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六章 尘封往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闫峰焦急难安,十分后悔方才亲自将钟逸迎进府里的举动,可现在他们已经走到大堂这里了,他总不能现在撵人,再者说了,如果真是自己想多的话,那过激行为只会得罪这位锦衣卫指挥使身边的红人,日后掌握权势,不得为自己穿小鞋?

想到这里,闫峰硬着头皮带钟逸进了大堂,可令人没想到的是,钟逸带来的十多位大汉也要进来,这着实让他为难起来,大堂并非放不这么些人,可从始至终也没下人进大堂规矩,好歹他也是一位锦衣卫千户,要是让外人知道自己迎接贵客户的地方闯进这些人,白白惹来人的耻笑。

而且事情发展实在诡异,试想,谁家下人会这么没有规矩,可看他们有恃无恐的样子,多半是受到了主子的命令,难道说......钟逸今日真的是有目的而来?

闫峰站在大堂正门口,只允许过两人的宽度被他完全堵住了,他前后为难,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局面渐渐僵持住了。

不过这时候却听钟逸道:“你们外面等我,赵耕,你随我进去。”

听到钟逸的命令,十来位大汉统一后退几步,围得水泄不通的门口瞬间空旷起来。

闫峰这才哈哈一笑,一摆手对钟逸作出邀请状,示意钟逸进来。

钟逸丝毫不客气,先闫峰一步走了进去,走在闫峰前头令闫峰顿时心生不悦,两人同一等级官职,不分尊卑,而自己作为主人,理应走在前头,但钟逸好像深山的野猴一样,没有半点规矩。

哼,全凭陈达斌他才能有今日的位置,真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半点能力都没有的废物!

“来来来,钟兄弟,赶紧坐,就跟自己家一样,千万别见外。”闫峰跑到钟逸的身前热情的招呼道。

钟逸点点头,一屁股坐到了主位之上,完全没有注意到绿了脸的闫峰。

闫峰狠毒的眼神一闪而过,接着又浮现出灿烂的笑容,好像钟逸能坐到这个位置是给足了自己面子,一幅受宠若惊的样子。

“你也坐。”钟逸一句话更加让闫峰生气,这是自家府宅,可为什么自己像在别人家里做客呢?

“我去为钟兄弟弄些吃食来。”

说完闫峰便出了屋子,他看着门口钟逸带来的十多位下人,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到了另一处院子,不知闫峰在一个下人耳边说了什么,等下人急忙离开之后,闫峰又回到了招待钟逸的大堂内。

赵耕站在钟逸身后,等闫峰一进来,如炬的目光打量着他,好像能看透他心底最深处的秘密一样。

闫峰浑身不自在,干笑道:“茶水点心马上就到,钟兄弟你要尝尝府里大厨的手艺,这个点心师傅可是我花大价钱请来的,内人就好这一口。”

钟逸轻轻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闫峰心中连着咒骂几声,如今他也看出了钟逸的目的,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找茬,从一开始便是,只不过闫峰没有上套,一直以礼相待,让他找不到发作的机会,但钟逸为什要这么做呢?是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他吗?

本着化干戈为玉帛的心思,闫峰试探道:“钟兄弟,我总觉得咱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你但说无妨,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正值元旦这等大好时光,理应享受不是?哪能一直被误会耽搁不是。”

钟逸淡然道:“你想多了,你我见过的面一个巴掌数的过来,哪里会有什么误会。”

闫峰听钟逸这么一说,觉得倒也没错,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钟逸有为什么处处针对自己呢?难道他平常的为人处世就是这般嚣张跋扈?

“老爷,茶水来了!”门外穿进声音。

闫峰脸色一喜,不过转瞬即逝,平淡道:“送进来吧。”

门被大开,进来一位下人,下人手中那些为钟逸准备的茶水点心,将这些东西摆上之后,才转身离开,不过背对着钟逸时,对闫峰使了一个眼,闫峰微微点头,他这才关好门出了大堂外。

虽然闫峰的小动作不易察觉,可钟逸从一开始就抱着不纯目的,也正因此对他的一言一行都严密关注,所以闫峰的举止没有逃过钟逸的眼睛,甚至钟逸大概能猜到他的安排。

可他这次的准备也很齐全,赵耕在自己身旁,就算来再多的人都不惧。

闫峰这时候也不再与钟逸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毕竟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底气,就算对方不怀好意,自己也有抵抗实力,所以便问道:“钟兄弟来我府上到底为什么,可否如实相告?”

钟逸呵呵一笑:“一开始我不是便说过?”

闫峰乐了,那骗小孩子都不会信的话还指望骗得过他?

“都是爷们儿,没必要藏着掖着吧?”闫峰的气势不再唯唯诺诺。

钟逸侧目望着他:“有人在你身后撑腰,胆子便大起来了?”

“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闫峰不禁便想到了自己的身份,在平常人看来这是再简单不过的话语,可在闫峰这里,就如同催命魔咒一般,他清楚自己的行为以为着什么,不发现还好,可要是让人知道的话,只有死路一条,说不准连全尸都留不下一个。

钟逸自顾自的说道:“康宁十年,闫剑峰父母两人因病去世,这年闫剑峰十三岁,没有一位亲戚愿意接济他,不知何种机缘巧合,闫剑峰竟然入了西厂,在西厂因身份清白,所以受上面之命潜入锦衣卫,后改名闫峰,但这一潜伏,便是十多年啊,从孩童一直到中年男人,从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变成了现在的锦衣玉食,可以说锦衣卫给了他想要的一切,他可能已经适应了锦衣卫的生活,再某个瞬间甚至想真正做一个锦衣卫,与西厂再无瓜葛,或许是受西厂威胁,又或许是内心的折磨,他与西厂的联系一直没有断,甚至在关键时刻传过很多重大的消息,导致锦衣卫受损严重,闫峰,真看不出你还有这做奸细的本事呢,哦,对,现在该叫你闫剑峰了吧?”

闫峰一言不发,死死盯着脚下,此刻屋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