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三章 又见卖货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起那位五品官员,就不得不继续提起吏部,此人名叫耿俊誉,隶属吏部,算得上吴俊明的心腹手下,从他在吏部中所担任的官职便可以看出。

吏部当中最大者便为吏部尚书,之下便是几位侍郎,不出所料的是,下一任的吏部尚书会从几位侍郎中挑选,而现在吏部已是乱成一锅粥,之前吴俊明的尚书之位仍空着,手下两派皆有争夺之意,但耿俊誉是吴俊明直系,是另一派竞争的主要阻力。

他所任文选司郎中,吏部下辖了四个清吏司,每个司都有一位郎中,郎中属于五品官,和地方上的知府相当,但是,谁也不敢把吏部的郎中当成五品官看。

尤其是耿俊誉所任的文选司郎中,其地位在另外几位郎中最高,权利巨大,在吏部中十分重要,文选司就是负责选拔官员的机构,尚书大人和侍郎大人们都日理万机,选拔中下级官员的任务自然就交给了文选司郎中。

按照默许的规则,尚书和侍郎们只负责挑选道台以上的中高级官员,至于知府以下的官员太多,尚书根本记不住,也不想理会这些小官。一般情况下,文选司郎中拟定好名单以后,尚书大人过目一遍,然后就可以发布任命,因此,全国的中低级官员对文选司郎中都诚惶诚恐,尚书大人的地位太高,根本遥不可及,文选司郎中则是绝对不能得罪的。如果得罪了文选司郎中,自己可能十年八年都是平级调动,根本没有升官的可能,文选司郎中如果出京到了地方上,布政使和按察使也要给点面子。

吴俊明能将如此重任放在耿俊誉手中,对他的信任程度可见一斑,不过耿俊誉对吴俊明也是忠心耿耿,钟逸听说诏狱已经连着几次对耿俊誉上刑了,可耿俊誉的嘴一直很严实,关于吴俊明的罪行,一条都没有透露。

这样难啃的骨头钟逸现如今也没有任何办法,不过是人就会有弱点只要能抓住他的弱点,钟逸就不信他会不合作。

剩下被抓回的官员里吏部便没有一位了,这个问题钟逸也是考虑过的,吏部虽然是吴俊明的大本营,但归根结底还是属于朝廷,属于宁家的,如若将吏部官员大肆抓捕,让本来的吏部千疮百孔,这对于朝廷来说也是一种损失,而且短时间内是根本没可能减小损失的,权衡利弊之后,只能将其心腹抓来,然后步步蚕食。

诏狱中关押的官员言官居多,言官隶属都察院御史和六科给事中,这些人是吴俊明在朝堂上最主要的武器,朝堂不同于战场,不是真正的打打杀杀,而是运用言官的弹劾以及谏言,对自己的敌人进行一系列打击,对于吴俊明这样进攻性较强的人来说,与言官交好,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而且这些言官很可能是吴俊明从一开始就已经安**去的,否则对他不可能如此忠诚。

钟逸将他们信息情报一个个看过去,发现陈达斌留给他的任务并没有想象当中如此简单,不过不得不说,锦衣卫这一步棋是真狠,几乎所有对吴俊明忠心的人全都被抓了进来,吴俊明少了他们,就好比少了手与眼睛,既不能及时得知朝廷上的动向,也无法染指官场的事。

而另外一些看起来与吴俊明交好的人基本都是一些墙头草了,一旦有所风吹草动,他们的所作所为也会做出相应的变化,他们一个个精明的紧,能够收手,绝不让自己深陷泥潭当中,恰当的来说,他们可锦上添花,但绝对不会雪中送炭。

可吴俊明此时真正需要的是雪中送炭的那些人啊......

思来想去,钟逸觉得吴俊明再无翻盘打算,他也算彻彻底底安下了心,如若让吴俊明这类的人卷土重来,这对整个朝堂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尤其是锦衣卫,他们作为消灭吴俊明的主力,吴俊明定不会放过,好在他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见紧蹙眉头思索的钟逸,狱头又是端茶又是递散食,生怕自己招待不周惹来钟逸的不满,钟逸倒是来者不拒,茶水喝上,食物吃上,一脸笑盈盈的表情,让谁看着都不禁感慨这位大人的平易近人......

“对了,前两日我抓进的人呢?关押在何处了,我要去见他。”

钟逸所说,自然是白莲教留在京师的那位卖货郎,如今陈达斌要去向海津卫,钟逸想从他口中得到一些关于海津卫的线索。

“千户大人您跟我来。”

狱头二话不说便将钟逸带到里面的牢房,诏狱中牢房众多,而关押的犯人又少之又少,值得被抓入诏狱中人的身份定然与众不同,寻头百姓可没有这个殊荣,当然了,对于臭名诏狱的诏狱,百姓们别说进,就是想都不敢多想,生怕扯上关系。

也正是这个原因,那位卖货郎能够一人呆在一间牢房内。

犯人见到钟逸,表情忽然不知所措,他心底里自然是恨钟逸,可在锦衣卫的底盘,他又哪敢把这份恨意表达的明目张胆呢?

“可还记得我?”钟逸笑着开口。

“当......当然记得您。”他苦笑一声道:“若是没有您,我也不会在此处。”

“听你这口气,你是怪罪我了?”钟逸问道。

他惶恐道:“不敢不敢!走到今天的地步全是我咎由自取,您给过我机会,是我不懂得珍惜......”

“行啊,我这次便再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诚实回答我的问题,我照样能把你放出去。”

“真.....真的?”卖货郎露出激动地神情。

“自然不假,我只要答案,在这处地方,我相信我说话还是有用的。”

卖货郎没有犹豫,从他知晓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进入诏狱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一些事,看来除了他之外,另外那两人对钟逸袒露了实情,既然如此,那他一人还需要坚守什么呢?

反倒不如用自己知道的讯息来换取自己的自由,他现如今也算看明白了,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人会在乎自己......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