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一章 陈达斌离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近日内,锦衣卫受皇上私命,对吴俊明一派的官员进行了逮捕,但凡被锦衣卫抓住把柄者,皆无一幸免,全都被抓住了诏狱里,仅仅三日内,被捕者竟有数十人十多,其中既有官职三四品者,亦有七八品的芝麻小官,但他们都有统一特点,那就是对吴俊明异常忠诚,只要吴俊明活着一日,他们便不会放弃他。

这些人打斗受过吴俊明的照顾,也正因此欠下恩情,这份恩情定然是要还的,虽然从人品上来看,他们都足以称道,可官场上的事又岂是因为秉性好就能放过的嘛,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一旦进入诏狱里,招不招就由不得他们了,锦衣卫的手段人尽皆知,只不过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对本朝官员动过手了,或许正是因为这个愿意,才让他们对锦衣卫的忌惮程度逐渐降低,直到现在仍以为锦衣卫是无牙的老虎。

这就大错特错了,宁国风气确实是重文轻武,但文人的一切特权都是由皇上给的,而锦衣卫又是皇上的家臣,锦衣卫所做的每一件是,都是为了皇家,哪怕文官再过尊贵,可这份尊贵在皇上面前仍是不值一提。

钟逸本以为朝堂会乱作一团,但他还是高估了官员们对于交情的重视程度,虽然平日里与吴俊明好的能传一条裤子,可在吴俊明真正生死存亡的关头上,竟无一人敢为他说话,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但却极其悲凉的事。

细想想,不仅是官场,就是平头百姓相处之间都是这种现状,在你盛况时而来,在你落魄时而去,甚至有些心肠坏的还要在你身上踩上几脚,力证你二人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但向来如此,就真的是对吗?

如果连真正的朋友都相处不到,这该是多么悲哀的时代啊......

朝堂上的风声很紧,所有人都知道是皇上在对付吴俊明,而因为利益与吴俊明产生瓜葛的这些人要不是被卸职,就是被锦衣卫抓走,还有一些已经加入其他的阵营,顷刻之间吴俊明竟有成孤家寡人之迹象。

这大大出乎了钟逸的意料,他原本以为哪怕吴俊明暂时卸任,吏部也会牢牢把握在他的手里,但他听闻,铁通一块的吏部如今已产生了两个派系,原先吴俊明一派,还有以侍郎为首的新兴一派,吴俊明在位之时,这位侍郎没有丝毫非分之想,表现忠心耿耿,可吴俊明屁股下的椅子还没有凉下,他的狼子野心已经表露无疑,这可着实让吏部的人开了眼。

当然了,他要想坐上吏部尚书这个位置,光凭一个人的力量完全是不够的,吏部大多数人只服吴俊明,只有小部分人支持于他,但他能够与之抗衡,完完全全借助的是外部力量。

比如户部,比如刑部,这些人里皆有对吴俊明不满之人,吴俊明如日中天之际拉拢了不少人不假,但同时他也得罪了许多了,这些人在他辉煌时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可现在他连官职都没了,谁还会忌惮呢?

自然是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了......

不过让钟逸奇怪的是,为什么直到如今吴俊明仍然没有反应,难不成他真就没了对策?就算没有应对之法,他也不可能坐以待毙,这是钟逸对他最直接的了解。

这日,钟逸从千户所中回到府上询问赵耕:“赵耕,这几日内府外有没有陌生面孔。”

赵耕摇摇头:“并未发现,我每日都要在房檐上观望许久,为的就是抓住心怀不轨之人,可一直到现在,仍旧没有发现,难不成是雪瞳姐那日看错了?”

“你多加注意便好,出不了事便是最好的事,若真有事情发生,你一定要保护好府上的人。”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算真是林雪瞳眼花了,可钟逸还是想让众人谨慎一些。

“明白,你放心好了,有我在定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这是赵耕对自己本领的自信,当然,这份自信的来源也有木璇的一部分,若光赵耕一人,很可能顾东照顾不到西,但要是添上木璇,那整个钟府便固若金汤,就算几十人前来,都讨不到好处。

......

......

朝廷中的导向越来越明了,因为吴俊明的无作为,他所建立起来的庞大集团已经濒临倒塌,不过这样也好,若吴俊明拼死反扑的话,只会加速他的死亡,可现在这般,说不准皇上心慈手软会留他一条性命,毕竟他现在已经不是朝廷官员了。

钟逸实在猜不透他的心思,若现在吴俊明还藏着后手,那实在他能沉得住气了,可把他自己换到吴俊明的位置上,钟逸确实看不到半分生机,整个朝廷里,你能够得罪所有人,但唯独不能得罪的便是圣上,他想要谁死,谁就不得不死,他想要护着谁,哪怕是全部人的仇人,那么其他人依旧动不得他。

吴俊明千错万错就是不该挑衅皇帝的权利与威严,朝廷上是不可能允许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存在。

换做以前,是因为皇上年幼,手中力量不足以动他,可现在的皇上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孤立无援的人了,他是整个国家的主宰,手中掌握到力量,足够让挡在他面前的所有人毁灭,其中自然包括吴俊明......

......

......

一大早,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传来召令,陈达斌要见钟逸钟千户,钟逸虽不知何事,不过还是匆匆赶了过去,现如今朝堂扑朔迷离,每一件事都十分重要,既然陈达斌要求亲自见他,那此事就算不危急生命,可也关乎很多东西。

到了衙门里,钟逸行过属下之礼之后,陈达斌让他坐在对面。

“你可知我唤你来何事?”

钟逸诚实道:“不知。”

“诏狱当中关押着吴俊明一派的官员,你应该听说了吧?”

“听说了。”

“我要你做的便是在我离开的期间,让他们签字画押,能做到吧?”

钟逸点点头:“属下竭尽全力。”不过他好奇的是陈达斌要离开,他要离开去哪呢?

陈达斌似乎看出了钟逸的疑惑,主动为他解惑:“圣上旨意,择日前往海津卫调查白莲教一事,这是机密,切记守口如瓶。”

钟逸一愣,恍然大悟,立马道:“属下明白。”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