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一章 一位女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杨得草冥思片刻,对钟逸摇摇头:“虽说梁大哥愿意帮助他们,但他们并没有一个与梁大哥进行深交的人,不是因为性格便是由于两人经常性的出现分歧,所以到头来梁大哥身边也只是孤身一人。”

听他这么一说,钟逸排除了挚友的可能性,不过想想也是,梁君是有伟大抱负,或者说是有良心底线的人,绝不可能与他们成为志同道合伙伴,这不是钟逸看不起那些邪门歪道的人,只不过他们大部分只想要赚取银子养家糊口,让自己生活更好一些罢了。

既然能够排除这个,那么还有什么可能性呢?

“大事件呢?你所认为的大事件,对梁君产生重大影响的时间,在他心底留下阴影,至今都是梦魇的那种关键之事,你经历过或者了解吗?”钟逸从另一个角度继续询问,他今日来一定要求得一个结果,梁君的病情不能继续拖下去了,这样下去对谁都不利,从梁君近日来的种种表现来看,他已经跨入了那个瓶颈,但凡有人推波助澜,便能苏醒,可要是没有这么一人的话,那只会不进反退,情况更加糟糕。

杨得草叹息道:“大人,其实我与梁大哥相识甚晚,而且仅仅认识了几个月的时间,其中我这个老头子认为最重要的便是他为了我们而被抓捕入狱这件事了......”

钟逸是知道这件事的,甚至前因后果都很清楚,不过这件事带来的后果是梁君面容全毁,但从他后来与梁君的相处中来看,梁君对于他的容貌极不在意,正如他所说,可能在头一两年的时候心中难以跨越这槛儿,但在日后的生活里他已经释怀了,否则他也不会在钟逸面前揭下面具。

如此说来,这件事也不可能压抑梁君心头使他逃避现实,那剩下的因素就很少了......

钟逸忽然想起梦中的女子,他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杨老爷子,你对梁君的私生活有所了解吗?比如他有无婚配,是否心有所属?”

杨得草双眼缓缓闭上,脑海中呈现出与梁君相处的每一幕场景,他要在回忆中筛选信息,找到钟逸想要的答案。

不过他与梁君的关系又并非钟逸想象中的那么好,虽然杨得草将梁君视为救命恩人,这一辈都忘不掉的人,但在梁君身边,像杨得草这般被救济的百姓还有很多,他当然不可能一个个全都记下来,所以梁君的事,其实杨得草也知之甚少,他看到的只不过是皮毛罢了。

不过经杨得草回忆之后,确实有所收获。

他口吻犹豫,将信将疑的对钟逸道:“似是有一如此女子。”

“杨老爷子记得?”钟逸心情难免激动,这很可能是打开梁君心门的最关键一把钥匙,也是唯一一把钥匙,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嗯,应该出不了错,虽然此事已过去久远,但当初在人们口口相传声中不失为一则美谈。”杨得草老爷子的目光柔和下来,好像他不只是见证人,而且还是当事人一般。

“杨老爷子能否与我絮叨絮叨?”钟逸迫切问道。

“自然,只不过我这老头子也大多是听来的,并非亲眼所见,但这个女子,确实是存在的,我也曾见过一面。”

在杨得草的叙述当中,钟逸大概听明白了这是怎样一回事......

原来当初在梁君救济的难民当中,有一位孑然一身的女子,在从家乡的逃荒当中,父母吃了观音土而肚胀而死,唯一留下的兄长耐不住腹中饥饿,想把她抵押给当地一户为商者而换取粮食,奈何那位商人已年过半百,别说做女子相公,就当她爷爷的资格都是有的。

但女子苦于长兄为父这一观念,抗拒不得兄长的做法,但在最后关头,不忍这后半辈子就如此糟践,于是一人逃了出来。

几经周转,着男子装扮混进了入京的难民里。

不过京城也并非什么好去处,如同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在官员的打压之下死伤众人,也就是在他们最为绝望的时候,遇到了鲜衣怒马梁君。

梁君的职业所为人不齿,但他内心却一派正气,对所有人的充满善意,在梁君的救济之下,他们这群人才堪堪活下来,也正是在此期间,梁君与那位女子不知以怎样情形相遇,从此之后,女子无微不至的关心梁君,从生活起居到各方各面,但梁君却有避而远之之意,但不知经谁的口,两人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被发现并且传开。

但却因为梁君是他们的大恩人,而女子生的秀美,而且对待梁君是用尽真心,所以他们一众人很看到这对金童玉女。

当然,当事人是如何的心思,他们自然不清楚,不过反观梁君后来对女子的态度,想必已有接受之意。

再后来,梁君那不正常的勾当被官府发现,他们被抓逼梁君出现,梁君被抓入牢狱之后他们全被释放,但那位女子在这种时候不见了踪影,不出多日,梁君的尸体被悬挂城门,伤心者众,可未曾伤及自身,短暂悲伤过后又忙于生存,而那段金童玉女佳话自然无人再提。

又过几日,皇宫开仓放粮,他们有了口粮也在京城安分下来,等入春之后,大部分难民回到自己家乡,当然也有人在京城中留了下来,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原因,比如爱慕这座繁华的城池,在这里又更加的发家机会等等。

但如同杨得草这样的人少之又少,不论梁君还是那位女子,都是他们人生中的匆匆一过客,哪怕在那段最为黑暗的时光曾救治过他们,可到头来还是被遗忘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每个人都要过活自己,难道不是吗?

“那位女子,后来有人见过吗?”

杨得草摇摇头:“无人再提,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早被人尘封,哪怕其中的任何一人或者任何一物品,都能代表它曾经的存在,所以人在极尽全力的逃避,梁大哥也好,那位女子也罢,能躲多远便躲多远。”

钟逸明白人的本性便是趋向于更加美好的生活,对于曾经经历过的苦难,以为不提便能当做从未存在,但反倒是这样,他们的心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们,那段黑暗吃人的日子......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