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 老人的身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陈达斌脸上充斥着喜气,昨日的抓捕对他来说已经是最近最好的消息了,更何况带来的收益并不止表面这些,陈达斌这番杀鸡儆猴,铁血手段让锦衣卫里摇摆不定的按捺下心中的躁动,一个个表达的愿意与锦衣卫共存亡的心迹。

虽然锦衣卫到现在为止仍旧算不上铁桶一块,但比之前几日,凝聚力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这全是由钟逸昨日凌厉抓捕带来的影响。

“既然如此,就要开始着手对梁君入宫的安排了,距离开政还有两三日的时间,现在万万不能马虎,这是咱们能抓住的唯一机会,如若放过,这场没有硝烟战争必是不战而败,无论你我,甚至于整个锦衣卫,都要趁受灭顶之灾。”陈达斌的表情逐渐凝重,让钟逸的愁绪不经意之间亦加深。

“大人,属下先前毛遂自荐,虽没有十足的把握,但一定尽全力为之,绝不敢辜负大人的信任。”陈达斌已经将这件事交给他了,所以他根本不能轻松安稳的享受为数不多的假期,虽然事情很危险,但面对仍有胜算,可要逃避的话,只会慢性死亡,一点一点被对方蚕食殆尽。

跪着死一贯不是钟逸的风格,要么站着生,要么临死之前咬掉对方的一块血肉,疼也要让敌人疼上几日。

虽然现在想这些有些悲观,不过钟逸不得不想,悬殊的实力面前,他不仅要想好完全之策,还要做最坏的打算。

“我原本是想让你一人独挑大梁,可牵扯的东西实在太多,一步走错后果不堪设想,为了保险起见,我陪同入宫。”陈达斌一开始只想将这件事作为钟逸历练的经历,但想到关乎锦衣卫的前途,自己的生死,就不得不以万分谨慎而对待了。

听了陈达斌的安排,钟逸脸上露出淡淡的喜悦与安心,的确,这种关键的事在她新人手上还是容易出现纰漏,可要是陈达斌一同随行的话,这就有了十足的底气,陈达斌能做到锦衣卫的指挥使,远远不是他嘴上所说圣上的蒙恩,一个人若没有能力,天大的关系对他来说都是浪费,陈达斌藏得很深,饶是与他相处颇深的钟逸,都看不完全他的底细。

......

......

京师外城郊区,一座座低矮的院落中夹杂着一处还算能看得过去的宅院,不过也就是矮个子里边拔高罢了。

府门前不设台阶,也无石狮,更连代表身份的门槛都没有。

说是府宅,倒更像是平民百姓居住的四合院,而且还算不上中等百姓。

如今正值喜庆的日子,门上有一幅十分突兀的朱红对联,在光秃秃灰暗的木头门上,总让人感觉有些委屈了这鲜艳的对联。

就在这时,木头门“吱扭”一声被推开了,门内出来一位老人,老人身着素衣,衣上还打满了补丁,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他手上提着几根腊肠,腊肠呈深红之色,表面干皱,卖相虽然不好,不过正是这种腊肠,晾晒时辰才够长,腌制已然入味,口感比起一般腊肠更是天差地别。

如果这是老人的杰作,那他定然是腌制腊肠的一把好手,想来以此为生,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老人虽一头银发,可脸上皱纹实属不多,更是连胡须都打理成一丝不苟的模样,这不像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百姓的做法,而他的身上总是透露出似有似无的威压,这与他所住宅院,所着衣物所猜测的身份完全不符,也正因此,才让他的身份更加神秘。

老人敲开了邻家的门,门内的人一看是他,急忙热情的迎进屋内,家中女人端茶递水尽显殷勤,老人一幅笑吟吟的模样,不急不缓的开口道:“别忙活了,我就是为你们送些腊肠,这便要出去了。”

女人瞧见他手上提着的腊肠,脸上都快笑出了一朵花,不过家里男人不说话,又不敢从他手中接过来,可这心里实在难耐,说来不怕人笑话,如今虽在过年,但他们一家连半点荤腥都没见过,唯一沾点肉味的就是在猪肉摊的砧板上拾捡的一些肉沫。

用少得可怜的肉沫加进要做的素食里,好像真的吃到了真肉一般,往常难以下咽的苦菜都香上不少,可他们算吃过肉了嘛?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肉是什么滋味。

当家的男人当然知道女人什么心思,其实他们一家都是这种心思,可这种大礼,收下实在令人惶恐不安啊。

“这......我们实在承受不起呀,乔老。”他舔了舔舌头,肉香味萦绕在屋内,他已经打定念头,等老人出去,他一定要好好嗅干净屋内的肉味,不止他,一家都要闻,用力闻。

被称作乔老的老人哈哈一笑,不由分说将腊肠递到男人手里。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我这腊肠可不是给你的,是送给小天的礼物,你是沾了小天的光,谁让小天跟我这老人这么要好呢。”说完又爽朗的笑了出来。

男人还想推脱着什么,离老人最近的女人已经将怀中正在熟睡的婴儿移交到老人怀抱。

男人瞥了她一眼,眼神中并无怪罪,倒充斥着欣慰。

老人两条胳膊抱着婴儿,手上的力度不轻不重恰到好处,他本想捏一捏孩子嫩滑的小脸,可放到脸前又停住了,他手上沾染着的味道对还是婴儿的孩子不好,虽然已是熟肉,可那股腥味,却怎么都甩不掉。

虽然在外人鼻中只是香气,可老人知道,这里存在着杀孽。

他露出慈祥的笑容,看着怀中吮吸着拇指不知正在做什么美梦的孩子,由心羡慕,也实在欢喜。

夫妻俩互相对视一眼,各自心里都已经有了处置腊肉的方法,光是想想,禁不住嘴里都泛出了酸水。

老人离开了,腊肉也落入了夫妻二人的手里,可能这就是最体面的赠予方法了吧。

老人没急着回去府里,他将腊肉一一分散到各个家户里,才笑呵呵的回家。

宅院大门半敞着,老人记得出来时门是被锁好的,难不成是记混了?

老人没多想,很自然的踏进了宅院里......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