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吕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被十几位凶神恶煞的绿林好汉包围,钟逸本想抓着妇人作为人质,可转念又一摆手,让身段婀娜可惜生了一副歹毒心肠的妇人走了去,她也识趣,不再黏靠着这名不知何意的俊俏书生,退了几步,不服老地学那二八少女一脸天真烂漫,笑问道:“公子,怕不怕?”

钟逸放人一是看山贼匪人性情薄凉,二则是女子手中有匕首,抓人不成反被刺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或许让他们记点儿好?这个钟逸到是没想过。

钟逸苦涩笑道:“你说我能不怕吗?”

她捧着心口娇笑道:“怕了就好,老娘见你也不是俗人,就给你两条路,一条是殊死搏斗,带着你手底下的弟兄单挑我们一群,死了后剁肉做包子,一条是投了我们寨子做兄弟,一起吃酒喝肉。”

钟逸倒是没说话,身后几人不觉往钟逸这边靠了靠,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一名身材瘦如竹竿的汉子小声嘀咕道:“三娘,不应该是那吃肉喝酒吗?”

被揭短的妇人柳眉倒竖,扭腰行走如一条竹叶青,一脚狠狠踩在这汉子的脚背上,“老娘让你吃肉,让你喝酒!没老娘做这黑店买卖,你吃你裤裆里的黄泥粑粑去吧!”

钟逸毫不犹豫道:“做兄弟做兄弟。”说着便为身后一脸不解的仆人使了一个隐晦的眼色。

少妇眼中闪过一抹鄙夷,那只瘦猴儿吐了口浓痰,骂道:“就这德性,咱们寨子收下也是浪费口粮。”

马蹄响起,蹄声渐近,尘土喧嚣,妇人皱了皱眉头,抬起手臂,衣袖遮住半张脸,眯眼望去。十几个汉子面有喜色,钟逸与身后弟兄转身看去,彪悍五骑疾驰而至,当头一骑仪表天然磊落,提了一根的白蜡枪,若搁在军中,当不了骠骑大将军,可放在镇军大将军位置上一点都不含糊。身侧一骑稍微落他身后一点位置,身宽体壮,特别是不知被各种武器划裂的上衣中,坦露旺盛胸毛,提了一对板斧,一字黑眉,头发蓬乱,天生面容狰狞。另外,其余四人都血迹斑斑。

钟逸眯紧了眼睛,而身后有几位不堪者直打哆嗦,倒是被打趣说怕血的吴大方面色正常,只是紧绷的脸颊也能看出他此刻的心绪。

五骑一齐下马,为首英武男子黯然道:“没能救下孙兄弟,是对不住各位。”

瘦猴儿哇一声就哭出声,跌坐在地上,哀嚎不止。得有三个瘦猴儿体重的黑罴汉子把两柄板斧丢在一起,闷闷道:“老子从门口儿杀到他大堂,照排砍去,杀得老子手都软了。”

为首男子望向钟逸还有他身后这群不速之客,然后斜瞥了眼妇人,后者没好气解释道:“新撞到网里的鱼虾,还没来得及下锅。”

她看着这名时运不济的俊俏后生,媚笑道:“小子有些手段,赶巧几位大哥到了,正好擒拿下送灶房去,回头做几大屉肉包子送山上去犒劳各位。”

仪表出彩的首领皱了皱眉头,说道:“三娘,怎的又做这种买卖了。”

她理直气壮道:“不重操旧业做这个,就揭不开锅了,一文钱饿死英雄汉,你们要如何侠义心肠,老娘不管,总不能亏待了自己!”

男人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子,温雅笑道:“就当这几天伙食钱了。”

他转头朝钟逸抱拳笑道:“惊扰了公子,在下武陵山吕方,若是信得过,一起喝碗劣酒,就当吕某人替兄弟给公子压惊。”

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气的汉子粗嗓子说道:“吕大哥,跟这小白脸废话什么,喝酒是给他天大面子,敢不喝,让我一板斧削去他脑袋当尿壶!”

钟逸笑着点头道:“喝。”

那落草为寇的儒雅汉子轻喝道:“不许无礼!”

他率先在酒肆外头的酒桌坐下,将那条能值不少银子的白蜡枪放在一旁,对钟逸伸了伸手。

钟逸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跟这个自称武陵山吕方的绿林英雄面对面坐下,碰碗以后,一饮而尽,这番直爽举动,赢来不少旁观汉子的好感。

而身后的仆人既没有受人邀请,更没得到钟逸的授意,只能默默站在钟逸的身后。

不过看此番情景,他们倒是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跟这群杀人不眨眼,事后还要做人肉包子的山匪拼杀,这不是小肥羊送到狼窝了嘛。

好在不知是什么身份的儒雅男子赶了过来,这才避免一场拼杀,他们趁这个功夫也打量起来跟自家主子对着坐的男子。

“公子这是从哪里而来?”吕方看着钟逸淡雅问道。

“凤临府。”钟逸轻笑着回答。

“略有耳闻,也不知为何而来。”

“本是去顺德,途径贵地而已。”钟逸看着吕方眼睛说道。

吕方眼神中刻意隐藏的凝重一下子散了去,摆摆手笑道:“公子。不提这些,喝酒喝酒。”

绰号三娘的丰韵女子又拎了一坛酒砸在桌上,“下了蒙汗药啊,回头都是老娘砧板上的鱼肉。”

吕方赶忙笑道:“还有这位,吕某不得不多提一句,刘三娘,叫唤一声三娘即可,刀子嘴豆腐心。”

钟逸不识趣道:“才见识过三娘的匕首。豆腐嘴刀子心还差不多。”

吕方愣了一下,有些尴尬。

妇人嫣然一笑,身子往徐凤年这边靠了靠,“这位小秀才,老娘越来越中意你了。”

钟逸呵呵一笑,没去搭理这到底是刀子心或豆腐心的女人。

吕方更见惯了女子这幅模样,无奈得摇了摇头。

随后二人天南海北的聊的一些,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友重逢了,断然与山匪之流扯不上关系。

吕方抱了个拳,笑道:“公子见识广,性情更是豪爽,可吕某寨子中还有些事,就先和兄弟们去山上寨子,要是没得什么事,公子倒可以一同前往,若是想再喝酒,就在此处让三娘备着便是。”

钟逸笑道:“家父倒是要我去办些事,本来路上贪景已经耽搁了几日,若是再在此处停留,怕是要误了家父,再者说了,初次见面已经受了吕兄不少照料,再去叨扰可就说不过去了。”

吕方默默点头,没有强求。

二人起身再相互抱拳,吕芳领着小二十号人马上山去。钟逸独自坐在桌前,心底暗舒了口气,又喝了口酒。

“行了,都坐下吧,傻站着干什么。”钟逸对身后仆人呵呵笑道。

这时,身后的汉子们才彻底放下心来,嘴上该骂娘的骂娘,也有因站久僵硬关节的人揉着自己腿和腰。

片刻,五个仆人就与钟逸围成了一桌,一个个也不嫌弃刚才被人用过了的酒盅,张口便干了一小杯。

刘三娘站在附近,冷淡道:“都不是好人。”

一桌子的人都愣了,看着这个心狠嘴辣的女人不知是各种意思。

钟逸疑惑哦了一声,问道:“怎么说?”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