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 能够接受的结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听我一句劝,无论之前发生过什么令你痛苦的事,但请你相信我,逃避永远不可能让你忘却,甚至只会让它在你心中的印记越来越清晰,这不是你愿意见到的情景,你需要与它有个释怀,为了你,也为了思君姑娘,更为了曾经被你帮助或是向你伸出援手的人。”

这乃钟逸肺腑之言,哪怕不是为了让梁君苏醒,他也想将这些话说予梁君,梁君身上背负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他这半辈子从来没为自己活过,他不该如此沉重前行,他应当在为数不多的时日里好好享受一切,而不是藏在自己的梦里,以这幅状态苟延残喘。

整张床随着梁君而颤抖,梁君的幅度越老越大,他脸色愈加难堪,紧闭的眼睛流淌出两行清泪,像是在梦中与什么东西对抗,但却无能为力,钟逸猜测,或许之前他经历过的事正在他脑海中一幕幕重现,只有当他再次经历过之后,才有可能结束这个梦,这个久远的梦。

“你要相信自己的抉择,哪怕是现在,都有无数的人需要你,京城外流入的难民,他们仍饥肠辘辘,夜里露宿街头,一夜过去,不知又有多少条性命陨落,你见过他们吗?当初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是不是生龙活虎?可眨眼之间竟天人永隔,你想要这种结果吗?但就算不想,以你现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又能怎样呢?他们全都是被你害死的,若你还在,至少他们能够有一顿饱饭,喝完热粥,有个可以休憩的地方,对吧?但你逃避,随你离去的便是十几条甚至几十条人命,他们......全都因你丧失!”

其实康宁皇帝在刚刚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最合适的安排,上面派放救济粮,为难民暂且寻找能够居住的地方,又将他们派遣到大户人家当下人,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至少在这一段时间内是能帮助他们活下去的,寒冷的冬天一过,谁都要好过一些。

不过康宁皇帝做这些事的时候梁君已入大牢,他当然不清楚事情的真相,而钟逸一番话更是激起他的担忧愧疚之心,虽然明知道这件事不可能只由梁君一人负责,但至少这样的说辞会让梁君更容易醒来。

“趁着他们还没有全部死去,也趁着你还有几分能力,醒来吧,来帮助他们,来拯救这些人于水深火热之中吧,他们本不该悬于生死一线之间,对吧?为了你心中的大道,也为了减弱你的内疚,你要伸出援手,你不得不伸出援手,别再逃避了!”钟逸语气慷慨激昂,言辞更加激烈,而梁君的反应好像随着钟逸的话语而变化,现在的他脸上浮现愤怒表情,双手在空中胡乱抓着,像是与什么对抗,但让钟逸能想到的对手,唯有命运二字了。

梁君这辈子败给了命运,也败给了他自己......

钟逸知道,该说的话他已经说了,现在需要的就是给梁君一点时间让他刚刚的话语发酵,到时候是继续沉睡状态,还是选择直面未来,就要全看梁君的抉择了。

人生多磨难不假,但总有苦尽甘来之际,逃避永远只能臣服于命运身下,再无翻身之日,可当你面对他,以坚韧的心性打败它,那它在你面前便一文不值,不可能继续成为你的梦魇与心病。

梁君缺少的是一点勇气,这份勇气没有人能够给他,连梁静茹都不行,唯有他自己从心底正视自己,才能有与世间万物对抗之气概。

钟逸安静坐在床边,看着梁君在床上翻来覆去,现如今早已大汗淋漓,愈演愈烈的情况下仍无苏醒之状,难道梁君真就这样屈服了?钟逸自问道。

但他不相信当初为了互不相识的百姓能与朝廷为敌的人会是这般懦夫,他一定能抓到那丝机会,把自己从黑暗之中带出来,在干净且温暖的阳光下找到本心。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梁君的反应平淡下来,身躯几乎不再动弹,也就只有面庞不时之间流露出或喜悦或悲伤或愤怒或忧愁的表情,人生百味便是如此,酸甜苦辣对应着你的一众心情,他在梦中经历的一切也是人生百相,当他真正顿悟后才有将自己解放的可能,但若是执迷不悟,唯有死于自己创建的安详情景一条道路......

等了又等,看了又看,可梁君没有像钟逸想象中那般醒来与他说声好久不见,沉重的呼吸声响起,凌乱的头发、脸上的汗珠表明刚才发生了一些事,但梁君那幅面容,又好像什么都未曾发生,一切都像之前那般......

钟逸心间燃起的小火苗一点点熄灭,从希望到绝望本身就是一个十分漫长且难以忍受的过程,钟逸陷入了很复杂的情绪当中,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是啊,他是人,他不比别人多双眼睛多条胳膊,他唯一的不同就是不属于这个时代,可除了这个,他还有什么呢?奇迹那是这么容易就能创造出来,或许正是因为这一路太过顺风顺水让,让钟逸对自己都有了几分假象,但误解背后,他依旧是那位迷茫的众生之一。

......

......

“怎么样?梁君是否已经醒了?”

“屋里的动静不小,我们都曾听到,是不是梁君已经能下地了?”

苏郎中与白御医见到从里缓缓推开的屋门,激动的向钟逸发问。

毕竟以他们从刚才的声响中推断,梁君多半已经醒了,但事实......并非如此。

钟逸拖着疲惫的身躯从人群中穿过,对于他们的问题充耳不闻,好像整个世界只有他一般,外界的一切,他都不想接触与回应。

苏郎中、白御医望着失魂落魄的钟逸,心中已有答案,若是梁君已恢复正常,钟逸哪会是这幅模样呢?

他们彼此望了一眼,自顾自的叹息,不过对此结果并非那么难以接受,钟逸本就不是专业大夫,再者来说,这也才两次治疗,哪能够这么快便将人治好呢,只要有一定进展,就已经够了。

苏郎中白御医一前一后进入屋内,他们来到床边,看到床上的乱象之后,心里很惊奇。

这些难道是梁君所为?刚才听到的声音就是如此传来?

眉目之间的忧愁一扫而空,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天大的好消息了,比起之前,这已经好上许多,甚至可以称为苏醒的前兆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