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四十二章 因为过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然,钟逸面对突如其来的机会,定然不是可能放弃的,否则苏郎中搭进去的脸面可就不值得了,虽然他知道以白御医为首的御医心里很可能有别的阴谋诡计,比如来个栽赃嫁祸之类的事,毕竟梁君的病难治,这是所有人都已达成共识的一件事,若是在钟逸手里出了任何问题,那御医们便可对皇上如实禀报,说梁君经他们救治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可钟逸不管不顾他们的劝阻,非要为梁君治疗,到头来是梁君的病情更加恶化。

钟逸成了替罪羊、背锅侠,他们反倒因为钟逸而减少肩上的负担与自己的罪责,打的确实是一手如日算盘,但钟逸绝不是能够让他们算计的了的人......

“白御医,钟某人确实有一套独特的法子,说来也凑巧,前些年,钟某身边的人凑巧成了今日梁君这副样子,但恰遇位归隐名医,名医见多识广,仅仅一盏茶的功夫便将那人治好了,而钟逸在旁观之时,将名医所有手法全部看在眼里,所以这才想分担诸位忧愁。”钟逸要想在治好梁君之后不引发大的混乱,那就要师出有名,他一个人连药材都没有接触过的人决然不可能会有如此能力,避免众人起疑,事先说好这个对接下来的行动是必不可少的。

白御医与手下御医们半信半疑,钟逸讲述的故事漏洞很多,但倒并不是不可能发生,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哪怕是他们活了半辈子的人,都有很多事才刚刚接触,没有半点经验之谈,秉持着怀疑的态度,白御医对钟逸道:“钟千户所遇倒是奇妙,若那位神医手法有效的话,这对患者还是你我来说都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了,只不过我等皆为世间俗医,对于如此神通,很想见识一番,不知钟千户是是否能完我等一个心愿。”

等白御医说完之后,站于他身后的御医们一个个很是赞同。

谁知钟逸义正言辞拒绝道:“不可。”

“为何?”白御医下意识问道,他心里猜测,难不成钟逸刚才的话只不过是他瞎编而已,至于那位神医,根本是完全不存在的人物?

却听钟逸道:“神医同意让我伴与身旁,全是因为我对医术一窍不通,若我乃是郎中、大夫,不免有偷师之嫌,而诸位皆宫内御医,众目睽睽之下,未免有些不妥?”

白御医听完钟逸的解释,点点头表示理解,的确,这个说法完全可以说通,要是换他,他也会同意一个普通人的围观而不愿意接受同行的窥探。

“更可况诸位成名已久,医学一途皆有成就,此等做法有些不符诸位身份吧?再者来说,要是担心我的治疗会出什么事,那治完之后稍加把脉便一目了然。”

他的话又堵住了一些以关心为由人的嘴。

苏郎中向着钟逸道:“行医之时谁都有各自习惯,若因为你们而扰人心神,最后效果不好反坏,你们同样也担待不起这样的责任吧?”

敲打在众人心头上,他们如梦初醒,没错,绝不能给钟逸提供这样借口。

“好,钟千户请进吧,我等离门外几尺,不会叨扰钟千户行医的。”白御医代替众人做了这样的决定。

钟逸从御医当中穿过,只身一人进入梁君休息的屋子,等他合门之际,苏郎中站于他的身后,担忧的问道:“需不需要我给你打下手?“

钟逸摇摇头决绝了他的好意,他面带自信笑容:“放心吧苏郎中,我不会辜负你的信任,哪怕治不好,病情也不会恶化,我向你打包票。”

苏郎中无奈叹了口气道:“别勉强自己,集我等所有人之力都治不好的病,就算你的方法没有效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丢人。”苏郎中与钟逸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毕竟是因为他的极力举荐,才让钟逸又一次这样的机会,一旦在钟逸手里出事,那他定是难辞其咎,到时候皇上怪罪下来,他能怎么办呢?

到现在这个关头,苏郎中生出一丝悔意,为何当初会跟鬼上身一样对钟逸抱这样的信心,还力排众议为他举荐呢?

这说不清道不明的信任到底从何而来,连苏郎中自己都不清楚......

看着缓缓合上的木门,苏郎中的心也渐渐沉入谷底,深陷如此泥潭,他是脱身不得了。

......

屋内的钟逸想起表情各异的人不免有些好笑,特别是苏郎中,看他苦瓜似的脸色,钟逸已经能够想到他到底有懊悔这个决定了。

不过钟逸对自己倒十分信任,反正他就是说一些话罢了,又不用药,也不用针,梁君根本不可能出事,但他喷运气到底能否碰对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次医治的结果。

在前两日的时候,征得苏郎中同意下,钟逸每逢入夜,就会陪郎君说一些话,但这些并非毫无意义,钟逸从不同的角度出发,全神贯注与梁君脸上微弱的变化,若因为一个话题而让他神情出现变化,那这个话题正是梁君从中毒至此不愿意醒来的原因,一旦能够找到这个原因,对于钟逸来说就好办了。

而让钟逸欣喜的事,竟然真让他发现了梁君感兴趣的话题,当他说起从别人嘴中了解到的梁君过往时,梁君的睫毛稍稍一翘,细小的变化落入钟逸的眼中,钟逸决然不会看错,他真的找到了能让梁君苏醒的大概线索,否则他不可能如此草率的作下决定为梁君医治,他可不想让那群御医看自己的笑话。

但是,梁君的过往中又有太多的元素了,到底是何牵绊着他的心而让他不得恢复,对钟逸来说又是一个庞大的工程......

在梁君的床边坐下,钟逸熟练地掖了掖他的被子,接着看向他那张被火灼伤的令人恐怖的面庞叹了口气:“你可知为了让你苏醒,费了多大的气力......”

床上的人一如既往没有丝毫回应,钟逸也没有气馁,而是继续道:“我清楚你心里有着执念,或许是一件永远无法挽回,只能让你在睡梦中才能逃避的事,可这样自欺欺人有何作用呢?发生过的事照样不会重新来过......”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