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百九十七章 单独相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如今的时间正巧,圣上既不休息,也无重要之事,陈达斌若是求见,十有**是能够见到的。

不过陈达斌却决定将钟逸带上,毕竟对于这个郎中,陈达斌太过陌生了,如果皇上询问关于郎中的事,陈达斌是一问三不知,只能干瞪着眼,至少是他是钟逸找来的,或多或少,钟逸都能说出一些他自己的原因。

钟逸当然知道这不是陈达斌有意推卸责任,毕竟他是锦衣卫指挥使,但凡是由锦衣卫**的事故,哪怕陈达斌不知情,最后的处罚都要算他在的身上。

西冷阁内,陈达斌钟逸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康宁皇帝眉宇之间透露一些疲惫,不知在为什么事而操劳,但一个国家的担子都在他的肩上,容不得他轻松。

“两位爱卿平身。”温和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钟逸跟着陈达斌慢慢起身。

陈达斌沉声道:“皇上,臣有一事禀告。”

“嗯?”康宁皇帝很显然想不到陈达斌找他有何样的事。

“爱卿请说。”康宁皇帝对陈达斌道。

陈达斌腹里打了一番草稿,昨夜天牢的事皇上对他没有隐瞒,而是派人给他传来的消息,所以陈达斌为梁君请一个郎中并不算权利的僭越,因为如实道:“臣心忧梁君之事,谁知与钟逸交谈之际,钟逸结识一郎中,虽为乡野,却医术高明,鬼门关前与魔君抢人,救死扶伤妙手回春可谓神医,正因于此,臣想让他试试可否解梁君之毒。”

听陈达斌的一顿吹嘘,皇上笑道:“世间真有如此神人?”

显然,康宁不信陈达斌的话,或者说不会全信。

“臣哪敢欺瞒圣上,这些夸赞并非臣所捏造,而是民间传闻,钟逸对于此事十分了解。”陈达斌这便将锅甩在了钟逸身上。

钟逸一阵郁闷,陈达斌这些话都快把他说脸红了,就那个吊儿郎当的郎中真有这个本事?

不过话既然已经说出来了,钟逸又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能大言不惭的接受这些赞耀,现如今他就希望苏郎中能够发挥出本来的实力,否则他与陈达斌真的要犯欺君之罪了。

“钟爱卿所结识的大夫医术真有这般高明?”康宁皇帝对于他们二人推荐的郎中越来越感兴趣了,毕竟有这样的人才他便想收入宫中,就皇宫内那群太医,一个个庸碌的很,康宁早就想把他们换一批了,只不过陆续没有人选罢了。

钟逸硬生生认了下来:“圣上,臣所听闻,此人在京城有小华佗之称,起死人肉白骨不在话下,很多疑难杂症只有他一人有本事去治,也正是因此,臣才敢推荐给圣上。”钟逸心里叹了口气,他明白陈达斌是不得不出此下策,如果皇上对苏郎中提不起兴趣的话,很可能不会让苏郎中碰梁君一下,苏郎中连脉都不能把,更不必说为梁君解毒了,所以皇上对于苏郎中的第一印象,是十分重要的。

康宁皇帝微微点头,在这二人的吹嘘之下,他都有些心动了,现如今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这位郎中,毕竟梁君的情况关乎着很重要的事,甚至连他这个一国之君都不得不重视起来。

“这位郎中现在身处何处?”康宁看着陈达斌问道。

陈达斌心里一喜,皇帝的反应已经说明一切,看来苏郎中这回是有戏了,不过陈达斌表情一如既往淡定,丝毫没表现出任何情绪上的波动,他恭敬道:“臣已经将他带入宫里了,现如今正在外面候着。”

“朕到要瞧瞧你们口中的神医是何许人也。”

康宁皇帝接着对二人道:“二位爱卿先退下吧。”

陈达斌与钟逸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同样的担忧,但康宁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们又不能违抗圣上命令。

只能一同道:“臣告退!”

出了宫殿,陈达斌低声问道钟逸:“你口里的苏郎中靠谱吗?”

钟逸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属下原本只是想让他碰碰运气,毕竟太医们毫无作为,可现在圣上想与他见面,他没见过这种大场面,就怕出什么差错呀。”

“以你这么来说,他并没有什么能力?”陈达斌皱着眉头道。

“不不不,恰恰相反,属下认为他是有几把刷子的,否则属下也不会把梁君的生死交给他的手上,只不过面对九五之尊,这个国家最尊贵的人,难免会紧张嘛,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茶壶煮饺子,有嘴倒不出。”钟逸用到苏郎中刚刚与他说的这句话,因为此话实在太过贴切了。

陈达斌有些无奈:“这种事你我都帮不上什么忙,圣上让你我二人告退,其目的已经很明确了,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但愿你寻来的苏郎中别出什么纰漏。”

郎中正在宫殿门口焦急的等待着,眼巴巴的望着陈达斌钟逸离去的方向。

终于,他的眼里有了几分神色,他远远望到陈达斌与钟逸的身影急忙奔了过去。

“千户大人!怎么样!我能去解毒了吗?”

这些人里苏郎中只认识钟逸,如果让他知道钟逸身旁的陈达斌是锦衣卫指挥使的话,那不知要多殷勤呢。

钟逸摇摇头:“现在还不行。”

接着又道:“不过有一个消息摆在你的面前,不知对你来是好是坏。”

“大人请说。”苏郎中好奇问道。

“圣上要见你。”

“什么?!”

从钟逸嘴里不咸不淡的说出这句话,在苏郎中心底炸了一颗惊雷,他整个人都懵了,很长时间没有缓过来劲儿.......

“那......那我该怎么办?”

“难不成你想违抗皇令不成?当然是去见皇上呀。”

“可.....可是这是我头次见皇上,我一介百姓,有......有何德何能见当今圣上呢?”苏郎中的情绪有些崩溃,既兴奋激动,又有些恐惧不安,的确,不只是他,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是这样,在他们心中,皇上的权力是至高无上的,能够见到皇上,是祖上积了几辈子的德才有的福,没有人能够在这种事面前保持了冷静。

这并不奇怪......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