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二十章 补一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钟逸自从在这里吃过几顿药膳之后,总觉得自己的身体要比之前要强上一些,当然了,强在什么地方,他暂时是没有试验出来的,或许回过府之后,应该就知道了。

太医也是男人,而且还是中年男人,既然是中年男人,就免不了力不从心,所以他们比钟逸更像利用药材来调节自己的身子,这两日的药膳,几乎都有这一效果,这也是钟逸听苏郎中与白御医闲聊的时候随口说出来的,但效果怎样的话,这就需要亲力亲为,亲身经历了过才有发言权了。

入夜之后,钟逸按照惯例去向梁君休息的屋子观察一番,但梁君一如之前的状况,丝毫没有好转,钟逸心灰意冷之间便出来了。

他睡觉的地方依旧没有任何改善,还是一把硬实的木头椅子,不过比起头一日要好上一些,好在什么地方呢?

就是因为陈达斌的离开而把另一把椅子空出来了,空出来的这把椅子正好能放下钟逸的双腿,这可让他能躺着入眠了。

也正是因此,睡眠质量高了不止一星半点,等到翌日醒来的时候,精神十分饱满,钟逸以饱满的状态又投入了书海当中,因为除却此事,他也没什么要做的了。

......

......

吴府内,书房中有三人,除吴俊明外,一位是进宫投毒的凶手,另一位是无须白面一老者,看这样子,像是宫殿里的太监。

吴俊明背对二人,声音冷淡道:“梁君还没死呢?他命够大啊。”

无须老者捏着尖细的嗓子道:“吴大人莫要着急,咱家看这身子骨也撑不了几日了,死不就是迟早的事吗,吴大人千万别为一个将死之人急坏了身子。”

吴俊明忽然转过了身子,阴翳笑道:“夜长梦多,既然他短时间内死不了,倒不如在帮他一把。”

“不可不可,咱家劝吴大人万万不可如此。“无须老者继续道:”因为出了这样的事,皇宫内早就禁严了,别说生人面孔,就是咱家这种见了十多年的老人,都要经过一而再再而三的盘查呢。“

吴俊明看向另一位男人,这位男人面容冷酷,没有半分表情,他就是为梁君投毒的真凶:“你能做得到吗?”

“五成把握。”这位男子倒也没有托大,凭借他的身手上一次虽然可以向吴俊明投毒,但那时候皇宫风声并没有现在这么紧,这次潜入皇宫的危险,要比上次大上许多呢。

吴俊明摇摇头:“不够,不够。”

现如今这种关头,如若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话,吴俊明并不想让人冒险,首先他的身边虽没到无人可用的地步,可像这人如此身手的人还是少之又少,其次的话,要是此人被抓住的话,难免会有可能查到吴俊明的身上去,此人对吴俊明并不能算忠心耿耿,只能说是利益往来罢了,所以在吴俊明没抓到牵制他的东西之前,是不会让他去担如此风险的。

“徐公公,你细说说梁君情况如何。”

“咱家这两日也见不到了,不过从御医里面传出消息,似乎梁君还没醒来。”那串院子他去了不止一次,可每次只能远远看着,他明白守卫是不会让他进去的,更可况这样的话只会加重他的嫌疑,好在御医里有几人与他相熟,这才能听到些消息。

“那他身上的毒......是解了还是没有?”吴俊明问出了自己最为关心的话题,若梁君身上的毒已解,哪怕事情在危险,他都要有所行动了,要是没解的话,那吴俊明就还能沉得住气,至少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有回旋的余地。

”咱家也不清楚,那些个御医也不能随意出入,只能在取药材或者医术的时刻出外几刻,上一次咱家见到那些个御医的时候是在前日,至于今日个儿什么状况,咱家说不准。“老太监实话实说,其实他并不想帮吴俊明办这样的事,他与吴俊明并没有交情,顶多也就是见过两面罢了,只不过在吴俊明的重金利诱之下,他没有把持住自己。

他年时已高,马上到告老还乡的时候了,所以并不想因为吴俊明的事而让自己身败名裂,可吴俊明出手实在太阔绰了,没有一个人能在如此丰厚的银子下忍住,毕竟终其他的太监一生,为的就是挣够他的棺材本罢了。

太监这个职业说起来也可怜,除非家里实在穷的揭不开锅,马上就要饿死的地步,否则没人愿意抛弃男人的尊严去做这种职业,从成为太监的那刻起,他们便没有了脸面,从此心中唯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向上爬,赚更多的银子,否则老了之后只能过潦倒生活,就算死,都没人为你收尸,对于他们来说,什么情分交情都是狗屁,只有看得见的金银财宝才是最让他们安心的东西,所以遇到这样的机会,没有一个太监会错过。

“不知徐公公可否再去打探一番,此事有多严重,徐公公应该能想象得到吧。”吴俊明看向徐公公的目光充斥着危险,哪怕深居后宫的徐公公,身子都没忍住微微一颤。

不过徐公公不会因为别人的事而搭上自己,他为难道:“那串院子乃是皇宫重地,来来回回有几十侍卫在看守,咱家就有天大的本事,也进不去呀。”

“哦?”吴俊明眼神有些奇怪,莫名的笑了起来:“徐公公有话直说就好,吴某人直来直去,不耍这些花花肠子。”

“得加钱!”徐公公将心中所想脱口而出。

惹来吴俊明哈哈大笑:“好好。”

利益至上的年代,没有什么是钱财解决不了的,如果有的话,那就多加一些银两。

当徐公公从吴俊明的书房走后,皇宫投毒的真凶,那位中年男人冷冷问道吴俊明:“他的话,可信?”

“他不敢骗我,一个即将告老还乡的太监,一旦脱离皇宫这层保护网,这条命便脆弱的像张纸,我一撕便碎,当太监的没有一个不惜命,这么惜命的人,又岂敢与我说谎呢?”

“更何况与我说谎没有丝毫好处,我只不过让他打探些消息罢了,触及不到他的利益。”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