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章 钟父出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呔,你这黄狗竟然偷我肉吃,该打!”说完就朝林雪瞳双臀拍了上去。

钟逸在这世中,这是对女人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接触,虽然隔着衣物,但钟逸心中一想到林雪瞳那绝美的容颜已然克制不住,特别是手掌上那充斥着肉感的弹性,不禁又拍了两下。

林雪瞳这时也顾不得口中的鲜美了,对着钟逸就是一巴掌,在快要拍到的那一刹那,钟逸忽而将头转向另一方向,呼噜声又大了一个度。

林雪瞳也冷静了下来,心中羞涩却又生气,很是矛盾。可对这梦中的钟逸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心中着实可气,毕竟不能吵醒他,因为偷食这件事太过丢脸,她这堂堂的林家大小姐在几个时辰前义正言辞的拒绝了钟逸的一翻好意。

林雪瞳一只手摸着自己滚烫的脸颊,一只手摸着满足的肚子走进了内屋。

“虽然让这色胚占了不少便宜,但毕竟是在梦中,正所谓不知者无罪,而我也吃了他的鸭子,就当他给我的赔礼吧。”

林雪瞳开导着自己为钟逸开脱,可见钟逸这只鸭子让林雪瞳对他有了多大改善。

不过要是让她知道钟逸在装睡,这可不单单是死这一问题了,给你分尸八块都算便宜你了。

钟逸听着林雪瞳进入了内屋,心想自己也没便宜可占了,便沉沉睡去,睡前还想着明日多做两只鸭子呢,毕竟一只鸭子便可换得美玉入怀,怎么想也不是赔本买卖,再说这还是林家鸭子。

钟逸一夜美梦。

……

“姑爷,钟老爷来了。”

钟逸被这仆人的叫声吵醒,揉着自己朦胧的双眼看向屋子,他发现林雪瞳已经出去了,心中一想,恐怕是逃避昨日的偷鸭一事吧,这丫头。钟逸笑着摇了摇头。

“钟老爷马上就到,姑爷。”

“来啦,别催啦。”钟逸整理着衣物推门而出。

“逸儿。”

钟逸一出门便看到了脸目苍白神色匆忙的钟青峰。

钟逸轻启嘴唇话已说出半句,但喉头一哽,最终还是改了话风。

低叹一声,说道“你……怎么来了?”

钟青峰神情复杂,沉默良久。

缓缓说道“爹,要走……咳咳咳……”话还未毕,一阵强烈的咳嗽声传出。

钟逸赶忙去拍钟父的后背,咳嗽声愈发急骤,胸脯起伏不断,突然一股红色液体从嘴中喷出,钟逸神色突变。

钟青峰的咳嗽声逐渐放缓,直至消失,大喘一口气,这口气呼出来的时候人也似乎老了十来岁。

钟青峰看向钟逸,用沙哑的声音对钟逸说道“逸儿,今日我来是与你告别,这凤临府容不下我了,他……容不下我了。”双目竟然流露出恐惧之色。

钟逸想说点什么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他很想对钟青峰说他并不是那纨绔“钟逸”,但看到钟青峰那疼爱的眼神,他还是决定把这话咽在了肚子里。

钟逸静静的听着,等待钟青峰的下篇。

“逸儿,这次我来主要与你说三件事。”

“第一件事便是好好保护自己,我原以为林府可以护你安好无忧的,但没想到那人手脚通天,我身上的伤全都败他所赐,逸儿你万事要小心。”

钟逸心中一惊,钟青峰对那人是有多忌惮,到此都不愿提及他的姓名。

钟逸对这具身体的大概之事是记得的,但也有很多地方感觉模糊不清,可能是这具身体本能的抗拒吧。

钟逸对此也是毫无方法,只能凭借别人的零星半点的提及来还原整个事情面貌。

待钟逸回过神来,钟青峰正好开口。

“第二件事就是把这本强身健体的功法给你,咱们钟家世代武馆,最辉煌的时候曾常伴在皇上左右。”钟青峰眼中有种从未见过的神色,那是从骨子里露出的归属感。

可随即又叹了口气,“可后来越来越落寞,直到我这儿,让钟家彻底不复存在呀,老祖,我不孝呀!”钟青峰仰天长啸道。

“这是钟家列祖世代相传下来的,本来我之前就想传授予你,但你对此没有半点兴趣,我只好搁置下来,可现在不同了,我不能时刻在你身边护着你了,逸儿。”

钟青峰眼中有种复杂的目光,钟逸晓得这是万般疼爱与无能为力守护之间的矛盾。

然后谨慎的从怀中掏出一本老旧的古籍,神情郑重的交到钟逸手中。

钟逸一瞥封面,竟还有几个字认不得,肃然起敬,顿时感觉这本书霸气了许多,因为在钟逸的了解中,不认识的永远是最牛的。

他这便宜老爹知道他这么想,恐怕吐的就不止刚才那点血了。

这时钟青峰突然压低声音,神情不知道比刚才郑重了多少倍,“逸儿,这件事我本想一辈子烂在肚子里,只恐怕今日一走,你我再无见面之日,你有权利知道自己的身世。”

说完这句话钟青峰就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钟逸心中虽然震撼,但也没到不能自己的地步,毕竟这具身体本来就不是自己的,在这个世界中,身世之谜恐怕也只有自己一人清楚。

钟青峰的思想也回到了现实,他那沙哑的声音充满了岁月的感觉,钟逸也被带入了他的回忆之中。

“逸儿,从你开始有记忆的那天起你就只有我这一个父亲,你应该也听下人说过你母亲是因为你难产而死吧。”钟青峰悲怆一叹,脸上密布悲伤。

忽而他语气又低沉许多,双目紧紧盯着钟逸说道“其实你母亲生养那天晚上,死的并不只有她。”

“她腹中之子,我的孩子也夭折了。”

“那个时候,我站在院中仰天大问,问这破老天他为何如此不公!”钟青峰脸色涨红,神情激动。

钟逸完全被他带入这段尘封的历史之中,心思随他故事而动。

“一蒙面黑衣之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半点声响都未发出,如同鬼魅。”

“我钟家世代习武,而我更是从小便锤炼筋骨,在这凤临府中单论身法来说,我还真没怕过谁呢。”

“虽然处于悲伤中的我警惕性有所降低,但不可能连他的半点踪影都未发现,可见此人功法深不可测,可堪大成。”钟青峰十几年后仍然记得一清二楚,可见此人有多可怕。

钟青峰突然话峰一转。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