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五十四章 临门一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经过一下午的修整,钟逸的精气神终于恢复到饱满状态,通过众人的提前准备,各类药材让梁君的身体到达一个顶峰后,钟逸便只身一人进入梁君屋内,为他开始这次的治疗。

进屋之际,钟逸对苏郎中与白御医道:“此次行医首要便是清净的环境,若被人搅扰,效果不仅大打折扣,甚至还会对梁君的生命安全产生威胁,所以务必请二人站于门外,营造一个良好行医环境。”

虽然钟逸言论实为危言耸听,不过在二位多年行医者看来,这的确是实实在在需要的行诊因素,有些时候,哪怕让人一句话都会影响医者心境与思路,以至于造成被不测。

“我二人自当竭尽所能,定让钟千户安静针织。”白御医与苏郎中神色郑重,齐声说道。

有了二人的保证,钟逸安心进入屋内。

再次见到梁君,亦如之前所见,梁君姿势神情没有半分改变,就连呼吸的节奏,都与上次一摸一样。

“这几日睡的可还好?”钟逸的口吻就像对待老朋友的寒暄,丝毫没有把他当做昏迷已久的病人,好像二人相见相谈就在昨日。

意料之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钟逸也没有灰心,他这次来就算要唤醒梁君,让他脱离此番境地。

在进行正式谈论之前,钟逸先进行铺垫,他将今日所行告知梁君,当然,他并不能确定梁君是否能听到。

“你猜我今日见到谁了?”

隔了片刻,钟逸才又道:“一位老爷子,不过这位老爷子可与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追寻你的行踪已有半辈,如今残留之年只有一个夙愿,就是能见你一面。”

钟逸叹息道:“一辈子有这样一个人可不容易,现在所有人都是利己主义,哪怕曾是他的救命恩人,可一眨眼,他便能忘记,而且还颇有底气的对外人道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但最令人诧异的是,好像所有人都认同这种说法,一个人若不为自己而活,就丧失了生命的意义。”

“但向来如此......便是对的吗?”钟逸抛出了一个问题,但这个问题也是对他自己的反问,是在质疑他一直以来从始至终的行动准则,如若每个人都只在乎自己的生死,自己的享乐,是不是他自己也要被同化成这样。

可答案显而易见,钟逸做不到如此,他在乎的人太多了......

林雪瞳、木璇、赵耕、霍单等等等等......但凡其中有一人出了危险,钟逸愿意放弃自己的性命来换取他们,如同自己的观念,钟逸相信这些人对于他也是同样的态度。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在本就枯燥充满磨难的人生中找寻到存在的意义,才让漫长也短暂的人生之路弥漫欢声笑语,找到那条欢愉之路。

他坚信,梁君也是一个这样的人,甚至比起自己,更要伟大。

“你心中已有定论?对吧?否则你也不会躺在这里,本能做逍遥懒散人,却为了那缥缈的使命,心底存在的正道而走到如今的地步,你可曾后悔过?就算后悔,让你重新选择一次的时候,你还是会做出这般决定,没错吧?”钟逸在絮絮叨叨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关注着梁君的表情,他相信,自己的话绝对会让梁君心底产生触动。

就在刹那间,钟逸从梁君脸上看到紧皱但又忽然舒展开来的眉头。

激动、兴奋油然而生,钟逸的话语起到了效果,这对于钟逸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虽然在上次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的救治方法是正确的,但依旧排除不了偶然发生的因素,但这次梁君脸上出现的变化,再一次让钟逸的方式得到了印证。

“好了,休息这么久,也该醒来了,这间院子里因为你忙得不可开交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已有很多日没见过自己的家人朋友了。”

钟逸当然不会光凭这句话就让梁君苏醒,否则这么长时间所作的努力实在有些太过嘲讽。

他紧接着又道:“我知道你在逃避着一些事,这些事你一辈子不愿触碰,你将它压在心底的最深处,本以为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尘封,但谁想到它会像酒一般,时间越长,愈加醇厚,而这次正好遇到可以永远逃避的机会,所以这么做了,所以你到现在仍没苏醒。”

“但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逃避远不如直面它效果来的更好。”

钟逸说完之后望着梁君的面庞,但正如他想象中那样,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虽然我不清楚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但能够令你都如此消沉,对你来说是定是十分痛苦,其实人都是这样......对了,今日我听说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怕是与你有些渊源。”

钟逸一人自顾自的说道:“思君......光听便能猜到人的模样,这位女子,你应该相熟吧?”

这句反问,让梁君身子剧烈颤抖,整张脸缩在一起,看起来很是痛苦的样子。

看到这里,钟逸已经知道,他找对了方向,就算这位女子不是他昏迷的直接原因,但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若是从她入手,定然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事已至此,钟逸准备敞开天窗说亮话,他不怕刺激梁君,因为只有让他这颗已死的心不断受到刺激,才能唤醒他的生机。

“我不清楚她到底有没有活着,也不清楚她当年为你做出了多大的牺牲,但我知道,她的希望定然是要你好好活着,你现在半死不活的状态,才是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嘛,做任何事都有意义,但你这毫无意义的逃避愧对所有人为你付出的努力,若是思君姑娘在你身旁,一定对你很是失望。”

虽是简答的激将法,但在一定场合,能起到意料之外的作用。

果真,梁君的反应更大了,脸色越来越红,身子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在他身上的被子已经掉落在一旁,钟逸没空重新放回梁君身上。

“你这辈子值得人钦佩,没有一个人能做到你这种地步,可现在你却连生的勇气都没有了,真是可悲至极,这对当初想用他们性命来换取你一条生路的人是一种侮辱,思君姑娘绝不愿见此刻的你,甚至连骂都懒得骂你一句,你知道自己所作所为对满心期待的人来说有多失望吗?你可是梁君!你不能如此下去!”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