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五十九章 她与他的相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事情的转变正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我手上沾满鲜血,欲金盆洗手,从此不再偷盗,但在最终决断关头遇到了京城内四散的难民,他们来到府邸上来讨口吃食,我念他们可怜,便让下人送些口粮过来,既让他们吃饱,也让他们接下来几日不至于饿死,但未曾想到,竟因为如此举动,招惹来更多的难民,或许是缺少一个赎罪的机会,我便将他们所有人全都接近府内,从吃喝到穿住,满足他们的基本需求,可你也知道,如果单个一人的花销并不算大,甚至可以说十分微小,但将这些人凑在一起,就会耗费大量的财力物力,我府邸上并没有多少余银,几乎每次都是缺银子了便出去偷一遭,也正是因此,很快府邸就让掏空了,但来往的难民络绎不绝,他们一口一个活菩萨,我又岂能让他们沦落街头饿死冻死,出此下策,原本想要偏离这逃道路的我只能继续走下去,这并非我贪恋他们的口口称赞,我只是想要一个弥补的机会,那三条人命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我的阴影,也许只有这样,我才能够减轻自己的罪孽,这也是我头一次知道,原来偷盗还是可以帮助别人的,这份欣喜让我坚定了我的念头。”

梁君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情坚韧,再给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他也一定会如此选择,哪怕因此他的整张脸灼伤,便的非人像鬼。

可这么多年过来了,要说赎罪在他头一次被抓的时候已经结束了,为何这次他还要倾尽自己的所有来帮助百姓呢?

“接下来乃我人生最为畅快的日子,我从没想过瞒着他们自己身份,所以在头一次银子匮乏的时候我便告诉了几位还算亲近的百姓,谁知他们没有嫌弃,反倒一个个道恩,也正是他们的态度,坚定了我的信念,于是在京城中各大官宦人家出没,有些时候一个人的力量不够,便带上他们打个掩护,每逢深夜,总有几道黑影神出鬼没,可以说几乎整个京城的官员宅院都让我们光顾过,不知谁家的屋檐上,几人相靠而坐,取出从官员府上盗出的美酒,望着夜空中近在咫尺的皓月,每每想起,总是如此酣畅淋漓。”

梁君眼中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正如他所说,这段岁月,是他人生中最为珍贵,也尽情肆意的过往,劫富济贫,替天行道也不过如此。

不过钟逸却觉得忽视了故事中的女主角,他问道:“思君姑娘呢?难道那个时候你们还不相识?”

提起二字,梁君的心都变的柔然起来,他的语气低沉轻柔,对钟逸诉说着属于他的爱情:“她是随难民一同到来的,我与你说过,初见之时我便猜出了她的女儿身,于是让下人另外给她安排了间住的屋子,虽然不大,但她一个人却是绰绰有余,虽然她并不知晓这是何用意,但却解决她与男人一同休息时的烦恼,也就没多过问住了下来,我原本以为她与众多难民无异,只不过是我人生中匆匆一过客,但谁能想到,故事从此才刚刚开始。”

“我很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夜晚,那夜的月格外的圆,星星也比往常更加明亮与繁多,我与一行人按照以往的方法先到一户府宅前探路,等把道路摸熟之后,他们在外接应,我一人入了府去,但这间府宅远没有我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它建筑恢弘装饰精美,各种稀奇古怪物件琳琅满目,一看便知不是寻常人家能有的规格,也正因此,我心中的好奇更甚,我一定要找到府里的库房一探究竟,到底里面藏着怎样的宝物。”

“基于对宅院设计的理解,我很快便找到了那间存放各种贵重物品的库房,但令人意外的是,如此深夜竟仍有两人把守,这更是让我奇怪,如此慎重,里边的东西绝对差不了,我冥思苦想,好不容易想了个办法将二人引开,但却在打开库房房门的时候中了陷阱,库房里暗藏机关,我踏进去的第一脚已能听到面前的破空之声,我下意识低下头,一支羽箭贴着我的头皮擦了过去,我劫后余生顾不得欣喜,第二箭已经射了过来,那时我正值壮年,身体的敏锐程度是巅峰水平,哪怕库房漆黑无比,可依旧将穿梭而来的羽箭全部躲了过去,片刻之后,破空声越来越少,这时候我便知机关即将殆尽,可于此同时,被调虎离山的两名守卫匆忙跑了回来,一声大喝让我分了神,偏偏最后一支箭飞至脸前,我来不及躲闪,只要抬起胳膊来阻挡,受伤同时急忙跃之屋顶,从屋檐上跳出府邸,与同伴汇合之际,府内已乱作一团,抓贼之声不绝于耳,我等急忙返回自家府邸,不过一整夜却徒劳无功。”

梁君表情微变,他接着说道:“胳膊上的箭伤一开始并无大碍,既无涉及要害,也未刺穿胳膊,只是简单包扎之后便作罢,但在后半夜的时候,我身上毒发,原来羽箭的箭头上已被浸满毒液,府里便派人出外寻医,可没出去多久几人便神色慌张的跑了回来,听他们诉说,街道上尽是衙门之人,为的就是抓捕我们这伙盗贼,而且各家医馆里也埋伏着对方的人,一旦有人寻医治毒便一举拿下,对方也知晓我中了毒,守株待兔只等着我去上钩,一旦前去,那定是有来无回,可我身上的病症越发严重,府邸乱做一团,谁都没有对策,就在这时,有人毛遂自荐,说自己曾学过医,能为我治毒,虽然众人对她并无信心,不过死马当活马医,现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让她来为我治疗。”

“谁曾想到,经过半夜的医治,竟真的将毒逼出了体内,等到翌日天亮之时,我睁眼间便看到一人趴在床边睡着了。”

钟逸心头一震,惊讶出口:“此人不会就是思君姑娘吧?”

梁君柔情笑道:“零乱的秀发打在脸上,两腮鼓鼓白里透红,长长的睫毛一动不动,浅浅的呼吸声竟如此悦耳,最可爱的是嘴角的一抹清水。”

“这便是我与她正式相见,她俯在我腿上,我舍不得吵醒她只好躺下继续装睡,但一双腿早就发麻没有知觉......”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