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三章 与陶右的谈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跟在人群最后面,或许是因为陈达斌打过招呼,当他通过禁城时守卫并没有仔细盘查,这样也好,至少能省去钟逸不少口舌,在皇宫这个地方,说的越多做的越多便错的越多,要想在这儿不出错,唯一要义就是管住嘴。

进入皇宫之内,钟逸没有跟着那群人进入金殿,因为金殿里并没我他的位置,以他的身份,上不了这种大场面。

看着诸位官员愈行愈远,钟逸驻足原地思索去向,就在这时,一人朝钟逸走来。

到了钟逸跟前,亲切的笑着对钟逸道:“阁下就是钟逸钟千户吧?”

钟逸打量他身上的官服,以及入耳是阳刚的声音,看来并不是太监,难道他就是陈达斌为自己安排的人?

“不只兄台是?”

“在下陶右,户部的人,应陈大人的交代来接待钟千户。”

听他这么一说,钟逸也熟络的打着招呼:“原来是陶大人,久仰久仰!”

虽然是头次见面,但作为官场必备的技能——装熟人,钟逸也是熟能生巧,现如今使用起来我没有第一次那样尴尬了。

“钟千户才是少年英雄,小小年纪已做到锦衣卫千户的位置,而且斗过倭寇,战过权贵,这声久仰应该是我说才对!”

的确,陶右所言并非谄媚讨好,自从钟逸进入京师以来,闹出的动静一个比一个大,几乎满朝文武都听过他的传闻,要是陶右没这个政治嗅觉,他怎么能当得了现在户部的官员呢?

“哪里哪里,都是谬赞罢了,钟逸何德何能称得上如此称赞。”在外人面前钟逸保持一贯的谦卑。

陶右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下去,将钟逸从禁城城门这个风口浪尖的地方带到别处去。

钟逸倒也没怀疑,由陶右带路,一路朝里走去,至于要去什么地方,他并不知道。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陶右终于停了下来,他指着前面一小串院落道:“钟千户,这便是此次歇脚的地方了。”

钟逸心生奇怪,难道皇宫内还有户部的地方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岂不是户部在六部当中的权利最大?那这样吴俊明还有现在这般地位?

陶右似乎看出了钟逸的疑惑,对钟逸解释道:“户部身处六部当中,是其中任务最为繁多的一个部门,而且大多事迹需要记录在册,为了可供圣上随时翻阅,便在宫内刻意建了一个著写储藏卷轴的地方,钟千户面前正是我所说的这个地方,虽然主要职能是为圣上服务,但同样也提供了一个户部人员来歇脚的地方。”

钟逸小幅度的点了几下头,现在他对户部这个部门全是有了一个新的理解,别管这个院落是用来干什么的,只要它是在皇宫之内建成,而且还刻上户部之名,那这就是户部的荣耀,代表着这个部门在皇上眼中的地位。

看来陈达斌与户部合作,并非仅仅刘化龙这么一个因素,以钟逸的猜测,户部多半是继吏部之后第二大部门了。

跟随陶右进了这个院子,果真应陶右的说法,里面的人分工明确,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自己的工作,有些人在编著,有些人在分类,没有一个人有闲暇时间来偷懒。

这群人见陶右之后,也仅是点点头算作简单的招呼,并未起身相迎。

难道是陶右在户部的地位不高?

钟逸并不这么想,恰恰相反,他认为陶右能够自由在皇宫之中带人行走已经能够证明他的身份,而这群人只简易程序,这说明什么,说明这群人并不代人执笔,他们很可能是这些卷轴的原作者。

对于户部自己的事,钟逸没心思也没工夫去猜测,他即将要应对的是接下来皇上的盘问,如若出了什么差错,那对于锦衣卫来说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所以绝不允许他犯错。

陶右让服侍的人为钟逸备好茶水,然后又给钟逸找了一处地方休息,在早朝结束之前,钟逸除了此处,怕是哪都不能去了。

不过这正合了钟逸的心意,皇宫内危险重重,枯燥无味的等待反而是最安全的。

陶右面对钟逸而坐,他对钟逸道:“钟千户,距离早朝结束还有一段时间,之后我便将钟千户送到西冷阁内,到时候圣上便会从那里接见陈指挥使与钟千户。”

陶右能够知道这些事钟逸并不奇怪,户部既然与锦衣卫是盟友关系,那知根知底是必须的,毕竟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合作的两方若是因为信任而出现间隙,什么事都不可能做成。

“钟逸先行谢过陶兄。”

钟逸朝陶右抱了个拳,他本想作揖,可自己身份是武夫,抱拳显然更加合适。

陶右连连摆手:“钟千户太客气了,锦衣卫与户部乃唇亡齿寒的关系,陶右为帮锦衣卫的忙就是帮自己的忙,面对吴俊明,只有团结一气才有可能取胜。”

钟逸想了想问道:“陶兄能猜得出圣上的意图吗?钟逸必行实在有些忐忑,唯恐耽误陈帅大事。”钟逸这么问自然有自己的考虑,户部既然能够在宫内建有自己办公院落的殊荣,那与皇上的关系就不止外人眼中看到的这些,所以钟逸有望从陶右的话里得到有用的信息。

陶右神情忽而严重起来:“圣上之心作属下的哪敢妄加揣摩,作为人臣,为圣上解忧才是唯一需要考虑的事。”

钟逸一听这个,立马道:“是钟逸鲁莽了,只不过俗话说得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陶兄,我眼前好像遮上了一层迷雾,怎样都无法看清,现在就指望陶大哥指点迷津了。”很多时候的问题不是别人不愿意回答,只需要你换一种问法便够了。

听钟逸这么一问,陶右脸上的表情才缓和不少,他叹了口气道:“钟千户,并非陶某人有心隐藏,只不过关于皇上的事,确实难以琢磨。”

当钟逸接近失望的时候,却听过陶右说道:“不过陶某倒也有一拙见。”

“陶兄请讲。”钟逸眼中闪过一摸光亮。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