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诸事不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楚家做了如何安排,钟逸自然不得而知,他依旧与随行的一众仆人说说笑笑,这群汉子一道儿上的感情确实加深了不少,毕竟一个没有架子的主子,谁都会喜欢,虽然这位主子是之前鄙视至极的人。

原本以为多么枯燥的行程,硬是被一个个荤段子和眼中应接不暇的山间美景调节了起来。

“诶?这地方上次来还没有人呢?”吴大方看着眼前的岔路口的酒肆,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钟逸心中不知为何生起了不祥的预感,但那家酒肆正在岔路中间,无论怎样都是要经过的。

“都别大意,放亮点招子。”钟逸对身后人说道,这容不得他不小心,本是出门在外,而身上也装着大把买花的银子呢。

身后仆人一个个都下了马,抓着缰绳走在马的前头。

没过几步,已来到山脚岔路口,看到那一家旗帜扑灰到不管如何大风吹拂都直直下坠的简陋酒肆,有个身段妖娆的少妇站在门口伸懒腰,这一扭动腰肢,成熟妇人独有的风情也就摇荡出来了。

她自然看见牵马而行的几个大汉,可美目紧紧盯着这位领头的俊俏书生,两眼放光,马上小跑而来,挽住年轻后生的胳膊就拖拽向酒肆,挤啊挤的,还不忘拿挑了挑悬挂好些斤两媚意的眼角,直勾勾望向钟逸,见他一脸邪气不侵的浩然正气,娇笑道:“公子别装了,知道你是老道的鸟。”

钟逸心中依然保持戒心,可既来之则安之,倒要看看她耍什么轨迹。

钟逸不再故意绷脸,十足奸夫淫妇一拍即合的登徒子,嬉笑道:“大婶好眼力。”

大婶!

这声大婶不算小,身后仆人饶是谨慎十足,但也被钟逸逗笑了,一个个憋红了脸,想笑又有些不合时宜。

轮到这位少妇有些绷不住脸色了,娇滴滴说道:“公子真坏,奴家才十八岁呢。”

钟逸一脸憨厚实诚说道:“是你女儿十八岁吧?”

“哈哈哈哈……”仆人们也不管这女人脸色有多难看了,爆笑起来。

“小冤家,去死呀。”

少妇满脸妩媚笑意,说着调笑的情话,袖中出匕首,则是直直刺向钟逸腰间。

钟逸神情一变,急忙向后一跃,这才堪堪躲过这致命的匕首。

这多亏钟逸时刻紧绷的神经,这里,果然有鬼!

可钟逸心慌面不变,大声道:“大婶别这样好不好,我就喝酒解渴来了。给银子的,不白喝。”

风韵不差的妇人还是那副笑脸,眯眼道:“给银子哪里够,连身子带一百几十斤的肉一并给老娘做肉包子,还差不多!”

她看着钟逸身后反应过来,逐渐将她围住的一众仆人,眼眸里流露出一些异样,朝酒肆喊道:“快滚出来,不看多少人呀?”

钟逸看着哗啦啦冲出来的十几号壮汉,心中愈发荒凉……

……

……

凤临府郊外有一处破败的村庄,村子原本有五六十口人,虽不太多,但曾经也是世外桃源般的场所,良田美池阡陌交通,黄发垂髫怡然自得。

可再看看如今这派荒凉景象,不禁让人猜测到底在它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在这萧瑟的村子中,一处已经坍塌了半个屋顶的房屋的院中,竟然有着人的声音?

“二爷,老爷已经三天没吃饭了,这……”这人眼中有些急切神色。

如果林雪瞳在此,看到这人定然有些眼熟,说话这人是林家已经走了三个月的仆人。

林辰风眉头一皱,不悦的看向了这个仆人:“你已不在林家了,没必要再叫他老爷。”

仆人一震,点了点头。

林辰风也没深究,走向了关着那个人的屋子。

他站在门前许久,但终究少了那份扣门而入的勇气,微微叹口气,最终还是走出了院子。

林辰风随意在村落中一间间破旧的房屋中进进出出,熟络的好像在自己家中一般。

其实也真是如此,这里,也曾是他的家。

这是他来凤临府第一次居住的地方,也是他记忆中磨灭不掉的那个地方。

人从来不会莫名的对某个地方喜欢或憎恨,所有的刻意都是背后深藏着无数喜悦与泪水的,林辰风和林重山的关系也是从兄慈弟孝过来的,但至于为什么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终归是有缘由的。

林辰风拐过一角,来到一处本是花田的地方,可现在只剩荒草丛生,他走进荒草之中,不知按照什么规矩在里边转转悠悠,片刻之后,终于在正中心位置停了下来。

他弯下身子,轻轻从土地中刨了起来。

直到满头大汗他才没了动作,蹲着的双腿早就没了直觉,他索性直接坐在了地上,将土中那一挖出的物件一点点的抚去多年的泥垢,可他那温柔的双手怎么看来也像是抚摸着一个女子,而且还是位深深爱着的女子。

终于……挖出来的东西能看清一个轮廓了,看这样子,似乎像女子头戴的发簪。

林辰风丝毫不觉它有多赃,把它轻轻放在脸上,用肌肤一点点的感受它的触感。

“嫣儿,如果当年我胆子再大一些,现在会不会不是这个结果呢?”林辰风对着簪子轻轻说着,这种语气,就像多年老朋友叙旧一般。

“他还是如十多年前一般,一样的重情重义。”

“可你当年,不就死在他所谓的情谊上了吗?”林辰风不屑嘲笑道。

“我明白我此刻做的事,你肯定会不喜欢,可没办法,有些东西,我已经憋了十多年了。”

“你放心,他始终是我兄长,而且,比一般兄长强太多了,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伤他分毫的,我会以我的方式,来让他向你赔罪!”林辰风脸上愤怒一闪而过。

可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落寞,就算报复了,又能如何?黄土白骨,依旧如此。

“我也想过,把心底压的事全部放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以为我忘了,可就在他又将外人收留在林家的时候,我才发现,有些事……我必须去做!”

杜嫣,但愿……你明白吧。

林辰风将簪子护在怀中,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