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百零六章 相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苏郎中脑子里很乱,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含有剧毒的药材为什么会混杂在药方里,其余的药材他一一看过,都是治病救人的良药,单个拿出来也是对人极好的,可唯独铁吻,将苏郎中思绪完全打乱了。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更何况他们还是医道中的佼佼者,苏郎中没有将这回事藏着掖着,而是唤来了所有御医就行商议,现如今的梁君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所以就算会让这群御医起疑,但苏郎中也不得不这么办,人多力量大,单靠他一个人,显然不可能将此解释的通。

“诸位,苏某有一纸药方,可解剧毒,恰巧与中毒者症状相似,不过也略有不同,所以苏某并不能把药方照抄硬搬过去,只有经过改良之后,才有可能对中毒者起到作用,但在对照药方的时候,却发现一件了不得的事。”

看着众位御医疑惑的样子,苏郎中买了个关子,他从袖口抽出已经在纸上写好的药方,然后将其中一个个药材念出了口。

一开始御医们并没有什么表现出任何异样,甚至还有人为其搭配而拍手叫绝,药物有其相克,也有搭配起来相得益彰者,能够出现一加一大于二的功效,这纸药方的制作者在医学一途有很高的造诣,是现在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比不上的,虽然让他们制作解毒药方也能写一个差不多的,但仅仅就是因为其中一两株药材的不同,让其效果啊千差万别。

医者的能力也就是在这里体现出来的,怎样的药材搭配会发挥出它们最大的功效,让其药性最大限度的被人利用与吸收,他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见解,但比之苏郎中刚刚所读药方的制作者,他们自愧不如,与他的能力,要差上好大一截,这是每个人心中共同的想法。

苏郎中看着众人的表情,就已经能够猜到他们在想什么,只不过接下来他念到的药材,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铁吻。”苏郎中故作停顿。

果真,他话音刚落,底下的御医已经议论纷纷。

“什么?怎么会有断肠草呢?”

“这可是剧毒的药材,整株草全部含毒,只要接触一小点,立马送人归西。”

“可这是解毒的药方呀,怎么会混进这个东西呢?”

“难道......是写药方的人糊涂了?”

此话一出,引起了众人的不满,不过其中对此最为反感的就是白御医。

他率先说道:“自然不能,光凭前面的搭配,就能看出咱们与这位前辈医术上能力有多大差距,这种连未入门的人都能看出的错误不叫错误,决然是有其深意,或许正是因为断肠草,才真正成为这个药方的点睛之笔。”

他是御医之首,能力比之众人强上不少,其他人看不出来情有可原,但他光听开口的几株药材就已经能惊为天人,这是他平常想都不敢想的搭配,可没当出现药物相克的时候,总会有第三株药材来中和,让其药性互融,发挥出最大的功效,光是这一点上,他已经明白自己在人家面前就是初出茅庐的小处医,所以这个经他手写的药方,断然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也就堵住了手下的御医们的嘴。

苏郎中合时宜的对众人道:“白大人所说不错,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苏某才聚齐诸位,虽然现在不明白其中深意,但或许解开这个迷惑之后,就能够为中毒者解毒了。”

“苏某力不从心,望诸位能为苏某解惑。”苏郎中谦卑说道,虽然他知道这帮人里在医术上造诣真正有他高的寥寥无几,但众人之力有岂非一人能够比拟,众人拾柴火焰高,孤胆英雄永远成不了事。

既然苏郎中已经这么说了,他们也乐的见苏郎中服软,于是纷纷开始冥思苦想,希望成为第一个猜出真相的人,对于众人来说,这同样是一种比拼,头一个堪透真意的人在能力上自然出众,他们都是同一行业的专业人才,从进宫起就卯着一股劲证明比对方强,所以自然不会错过现如今这个机会。

不过其中深意这哪是短时间内能够想通的呢?

别看一个个绞尽脑汁,可脑子里依旧脑一片空白,别说他们,就是把天下所有的大夫请来,谁能明白解毒救人良药中混杂一种剧毒草药是什么道理,如果不是想要害人的话,还真就想不通了。

陈达斌、钟逸在门外看着着诡异的沉默,心里很是忐忑,他们都是门外汉,这些东西自然无法伸出援手,可正是因为这种无可奈何才使他们更加焦急,但他们除了期盼这群名义上最为高明的御医能够想出对策,也就别无他法了。

又过一段时间,房间内又开始议论起来,毕竟一个人思考太有局限性,借着众人思维方式与切入点的不同,或许能够找到其中真意吧。

但时间可不等人,梁君的身体越来越差,如果在接下来再找不到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那情况就真的太糟了。

或许是因为此刻的压力,又或许确实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从而引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御医中的其中一位径直走到苏郎中面前,对他道:“我有一个猜测,不知是否合理。”

“且说。”苏郎中虽然没报很大希望,但能多一条思路也算是不错的选择。

“毒物相克,我认为是断肠草相克于患者体内的毒,所以才会将断肠草作为引子而放进药方里,以毒攻毒嘛,不是没有这个说法,万物相生相克,毒克毒是很常见的,同位大夫,你应该清楚这个。”

苏郎中点点头:“不错,你的见解很有价值,或许这便是真相。”

听完苏郎中的夸赞,这人一幅很骄傲的样子,比起那帮老御医,他仅仅二十过半,在宫内是很年轻的存在,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他在很多地方有新奇的念头,毕竟老人的思维几近僵化,而年轻人的则要灵活一些,否则也不会有如此见解......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