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一十章 一口黑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虽然这个药方是为梁君量身定做的,但要它其效果也并非瞬间的事,就算是灵丹妙药,也需要有一个发挥药效的过程。

众位御医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不过他们没有离开,而是毅然决然在这儿坚守下去,他们要做头一个见证梁君变化的人。

他们很想知道,这个看起来渗人的药方到底能起多大的作用。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了,夜幕初降,虽然马上就到了关闭宫门的时候,可仍旧没有一人离开,自从喂过梁君汤药之后,他的身体在一点点的发生变化。

先是嘴唇,从乌黑忽然变成了血红之色,但又在一瞬之间变了回来,他脸上的表情也是如此,时而双眉紧皱,时而舒展开来。

好似身体里的毒正在和刚刚进入肚子的药物战斗开来,每当药物占据上风的时候,梁君的感觉就要好上一些,可一旦落入下风,病毒又开始作祟,让他身不如死。

屋子中已经点上了蜡烛,数十根蜡烛将整间屋子照了个通明,特别是梁君周围,蜡烛的使用更是奢侈,为的就是能够让这些御医第一时间看到梁君的变化。

能否抓住机会,无论是对梁君还是对御医来说都是尤为重要的,所以他们才会时刻注意梁君的神情举止,希望能从他的细节变化中看出药性发挥的程度。

这些人中最为紧张得便是苏郎中与白御医了,因为这纸药方本就是他们写下来的,如果真的能够为梁君解毒的话,那他们便是最大功臣,圣上的嘉奖、赏赐,得到最多的就是他们,可一旦出了事,他们就是主要的责任承担者,不论怎样的责罚,他们都是最为严重的。

后果关乎自己,由不得他们不紧张。

而另外两位担忧的则是陈达斌与钟逸,他们一大早赶来皇宫,忙里忙外一直到现在,不仅身子疲惫,更是饥肠辘辘,可他们连吃些东西都省出来,就是为了亲眼看到梁君的苏醒,毕竟在他么眼里,梁君不仅是打败吴俊明的关键,更是他们的朋友,试想,如果自己的朋友这幅样子,没有人会心安理得事不关己的享乐嬉戏。

可他们急归急,但又急的毫无办法,因为汤药已经下了肚,生死就要看上天安排了。

但就在这时,梁君的身上出现了在场所有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变化,他的脸忽而惨白,立马又恢复铁青,但又在刹那间变的红润,与常人无异。

如同川剧变脸一般,让人瞠目结舌,震惊不已。

他们都是多年的老大夫,可没有一人知道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包括苏郎中与白御医。

事到如今,每个人能做的事就是双目紧紧盯着梁君,连眨眼的时间都挤不出来,生怕下一刻发生更加神奇的事。

苏郎中、白御医在梁君的床边坐着,他们离梁君最近,所以梁君身上出现的所有奇妙变化,哪怕是微小的细节全部收于眼底。

苏郎中没忍住对旁边白御医轻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白御医无奈的摇摇头:“白某行医这么多年,大大小小病症见过许多,可今日这一奇观,确实丝毫没有头绪,不过......苏郎中你应该会知道吧?”

苏郎中一愣,反问道:“我为什么会清楚?连白御医都没见过,我这乡野郎中又岂有这般眼界呢。”

白御医道:“最开始的药方正是由苏郎中你拿出来的,我相信这则药方应该不是苏郎中临时所创,否则也不会疑惑许久对不对?既然药方是由别处得到的,那与药方相伴的就应该还有患者吃过药之后的变化,难不成并未记载这个?“

“没有,决然没有。”苏郎中语气很是肯定,祖上流传下来的古籍在他手里已经翻阅过千百遍了,虽然里面很多知识他都没有吃透吃烂,可对于上面内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更可况拿则药方前后几页他都快烂熟于心了,正因为他想从中找一些注解,可前后的内容已经变成了另一个病症,至于白御医所说的变化,他确实没有看到过。

苏郎中怕白御医不相信,又补充道:“苏某不瞒白御医所说,这纸药方确实是由苏某在偶然之间得来的,但苏某并没有在上面看到喝药之后的状况,再者说了,梁君现在肚子里的汤药,是咱们开出来的,里面每一株药材都是不一样的,就算之前有过症状的记载,但不会有借鉴价值的。”

白御医听他这么一说,也打消了借助外物来解释现如今现象的念头,可他心里也有迷茫,梁君此刻表现出的样子到底是好是坏,之后的他是药到病除还是急剧恶化,这些都不清楚,因为现在发生的一切事都已表明事情不在他们掌握之中了。

正在二人各自思索的同时,躺在床上昏迷许久的梁君突然一口黑血从嘴里喷涌出来,说来也巧,这口黑血正好落在了苏郎中衣袖之上。

苏郎中低头一看,眼神中尽是恐惧,他连忙将身上最外层的衣物脱下来扔在地上。

这时众人才看到,衣袖被黑血触碰到的地方已经被不断腐蚀,逐渐蒸发,好像烈日下的雪花一般,刹那间整条衣袖消失不见,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苏郎中心有余悸的盯着只有一条袖子的衣服,他颤抖道:“幸......幸好碰到的是衣服,若是碰到.....,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他的话没有说完整,但在场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他的意思,他们心里也是一阵口怕,要是那口黑血落到他们身上,有很大概率是要陪葬了。

但梁君自从经过喷血之事后,又陷入了昏迷,先前的变化也全都消失了,不过他脸颊上的黑色好像散了一些。

可这不知这不是不是众人的心理作用。

苏郎中、白御医离梁君远上一些,不敢再像之前那般坐在他的床边,因为没有人知道会不会有下一口黑血。

”按理来说,刚才的黑血正是他服用的毒药,可现在为什么一丝好转的现象都没有呢?“

他的语气有些烦躁......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