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六章 皇上的态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跟在陈达斌身后,低着头,此刻没人能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陈达斌忽然压低声音对他说出四个字:“谨言慎行。”

“属下明白。”钟逸愣神之后立马回应道。

华清殿外,被宫内侍卫严密把守,此刻皇上就在这里,理应安保程度更加严格。

陈达斌不知与守卫说了几句什么,接着守卫又朝里传去,经过一层层的传播,终于将陈达斌的话传到了华清殿的西冷阁内,也就是皇上的耳里。

听得阁内一声刺耳之声传来。

“传锦衣卫指挥使陈达斌、锦衣卫千户钟逸。”

钟逸心头一怔,见陈达斌朝里走去,他也急忙跟了上去,只不过目光始终在脚下鲜艳的红毯之上,至于周围的景象还有人的相貌,他是一个都没有看到。

穿过西冷阁的大门,陈达斌立马跪了下来,钟逸有样学样,他也双膝下跪,跟着陈达斌道:“臣见过皇上。”

长长的书案后传来令钟逸略显熟悉但又让他倍感陌生的声音:”两位爱卿免礼。“

今日的西冷阁内,除了贴身照料皇上的老太监之外,只有陈达斌钟逸两人,冷清的西冷阁气氛让人压抑的喘不过气。

当陈达斌钟逸站起身后,才听书案后又问道:“两位爱卿知道这次朕召见你们所为何事?”

钟逸听陈达斌缓缓答道:“臣不知。”

本以为康宁帝接下来会告诉他们缘由,但康宁帝却令人大跌眼镜的对钟逸道:“钟逸你呢?也不知朕何意?”

钟逸一愣,刚刚平复下的心脏又“噗通噗通”狂跳起来,他怎么会让皇上记住名字呢?

这可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钟逸之前的所作所为一定给皇上留下了很深的负面印象。

陈达斌都已说不知情了,钟逸便不会自作聪明,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钟逸是清楚的,再说了,想抢在上司面前出风头,这是连死字怎么写的都忘了。

只听他恭敬答道:“臣也不知。”

康宁帝呵呵一笑:“你们两个前两日为朕送来这么大的难题,现在又说不知情,这可是要存心让朕作难呀。”

陈达斌钟逸一下子又紧张起来,果然是为了梁君的事,准确的来说是吴俊明的事。

“臣知陛下心怀怜悯,惦记黎明百姓,刚知晓此事的时候便想禀报圣上,可途中受到许多干扰,导致这才将事实真相送来,对圣上来说是个难题,但对正处于水生火热生活中的难民来说,更是难上加难啊。”陈达斌一下子将自己的立场拉到了芸芸众生,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已经能够压皇上一等,不得不说,朝廷里的一众老臣确实把皇上研究了个透彻。

而钟逸则是心底里为陈达斌竖起个大拇指,这番话的确高明。

康宁也是聪明人,哪能看不出陈达斌心里的小九九,可一旦涉及天下百姓,哪怕作为九五之尊的他也只能吃个哑巴亏。

“陈爱卿所言极是,朕就算再难,也难不过百姓。”康宁先是做个了自我检讨,然后又道:“依陈爱卿之见,若朕开国库放救济粮,能否将百姓从水生火热当中拯救出来。”

陈达斌摇摇头:“陛下虽可解决眼下困难,但治标不治本,时间一长,定然会卷土重来,可国库又是否能够次次救济呢?”

“臣认为,要想药到病除,一定要从根儿上下功夫。”陈达斌可谓直言不讳,他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如果皇上不与他站在同一立场的话,那朝廷上是真没有锦衣卫的立身之地了,这次是完完全全撕破脸皮,没有给彼此留半分情面,与吴俊明为敌,就是与半个朝廷为敌,后果可想而知......

“根,朕是一定要除的,只不过时机未到罢了。”康宁皇帝意有所指。

不过有了这话,钟逸能稍稍松一口气,毕竟康宁已经表达了他的态度,只不过这个时机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呢?

陈达斌犹豫不决,最终还是开了口:“陛下,此事迫在眉睫,若根越发粗壮,恐怕到时候连陛下都要犯难了。”

一听这话,康宁冷笑三声:“整片土地都是朕的,只不过是一棵长起来有些茂盛的树能翻得起多大的风浪!”

陈达斌眉头皱了起来,既然康宁都已经这么说了,那陈达斌怎么敢步步紧逼呢,要真是将康宁逼出火气,他可承受不来这皇帝的怒火。

“好了,此事勿要再提,朕明白陈爱卿你在担忧什么,锦衣卫乃皇家家臣,朕的鹰犬,没人敢对你动手的,就算有,朕便挡在你身前,这样陈爱卿可以放心了吧?”

陈达斌赶忙谢恩,不过谢完之后,他与钟逸又迷茫了,既然这件事已经有了定论,那这次召见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呢?难不成就是专门告之他们这个消息?作为一国之主,显然是不可可能考虑臣子感受的,这个结论最先便会被推翻,但到底是为什么呢?对二人产生了很大的困惑。

不过康宁这时候给了他们答案:“朕之所以召见你们,只为了一件事,此事便是——白莲教。”

钟逸心头一紧,当初找出他们的存在可是花费了钟逸不少功夫,康宁能够知晓这件事,多半是梁君说出去的,不过也难怪康宁会因为这个教派刻意召见他们二人,毕竟白莲教从根本上就是要推翻宁家的统治,这对于现如今坐在龙椅上的康宁皇帝是无法接受的,以历代皇帝的口吻来说,他不能让千年的家业败在他的手上。

“听说是你查出这个教派的?”康宁皇帝深邃的目光望在了钟逸身后,接着又问道钟逸:“给朕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

钟逸恭敬道:“是臣查出来的。”钟逸努力回想当初的细节,毕竟这段时间一直忙着另外的事,之前京城盗窃案虽然在钟逸脑海中印象很深,不过却将他短暂的移出脑海,要想重新回忆起来,就要给钟逸一点时间。

康宁皇帝也没催促,任由钟逸思考,片刻之后,钟逸差不多能够将事情所有经过串联起来,这才将此事原原本本的康宁叙述出来......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