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百八十一章再次上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着府内的库房越来越满,钟逸的愧疚之心也越来越严重,但送来的银子仍是照收不误,他实在是耐不住锦衣卫众人的盛情好意,哪怕就算他严词拒绝,对方都要强硬的塞给他,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焦躁不安的心寂静下来,收起来钟逸也算是在做好事,他们给的银子也就是相应的感谢罢了。

但收了银子不能不办事,钟逸这两日象征性的向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跑了几次,见到陈达斌之后东扯西扯一顿便离开了,钟逸本意是想将得来的不义之财与陈达斌一同分享,可转念一想,陈达斌这个锦衣卫指挥使又哪是缺这点银子的人,遂放弃自取其辱的心思。

不过钟逸猜这种事应该是瞒不过陈达斌的,毕竟他的手下他最明白,平日里干了些什么,谁心里有鬼,一旦到了这个时候,会有很多人病急乱投医,钟逸就是因此大发同僚财。

而这两日里,锦衣卫也没有暂停搜寻这件事,毕竟一个人抓不到显的太过刻意,而且也会让上面怀疑锦衣卫的办事水平。

所以那些不愿意与锦衣卫合作的人被抓回了一半多,原本诏狱内的空房又被填满了,而当他们见到那天晚上死去的牢头狱卒时,每个人的神情都很震惊,这几个人在他们眼里已经死去一段时间了,甚至在他们梦里都成了鬼魂,如今再看见他们,心里如同翻涌万丈波涛,可当他们冷静下来的时候,事情的真相逐渐浮现他们眼前,他们都不傻,否则也不能在锦衣卫里潜伏这么长的时间,甚至相比普通人来说他们更加聪明,所以很容易便能想清楚这个阴谋。

但就是这个拙劣的操作方式,骗过了所有人,而他们这群又被关进诏狱里的人有口难言,既然已经敢让他们看到,那就说明一件事,锦衣卫并不怕他们说出去,所以连他们自己心里都清楚接下来要面临着什么,迎接他们的只会是死路一条......

这日,钟府内又有人拜访,门口两个护院对此已经见怪不怪,虽然一开始的时候还会与他们热情的打一打招呼,毕竟这些人都是锦衣卫里的高官,他们所作所为代表着钟府的礼数,钟逸的颜面就把握在他们手里,正因为此,他们才会刻意殷勤,不过随着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早就疲于应对此事,现如今看到拜访者,只有两句话,是何身份,等我进内通告。

所以有钱人家的护院也并非都是什么凶神恶煞不懂礼数之徒,或许他们只是对此疲惫了呢。

钟逸听到府外三个人的名字,顿时一阵头大,没见到他们他就已经能够猜到他们所为何事,现如今只有胡编乱造来应对了......

钟府大堂内,依旧是上次熟悉的位置,刘磊、马玉涛、程云三人依次坐着,另钟逸有些诧异的则是这次唯独没有见到吕瑞,记得前一回结伴而来的就是他们四人,但现在变成三个了,这就不免有些奇怪,因为依他对吕瑞的了解,他现在一定很担忧这件事,所以拜访钟逸这件事绝对不会缺席,这是他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事,这次没有出席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三个人没有邀请他,至于为什么没有,钟逸就猜不出原因了,他不是神算子,心里想法也只是根据已有的现实猜测罢了,正确与否还不知,更不用说背后的隐情了。

“钟兄弟几日不见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可是碰到了什么好事?”正当钟逸思考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刘磊的问话。

面对刘磊的问题,钟逸呵呵苦笑道:“刘兄长说笑了,钟逸这两日竟遇点儿烦心事了,哪会有刘兄嘴中这般风采。”

刘磊奇怪的“哦”了一声,接着又开口道:“钟兄在锦衣卫中可谓如鱼得水,上有陈帅撑腰,下有忠诚下属,怎么会有烦恼的事儿呢?又或者说谁人敢让钟兄弟烦躁呢?”

钟逸连忙摆手:“刘兄长实在太过高抬钟逸了,刘兄这不是折煞在下嘛,虽然小弟我在锦衣卫里的有那么一星半点地位,可实在称不上刘兄这样谬赞,顶多不用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罢了。”

听完钟逸的话,刘磊看向了他的眼睛,双目相对,两人都意味深长的笑了,而另外两人跟着他们笑了起来,顿时间大堂内充斥着欢声笑语,气氛好不和谐,但谁都知道暗地里的暗潮涌动,四人的关系远没有此刻表现出来的这么好,甚至说互相之间都会有莫名的记恨。

“嗨,刘兄把我当亲兄弟,钟逸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这两日小弟我属实不快活,应陈帅要求,全城封锁搜捕从诏狱中逃出来的几人,东西南北四个城门严加看管,不论何人都要经过严密的盘查才让进京,可刘兄你也应该了解,长得像的人那是一点都不少,但凡手下发现出城的人与画像上那几位相像,便立马请我过去,由我过目之后再决定放他们出去或是将他们关起来,兄弟我这两日东西南北跑了个遍,这两条腿呀,都有点不同自己使唤了,毕竟京城内不能骑马,这可是要了小弟的命呀,但就算如此,同样收效甚微,抓住的几人只是点小人物,真正的大鱼根本找不到任何踪迹与线索。”钟逸向刘磊诉起了苦,不得不说,钟逸的表演十分传神,就脸上苦逼的表情,任谁看了都对钟逸心疼几分。

刘磊不出意外的安慰道:“钟兄弟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如若不是陈帅信任你,哪会将如此重要的事加派于你呢,锦衣卫里有很多兄弟想干陈帅都不让他干呢,所谓能者多劳便是这个道理了,钟兄弟能力非同小可,金陵岂是池中物啊。”

钟逸忙着拱拳,脸上一幅受宠若惊的表情:“多谢刘兄吉言!”

再闲谈几句,刘磊才切入正题,他的脸上挤出了很多褶子,为难道:“钟兄弟你都这么忙了,作为兄长的还给你添麻烦属实过意不去,可是这件事压在兄长心中一直石块大石头,不说也不是个劲儿呀。”

“刘兄但说无妨。”

钟逸已了然......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