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八章 梁君改变之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头一次与她相见,是在一群难民中间,她虽衣着男人衣物,但我一眼便看了出来,毕竟没有一个难民脸上的泥巴会如此规律,这一看便是刻意而为的,不过身处男人群中,这些伪装是必要的。”

梁君与思君的初见并没有惊天动地,仅仅是两个普通人的相遇,他们二人并不会预料到之后会产生联系,甚至彼此惦念,成为对方的全部。

“那时候我愿意帮助他们并不是出于所谓的正义,说实话,我只是可怜他们,甚至可以说是怜悯,哪怕只因为一口吃食便大打出手,就像在京城中时常遇到的野狗一般。”

钟逸理解梁君所说,当人变的不再像人的时候,是一种悲哀。

“其实当初的我远没有你们口中的正直,我只是普通的盗贼,充其量偷盗手法高明一些,而且是非观念并不明朗,只要我想要的东西,哪怕在别人眼里视若珍宝,我都会偷出来,哪管他们事后的悲切。”

“转变的契机是因为师傅的死,我是个孤儿,从小师傅收留于我,将他毕生所学全都传授于我,虽然上不得台面,但也是一技之长,谋生之本,我不知道偷盗有何不光彩,因为我想要光明正大就活不下去,人只能跪着挣银子,要想站,就挣不到银子,这是很简单也很实际的道理。”

这番话钟逸同样深有体会,怎样能改变自己的生活,放弃尊严,只有低下头去当一条点头哈腰的哈巴狗,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要想收获就必须付出,虽然付出的途径有许多条,但不可否认,把自己的尊严放在别人的脚底下来踩,这是最容易成功的一条。

“可是钟逸,你知道我师父临终前对我说什么吗?他说他虽然一辈子未曾要一条人命,但仍然觉得手上沾满了罪孽,他对所有人的充满愧疚,哪怕临走心中都不得安生,他不希望我在这条道路上继续下去,他想让我另谋生路。”

“我这辈子最为尊敬大人便是我的师父,无论他要求我怎样,哪怕是想要我这条命,我都绝无二话,但当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犹豫了,因为当初所有的一切都是偷盗带给我的,生活的无忧,同行之间的威严,除了偷盗,我别无所有,钟逸,当你身上仅有的一样东西别人劝你交出去的时候,你会同意吗?”梁君怔怔望着前方,似是回忆旧时光。

钟逸不假思索道:“自然不愿意,哪怕明知我这件东西对我无益,可毕竟是我所拥有,而且对我来说是唯一。”

“我当初便是这个想法,但将我的师傅送走之后,我偷了一样东西,这是这样东西,改变了我的一生,如若有一次重新回到过去的机会,我决不愿触碰,甚至不可多看一眼。”

梁君的话让钟逸心生好奇,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在梁君口中如此严重。

没等钟逸问,梁君已经娓娓道来:“一日我在街头闲逛,在典当铺前看两人发生争执,旁边凑热闹的人不少,走近一看,才了解到是因位价格谈不拢而争吵起来,典当那人是位中年男子,不论从衣着还是形态举止都能看出不是什么官宦商人,可手中的玉佩却不是凡品,饶是我多年见多识广,都不曾见过从色泽、透明程度、匀称度到外形堪称完美的玉佩,我心生邪念,看其身份也像能拥有此种玉佩的人,想必也不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得来,这样反倒不如让我替天行道,我知晓这是偷盗前的一种借口,说来可笑,只是为了师出有名。”

梁君脸上嘲讽之意甚浓,他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才接着说道:“因为价格没有谈拢,典当铺的人与持有玉佩的男子不欢而散,如若当初典当铺狠狠心再加些银两,让那枚玉佩落到他们的手上该有多好啊......”梁君感慨道。

可现在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梁君叹息一声:“在中年男子离开典当铺后,我尾随于他身后,我正值壮年,不论是心思还是身体素质都是巅峰,更何况在师父不遗余力的培养之下,我的技艺早已炉火纯青,没有任何意外,他的玉佩被我搞到手里,拿到玉佩之后,我更是爱不释手,时常把玩于手中,而那位想要典当玉佩的男人早就被抛之脑后。”

“可在几日后,终日游手好闲游荡于街道的我看到一群人围于一处地方,我闲来无事,自然是要这热闹,可却看到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地上躺着三具死尸,两个大人一个孩子,孩子六七岁的样子,而大人则是一男一女,能够看出,这是一家三口,而其中那位男人,正是前两日被我偷走玉佩那位,我不明所以之际听到旁人窃窃私语,原来一家子里女人妻子得了重病,为了治好妻子费尽了家里所有财里,但妻子病情仍不见好,而高昂的药费已不是这户普通人家能够承担的起,在走投无路之下,丈夫只好将祖传玉佩拿来典当,虽然并不能让妻子的病情恢复,可好歹能解燃眉之急,命运弄人,这枚玉佩正好落入我的手中,因为丈夫没能拿到银子来购置药材,妻子仅残喘几日便去世了,丈夫看这支离破碎的家庭已然绝望,在饭菜里投毒,亲自将自己连同自己的孩子一块毒死,一家三口共赴黄泉,在邻居闻到恶臭味后才报官,尸体是从衙门里扔出来的,因为衙门不想浪费钱财来埋葬他们,于是被随意扔在街道以草席掩盖。”

梁君说到这里,眼眶已经微微湿润起来......

他是一切的罪魁祸首,如果没有他,很可能这一家子很幸福的活下去,但就因为他的一己私欲,害人全家毙命。

梁君本性不坏,所以他很难接受自己作为杀人凶手,这是他至今都难以忘怀的一件事,也正是因此,他改变了他的人生态度。

“后来呢?”钟逸见梁君状态恢复一些之后又问道。

“之后我为他们一家三口找好坟地买上棺材下葬了,我将那枚从他手上得来的玉佩也埋了进去,我知道那时候还回去已然来不及,可总是想为他们做些什么,哪怕没有任何改变也好。”

梁君愧疚之意浓厚,如同他师父所言,哪怕是偷盗,手上都是沾有罪孽的......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