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百七十三章 什么身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整个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漆黑一片,除了诏狱内还有淡淡光芒,如萤火一般,完全不显眼。

钟逸带着下属小心翼翼走到这里,从门内传来两人谈话声音,不过隔着厚重的铁门,身处门后的钟逸也只能听到个大概。

一人似乎再问什么还不来,另一人答谁的命令一定不会出错。

钟逸从这简单的对话里已经能猜出他们的意思,而且其中一人的声音对于钟逸来说十分熟悉,之前绝对是听过或者有过接触的。

既然陈达斌已经提前告知了他们这件事,那钟逸就不客气了,即将就要陪他们演一场大戏。

钟逸朝后招招手,霍单急忙前来,按照之前定好的计划,二十多人分成几批,四人守着大门,十人控制诏狱内的狱卒,而剩下的人则打开牢门释放囚犯。

虽然以诏狱里的兵力根本不需要制定计划,但做戏就要做全面的,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劳犯们相信真的有人来救他们,而不是锦衣卫的一场阴谋诡计,当然,以他们的脑子多半是想不明白的,不过他们身后的人全是些历经人世沉浮的老油条子,若此番营救露出什么马脚的话,他们多半是能猜到背后真正的原因。

钟逸伸出三根手指,接着变为两根,之后又成了一根,等化为手掌之后,身后下属全部冲了进入,按照之前定好的计划,各司其职有条不紊的对犯人进行着营救。

门被撞开的同时,钟逸终于看到了今夜诏狱的全貌,狱卒只剩下了五个,另外一些人不知去向了何处,不过钟逸多半能猜出来,这些人因为陈达斌的不信任,就给他们放了一夜假,等第二天来的时候,就半遮半掩的将这种事告诉他们,如果其中有几个大嘴巴的话,能以锦衣卫内部人员的嘴说出去,这事可信度便又高了几个档次,决然是件对锦衣卫有利的事。

五位狱卒看到蜂拥而至的黑衣蒙面人,经过一瞬间的震惊,顿时便明白过来,一个个了然于心的表情,接着便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你们是什么人!这是锦衣卫的诏狱,乱闯者其罪当诛,还不赶紧离开!”

这番话说的连钟逸都觉得意外,声音里的慌乱,强装郑静时的不安,就是劳犯听到,都不会有任何怀疑,至于这是专门针对他们的表演,更是不会往这方面想。

钟逸一看说话这人,心里一乐,原来此人正是与他有过交际的牢头。

“动手!”钟逸的声音低沉沙哑,与他本来音色完全不同,这也是他的一个伪装,毕竟这里很多犯人都是听过他声音的。

牢狱内顿时乱作一团,这几个狱卒根本没有想过会这么果断的动手,甚至连刚才的问题都没回答,按照经常的套路,不是应该放几句狠话吗?

钟逸在心底一直铭记反派死于话多这个道理,再者说的越多错的越多,要是让这群犯人辨出自己的身份,那今夜的行动算是完了,而且很长一段时间内不能对他们动心思。

身着黑衣的人手持大刀,将五位狱卒围在一起,他们心知这是自己人,也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将他们控制住之后便没有动作了。

等钟逸前来,他把已准备好的猪血羊血撒到五位狱卒的身上,然后给了牢头一个眼神,牢头立马心领神会,头一个倒下去,再没有任何动作,而剩下四人也接二连三躺下去,看着横七竖八身上沾满血迹的狱卒,钟逸松了口气,以他们现在的样子,与死人完全无异,而且在这暗淡的烛光里,更是不可能发现。

钟逸从牢头身上掏出关押着犯人牢房的钥匙,又将钥匙分发下去,让手下一个一个尝试,没用多久时间,近十位的犯人全被放了出来。

最先见到的便是闫峰,他一眼就望到了钟逸身上,当二人眼神触碰之时,闫峰眼中多了几分复杂,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其余人那么欣喜,如果恰当一些来形容的话,无奈二字最为贴切,钟逸心里知道,闫峰已经清楚了这群黑衣人的身份,钟逸完全起见,并没有将这个计划告知于他,不过钟逸知道依他的能力,决然是能猜出来的,只不过一眼便能看透表象,属实让钟逸有点诧异,此人能做到锦衣卫千户的位置,肯定不是绣花枕头。

虽然闫峰已经猜到了钟逸的身份,但仍装作感激涕零的样子来到钟逸跟前。

“多谢阁下相救,不知阁下是什么人?”

闫峰这个问题正是他身后所有劳犯想要问的,他们目不转睛的望着钟逸,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他的答案。

但钟逸冷哼一声:“你只是沾别人光罢了,赶紧离开,不该问的别多问!”如果单单是听钟逸的声音,决然会把他当作已过五十的糟老头子,因为他的声音并非年轻人能够发出来,但要看他身形的话,又不是一个老头子能够拥有的,所以钟逸的真实身份在这几人面前掩盖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明白!再次谢过大人,那我便先行离开了。”

闫峰大概能猜得到钟逸的用意,他们的身份越发神秘,就会让自己这些卧底地位越牢固。

当他从钟逸身边走过的时候,忽然看到他脚下倒着的五位狱卒,看着他们身上殷红的血迹,忽然又产生出一个疑惑......

这群倒下的人是真死了?

如果不是的话,那身上的血迹又是从何而来,但真要被眼前这群黑衣人杀死,那眼前的黑衣人又是什么身份?

如果真是锦衣卫假扮的话,决然不会杀死自己人,否则这场戏的代价就太大了。

想到这里,闫峰看向了倒在地上人的脸颊,他的双眉忽然紧皱。

等等,这就是几日里一直见过狱卒的模样,并没有寻人装扮。

闫峰心里不是没有猜过假死,可血迹做不得假,加上昏暗的灯光,还有此刻的氛围,很难让人往轻松的地方去想。

如果这是白日的话,这场戏定然是被要戳破的,因为动物的血与人的血有很大的颜色差别。

也就只有现在,才能起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