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九十一章 真相大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灰衣老者打量着钟逸,不对,这个时候应该叫张开渊了吧,他好像看着一个从未认识的人一样,其实也就是这样,两人相处也不过几个时辰,说不认识也是可行的。

钟逸没有再打什么哑谜,沉吟片刻,最终还是开了口:“张伯,其实我此次来顺德全是为你而来,只是有一事相求。”

“呵呵,我这个老头能帮你们干什么呀。”灰衣老者面露苦涩,不过却没有反驳张开渊这个名号,钟逸不由松了口气,看着确实是找对人了。

只是这个过程就有些太奇妙了,任谁人都只能说句得来全不费工夫罢了。

钟逸心中也对张开渊这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佩服之至,从开始时的失态,不到片刻功夫,无论脸上表情还是神态神情之类显而易见的东西就全都调整,钟逸平心而论,自己俩世为人的人情绪也不可能调整的这么快。

“张伯,这件事你不仅能帮得到我,而且帮我的人还只你不可了,其他人没这个本事。”钟逸没有直接点明。

“后生明说吧,我这老头子没空跟你大哑谜。”张开渊语气没有刚才那么平和。

钟逸不疾不徐的说道:“买花这事儿,张伯总能帮到吧,可是你的老本行。”

张开渊眼皮一挑:“可我又为何帮你?一顿饭的交情?再者说这还是你欠我的恩情。”

钟逸面色依旧不改,平静中带着淡淡笑意:“这封信的交情可否?”

说着便从怀中掏出林雪瞳交给他的信,不过这封信自然不是林重山所作,是林雪瞳一字一字伪造出来的,林雪瞳字迹本就像极了林重山,都是很大气豪迈的那种,钟逸一开始见到的时候还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柔弱女子所写,后来林雪瞳当他面儿将这信模仿出来,钟逸才堪堪相信,不过心中还是有些许震惊的,毕竟见字如见人,怎么看林雪瞳也不像大口吃肉大碗儿喝酒的豪爽女子。

钟逸将信交给半信半疑的张开渊时,还是忐忑十足的,眼前这位可是人精,能不能将他骗住,就看林重山与他的情谊和林雪瞳伪造的真实程度了。

张开渊看信很细致,几百字的信硬是看了不短的时间,这对钟逸来说是个煎熬,就像等待期末成绩的学生一般,惊喜与失落交杂。

“哎,重山兄可还好?”张开渊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

这样钟逸感觉林重山与张开渊并不只有金钱交易,二人情谊是肯定存在的,甚至有着过命的交情都说不准。

钟逸略微一想,轻声说道:“林伯伯身体自然无恙,只是这些日子对林家的事忙的焦头烂额。”

林家发生的事林雪瞳不仅事无巨细的写在了信上,而且还夸大了一些。

张开渊点了点头:“他这个人年轻时就是操心的命,现在儿女都这么大了,也不改当年性情,我也不是没有劝过他,说子孙自有子孙福,你猜他跟你说什么,说子孙福气都是上一辈创造出来的,他手上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定要保她一辈安好无忧。哎,他要跟我这般,活的岂不是更加逍遥自在......”

钟逸心中更加确定了张开渊与林重山有不浅的交情了,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花瓣已经到手了?

张开渊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问道:“你和林老头是什么关系,这么重要的事按理说也是雪瞳那丫头亲自来呀。”

钟逸嘿嘿一笑:“小生不才,也算半个林家人,重山伯伯正好是我岳父。”

张开渊瞪大了眼睛,在钟逸身上不断打量:“那你与雪瞳那丫头?岂不是......”

“正是,毕竟我那岳父也只有一个掌上明珠。”钟逸语气中带着苦涩,张开渊倍感诧异的语气是对钟逸心头的痛击。

不过张开渊好像听出来了什么,又跟着说道:“老林头的眼光从没差过,虽然我与你这小子相处不多吧,脾气秉性倒对胃口,想来也不是什么俗人。”

钟逸勉强一笑,虽然听不出几分真假,但面儿上功夫,过的去就行。

钟逸眼珠咕噜一转,问道:“那张伯伯,小子这次顺德之行,想来是不会白跑了吧?”

张开渊哈哈一笑:“都自家人了,说话别藏一半儿了,既然老林头儿有难,我定然不能袖手旁观。”

钟逸忽然问道:“张伯,小子还有一个疑惑,可否讲解一二?”

“但说无妨。”

“那我就问了啊,张伯伯为什么放着城中心的大府邸不住,偏要来这个偏僻的地方一个人住着呢,而且一个仆人与丫鬟都不带,张伯伯看破红尘要寻份清净?”

张开渊笑眯眯的看着钟逸:“寻份清净倒没问题,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属实没错,自从你张伯伯发达起来,门槛儿都让差点让人踏破,我并不是那种舍不得几两银子的人,相反,我是那种该帮的必帮的人,甚至可怜的也会帮,可偏偏多的是明摆着要银子的人,不沾亲带故,也没有可怜身世,耍耍嘴皮子就要拿走我几两银子,这不就是看我人傻钱多好骗嘛,不给就到处散播污蔑我的传言,见得多了,自然不想见了,于是顺带脚就搬了个家。”

钟逸也碰到过张开渊嘴中那种人,属实让人厌恶,帮你是好心,不帮你也说的过去,毕竟谁都没那义务,可他们偏要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我弱小,你强大,你就必须帮我。

张开渊又说道:“小子你说的看破红尘就有些太抬举我这老头子了,由奢入简难,谁都免不了这份俗气。”

钟逸脸上显而易见的疑惑:“那张伯现在你这......”

张开渊高深莫测的笑了:“你别看现在我这老头子住的事一个人的家,但这整个南郊都能说是我的家,你定好奇为什么在这里打听不到我的名号,那是因为我之前府上所有下人丫鬟,我全都为他们在这里安了个家,你在南郊见到的每一个人,都听命于我。”

钟逸听到这里,身体都不禁一震,鼻尖立马渗出了细密的汗。

这另他大骇,不过因此也真相大白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