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七章 颠覆言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本古书中的内容让钟逸很感兴趣,首先他配了一则小故事,说起这个故事来,的确今不如让人发笑。

是农家的一户人家,因为家里男人体弱多病,所以在夫妻房事方面总是让女人很不满意,每次不用多长时间就已经结束了,女人还意犹未尽之际男子已经进入了沉沉的睡眠。

久而久之,女子就对男人不满意了,在很多事情上对他的态度都很冷淡,而因为身体的愿意,这个家多半是靠女人干体力活而撑下去的,所以男人面对女人的冷漠,也不能与之生气,否则女人一走,他的日子便过不下去了。

男人自是清楚女人对他态度转变的原因,所以他便采取了一个方法,那就是提高自己身体素质来获取女人的芳心,然后将他们的生活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可奈何有些事力不从心,哪怕他心比天高,可身体的限制对他实在太过严重了,在一次在女人鄙视的眼神中,他彻底失眠了,等到翌日,天未亮,他趁女人还在睡梦中,一人偷偷离了家,去的不识别出,正是十里八村被称作神医的家里。

没错,他正是为治疗自己的病情而去,毕竟他美满的家庭已经被自己的隐疾所要摧毁了。

去到郎中家里,支支吾吾的说出了自己的情况,郎中二话不说开了这个药方,还真别说,自从男子吃过郎中开的药后,一次次生龙活虎威猛强劲,女人好奇之余对男子眉开眼笑的次数也增加了许多。

之后他们的生活更加美满幸福,成了模范夫妻。

看到这里,故事也就结束了,而故事下面则附着一个药方,钟逸猜测,这正是治疗男人隐疾的法子,虽然他并不需要这个,但难免有一天会碰到需要的人,所以便将里面的药材以及剂量记了下来。

不过钟逸总觉得这个故事就是编造出来的,为的就是宣传那位神医的高明,当然,事实到底怎样钟逸不清楚,可这本书能够摆放在皇宫当中,已经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了,这个药方一定是很有成效的。

从医书当中得到了欢乐,也就促使钟逸继续看了下去,虽然之后碰到的故事很少,不过他还是发现几个很实用的方子,在治疗风寒与常见的病症当中有不错的效果。

可药材的名字拗口又难记,钟逸没有办法只能找来纸张将这些东西摘抄下来以供生活中的运用。

......

......

再一次见到苏郎中的时候,已经到正午了,他们聚在一起吃着饭,钟逸与苏郎中闲聊道:“苏郎中忙活一上午可是了累坏了。”

苏郎中叹了口气道:“累倒不算什么,但就怕做些无用功,梁君的情况虽然表面看起来很不错,可要是一直维持在这种状态,最终是一定要出事的。”

“仍找不到方子?”

苏郎中摇头:“没那么容易,我与白御医几乎将近些年的医书古籍翻阅了个差不多,可寻不到半点线索,现在看来,只能往再问古老一些的医书中找答案了。”

钟逸自然知道梁君这个病症有多无解,哪怕把全宁朝的大夫全都聚集过来,都不一定能找到应对之法,现如今的医术主要的研究方向还是肉体,至于精神的话,他们完全没有考虑过,因为很多人连基本的衣食住行都保证不了,都怎么有功夫精神上的抑郁呢?

不得不说,他们的快乐幸福其实很简单,能够活下去每日有吃有就已经够了,也许正是因为没有见识过真正的美好,才会有如此简单的满足吧。

不管什么样的原因,反正梁君的病很难找到借鉴的医学例子,这是必然的事。

“或许......我可以试试。”钟逸不知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他确实真心诚意想让梁君变好。

再者来说,他好歹也是现代而来的人,虽然在医学上并无任何建树,但有关于精神疾病的基本知识。

“你?”苏郎中脸上的不屑的表情不加掩饰。

的确,一个完全没有接触过医药方面的人他这个医学大拿面前说这样的话,哪怕他出言不逊,都是情理之中的事。

“没错,就是我。”钟逸直勾勾的盯着苏郎中审视的目光,没有丝毫退避。

苏郎中笑了,笑声中满是嘲讽:“那好,我来问你,你倒是想用什么药材?”

“不用药。”钟逸仍然看着他的眼睛。

“哈哈哈......”苏郎中好像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

“苏某行医这么些年,从来没听过如此狂言,不用药便能把人治好,你以为你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钟逸脸上自信的表情从来没有变过,他沉声道:“心病还须心药医。”

“心病?”苏郎中有些诧异。

“他身后没有丝毫伤口,五脏六腑也与正常人无异,那你说他得的是什么病?”钟逸反问道。

“这......”苏郎中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言论。

“但这也不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心病就能概括,你要知道,医学一途,没有几十年的行医经历,与初窥门径的小医一般,更何况你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人,如今虽然我们没有从梁君身上查出是什么病因导致他昏迷不醒,可也只能说明我们暂时没有找到罢了,如果每逢这种情况就归于心病,那还要我们这些大夫干什么?”苏郎中如此说道。

钟逸指着梁君休息的屋子道:“不管你信不信,要是按照寻常治疗内外疾病的方法来治,只会让他的情况越来越差。”

“够了!”苏郎中觉得钟逸的话越来越荒谬,一个人得了病不用药就能治好,这可是天大的笑话,而且寻常的药物只会让他越来越糟,这完全是无稽之谈。

“钟千户,正是因为你的举荐,才让我在此对梁君进行医治,我知道如果因为医治好他而让我得到圣上的赏赐与嘉奖,我首先要感激的人便是你,但这不是你这个外行人大放厥词的理由,如果你今日说的话被宫中的御医听到,后果可想而知,钟千户,我知你救人心切,但术业有专攻,救人这回事,还是交给我们大夫可靠。”苏郎中说完这些便想要离开,但被钟逸拦了下来。

钟逸并没有因为苏郎中言词而放弃,他冷静说道:我知道我的说法彻底颠覆了你们的固性思维,可人世间很多事就是这样,你不能以为内没有见识过就说它不存在,这是无知也是懦弱的表现,正如你所说,术业有专攻,不可否认你们在治疗外在疾病上有很高造诣,但梁君现如今的病情与之完全无关,是你们接触不到的全新领域,你们同我一样,都是门外汉,所以万万不能一意孤行,要是将梁君的身子搞坏了,那才是真的完蛋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