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 诏狱里发生的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锦衣卫的诏狱与普通牢狱无异,甚至都比不上大一些的州府衙门里的大牢,不过诏狱之所以在整个国家境内出名,甚至听者闻风丧胆,主要是由于诏狱主要为皇上服务,皇上要求逮捕的人都是要抓入诏狱的,作为皇家家臣的锦衣卫与西厂,都有这样一个牢狱,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关押冒犯皇威或对皇家不利的歹人。

而面对这种人,无论是锦衣卫还是西厂,下手自然不会手软,犯人在酷刑之下多半是活不下去的,可侥幸活下去的决然会对诏狱二字忌讳莫深,久而久之,诏狱便有了如此恶名。

虽然诏狱内沾染了无数鲜血与多条人命,但每隔一段时间是有专门的人来清理诏狱的,所以当钟逸走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适的反应。

本应空荡荡的诏狱内挤满了人,这些人都是由钟逸亲手抓进去的,抓他们的时候,甚至连钟逸都没想到了锦衣卫里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的奸细,其中不少的人还能算作点头之交。

牢狱中关押着的人一见钟逸,各个恶狠狠的盯着他,毕竟他们能否能离开这里还说不准呢,快活一日算一日,这也算暴露本性了。

很快,就有人开始辱骂钟逸。

“他妈的小白脸,靠着卖屁股上位,也不嫌自己恶心。”

“对!半点本事没有,可能也就那活儿好一点吧。”

“我呸!真让列祖列宗蒙羞!”

“嗨,谁知道他家祖上不是这种人呢?有其父必有其子,上梁不正下梁歪,这话错不了!”

一声声冷嘲热讽不堪入耳,好像与钟逸有莫大仇恨一般,这种恨意听着多半像是钟逸亲手给他们戴上沾染颜色的帽子,或是刨了他们祖坟一样。

很显然,钟逸并没有这么做,他同样也很委屈,他也只是在按照上面的命令办事罢了。

虽然他心软,可并非让人骑在脖子上拉屎都行。

于是他朝身边随行的牢头道:“看来诏狱交给你手并非明智之举,你看这群人,为什么关到现在还有力气骂人呢?你也不是不清楚他们的身份吧?”

说话间,牢头的汗水哗啦啦流了下来。

他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不出意外,他这辈子也就是这个位置了,他这人也没什么远大志向,只要抱着现在的职务,拿着够他吃喝的俸禄便够了,但听钟逸这么一说他顿时慌了,如果之前他不把钟逸的话当一回事儿情有可原,毕竟钟逸虽贵为千户,但诏狱的事他可插不上手,诏狱归陈达斌一手负责。

但经过昨夜的事,钟逸在锦衣卫中的地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都有人将他当第二个锦衣卫指挥使对待了,能让陈达斌甘愿为配角,将如此重要的事交付的人,没人会小瞧。

“我......我知道如何去做,钟千户请放心,这是我的失职。”

两侧的声音越来越大,牢狱里隐约有暴动趋势,钟逸冷着脸道:“立马处理。”

说完便朝里走了,最里面关着的正是在锦衣卫中担任过高官要务之人,他们才是钟逸所要争取的力量,至于外面的小鱼小虾,可入不得钟逸法眼。

当然,钟逸嘴中的惩罚并不是滥用私权,当然其中也有些这个意味,但最主要的是怕这群人乱起来收拾不了,他倒是相信诏狱牢房的牢固程度,可人心实在不值得信任,说起来他们都是锦衣卫中的人,说不准就与诏狱里当差的人相熟呢,到时候在施加一些好处,偷偷将他们放出来,场面一旦混乱起来,没有人能够控制的住,所以将此扼杀在萌芽之中才是完全之策。

很快,钟逸背后响起了阵阵哀嚎,钟逸知道,这是刚才与他应承下来的牢头动手了,他想要保着自己的饭碗,就得在钟逸面前表现自己,而且还是不遗余力的表现,至少能给钟逸丢一个好印象。

钟逸最先找到的就是闫峰,闫峰是与他同等级的官员,如果他能够为陈达斌所用,一定能将许多有效的情报带回来,但这样提心吊胆的生活他还会再过下去吗?

再次见到钟逸,闫峰已没有了往日的风采,胡子拉碴,头发凌乱油腻,上面还有不知名的虫子跳动,让人看起来十分恶心。

“闫大人家近来可好?”

这是钟逸头一句开场白。

闫峰将头微微抬起,望向钟逸的目光里不掺杂任何悲喜,也看不出仇恨。

“在这里生活还算习惯吧?毕竟之前也算半个熟客了。”钟逸笑着问道。

隔着牢门,两人互相对视,这时候闫峰总算说话了:“你要是来瞧我落魄,大可不必,能走到今天的地步算我咎由自取,贪念太大最先吞噬掉的便是自己,我已经做好赴死的准备。”

”你我远日无冤近日无仇,我可没这闲工夫落井下石,更何况死不死可不是由你能够决定的。“

闫峰嘲讽道:“看来是半点情分都不念,是要将我折磨至死不成?”

钟逸摇摇头:“你这属于被迫害心理,是病,得治呢,我今日来可是为你寻一条活路。”

“和将死之人开玩笑可不是大丈夫所为。”很显然,闫峰并不相信钟逸的说法。

这倒也正常,古往今来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的就是忠孝二字,他作为奸细,背叛自己人,违背忠义二字,不被五马分尸就已经不错了,哪里会相信自己能够活下去呢?

“你看我这样子像和你开玩笑吗?”钟逸蹲下身来,用自认为很真诚的眼神望向闫峰。

闫峰不屑的扭过头:“行了,你赶紧走吧,闲着没事喝点花酒去,跟我这个大男人可没什么乐趣。”

“......”

钟逸一阵无语,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值得相信吗?

“我也不和你卖关子,今日来这里,我是奉陈帅之命,为的就是给你一个机会,至于能不能抓得住,就要看你自己了。”

听到这话,闫峰终于表现出了一点兴趣,他半信半疑道:“陈帅真的愿意放我一条生路?”

钟逸点头道:“这是自然,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共事许久,陈帅很乐意给大家一个机会......”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