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三章 杂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林雪瞳在钟逸面前就跟小女孩一般,钟逸一个糖人就让她开心不已,当中钟逸也没有厚此薄彼,同样给木璇买了一个,但为了掩人耳目,随行的所有女眷都收到了来自钟逸的糖人,但木璇从钟逸手中接过的时候低声说了句幼稚,可欣喜的神情是掩饰不了的。

一行人吃吃玩玩好不惬意,钟逸浑身上下都很舒爽,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感受到这种轻松的氛围了,恰当的放松对他来说是十分必要的。

虽然如今已是入夜,不过随处可见的大红灯笼将天桥照了个灯火通明,所见之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看在彼此眼里,也牵动了他们心底深处紧绷的神经,人的情绪是最容易感染的。

喧闹声此起彼伏,精彩表演让人眼花缭乱,钟府的人停停走走,在围满了人群的一处停了下来。

在周遭人们的议论声中,钟逸知晓里面杂耍的有兄弟二人,演的节目叫做“油锤贯顶”,同时也叫做“硬气功”。

其实就是其中一人头上顶一撂砖,约摸四五块的样子,另一人用油锤猛击砖,将它们击碎,听起来便很危险,否则也不会聚集起如此多的围观群众,周围这些个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儿,他们巴不得杂耍这人脑袋开个瓢呢,反正疼的又不是他们自己,再严重一些出了人命也跟他们没有关系,谁让他们挣这个钱呢,就算你官府的人到来,也不能怪罪什么,只能怨他们学艺不精罢了。

钟逸他们来的恰到好处,此时表演正到高潮,一位赤裸着上半身手艺人半跪着,头顶已经放置好了砖头,而另一位将锤头耍的虎虎生风,一阵阵呼啸而来的厚重声音让人不难听出铁锤确实真材实料不作半点假。

“今儿个老少爷们儿都在,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我兄弟两位对诸位衣食父母感激不尽......”

话还没说完,人群中就有人催促道:“赶紧演呐,这么多位爷可没工夫瞧你耍嘴嘴皮子,你要是有真本事,这银子自然少不了,可要是只会花拳绣腿,诸位爷可不是这么好忽悠的。”

“对!想要银子赶紧的!”

“让爷们看看眼!”

人群中附喝声一阵一阵。

而正中间这两位也没乱了阵脚,而是瞧着众人道:“耍的好有钱拿,此话当真?”

“爷们还会骗你?赶紧的吧!”

“好嘞!诸位爷您瞧好啦!”

只见手持铁锤这位朝手中“呸呸”来了两口,铁锤当下被举到了半跪着那人的头顶。

“嗐!”足有半个脑袋大的锤头朝那人头顶劈去。

人群中几位女子瞬间闭上了眼,甚至还有几声尖叫。

胆大的直勾勾的望着半跪着那人的头顶,只听“咔嚓”几声,顶上砖头一块块应声而碎,而跪着的人头上没有丝毫伤口,更没有猜测中血溅当场的场景。

“好!”

“好活儿!”

震耳欲聋的掌声响起,伴随着叫好之声,热闹程度立马又上了几个档次。

钟府来的几位也十分过瘾,一个个拍手喝彩。

“诸位爷,凭这个能赏小的几口饭吃吧?”

最先开口催促着的那位也没噤口,而是一马当先走了上去,在众人目光注视之下从怀中逃出一把铜钱放到了他们的锣鼓上。

有人打头,就会出现绳索效应,连连几人都递上了铜钱,虽然数目不大,但胜在人数多嘛。

钟逸也让霍单打赏了一些铜板,虽然他家大业大,但并不想出风头,毕竟人多眼杂,谁知道有多少人不怀好意呢。

收完一批铜板之后,又迎来下一个表演,这个杂耍叫"睡钉板",即将钉尖朝上的木板平放地上,手艺人脱光上衣,仰躺在钉板上,胸前放一块石磨扇,另一人用大锤敲击磨扇,将它打碎,而手艺人前胸后背均无恙,所以他还有另一个叫法“胸口碎大石”。

对于这个钟府的人兴趣皆是不大,或许是因为女眷众多,看不了血腥的表演,于是他们一大群人便离开了。

天桥其余的杂耍还有许多,甚至有些连钟逸都不曾耳闻,在他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都要连连称奇,这小小的地方可真是藏龙卧虎。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一伙人又发现一个有意思的杂耍。

到现在,杂耍已经开始了,只见一人用铁链将自己上身紧紧捆住。

“嗬!”一声,铁链一节节崩断。

人群中传来一阵阵喝彩呐喊。

钟逸也拍了拍手,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在钟逸眼里,面前这位是个能人。

不过扭头望向赵耕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表情很不屑。

钟逸小声问道:“你看出什么端倪?难道他身上没点功夫?”

赵耕也没卖关子,与钟逸解释道:“他有个屁的功夫,身体强度也就比普通人好一些罢了,至于为什么能弄开这种铁链,如果铁链上没做什么手脚的话,那就是使什么障眼法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又什么难的,从运气还有运力的手法上都能看出来,他断然是没接触过什么功夫,这个我与你说不清,不过你要问木璇的话,她多半也与我一个看法。”

钟逸微微点头,又转过去看开了杂耍,他对赵耕所说的东西完全看不出来,不过就算能看出来,他也不会光明正大指出来,说出人家的秘密就是断人财路,断人财路跟要人命是没什么区别的。

就算以对方的实力不可能实施什么恐怖的报复,可偷着阴你一下也是受不了的,只要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做事留一线,这不仅是对对方的宽容,对自己也是如此。

手艺人这时候已经开始了他的第二个表演,他先是向人们展示了自己的双手,除了厚茧子之外与正常人无异,然后用手开始捋铁条,就是将手指粗细的一根铁条弄弯,放在火上烧红,然后用手将它捋直。

接着又放到嘴里开始咬铁条,是把一根筷子粗细的铁条烧红,然后把一头放在嘴里一段一段地把它咬断。

人群中又爆发出一阵叫好声,就连刚才看不起他的赵耕又说了两声“厉害”。

钟逸嘴脸带着些许笑意,看来这个年代的手艺人都是有些真功夫的......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