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百八十九章 再会闫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从古至今,酒桌文化一直很流行,这次的酒拉进了四人的距离,虽然之前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但作为男人,从来没有一人会铭记仇恨。

一开始的逢场作戏,到现在已经能将一些内心深处的话说出来,同为锦衣卫的人,共同语言自然是多,比如哪个百户在妓院被抓奸了,哪个千户的媳妇背着他偷汉子了,这类的趣闻很多,让人听来便觉得有趣,正因为有趣,对于愁事烦心事就不多想。

不得不说,这次宴席比钟逸一开始想象的要愉快得多,至少他能够听到几句实话,但酒醒之后几人的关系会不会恢复原状就不得而知了,酒后之言既可能发自肺腑,同样可能是酒精作祟。

酒足饭饱,众人都稍稍有些眩晕之感,钟逸笑着对刘磊道:“刘大哥,今日小弟的招待还算周到吧?”

刘磊哈哈笑着,笑声中是许久不见的真诚,略微有些大舌头的说道:”你......你小子酒量挺好,等......等我......我下一次一定撂倒你!“

哪怕刘磊此刻被身边马玉涛与程云架着,但嘴里的依旧放着狠话,毕竟在他心里,他的官职比钟逸大,在任何事上就都要比他强,当然,他也会因为这种想法而产生落差,从落差里就会衍生负面情绪,正是因为这些负面情绪,才可能让原本有机会成为朋友的两人变成潜在的敌人。

嫉妒是会害死人的,而且这种情感不止女性会有,就连很多男人都存在,这便是俗称的小肚鸡肠,作为男人,理应大度,至少钟逸在这方面做的便很不错,因为他知道人们往往都有自己擅长的某一方面,不如别人不丢人......

“好好好,钟逸便等各位兄长下次拜访,定给刘兄长一个机会,只不过到时候鹿死谁手就不一定了。”钟逸含笑说道。

刘磊、马玉涛、程云都笑了出来,男人的快乐有些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之后三人便告辞了,钟逸将他们送出府后在院中慢慢走着,夜风吹散身上的酒气,不过却没带走身上的温度,他心里不知想着什么,脸上笑意依旧,似乎生活没有想象中那么差,不是吗?

......

......

翌日醒来的时候,屋里正中央桌上拜访着一封折好的纸,他有些诧异,打开一看,上面写着的字让他心里一震,头脑瞬间清醒过来,他穿戴好衣物之后便从府里赶了出去。

纸上所写的东西对于钟逸来说十分重要,甚至对于整个锦衣卫来说都是重中之重。

京城大街小巷钟逸已经摸索了个差不多,按照记忆当中最近的一条道赶了过去,大约半个时辰的样子,钟逸总算来到了纸上所写的地方。

这是钟逸常来的茶楼,上次与闫峰的对话就是在这里进行的,纸上的内容就是由闫峰所写,他要求钟逸在上次的地点见面,但闫峰为何要约见钟逸,钟逸猜测与西厂有关系,监视闫峰的人看到闫峰已经与西厂见过面,但谈成什么样的结果至今未解,如果不出所料的话,那这次闫峰要与钟逸谈的正是这件事。

酒楼的小二看到顾客本想起身相迎,可看到钟逸的面目之后又懒散的坐下,胳膊支撑着脑袋,连连打着哈欠。

在他眼里,钟逸已经是老顾客了,不论他的礼数是否周全,这位客人下一次也还是会再来的,再者来说,他并不需要业绩之类的东西,哪怕就是每日混日子,到了月底得到的工钱也是这个数,自从知道他的掌柜不是为了盈利而开设的茶楼之后,他就很长时间没有对人隐情的服务过了,的确,如果可以站着把银子挣了,没有人会跪着把自己的脸面让人轻易践踏,如果不是为了养家糊口,谁愿意看着别人的脸色而过活呢?

钟逸想了想还是来到店小二面前问道:“前一个时辰内茶楼是不是来了位客人?”

茶楼的生意并不好,半天也鲜有一人,所以店小二对这个自然记得清楚,他点点头对钟逸道:“没错,确实来了一人,而且这个人还有些面熟,应该不是头一次来茶楼,爷,这您熟人?”

“嗯,上次便是我带他来的,这次他约我在这里相见了,他在哪个包厢?”钟逸又问道。

“就是您每次来的房间。”

钟逸说着便朝那间包厢走去,不过走到半中间又返回来对店小二问起:“除他之外,还有人进去吗?”

店小二疑惑的摇摇头:“没有了,包厢内只有他一人。”

钟逸这才放心走去,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闫峰表面上是锦衣卫的卧底,但谁又能只能他会不会主动向西厂投诚呢?别看他的家人掌握在锦衣卫手里,可要是西厂动手的话,还不一定谁能控制得住呢,面对这些人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这是钟逸思索出的道理。

钟逸没有敲门,而是直接走了进去,果真如店小二所说,包厢内除了闫峰之外便再没有一个人了。

“什么事?赶紧说吧。”钟逸语气有些急。

其实这也不怪他,毕竟闫峰刚刚与西厂接触过,说不准西厂也会派人监视他呢,所以这段时间内一定要减少与钟逸的接头次数,否则不止是闫峰,甚至连同钟逸都有可能出现什么意外。

“我与西厂接上头了,不过并没有说我想重新回到西厂,只是请求他们保护好我的家人与我。”

“他们如何回应?”钟逸明白由浅入深的道理,显然一步登天是最不靠谱的做法,闫峰此举倒正和钟逸的心意,但他还是对西厂做法有些好奇,禁不住问道。

“听他们的说法,似乎很不情愿,不过耐不住之前的情分,便勉强答应下来,而且他们还询问了那日晚上的细节,由谁所救,怎么出来的?”

钟逸又问:“那你又怎么回答?”

“照实回答,那日晚上发生了什么,我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

闫峰的回答没有错,钟逸前旗做那么多的准备就是为了给他们安排一个不会让人引起怀疑的逃出背景,至少这个背景暂时不会让人起疑......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