这人能认识这么多字,也在钟逸的意料之外。

“回大人,小的爹还在的时候,跟夫子学过两日,后来爹死了,只能子承父业,不能让一家饿肚子不是。”年纪虽然不大,不过在说话上倒是老练,看来他进入锦衣卫当中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

“你在对耿俊誉的记录中描写到,他像是装睡而不是真睡,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钟逸能够通过耿俊誉的一举一动得到他大概的模样,之后便有了突破口,所以对他的了解是必不可少的。

瘦弱的青年想了想道:“回大人,说来也奇怪,小的从小就有一项本领,那就是在别人盯着我的时候,我胳膊上便会起一层一层鸡皮疙瘩,小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昨日,从亥时一直持续到寅时,小人一直有这种感觉,所以小的断定,牢房里那人绝对没有睡着。”

“像我现在这样?只要看着你便会有异样的感觉?”钟逸盯着那位瘦弱的年轻人问道。

年轻人摇摇头:“只有在偷偷盯着我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像大人这般光明正大,什么感觉都没有。”

钟逸不禁拍手称奇:“这倒是一项奇怪的本事,这么说来就没人能够监视你了?”

年轻人挠挠头道:“理论上是这样,不过小人也不知道这项本领有没有失效过。”

钟逸心里盘算起来,如果自己身边有这样一个人,那么在很多时候能提前意识到危机的到来,不过如果被盯着的人换成他,也不知会不会触发这位年轻人的被动。

“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小的贱名刘产。”

“流产......”钟逸呢喃之后又问道:“你娶过妻子了吗?”

刘产不好意思的笑道:“还没,小人家里穷,娶不起媳妇儿。”

“那哪是娶不起呀,起这名字,怕是没人敢嫁给你呀.....”钟逸轻声说着。

“什么?”

“没事,你先下去吧。”

“是!”

刘产走后,狱头问道钟逸:“大人,刘产这孩子......没什么问题吧?”

钟逸奇怪道:“自然没有,你为何问这种话?”

“属下不是看大人与他说的话太多了嘛,还以为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呢。”

钟逸无奈笑道:“随便聊两句罢了,我好谈,你也知道的。”

作属下的就是如此,但凡上司有什么举动,总要剖析其中深意,总怕一时之间领悟不到上司的真谛,但哪有那么多需要猜测的东西呢?就如同钟逸来说,他对属下有什么便说什么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他一直是懂的,而且上下齐心,不管是一个机构还是一个组织,才能让其走上正轨,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就算都有其各自的本领,对这个组织的发展来说也是不利的。

这就是钟逸千户所不断壮大的原因,他与属下之间亲密无间,团结成了一整块石头,毫无间隙,所以哪会有不好的道理呢?

再者来说,这么活下去太累了,一点都不轻松,人与人之间还是多几分坦诚的好......

“刘产那个独特的本事,你知道吗?”钟逸忽然问道。

狱头应道:“那小子心里藏不住事儿,来这儿没几日便对我们提过了,一开始我们还不信,后来我们便约定每个人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瞧他,但没想到的是竟然都被他发现了,从此之后,便对此深信不疑了,不过这项本领对他来说又有什么用处呢?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狱卒,如若不出意外的话,一辈子都要钻在这阴暗潮湿的诏狱当中出不去了,既然都站不在阳光底下,谁又会偷偷瞧他呢?”

狱头如此悲观,既是对刘产,也是自己心底的共鸣,没有人愿意一辈子钻在这等阴暗角落,人最基本的需求是被他人的认可,只有站在烈阳之下,站在最耀眼的地方,才会有这个机会,但他们......只能这般默默无闻到最后。

钟逸微微笑道:“不过这次他可立了大功,若有机会,我定要好好发挥他的本事!对了,耿俊誉此人的档案有吗?我想要现在看一看!”

“有!属下这便去拿!”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