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八章 酒后的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陈达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笼罩在锦衣卫上的黑雾终于要消散了。

从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出来之后,钟逸也没急着回府,既然已经知道皇宫内没有事了,那么他与家人相处的机会就会很多,不争这一朝夕。

他犯愁的其实是另一件事,到了锦衣卫千户所内,钟逸处理了这两日堆压的公文,其中着重注意外来可疑人员,但却没有他们的消息,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钟逸已经让霍单派遣下去这个任务,或许几日后便会有所收获。

可钟逸心里实在没底,白莲教在宁国内便是一大忌讳,但凡有他们的存在,朝堂便不会安心,锦衣卫作为情报机构一定要事先有所察觉,否则他们便是一等一的大罪人。

正是基于这种情况,钟逸才如此谨慎,这便如同行走在刀尖钢丝之上,一个比小心就可能跌落下去,而下面不只是万丈深渊,更是烈焰火海......

......

......

到了正午之际,钟逸伸了伸懒腰,总算能离开千户所了,他腹中饥饿,也心怀对家人的期待,步子很快,几乎一路小跑便回到了钟府。

但这次府里的人再次相见便已经没有上次的激动了,毕竟几日前刚刚见过,可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的,一一与钟逸道好,一路深入,钟逸知晓现如今正是午宴之际,他直接到了吃饭的地方。

果真,一家人已经整整齐齐的等待开饭了。

见到钟逸后最欣喜的还属林雪瞳与木璇,只不过木璇在众人面前并不能表现出什么,只能将这份炙热的情感深藏于心底。

而林雪瞳就不一样了,她起身走近钟逸身旁,兴奋问道:“什么时候到家的?”

“刚刚,早上出宫,处理了一些事之后刚到家。”

“这次......不走了吧?”林雪瞳试探问道,小心翼翼又满怀期待。

钟逸很是心疼面前这个姑娘,一心扑在自己身上,但又能做好背后的女人,遇到正式,从不由着自己的性子。

他重重点头:“不走了,以后都不走了。”

有了钟逸的话,林雪瞳显而易见的松了口气,她欢欣雀跃道:“饭菜已经准备好了,相公一路风尘仆仆,腹中早应饥饿了,赶紧来吃些饭食,宫中就算宴食再好,也没有家的味道,相公尝一尝。”

钟逸心想,宫中哪有想象中的那么好,这两日别说好酒好菜了,就连基本食物都不能保证,吃的最多的就是药膳了,但这玩意吃多之后嘴里总有一股药材的味道,让人难以接受。

说着话钟逸便已经落座,林雪瞳不由分说给他夹菜,其余人与钟逸进行寒暄问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景属实温馨。

午宴中间,赵耕不知从哪取来一坛子酒,为钟逸斟满面前的酒杯,钟逸当然不客气,一口气连喝三个,赵耕也不服软,立马陪了钟逸三个。

“多日不见酒量见长?”钟逸与赵耕打趣道。

曾记得当初与赵耕初见之际,就是一个半大不大的青涩小伙子,除了身上的武艺,其余什么都不会,与人交往的能力几乎为零,至于喝酒,更是一口倒的下场,没想到现在倒是有长进了。

赵耕笑道:“那是当然,今日我可要把你喝趴下。”

“呦呵,把你能耐坏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喝倒我这酒中仙!”钟逸口气也十分大,说起来他也是多日不沾酒了,今日实在是气氛铺垫到这里了,更何况再一次次的喝酒中,他对酒也产生了不小的兴趣,酒确实是个好东西......

两人拼着酒,其余人已经离开了,除了门口候着的下人,一桌上只剩下他们二人,虽然酒已经下去不少,不过看他们的情况,都还很正常,思绪清晰,说话清楚,没有出现头晕、大舌头的状态。

干了这杯之后,钟逸看着赵耕不不可思议道:“这酒量怎么长的?偷着天天喝酒?”

赵耕瞥了他一眼:“至于偷吗?为何我不能光明正大呢?”

钟逸心里想着,现在这个时代也没有未成年人不准喝酒的说法,再者来说,就算有,他家人也没在身旁,自然是不可能管他喝酒了,更何况在他这个年纪喝酒是常事,若不喝酒,才是怪事呢。

古来对酒的喜爱就非比寻常,习武之人皆豪迈洒脱,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乃十分常见,而文人墨客更不必多说,若无美酒,哪来流传千古的绝世名句,遇愁喝酒消愁,遇喜喝酒庆祝,酒文化早就浸透在骨子里。

“对了,你多长时日没见过父母家人了。”钟逸想到喝酒便联想到这些。

赵耕在钟逸面前毫不避讳,心直口快道:”自从离开凤临府之后,大约有一年?或者半年?记不清了,不过对于他们来说,有我哥哥就够了,我嘛......无足轻重。“

“我记得你与爹娘之间的矛盾不是已经解除了吗?”赵耕从小送人,心中对父母存有芥蒂是正常的事,只不过上次在钟逸的宽慰之下,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有所缓和,可现在听他说来,仍有些许怨气。

“不知道,虽然我已经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可每逢一个人的时候,总还是会想起,心底好像有一条多年的伤疤,一旦我已经我能忘记的时候,它总会提醒我,这件事情是切实发生过的。”赵耕说这话的时候一脸风轻云淡,但钟逸知道,他心里一定不轻松。

“没有爹娘是厌恶孩子的,这是我所知道的道理,这种事不能感同身受我也清楚,找个时间,给双方一次机会,说不准会彻底解开这个心结呢。”钟逸不想劝人大度,也不能劝人大度,他未曾经历过,自然不明白当事人的感受,那种无助,那种绝望,是他永远都体会不到的,所以他只能作一个铺垫。

“我明白,京城距凤临府遥远,一来一回要一个多月时间,若有这种机缘再说,现如今过好自己便不错了,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在凤临府内,林家帮助我爹娘不少,我知晓这是你的意思。”说着便干了一杯酒。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二人相处许久,哪里要如此见外呢。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